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7 萧氏夫妇要私奔

佟秋练和萧寒到了银行的时候,负责接待的人还是以前的那个,他之前就已经接到了佟秋练的电话,而佟秋练之前也是来过这个地方的,所以说还是比较轻车熟路的,三个人就很快的到了放置保险箱的位置!

“根据萧夫人的要求,我们已经和之前的那份合约续约了一年,萧夫人这次是想要将保险箱里面的东西取走么?”业务员对于佟秋练那是非常熟悉的,况且这个保险箱一年的租金下来也是不便宜的!

“看看再说吧!”这到了里面,或许是这里温度常年都比较低,这之前来的时候,天气还是比较炎热的,这到了凉爽一点的地方,身体的接受度还是可以的!

只不过现在的天气越发寒冷了,而这里的格局布置,说实话,看起来有些让人觉得不舒服,就像是那种医院的停尸房,那个能够打开的门是比较小的,但是纵向的深度很深,而且金属的表层,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寒意,或许是这些东西过于冰冷了吧!

“这个布局倒是很奇怪啊!”萧寒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说实话,除了那一股瞬间扑面而来的寒意之外,就是那种空气中若有似无的金属味道,说不出来,总之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

“这里的保险箱是真的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吧,不过这些保险箱都是年代比较久远了,听说这是我们银行那个时候最早的一批保险箱,和现在的那些保险箱的构造是完全不同的,这里的每个密码都是设置了两层密码,而且你们可以看一下,这里的密码锁都是那种看得出来有些年代的,这些都是当时纯手工制作的!”业务员开始发挥自己职业的一些特长,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着!

萧寒则是看了看这些密码锁,却是设计的很精巧,现在的密码锁通过人眼睛的虹膜或者是指纹是完全不同的,也是区别于一般的数字按键的密码锁的!

而这里静悄悄的,可以清楚地听见鞋子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在这里,似乎一切声音都会被放大,而他们三个人在穿过了好几道门之后,就到了那个保险箱的位置,佟秋练伸手摸了摸那个密码锁!

那个业务员立刻十分自觉地站到了距离他们三米开外的门口位置,而萧寒则是端详了一会儿那个密码锁,这种密码锁,你要是不知道密码什么的,还真的是很难通过投机取巧的方式打开啊!

保险箱的外面就是一个罗盘型的密码锁,上面标注的是一些英文字母,这字母,二十六个,呈螺旋形,还是两个表盘,佟秋练想了一会儿,头脑中也就是剩下了那个纪芬留给自己的那条项链了!

之前佟秋练过来的时候,已经试过了自己所知道所有的带有字母的东西了,包括自己的英文名或者是自己熟知的人的名字,毕竟这是孙正留给自己的,不可能说设置一个和自己完全不沾边的密码!

佟秋练试着根据项链上面的字母,将这个罗盘型的密码锁转动起来,但是这是两个表盘的,如何分配选择字母似乎成了一个难点,在试了两三次之后,佟秋练似乎都有些灰心了!

“好了,慢慢来!”萧寒伸手搂着佟秋练的肩膀,似乎身体上面的相互依偎可以驱散这个冰冷仓库的寒意,佟秋练抿了抿嘴角,继续转动着密码锁,想着或许能够幸运的打开这个保险箱!

而这种老式的密码锁最好的地方就是无论你试了多少次,都不会自动锁住,不像是现在的密码锁,一般你试了三次或者五次,这个保险箱就会自动锁住,在一段时间之内你是无法打开保险箱的!

当佟秋练再一次转动那个表盘的时候,罗盘忽然发出了机械的转动的声音,很清脆,在这个空荡寂寥的房间显得格外的空旷,尤其是此刻,佟秋练兴奋的看着萧寒,萧寒则是直接伸手将箱子上面的门拉开!

里面的东西倒是不多,只是一个包裹,很小,佟秋练将包裹拿起来,这里面的东西像是一个本子之类的,很轻,而且闻着起来还带着一种墨水的味道,佟秋练对于这种味道自然是十分敏感的!

“萧夫人,东西取出来,您是打算带走,还是……”因为有的人只是打开看看,并不会将东西拿走,业务员循例问了一下!

“带走,保险箱帮我退掉就好!”业务员笑着将箱子关起来,领着两个人走了出去!

这个包裹上面是一层布,但是佟秋练抱在怀里面,似乎都能够感觉到来自这个包裹的寒气,而当两个人走出了银行之后,阳光顿时倾泻下来,照在人的身上面暖洋洋的,佟秋练微微一笑!

