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二百零一章 江北水师到!

暮青在断崖山的一侧,这从后路伏杀了些弓箭手,将大半的江湖杀手都引了过来,三逃两逃之下,进了一片田庄。这些田庄多是朝臣府上的,庄子之间隔着果林,雨夜里穿梭在其间,极易迷失方向。

暮青看似无目的地穿梭、躲藏、伏击、奔逃,却将附近的果林和庄子前后都转了个遍,杀手们以为她打算利用地形逐个伏杀,她却在再次躲起来后,不见了踪影。

暮青翻进了一座庄子,在后园的石子儿路上赤脚而行,她将靴子提在手里,顺手藏在了柴房里的一堆柴火里,随后沿着石路摸向了东厢。

这是座三进宅院的小庄子,后园不大,东厢很快就找到了。雨声掩了暮青翻进院子里的声音,但落地之后,暮青愣了愣,只见厢房里还点着灯烛,依稀可见倩影映窗,正挑灯垂首,似在看书。

暮青皱了皱眉,暗道运气太差,这时辰,她以为人都睡了,因此翻进庄子时没有特意选择那座,没想到这庄子里的女主人竟没睡。

那些江湖杀手此时定在田庄附近寻找她,此计不能再施,既然进来了,就只能如此了!

暮青猫着身子摸到了窗下,刚在想着如何将屋里的女子打晕,只听吱呀一声,房门忽然开了!

一个丫鬟端着茶盏从屋里出来,不经意间一瞥,正看到蹲在窗下的暮青,大惊之下手中茶盏一落,眼看着便要砸在地上。暮青就地一滚,伸手接住,抬掌一推,顺势将那丫鬟推进了屋里!

她跟着窜进屋里,反锁房门,袖口一垂,刀指屋中主仆,寒声道:“敢出声就要你们的命!”

那丫鬟捂着嘴,惊恐地望着暮青,俨然把她当成了采花贼。

那小姐从书桌后站起,书卷啪地落在桌上,望着暮青的眼里更多的是震惊不解,“都督?”

暮青一愣,循声望去,见一少女窗边,素裙独簪,风姿若兰。

姚蕙青?!

暮青没想到,随便翻进来的这座庄子竟是姚府的,虽然她前不久才来过一回,但今夜她的心神都在对付那些江湖杀手上,实在没有多留意。

“都督这是?”相比暮青的怔愣,姚蕙青反倒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一看暮青如此狼狈,身上还能闻见一股子血腥味儿,便猜出她定然遇到了大险之事。只是她不解,这断崖山附近就是江北水师大营,何人如此胆大,敢刺杀一军主帅?

“今夜回城,路遇伏杀,辗转逃到此处。我麾下将士已回营报信,援军未到之前,望借小姐处暂避。”暮青收回解剖刀,却未放松警惕,她已说了路遇伏杀,显然有人想要她的命,收留她万一被发现会有何下场,显而易见。

若是姚蕙青拒绝,她只能打晕她们主仆。

“好!”姚蕙青却毫不犹豫地点了头,她心知那些杀手就徘徊在附近,一刻也耽误不得,于是忙从桌后走出,眸中透着如山般的决意,道,“我这屋里都督也瞧见了,只这么大,并无藏身之处。我有一法,兴许可试,也可掩住都督身上的血……啊!”

姚蕙青说话间瞥见暮青的下身,声音戛然而止,倒吸一口凉气!

丫鬟循着她的目光望去,惊色更深。

只见暮青穿着条雪银色的外裤,那裤子已被黄泥染得满是斑污,但仍能看出裤子上有血,若是在别处也倒罢了,可偏偏是在……

主仆二人盯着暮青的外裤,竟一时忘了男女之别。

这时,只听暮青出声道:“劳烦小姐借身裙子给我。”

这一出声,姚蕙青主仆神色更惊,因为这声音已不是上回和刚才听到的低粗之音,而是一道少女的清音,清冽如寒泉,又如霜雪,虽冷了些,却清澈好听。

姚蕙青震惊地盯着暮青,前些日子翻了马车险些被害,她都没有大惊小怪,此时却目露震惊,神色变幻,隐隐觉得看破了一件惊天秘事!

“劳烦。”暮青又道,本来她翻进庄子里寻东厢就是为了找女子的裙子,那些杀手不知她是女子,她打算换上女装,寻间客房进屋睡觉,如此应该能躲过杀手的追查,只是没想到进了姚府的庄子,而姚蕙青竟然还没睡,屋里点着灯烛,不是黑漆漆的山中,这才让她漏了身份之秘。

事已至此,找理由遮遮掩掩太浪费时间,先躲过今夜之险再说!

