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九十七章 雨夜暗杀!

埋伏!

侯天惊声落时,暮青一行已翻身下马,就地滚入了官道另一侧的坡下。坡下春草丛生,箭矢在头顶飞啸而过,坡上战马中箭而倒,声如闷雷。

“撤入林中!”暮青喊时顺着草坡就地滚了几滚,见者会意,跟着她滚出箭矢的攒射范围,这才起身往林中撤去。

火把已扔,黑云吞月,山林里漆黑难辨前路,暮青没有带人撤往林子深处,她带人沿着林子边缘急奔,心思急转如电。

——弓箭手只埋伏在官道一侧,埋伏之人应该能想到如若他们没能中箭,定会下马撤入另一侧的林中躲避,因此这边很可能有陷阱或杀手,不可往深处去。

刚想着,忽闻林中有刷刷声一响!

暮青目光一变,这声音耳熟,当初孤守上俞村她曾与马匪恶战一日夜,长刀之声已刻入了记忆里,此生都不会淡忘。

同样不会淡忘这抽刀之声的还有在边关久经沙场的侯天,两人齐喝:“刀客!”

话音落时,已闻林中草动,官道上熹微的火光照见林中刺来的刀尖,密如寒星。上百人杀出,直逼暮青而来,刀招沉猛,势若猛虎,刀刀走黑,要人性命!

——林中埋伏的是杀手而非陷阱,说明对方的目的是取她性命,而非活捉。

——可以排除元家,他们现在不会杀她;亦可排除沈问玉,朝中要她和亲之意已定,圣旨未下,她被禁足在安平侯府,且她刚来盛京不久,尚不可能结识这些人。

——今夜月杀不在她身边,杀她是绝好的时机,但把月杀派出去是她临时决定的,回城也是临时的决定,知道这消息的除了步惜欢,还有盛京府衙和许阳县衙。衙门里眼线混杂,若消息是从盛京府衙里走漏的,那么派这批杀手来取她性命的人可不少,比如恒王府。若消息是从许阳县衙里走漏的,那么就只可能是那幕后真凶所为了。

刀风擦着前身劈下,暮青向后一仰,闻见那擦着鼻尖而过的血腥气。夜色如墨,风势已起,黑云变幻迅疾,偶尔有薄淡的月光自云层中透出,洒进林中,照见斑驳的树影,混战的人马,染血的长刀,飞溅的血珠。

杀手训练有素,非马匪可比,江湖拼杀亦非两军交战,比的是身手、经验与狠辣。而刚刚操练了不足三个月的水师的精兵比之江湖杀手远有不及,刚杀了个照面,暮青的人马便损失过半!

渐渐的,只剩暮青和侯天在撑着战局,刘黑子和石大海从被她挑选为亲兵的那天起就受月杀的亲自训练,刀法和锤法都有江湖杀手的章法,两人尚能抵御一阵儿,其余人的处境都不妙。

暮青避过前身劈来的长刀,顺势仰面朝天一倒,头顶的长刀如网,争落之时,暮青一脚绊向对面杀手的脚踝,那人扑倒在她身上之时,刀锋落,血线起,一颗人头滚落,腔子里的血染了暮青半张脸。

同伴成了自己人的刀下之鬼,杀手们却毫无怜悯悲痛之情,一人握刀刺下,力道猛沉,眼见着是要将同伴的尸体和暮青一起扎个对穿!

“都督!”刘黑子和石大海回救不及,双目充血,声哑如鸹。

声音落时,长刀已刺穿尸体!

暮青躺着不动,那杀手只觉得刀尖扎到一物,分明软极,却刀兵难透,他不知暮青身上穿着神甲,只见暮青躺在尸下,露出半张被血染污的脸,那半张容颜神色不清,眸光却寒似星子,冷静得吓人。

正当那杀手怔时,尸体的腋下忽然伸出只手来,指间透出把薄刀,凶狠一送,顿时扎入了他的喉咙!

那杀手眼瞳骤缩,下意识捂住喉咙,暮青将刀一撤,血哧地喷了出来!

杀手们纷纷一退,这时,侯天杀到!

暮青将尸体一踹,就地滚出战圈,起身之时只听身后一道啸音破风而来!暮青回身之时,但听一声“都督小心!”抬眼之时,只见一名精兵往她身前一挡,胸前噗地透出支染血的箭头。

那精兵顿时两眼发直,口中喷出黑血来,他看着暮青,嘴唇动了动,似有什么话想说,然而终究没能说出口,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暮青怔怔地望着那兵,手臂忽然被人一拉,耳边传来侯天嘶哑的吼声:“撤!进山!”