“怎么样?私奔么?”萧寒俯身咬住了佟秋练的耳朵,佟秋练嗔怪的看了一眼萧寒,“刚刚不是说好了,我们直接……”萧寒说着用手指比划了一个逃走的手势!

“旅游就旅游呗,你说什么私奔啊,真是的!”萧寒为佟秋练打开车门,两个人刚刚进去,季远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这好不容易等到两个人出来,脸上面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少爷,夫人,我们现在是直接回家么?”

季远最近觉得很奇怪啊,这夫人好不容易赋闲在家,这少爷却开始变成工作狂了,这尤其是腿好了大半之后,这两个人不是整天腻歪在一起,而是天天往公司跑是怎么回事啊,不过这样也好,减轻了他的工作压力啊!

“先开着吧!”萧寒搂着佟秋练,让佟秋练半靠在自己的怀里面,这佟秋练怀孕已经不少日子了,这别的方面还好,就是身子太容易疲乏了,这今天也算是奔波了一天了,关键是去的地方,让萧寒很是不自在!

车子平缓的在大道上面行驶着,这到了一处市区,这里的人流比较密集,车子走走停停的,萧寒直接伸手拍了拍坐在驾驶位置上面的季远,“少爷,您有什么吩咐么?需要我找别的街道走么?”

“你现在下车!”季远愣了愣,不过还是直接下车了,萧寒十分迅速的拉开了车门,然后很快的从后座移动到了正驾驶的位置上面!

季远还以为萧寒是打算自己开车,这刚刚从车子后面绕过去,准备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车子忽然就开了出去,季远的手还放在原地,整个人都是有些傻的,这是什么情况啊,季远眨了眨眼睛,看着车子瞬间汇入了车流,很快的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佟秋练回头看了看季远,“萧寒,你这么做太不厚道了吧,你看看,季远都被你吓住了!”佟秋练捂着嘴巴,那本笔记此刻就放在佟秋练的腿上面!

“有什么厚道不厚道的,我出钱他办事,现在我不需要他了,自然是……”一脚踹开!这后面的四个字萧寒自然是乜有说出口的,不过佟秋练已经会意了,佟秋练摇了摇头,跟上了萧寒这么个人,季远也是可怜的!

这足足过去了一分钟,季远才悻悻地缩回手,还好这街上面虽然人来人往的,虽然有人注意到这季远的异常,不过也只是看了几眼罢了,完全不会多加注意,倒是季远将拳头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了几声!

“咳咳……”他绝对不会承认,他被少爷抛弃了,季远跟了萧寒十几年了,萧寒还没有接手公司开始,季远就是跟着萧寒的,这萧寒的性格,季远自认为还是非常了解的,只不过今天这一处倒是真的始料未及的!

季远这心里面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啊,哎——少爷啊,自己辛辛苦苦的跟了你这么久,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您要是不想让我碍事,就直接说啊,我肯定是自动自觉地离开的啊!

您这把我扔在大街上面,季远只能在心里面默默地给萧寒点了个赞,然后补上一句:“干得漂亮!”

这季远刚刚回到家里面,这衣服刚刚脱下来,准备好好的放松一下的时候,就接到了萧老爷子的电话,“喂——老……”老爷子这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就开始噼里啪啦的一顿咆哮!

“小寒那个混蛋呢,把我的孙媳妇儿拐到哪里去了,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回来啊,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啊,说吧,萧寒那个混蛋去哪里了,到底去哪里了——”这萧老爷子的狮吼功也是厉害的,季远默默地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将手机拿得远了一些!

“你倒是说话,你哑巴了啊,萧寒呢,他是不是腿好了一些,就开始想要造反了啊,这好好的把我的孙媳妇儿拐到哪里去了啊,这小易都开始在家里面找妈妈了……”季远愕然!

这萧寒他了解,这几乎是继承了萧寒腹黑性格的小易,季远也是有一些了解的,早慧,成熟,理智……有的时候甚至表现出了超越了普通人的冷静睿智,这样的小孩子会找妈妈?季远真的想要回一句,“老爷子,您在开玩笑么?”

“那个……”季远哪里知道萧寒去哪里了啊,好在是车子上面都是有定位追踪装置的,季远一边拿着电话,一边打开电脑,离开开始搜查那个车子的行驶路线,“xx大道?”季远疑惑了,这个路很偏僻啊,少爷带着夫人去这种地方做什么啊!

