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二百章 九死一生

那箭上所淬的应是剧毒,侯天若是中了箭,应该早就毒发了,他现在还没事,不是骗她就是……

“擦伤?”暮青问。

侯天看了暮青一眼,虽然看不见她,却笑了笑,“你小子都冻成这副熊样儿了,脑子还他娘的这么好使,怪不得升官快。”

这话等于是承认了。

暮青沉默了片刻,想要松口气,这口气却松不出来,只道:“你这副熊样儿还能治,只要别找死。”

侯天仰头哈哈一笑,“死到临头了,老子倒有点喜欢你了。”

大约是快死了,他总想起西北,那时随大将军在大漠中杀敌,遇险时他们也是这般,谁也不想哭着死,所以就陪着重伤的兄弟笑,没心没肺的说着糙话,直到看着同生共死的兄弟流着血笑着咽气……他们都不哭,想哭的时候会直接操刀子砍人,拿敌军的血祭战友的坟。

这小子和他们是同类,今夜他才看出来,可惜活不长了。

他的胳膊被毒箭擦伤,今夜下雨,河水又冷,才延缓了毒发的时辰,但现在右边的身子已麻到了腰间,八成是熬不过今晚了。他想过了,反正是死,不如死得有用些,保这小子一条命,还能给他报仇。

“那些人不知道搜到哪儿了,老子出去瞧瞧,碰上了就把他们引开,随后往断崖山上去,山顶的断崖下面就是水师大营,老子拼上这条命去求援。这山洞不宜久留,你小子脑子灵光,自己见机行事吧。老子今夜要是死了,随便找个地儿埋了就行,不用送回乡,老子没爹娘……以后逢年过节的,给老子坟头带壶烧酒,来盘羊肉。”

他没爹没娘,被破庙里的老乞丐养大,那老头儿死后,他就从军了,到现在还是光棍儿一条,死也没啥牵挂,就是怪想西北的烧刀子和烤羊肉的。

“你……”暮青从山石高处跃下,刚出声,侯天便捡起外袍循声一扔,暮青顿时被蒙住了头脸。

她伸手把袍子一扯,只听入水声传来,侯天已跃出山洞,跳进了河水里!

暮青追出去时,雨势仍急,河面暗如黑水,侯天被河水吞入其中,已不见了踪影。暮青立在洞口,目光变幻,忍着阵阵袭来的恶寒和腹痛急思!

他们已经接近断崖山了,那些江湖杀手势必防着他们去山顶,如果她是那些人,为防有失,她会在去断崖山的必经之路上设伏。侯天一定是顺着河水走了,他想引开杀手一定会走最显眼的那条路,她想赶上他需寻近路!

暮青仰头看了眼山洞顶上,这山不高,山上多是农田,洞口正好有棵歪脖子老树,可借势攀上山去。于是,暮青在洞口探出头去看了看,见正好有棵粗枝横在洞前,她伸手抓住那棵树枝,借力一引便将身子引了上去。

这山果真不高,暮青到了老树高处,踩着山石抓着杂草,爬上山顶时双手已冷得麻木了,她却顾不得这些,起身就往断崖山的方向奔去。她一路都没有遇到杀手,越是如此,心里的不安就越重,果然,在接近断崖山时,她隐隐听见了箭矢攒射的声音。

侯天刚摸上河岸就遇到了伏击,他早有所料,滚过草渠奔进树林,借着林子避开箭雨,往山顶奔去,他只有左脚能感觉出地上的深浅,且五感已不灵敏,只是拼着意志力在往山顶逃,风声在耳畔呼啸而过,一支毒箭擦着他的脸颊钉在树身上,他急躲时被树根一绊,顿时扑倒!

他心跟着一沉,暗道完了!

身后呼啸的箭雨却忽然一停,连劈砍而来的刀风都顿了顿,随即听到远处有人在喊,雨声太大,侯天听不到那人在喊什么,但他知道是何人。

那小子……

那小子一定是没听他的,跟随在后伏击了那些弓箭手和杀手!

啧!

侯天心中暗骂暮青,却眼眶一热,他没回头,明知有杀手追着暮青去了,他的目标却依旧是水师大营。他趁着杀手们的心神被暮青的出现和后方的骚乱吸引住的时候,爬起来便奔出了树林,穿过山路,到了断壁一侧的林子里,一路往山顶急奔。身后有杀手追来,侯天知道他们不会让他有机会回营报信,一定会在这林子里解决他。

果然,杀招步步逼近,而他手中没有刀剑,只能回身抬臂挡刀,他抬的是已麻木得没有知觉的右臂,那杀手目光森冷,长刀劈落,眼看着侯天的一条右臂就要保不住,他却忽然身子一沉,钻入那杀手怀中,伸手一送!

噗!

那杀手目光一惊,脸色紫黑,倒下之时腹中插着支断箭!

