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360章 不要乱咬人

半年后

幽云城

阳光灿烂,岁月静好鳏。

囡囡坐在台阶上晒太阳,双手撑着下巴,一双圆滚滚的眸子半眯着,看着前方情谊正浓的父母…砦…

囡囡并不知道父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时候,她只知别人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而她只有父亲,母亲只有每个月二十八才来看她一次,不过囡囡不敢问云亦岚,便偷偷地问团子哥哥。

还记得当初,团子哥哥听到她的问题之后,脸色突然有些不自然,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似乎是不想要让她看到他的表情。

那是囡囡第一次见到无所不能的团子哥哥心事重重的样子,她低下头,默默地忏悔,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囡囡,小孩子不该问太多问题的。”

过了很久很多,囡囡听到团子哥哥轻轻的说,声音轻飘飘的,听不出情绪。

囡囡点了点头,乖巧地冲着团子哥哥笑:

“好,不问。”

她知道父亲和母亲不在一起肯定是有原因的,连团子哥哥都不跟她说,那么她便不问了……

就如团子哥哥所言,她只是个孩子,不应该管太多……

所以,囡囡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情,她会笑呵呵地冲着父亲撒娇,冲着母亲卖萌……

对她来说,只要父亲母亲都是大人,他们有自己的选择……

不过眼下,看着父亲母亲你侬我侬的样子,她觉得父母果然还是在一起好……

“团子哥哥,那个人真的是我爹吗?”

囡囡抬起头,有些疑惑不解地看向高高的大树。

那是一颗枝繁叶茂的老槐树,层层叠叠的树枝挡住了大半个天空,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里面正躲着一个少年。

这少年便是慕容北辰。

因为云亦岚不喜欢他接近囡囡,所以慕容北辰每次来找囡囡都是偷偷摸摸的。

这些年,为了瞒过云亦岚,团子一直苦练轻功。

他小小年纪,轻功便已经能够与顶级高手媲美,除了继承父亲慕容莫问的良好基因意外,其中云亦岚可谓是功不可没!

谁让云亦岚是个顶级高手,团子为了躲过他,除了苦练以外别无选择!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很难瞒过云亦岚!

好在这里有一颗大槐树,槐树上有很多鸟儿做窝,叽叽喳喳地叫着,可以掩盖他的气息……

“你连你爹都不认识了?”

慕容北辰坐在树枝上,鄙夷地看了囡囡一眼。

“不是……”囡囡完全不在意慕容北辰的鄙夷,而且她还非常认真地解释道,“我爹不是不怒不喜,常年面瘫的木头吗?怎么现在他还笑了……”

囡囡疑惑地伸手,指着正对飞燕浅笑冉冉的云亦岚,说道。

“那是因为在你娘面前,有第三者在,他绝对又恢复成面瘫,不信你现在可以过去看看……”

慕容北辰说道。

慕容北辰没有想到的是,囡囡听了他的话之后,竟然真的跑过去试了……

而结果……

原先正眉目含笑的云亦岚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过来之后,果然如同慕容北辰所言,立马恢复成了面瘫状。

团子哥哥真是料事如神!

囡囡在心里给慕容北辰竖起了大拇指。

“囡囡……”

飞燕见女儿过来,立马从云亦岚身边走开,朝着囡囡走了过来。

这六年来,她这个做母亲的没能待在囡囡身边,心里一直很愧疚,总想着弥补,所以只要囡囡一出现,她是绝对把她放在首位,一切以女儿为中心的……

而这一点,引起了某人的强烈不满。

“飞燕……”

云亦岚在她身后皱起了眉头。

当然,小囡囡并不知道父亲的心思,她一脸灿烂地看着

云亦岚,道:

“爹!我们一起捉迷藏好不好?”

“不好。”

云亦岚面无表情地拒绝。

虽然云亦岚一直很疼爱女儿,但是他一直是个严父,平日里对女儿要求非常严格,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谋略兵法,一样都不能少,甚至他已经打算开始教囡囡制作和设计武器了……

“玩物丧志。”

云亦岚解释道,他虽然严格近乎*,但并不是那种蛮横的严格,他是会同囡囡讲道理的。

“哦。”

囡囡低下头,乖乖地点头,因为她知道,如果现在不听父亲的话,一会儿父亲会请专门的夫子给她讲道理……

那夫子会从周礼开始一讲,一直讲到她脑袋冒金星也不肯停……

“云亦岚,别这么眼里嘛!囡囡只是孩子而已……”飞燕对着云亦岚笑了笑。

云亦岚在看到她明媚的笑容之后,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然而没过多久,他的脸又绷紧了。

因为飞燕只看了一眼,就重新转过头去看女儿了。

“飞燕。”

某人颇为吃醋地叫了一声。

然而,飞燕只是敷衍地应了应,一双眸子的注意力则全在女儿身上:

“囡囡,走,娘亲陪你捉迷藏。”

“囡囡,你的《孙子兵法》抄到第几篇了?”

云亦岚冰冷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

囡囡打了一个寒颤,不知道为何,她怎么觉得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大人对自己充满敌意呢?

好像她会同他抢娘亲一般……

“好没开始抄……”囡囡沮丧地低下头,“我现在回去抄……爹、娘,女儿告退。”

尽管情绪低落,囡囡依然非常乖巧地给父母行了礼,才回去。

飞燕看着囡囡失落的背影,皱了皱眉眉头,她终于转过身,凝视着自己身边的男人:

“云亦岚,你对囡囡是不是太严格了?她还只是个孩子……”

“未来整个幽云城都要交给她,她若不够强大,如何庇护幽云城子民?”

云亦岚低头,非常认真地看着飞燕,解释道。

虽然,这是一个原因,当然他是不会承认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女儿一旦留下来便会把飞燕的全部注意力都吸走,飞燕就没空顾他了……

这怎么行呢?