“萧寒这个臭小子,真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他的眼里面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啊,真是混账啊,你自己出去胡混就算了,这要是把我的曾孙女弄出个好歹,我就把你刚刚好好地腿再一次打断——”

这萧老爷子从前也是军人出身啊,这说话的口气更是不自觉的带着一股杀伐之气啊,季远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我的少爷啊,您怎么还不回家啊,这老爷子正在气头上面呢,你可要悠着点儿啊,这萧老爷子只要是找不到萧寒了,就肯定会打电话把他骂个狗血淋头,这季远才是名副其实的出气筒啊!

其实小易此刻就坐在沙发上面,看着萧老爷子在那里唾沫横飞的,小易看了看墙上面的时钟,已经十二点多了,爹地只把妈咪带到哪里去了啊,这电话不接的,这爹地这么做就算了,怎么妈咪也是这个样子啊,小易蹙着眉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

但是在萧老爷子的那句,“小易都开始在家里面找妈妈了”之后,小易的脸都僵硬了,能不僵硬么?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再说了,太爷爷,您这信口胡说的功夫真是见长啊!

小易从小的时候就很少和萧寒接触,不过相比较萧寒,季远这个人,小易倒是更为熟悉,小易一开始就将季远定型为是萧寒的跟班,什么时候萧寒不出面的话,肯定都是季远在主持的!

那个时候的萧寒和佟秋练的关系,还是处于冰河时期,这萧寒几乎不回家,而季远倒是经常回去,这一回去,先是接受爷爷的一顿狂轰滥炸,然后就是接受太爷爷的唾沫横飞的思想教育,说实话,小易还是挺同情季远的!

他每次去萧家的时候,都是意气风发的,然后就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回去,倒是显得十分的可怜,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自己的爹地了!

“少爷车子最后的位置是xx机场——”季远这话说完,电话那头就沉默了几秒钟,季远的心头突然滑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少爷不会带着少奶奶直接私奔了吧!

“呸呸呸——”什么私奔不私奔的啊,人家那个是合法夫妻,就算是一起出去了,那也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什么私奔啊,但是这季远总是有这么一种感觉,这两个人还是背着所有人的,尤其是到了机场这种地方,说实话,这种地方除了自己坐飞机,就是接机了!

季远可不知道现在有谁那么的大牌,能够让少爷亲自去接机的,况且还带着一个怀着孕的夫人啊,我的少爷啊,您可真是一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果然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那边爆发出了惊人的一声怒吼:“萧寒——”接着他就听见了一阵忙音,估摸着这电话算是报废了,而萧老爷子那中气十足的声音,更是十分有穿透力,震得季远的耳膜都觉得嗡嗡作响!

此刻的萧寒哈佟秋练特地买了口罩和黑超,这两个人本来穿的就是十分的随意,不是很惹眼,但是这幅打扮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只不过他们身边没有随行人员,没有保镖,行色匆匆,倒不是那么的惹眼!

男人的身材高大,伸手搂着女人的肩膀,模样十分的亲密,就算是遮住了面部,他们也能够感觉得到这个男人身上面的贵族气质,而女人头发很长,发尾微卷深棕色,穿着宽松的米色针织长裙,手中不是拿着包,而是一个本子,倒是很奇怪,不过两个人看了看最近的航班!

“萧寒,我们不是计划好了,先去希腊,再去罗马……”关于这次的旅行,佟秋练制定了许多的详细的计划,佟秋练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人,若是说真的去做一件事情时候,就肯定是事先想好了比较周密的计划!

“希腊的航班,今天已经没有了,我们直接做最近的一个航班走!”佟秋练看着最近的航班,这是去哪里的啊,“这里是哪里?”佟秋练有些迷茫了!

“这个地方就是个小岛而已,我们走了再说,别的事情再从长计议……”这所谓的从长计议,说实话,就是个幌子,不过佟秋练此刻内心是十分的雀跃和激动的!

佟秋练从小就是一个乖乖女,什么时候都是在爷爷的指导下面完成的,若是佟家乜有发生那件事情的话,佟秋练甚至都可以想见自己以后会做什么,从事什么工作,她的一切都是规行矩步,按部就班的走的,像是这种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的行为,倒是真的是头一次啊!

所以说佟秋练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萧寒此刻的眸子中闪过的一丝精光,“那就先走了再说吧!”况且现在萧家的人肯定在找他们了,若是不走的话,估计就走不了了!

不能说走不了了,或许以后萧寒若是想要带着佟秋练单独出来,估计也是难于登天了!