侯天不知何时在地上拾了支毒箭藏在袖中,竟用其杀了一人!雨势瓢泼,精瘦的汉子哈哈大笑,眼神发狠,“以为老子这么容易就送条胳膊给你们?老子还想留具全尸呢!”

大笑之时,侯天已从那死了的杀手手里夺过长刀,与追来的十几个杀手拼杀在了一起,“来!看老子死前能拉几个垫背的!”

他亡命徒似的挥着长刀,本想爬到山顶回营报信,此时看来竟是心知大限已到,打算杀个痛快,死前杀一个赚一个!杀手们并不因此畏惧,他们齐力落刀,侯天抬刀便挡,这一挡,他脚跟抹着泥泞的山路飞退向后,口中噗的喷出血来!

杀手们连落三刀,侯天奋力挡住,接连吐了三口血,笑声却越发张狂。

渐渐的,有人觉得不对!

侯天只是挡招,却并不出手,每挡一次,他便被内力震得往后飞退,退了几次便退出了林子,待有人察觉时,侯天已退出了林子,退到了崖壁边上。

他根本就没有放弃回营报信,只是心知凭一己之力难以成事,因此使计借力而为罢了!

杀手们追出林子,目露惊意,谁也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精瘦汉子竟会使这等诡计!

侯天哈哈大笑,大雨浇着脸上的血水和泥水,迎面有长刀掷来,他仰面一倒,在江湖杀手们惊惧的目光里落下了山崖!

此处虽不是山顶,但崖下已是大泽湖,挨着水师大营的边儿。望楼上有岗哨,湖里停着战船,无论他砸进湖里或是战船里,那动静都必能引起岗哨的注意,只要看见死的人是他,营中就能知道都督今夜出营出事了,他这条命就算死得值了。

崖下山风呼啸,侯天乘风而落,咧嘴一笑,雨水落进嘴里,一股子咸腥味儿。他忽然便想起那日战船运来营中时,为了逼他学会水性,那小子曾说过一句戏言,说要给他立块碑,碑文上写“大兴国第一个淹死在江里的水师将领!”

那小子真是……乌鸦嘴!

侯天哈哈一笑,喉口里涌出血来,五脏六腑痛不可言,却觉得崖风有些舒适。他缓缓闭上眼,大雨浇在脸上,却好似看见了边关的雪,大雪如鹅毛,大将军带着他们披着大氅围坐在篝火旁,火上架着烤羊,那味儿闻着真香。

侯天乘风而落,鼻子里似乎真的闻到了烟味儿,但那烟味儿却并非烤羊味儿,而是带着火油味儿……

谁他娘的烤羊用火油?

侯天皱紧眉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算看看谁往烤羊上抹火油,被他抓到,他一定活削了那兔崽子!

但这一睁眼,不见了大雪,不见了篝火,亦不见了烤羊,四周大雨倾盆,营中火把丛丛,亮如星河,恍若万军集结!

“……”他还没落进湖里,营中的大军怎么已经集结了?

侯天往前营的方向扫了眼,见辕门及官道上,目力所及之处,火把如游龙!

大军已出了辕门?

有人回营报信了!

侯天顿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乌雅阿吉回来报信了,那他岂不是要白死?

“老子才不白死!”他眼中恍惚神情一醒,拼尽神智将手中的长刀往崖壁上一扎!

他坠崖的速度太快,刀尖刺到崖壁,登时断做两半,一半凌空飞出,刺破长风,狠狠地钉进了战船的桅杆上!另一半却在崖壁上划出一溜儿火星,远远望去,如崖壁上绽开的夜花,明亮刺目。

湖岸望楼上的哨兵看见那溜火星儿,顿时惊住,喝问:“何人在崖上?!”

喝问之时,他已在望楼上打出旗语,发出军哨。

军哨破空,水师大营里的巡逻哨悉数被惊动,巡营的迅速集结而来,问:“敌袭?”

话问出,众将士已看到崖壁上的火星儿,那火星儿急速而落,从崖壁半高处一直落到离湖面半丈高处。那半柄刀幸运地卡在了崖壁的缝隙处,不幸的是,这一卡,侯天的左臂顿时传来剧痛,他感觉是胳膊脱臼,而且断了。断了的手再抓不住刀柄,他也已精疲力竭,手一松,便从半丈高处坠入了湖中。

“有人坠湖?”

“登船!”

一队巡逻兵登上冲锋小舟,踩桨而去,到了断崖附近,一半人举着火把,一半人跳入湖中寻人,不一会儿,一人被齐力推上了小舟,众人举着火把一照,大惊!

“侯都尉?”

侯天昏迷不醒,那领头的小将仰头看了眼崖顶,面色一变,高声命令:“快回岸边!去报知军师,都督在断崖山上!”

------题外话------

摊爪,我也不是很后妈嘛,就是伤得重了点= ̄ω ̄=

晚上还有一更,群么~接着去码字。

……

六号活动的获奖名单已经粗来啦,恭喜获奖的姑娘们,奖品会尽快发下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