姚蕙青听见暮青的声音,醒过神来,速步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取出套衣裙来,然后搭在了屏风上,回头看向暮青。

暮青会意,赶忙走到屏风后更衣,听见姚蕙青吩咐丫鬟去厨房打盆温水来,再多拿几条干帕子来。那丫鬟还算乖巧听话,忙出去了。暮青在屏风后刚脱下湿衣来,姚蕙青便在屏风上搭来一条干帕子,暮青扯过来正欲擦身,一物啪的掉到了地上。

暮青低头一看,是条月事带……

“放心用,前几日新缝的。”姚蕙青避在屏风那头低声道。

“多谢。”暮青捡起来放到衣裙上,先拿帕子擦干了身上的雨水,随后速速穿好了裙子。

从屏风后转出来时,她已将面具摘了,姚蕙青看得一呆,眸中惊意、叹意、探究之意混在一起,甚是复杂。但她只看了暮青一眼,瞥见她手里捧着的脏衣裳便上前抱了过来,道:“冠帽也摘了。”

暮青忙摘了冠簪,见姚蕙青一起抱去锁进了衣柜底下的箱子里,暮青一看那箱子的大小,眸中便露出赞色。那箱子不大,绝对藏不了人,把她的东西锁在其中,即便那些江湖杀手来搜屋也不会开一个藏不了人的箱子。

这时,丫鬟端着温水进了屋,放下之后看见暮青的真容,顿时也呆了呆。

暮青知道这水是给她洗发的,她身上有血腥味,没时间沐浴了,但头发上的泥水和山中的土腥气太重,确实需要洗一洗!时间紧急,姚蕙青唤来丫鬟,两人一起帮暮青,很快就洗好了,随后两人捧着干帕子,一连换了数条,帮暮青把头发拧到半干后,丫鬟将水泼去院子里,收拾屋中的水渍,姚蕙青则将暮青拉到梳妆台前,三两下便绾了个清雅的发髻,挑了支玉簪固住,又打开盒发油来,拿梳子挑着在发髻上抹了几下。

那发油有股子清雅的梅香,正好能遮住些血腥气。

这姚小姐果真是个聪慧的女子。

这些事做好,只用了半盏茶的工夫,这时丫鬟已收拾好了屋里的水渍。

“你可会下棋?”姚蕙青问暮青。

“会。”暮青点头。

姚蕙青目露笑意,给丫鬟使了个眼色,便拉着暮青到书桌前坐了,她将古卷和笔墨收拾到一旁,丫鬟把棋盘和棋子搬来桌上,随后服侍在侧,看姚蕙青和暮青挑灯下棋。

屋里静了下来,落棋的脆声被雨声遮了,几不可闻。

暮青边行棋边留意着窗外的声响,她虽无内力,但从军以来遇险无数,早已练就了非同常人的敏锐感官,房顶传来瓦片轻动的声响时,她和姚蕙青这盘棋已下了过半。

“姚妹妹好棋力。”暮青淡淡出声。

她从下棋开始就没出过声,这一出声,丫鬟紧张地捏着手,姚蕙青虽没听见房顶的声响,但心知肚明,笑道:“不及郡主。”

暮青不知姚蕙青口中的郡主是何人,恶寒腹痛已折磨了她半夜,此时无心去想朝中哪家王公贵胄府上的女儿封了郡主,竟与姚府庶女有往来,只是顺着话演下去,“你若不赢我一盘,今夜我可在你这儿不走了。”

“好郡主,快饶了我吧,下了半夜的棋,我这眼皮子早就撑不住了,哪还赢得了?”姚蕙青笑着讨饶,当真露出了倦态来。

“不行。”暮青嘴上不允,心思却急转,把进姚府一路上的事又回想了一遍,想有没有留下破绽。

今夜逃进田庄附近时,她就想好了计策,只是雨夜泥泞,她的靴底在树林里沾了不少黄泥,且庄子外都是泥地,她若一开始就翻进哪座庄子,那些杀手循着脚印就能找到她,因此她只能在田庄附近四处转悠躲藏,让杀手们误以为她的目的是逐一伏杀他们,而实际上,她借机把四周的庄子都走遍了,留满了鞋印后,她才随意翻进了一家。翻墙后,她脱了靴子,一路赤着脚踩着石子儿路走,靴子藏了起来,路上也没留下脚印,而姚蕙青屋里的水渍也擦干了。

路上似乎并未留下破绽,唯一的破绽就是她身上的血腥味儿了。

江湖杀手对血敏感,暮青发上虽然抹了带香味的发油,但不敢太放心,因此说道:“我身子不适,睡不着,只好苦了你陪我了。”

姚蕙青听闻此话看了眼暮青的脸色,竟一点就透,“雨夜寒凉,信期之痛更难熬些,要不让香儿再去煎些四物汤来吧。”

“不喝!”暮青烦躁地扔了棋子,起身往暖榻走去。

这一起身,她微微抬头,在房顶上盯着屋里的人微微皱眉——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屋里三人都是女子。

他将青瓦推了回去,起身便想到庄子的其他地方搜一搜,但刚一起身,目光往远处一望,顿时惊住。

只见山间火把如龙,马蹄声踏破了雨夜!

江北水师到了!

------题外话------

扭腰~到了没到了没?

把票准备好,好戏要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