“太爷爷,发生什么事情了?爹地带妈咪去做坏事了?”小易坐在沙发上面,双腿盘在一起,和萧寒十分相像的脸上面都是狐疑的神情!

小易看着萧老爷子那气急败坏的脸,再看看这地上面被摔成了几瓣的手机,直接下了沙发,穿上拖鞋,就往楼上面走,“你干什么去!”萧老爷子说话的声音也是带着一些怒不可遏!

“我上楼换衣服,我们不是要去找爹地和妈咪么?”萧老爷子这才冲着小易招了招手,“下来,我们现在就去机场,再去晚了,小练就被那个混小子给拐跑了!真是反了天了!”萧老爷子显然是十分生气的!

机场?爹地——小易蹙着眉头,那秀气的包子脸此刻都要皱成一团了,果然是爹地的作风啊!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备无患,不留给敌人一丝一毫的退路,居然拐走了妈咪,爹地,你真是……“干得漂亮!”

而季远也不是闲着的,他此刻正驱车赶回公司,因为萧老爷子觉得萧寒这货不可能打没有把握的仗的,这次的事情肯定是早有预谋的,季远则是回公司看看最近萧寒都是在做什么,或者是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季远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公司,直接到了萧寒的办公室,这办公室十分的干净,季远狐疑看了一圈,最后在办公桌上面发现了一张纸条!

“最近公司的事情交给你了,有什么问题找白少贤!”这最后直接签上了萧寒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季远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额……少爷,您真是……果然是早有预谋啊!

而此刻的小易则是显得异常的冷静,他只是淡淡的打开了自己的小手机,漫不经心的开始玩小游戏,“小易啊,你的妈咪都被那个混蛋拐走了啊,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都不担心的么?你妈咪的肚子里面可是怀着你以后的小妹妹呢!”

小易只是在听见小妹妹的时候,手指停顿了一下,然后游戏就“gameover”了,“太爷爷,爹地做事想来滴水不漏,您就被折腾了。他肯定早就带着妈咪远走高飞了!”

“远走高飞,那也要看看我给不给啊,真是气死我了,我可是专门过来陪小练养胎的啊,这下子可好了,居然带着人和孩子一起失踪了,萧寒啊,你可是能耐了啊!”萧老爷子这心里面的这口气啊,一直都是堵在胸口的,这闷闷的难受啊!

“老爷子,在夫人的电脑里面发现了最近夫人搜索的各类国外旅游城市的信息,已经将资料发在了您的手机上面!”说话的自然是萧家直属于萧老爷子的人了,哼——萧老爷子看了看手机,看样子小练也是知情的,真是的,这好好的孩子都被萧寒那个混小子给带坏了,这老爷子真是痛心疾首啊!

“爷爷,您别表现得那么的难过好么?这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了啊,再说了,这带走妈咪的人,又不是别人,爹地总不会虐待妈咪吧!”小易脑袋都不曾抬起来一下!

“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现在不只是难过啊,我是痛心疾首啊,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变着法子的欺骗我这个老头子啊,这个萧寒真是混账啊,我早就说了,萧寒这个混小子迟早有一天会把我气死的!”说完居然还佯装被气到了,“咳咳——”

小易看了一眼萧老爷子,这萧老爷子的身子骨有多么的硬朗,小易从他没事拿着拐杖教训萧晨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了,这此刻表现得真的痛心疾首,这还貌似被气出病了,小易还真是无语了!

“太爷爷,留点力气等会儿找爹地和妈咪要紧,这妈咪不在这里,您就别装了……”小易这话说完,萧老爷子的咳嗽声音立刻停止了!

“咳咳……我忘记了!”萧老爷子立刻端坐在那里,就好像是刚刚抽风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这种把戏最多也就是骗骗佟秋练罢了,这小易都不相信了,倒是佟秋练每次都被骗到,屡试不爽啊,小易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幼稚啊,爹地要是能这么轻易的被抓回来,他就不是萧寒了!

此刻的萧寒和佟秋练已经买了飞机票,马上就要开始检票了,检票口人很少,估计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旅游胜地,佟秋练伸手扯了扯萧寒的衣服:“这要是爷爷和小易知道了,他们肯定会觉得很难过的!”

“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是没有办法!”萧寒说着隔着口罩亲了亲佟秋练的嘴唇,其实更让佟秋练担心的其实还是小易!