然而,并不容易撤离。

林子里的杀手足有百人,刚才一战,虽杀了几人,暮青的人马却已损失过半,此时六七人被数十人围杀,想要突出重围撤进山里并非易事。今夜出营回城,谁也没想到会在离盛京城仅有十几里处的官道上遭遇伏杀,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水师大营和骁骑营都很远,失了战马,回城或回营都非易事,唯有退入山中才能有一线生机。

否则,今夜将有覆灭之险!

“走!”这时,暮青已冷静了下来,将侯天往后一推,“你带他们进山!”

侯天戍守边关时遭遇大战小战无数,此言何意再清楚不过——留下来,即是要战死以保全战友!

侯天一直不服暮青,他觉得论武功身手,她不及大将军,论带兵之策,她不及韩其初,不过是凭着聪明,际遇比人强罢了。但不得不说,这小子挺有种!就冲此举,他愿留下断后!

“我带个熊!你是都督,你撤!”侯天提刀上前,砍开几人,喊暮青先撤。

“我是都督就听我的!”暮青趁他拼杀之时身子一矮,一刀刺进一个杀手的脚踝!这些杀手都身怀内力,经脉大穴之中有内劲游走,她得手不易,必须另寻他法!只有她有办法对付这些人,不然即便他们撤入了山中,很快就会被轻功追上!

“老子……”

“闭嘴!”暮青声如寒冰,趁乱望了侯天一眼,那一眼意味颇深,“我还不想死,相信我!”

侯天望见那眼神,深深望了暮青一眼,随后砍出条路来,便喝道:“跟老子撤!”

刘黑子和石大海身为暮青的亲兵,自然不肯,侯天将两人一推,先推出了伏杀圈,随后护着其余人往外撤。

没有杀手去追,他们的目标看来只是暮青。

暮青孤身被围,寡难敌众,伏杀圈越逼越小,眼看着四面八方皆是刀尖,她扫了眼四周,已看不见侯天等人,忽然就地蹲身!她一蹲身,杀手们便心生警觉,与她过招了几回,众人已看出暮青的招式狠辣刁钻,惯于寻死角杀敌,因此她一蹲下,四周的杀手便脚步齐停。这一停的工夫,暮青一手扣住袖甲,横臂一扫!

林中漆黑,暮青扣发袖甲机关的动作极为隐蔽,谁也没看清是何物从何处而发,只听咻声一发,伏杀圈后围的人便看见前面的人齐仰而倒!

人倒下,双腿还立在林子里,鲜血齐喷如艳红的烟火,落在草地上,哗啦啦如雨声。

三人齐遭腰斩,肚肠流了一地,人却未死,世间至惨之象莫过于看着自己肢体分离,却不能立即死去。

林中瞬静,杀手们目露惊意,暮青也很心惊。步惜欢早将他的寒蚕冰丝纳入了袖甲中给她防身,她从未用过,也不知今夜一用,竟有如此威力!

暮青目光一寒,趁伏杀停歇的一瞬再次出手,伏杀圈顿时退如潮水,现出一道缺口,两颗人头滚落,顺着草坡从缺口滚出,暮青也从那道缺口处急奔而出!

她不懂内力,且对寒蚕冰丝运用不熟,方才两番出手只杀了五人。而那些杀手只是被她所用的暗器惊住,一时猜不出她身上带着什么神兵,还有何杀招,因此才反应慢了些罢了。等他们回过神来,看出暗器在她左手上,必定齐心攻斩她的左臂,那时她定然寡不敌众,因此此时是撤退的最好时机!而且,这些杀手还没弄清楚她的杀招之前会对她心存余悸,应该不敢追得太紧,她才有机会带人撤退隐藏,寻得一线生机。

“都督!”

暮青刚奔入树林深处便看见了侯天等人,原来他们根本就没走,而是避在离伏杀圈不远的树后,听着里面的拼杀之声,打算一旦听出暮青撑不住了便从背后杀出,能救便救,救不下大不了一起死。

几人已有战死的决意,却没想到看见伏杀圈退了又退,两颗人头滚出之后,暮青就奔了出来。

刘黑子和石大海见暮青毫发无伤,顿时面生喜色,侯天心里觉得古怪,但这时无心想别的,保命要紧!

“走!”暮青率众奔进山里,前路漆黑,几人却脚下生风,水师操练了数月,越野行军日日不废,闭着眼都能走山路。

这山是大泽山,但离水师大营有十几里远,山路崎岖,倘若想要回营,必定不止十几里。身后便是紧追不舍的江湖杀手,谁也不会傻到走明处的山路,暮青等人捡着树多草密之处疾奔,头顶偶尔有稀薄的月光晃过,照见一棵棵老树粗如腰身,疾奔而过,形如鬼影。

不知跑了多久,暮青抬手,几人停下,顺着她的目光往前看去,见前方坡上有片石林,石林下的草有半人高。

暮青没带人躲进石林里,而是躲进了一块巨石底下的草丛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