“其实小易长这么大,无论是我出去做什么,都会带着他的,我们这次出去估计时间不会很短,我还真是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和他分开过!”这要是说最长的话,也就是佟秋练刚刚回到C市的时候,整天待在军区,将小易扔给了萧寒那段时间了,不过那个时候最起码每天都可以联系,倒是十分的方便!

这次的两个人是偷偷溜出来的,而且萧寒已经将两个人的手机都收起来了,他们只要是现在坐上飞机,基本上和外界就是失联的,佟秋练还真是有些担心!

“放心吧,小易也不小了,他也到了离开妈妈的时候了!”萧寒搂着佟秋练,对于此刻母爱突然泛滥的佟秋练,萧寒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登机,赶紧起飞!

“不小了?也不过五岁不到吧!过两个月就是小易的生日了,这次……”每年小易的生日,萧家的人都会团聚在一起,但是唯独缺少了萧寒!

小易还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他还会一脸天真的询问自己,“妈咪,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爹地,为什么我没有啊!”小易看过萧寒的照片,但是却从未见过真人,不是没有见过,小的时候太小了,这见过了小易也没有印象!

而每次佟秋练都是敷衍搪塞过去的,这久而久之的,这小易也就不问了,不过在小易认了顾北辰做干爹之后,佟秋练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小易变得不一样了,他再也不吵吵着要爹地了!

而是有事没事的就给顾北辰电话,说实话,一开始佟秋练对于顾北辰也不是很熟,她也知道这顾家做的生意也不是那种正常的商业贸易,顾北辰每天有多忙,每天是如何度过的,佟秋练不知道,但是佟秋练知道,小易这么做,肯定会打扰到顾北辰的!

好在佟秋练一直担心的问题没有出现,那就是顾北辰每次面对着小易都是很温柔的,那种温柔都让身为他侄子的顾南笙觉得嫉妒了!

其实缺钱了最怕不是什么顾北辰生气什么的,而是小孩子的心里很脆弱,住进了一个人,喜欢上了一个人,那就是喜欢,若是顾北辰突然有一天抽离了小易的生活,这个一直在扮演着父亲角色的人消失了,小易估计会更加的难过吧!

“放心吧,今年的生日肯定是我们一家在一起过的!”萧寒搂着佟秋练,两个人亲密的让身边的一些年轻小情侣嫉妒,而边上的一个女生显然眼神很尖细,她的视线一直死死地盯着佟秋练的肚子,佟秋练看了看那个女生,她则是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

“不好意思啊,我是不是很唐突!”那个女生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倒是她身边的男生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我的女朋友唐突你们了!”

“没事!”佟秋练摇了摇头,看得出来都是心思单纯的人,佟秋练只是一笑!

“什么女朋友啊,我们都订婚了好么?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啦!”女生说这话的时候,脸都涨红了,也顾不得周围人的笑声,就直接躲进了男生的怀里面,到了过了一两分钟,她探出脑袋,看着佟秋练,“姐姐,你是怀孕了么?”

“很明显么?”其实佟秋练的肚子并不算很大,而且穿着宽松的衣服,那个女生摇了摇头!

“只是看你时常掐着腰而已,而且,这是你的丈夫么?”佟秋练点了点头,“你的丈夫也三不五时的会摸你的肚子,所以……”

这萧寒喜欢摸佟秋练的肚子,这佟秋练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没有想到,这货到了外面之后,也没有收敛一下,居然还正大光明摸起来了,“你们看起来真幸福!”女生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嫉妒!

“我们以后也会这么幸福的!”男生搂着女生的肩膀,只是留给了佟秋练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背影!

“若是我们五年前不曾错过,我会带着你走遍世界的各个角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有多么的幸福!”萧寒附在佟秋练的耳边,轻轻耳语,佟秋练只是但笑不语!

此刻萧老爷子和小易已经到了机场了,但是当他们在机场绕了一圈之后,发现一个问题,因为萧老爷子到了咨询台,问了一下最近出国的几趟航班,“不好意思,因为最近航班的临时调整,所有去往国外的航班都不在我们这个机场,你们可以去另外一个机场看一下!”小姐说的十分的客气!

小易则是低头看着拖鞋,他闭着眼睛都可以想象的出来,此刻太爷爷那便秘的脸,根据追踪的装置,他们在地下车库找到了萧寒的车子,而萧老爷子更是直接动用了自己的关系,调出了那个时段机场的监控录像!

车子是车子,没有错,只不过这人……小易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太爷爷,我就说吧,爹地不可能那么得轻易的被我们抓回去的,这就是一个陷阱啊,估计此刻爹地和妈咪都已经登上飞机了!”

“赶紧将这个时段另一个机场的监控视频给我找出来,找出萧寒到底是做了哪个航班!”萧老爷子觉得自己的权威又一次受到了挑战!

但是他完全不知道,就在十几分钟前,顾南笙怀里面抱着一个奶娃娃,就在电脑面前操作,“啦啦啦……”这还显得十分的高兴!

“童养夫,你在干什么啊,这么激动?”顾珊然看着他在电脑面前倒腾好一会儿,这一边哄孩子,一边玩电脑,顾南笙,你也是厉害的!

“萧寒让我帮他清除一段录像,而且说不要让小易能够复原的那种,我现在正忙着呢!”顾南笙对于做这种事情可是十分在行的,“不能复原啊,那就从终端直接删除好了,不过这机场的内部系统倒是真的十分的好潜入啊!”

“你等着吧,你的手法别人看不出来,小易看得出来,你小心点儿,这熊孩子迟早会来找你的!”关键是顾南笙收到了萧寒的消息,完全没有多想,就直接开始动手了,这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萧寒和佟秋练私奔的帮凶了!“话说你知道他这是做什么用的么?”

“不知道啊!”顾南笙乐呵呵的回答,顾珊然伸手扶着额头,他就知道,这货怎么可能那么的聪明的会问原因呢!

“你和萧寒的关系倒是挺好的啊,这都到了可以不计原因互相帮助的地步了么?”顾珊然对于男人的这种友谊真的是持怀疑态度!

“你不懂啦,男人之间有时候只要一个眼神就够了!”顾珊然对于顾南笙的这套说辞自然是嗤之以鼻的!

不过此刻的佟秋练和萧寒确实是已经坐上了飞机了,萧寒给佟秋练要了毛毯和牛奶,佟秋练则是在一边开始看那本孙正留给自己的笔记,说实话,与其说是笔记,不如直接说就是一本记录了他从事佟家家庭医生之后,佟家人的身体状况的记录!

而这前面记录的都是一些不关痛痒的东西,若是以前的佟秋练看到这些肯定一头的雾水,但是佟秋练法医出身,对于这些药物病理学也是掌握了相关的知识,这越是到了后面,越是发现了诸多的问题!

“今天老爷子的身体检查状况很不好,但是老爷子坚持要加大药量,这样的话对他的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下面记录的则是一些身体检查的详细记录和一些药物的使用情况!

佟秋练直接将本子合上,这个本子很陈旧了,有些发黄,带着一些发霉的味道!而且中间还有一些撕毁的痕迹,不过时间日期倒是不缺,或许是写得不好,被撕了吧!“怎么不看了?”

“我爷爷或许是自然去世,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萧寒顿了一下,不过瞬间会意了!

“这件事情只有孙正一个人知道吧,不过孙正为什么什么都没有说呢!”说出来的话,或许之后他就不会惨遭杀害了,而且萧寒和孙正见过面,孙正的表情像是真的知道什么内幕一样,敢情都是假的么?

“不知道,我也不想看了!”一看这些东西,好好的心情就被打乱了!萧寒只是搂着佟秋练,佟秋练或许是太累了,靠在萧寒的肩膀上面,很快的就睡着了,倒是萧寒翻开了笔记的后面几页!

“形式很危急,老爷子的身体每况愈下,而周围的豺狼虎豹都是虎视眈眈的,二老爷对老爷子似乎有很大顾虑,老爷子最担心的就是小姐了,不过二老爷是不会放过小姐的,我该怎么做……”

笔记直接跳到几天,“老爷子去世了,二老爷子果然霸占了公司,小姐被赶走了,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收留她,收留她一个人都活不成,或许我可以利用一下老爷子的死因……”萧寒算是明白了,这孙正一直是都是在和佟修打游击战,为的就是让佟修,分神,继而能够给佟秋练足够的时间远离这个城市!

“我只希望小姐能够逃离这个噩梦,走得远远的……”之后落款的日子就是五年前了!

萧寒看了看躺在自己的怀里面的佟秋练,其实佟秋练还是幸运的,她的身边一直都有关心她的人,若不是这些人存在,或许……

刚刚小练或许也是发现了什么,才没有将笔记正本的看完吧!

萧寒将笔记的最后几页撕了下来,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将笔记原封不动的放到了佟秋练的手边!也幸好这笔记本身有撕毁的痕迹,不然的话,萧寒还真不好如此明目张胆的这么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