娘子是他的!

他们两个人经历了长达六年的分离才重新走到一起,云亦岚分外珍惜相处的时候,也分外地眷恋飞燕……

“云亦岚,囡囡只是一个女孩子,她终归要嫁人的,要不……”

讲到这里,飞燕顿了一下,那张白皙的一脸红彤彤的,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云亦岚。

“要不……咱们再生一个吧……给囡囡生个弟弟,到时候肩负云家的重任……”

“不要。”

几乎是飞燕一开口,云亦岚便立马拒绝了,拒绝的速度快得让飞燕惊讶。

“为什么?”

飞燕不解。

云亦岚低头,不说话,脸色却突然一阵惨白。

飞燕见状,心疼不已地上前一步,一双眸子深情地看着云亦岚:

“云亦岚,我说错话了吗?如果我说错话了,你同我讲……云亦岚,你要相信,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飞燕知道,云亦岚的性子,生怕他有什么事情不说,憋在心里,到时候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又出问题。

云亦岚看着飞燕这个样子,一颗心顿时软了。

尤其是看到她这幅小心翼翼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混蛋!

若不是自己以前总是莫名其妙就怀疑她不爱自己,不相信她,也不听她的解释,她岂会变成这样……

“傻瓜,你没有说错话。”

云亦岚心疼地将飞燕纳入怀中。

“飞燕,你不要担心,从今以后,我都会相信你,不会怀疑你。”

云亦岚在飞燕的耳畔轻轻地呢喃。

“不要担心自己说错话,我们是夫妻,没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云亦岚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却如同一记重弹在飞燕的心头炸开。

那一瞬间,她竟然感动得差点哭了。

是啊!

夫妻!

没有经历过的人,大概很难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它代表着无限信任、无限的爱……

他们是爱侣,更是家人!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再生一个呢?”飞燕轻轻地问他。

云亦岚叹一口气:

“不想让你受苦。”

他知道,女人生产的痛苦和危险,尤其是飞燕现在的身体那么虚弱,他实在不愿意让她再受苦……

而且,他也不想再多一个人来同自己分享她……

一个囡囡就已经让她头疼了,若再来一个,他没法想象……

“其实,也不是那么痛的……”

飞燕笑着同云亦岚说。

“不生。”

云亦岚崩起了脸,冷冷地打断她的话,一副委曲不悦的样子。

“好了……你说不生就不生……别生气了,生气对身体不好……”

飞燕笑着哄道。

她才懒得同云木头争呢,若真的要生,她自己有的是办法,她就不信他拒绝得了……

“云亦岚……”

飞燕欺身向前,红艳艳的唇压上云亦岚完美的唇瓣,那甜甜糯糯的触感让原先还绷着脸的大木头瞬间就被点燃了。

呼吸一下子就变得重了,漆黑的眸子染上了欲念,他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加重了这个吻,瞬间反客为主,另一只手拦着她不应一握的小蛮腰……

“飞燕,你太瘦了……”他在她耳畔呢喃,“以后要多吃点才行。”

“谁说我瘦了?”

飞燕挑了挑眉,黑白分明的眸子当中闪过一丝的邪恶和玩味,她悄然抓起云亦岚的手,将它拉倒自己的胸口,那软绵绵的的触感瞬间冲击了云亦岚的感官,他的大脑一下子就热了,好似整个人都被点燃了一般。

“不瘦吧?”

飞燕坏坏地在云亦岚的耳畔挑衅地说。

“你……”

云亦岚只觉得有一把火在他的身上熊熊燃烧,且越烧越旺盛。

“妖精!”

……

他们都太动情,太投入了,以至于都没有发现有一双懵懵懂懂的大眼睛正在角落里好奇地盯着他们瞧,直到一双熟悉的手挡住她的视线、

“团子哥哥……”

囡囡嘟着红唇,抗议。

“非礼勿视。”

慕容北辰从榕树上翩然落下,一只手蒙着囡囡水灵灵的大眼睛,另一只手则勾着她的小蛮腰,带着她离开了现场。

“真是的!什么父母嘛!一点都不注意场合!”

慕容北辰老气横秋地说道。

“什么注意场合?对了,团子哥哥,娘亲为什么要咬我爹呀?”

囡囡被慕容北辰带离了“犯罪”现场,终于重见光明,立马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虚心求教。

“……”

慕容北辰嘴角微微抽了抽,有些无语地看着一眼单纯的囡囡,这个问题就如同她上次问他,她爹为什么要脱她娘衣服一样,难以回答……

美人哥哥和飞燕姐姐也真是的!

有这么饥--渴吗?

一点都不注意场合!

真担心再这样下去,囡囡会被他们带坏!

不如……

“囡囡,你跟我回无日峰吧。”

慕容北辰低头,很认真地看着囡囡,他觉得有必要给囡囡一个健康的成长坏境。

“团子哥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娘为什么要咬我爹?”

囡囡真是个好学宝宝,锲而不舍地问道。

……

慕容北辰有些郁闷,以前,这丫头的注意力很容易被他牵着走,可是最近,好像愈发难了……

看来真的是长大了……

“团子哥哥……你快回答我呀……”

“因为喜欢。”

慕容北辰了解她锲而不舍的性格,知道不给她个答案,她绝对会问得她耳朵起茧子。

“喜欢就要咬嘴巴吗?”

囡囡对这个认知表示非常震惊,好似知道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一般,瞪着大眼睛,凝视着慕容北辰。

“恩。”

“可是咬嘴巴不痛吗?”

“轻一点就可以了。”

慕容北辰敷衍道,他总不能跟她说那不叫咬嘴巴,那叫吻吧?

只怕到时候就有更多的问题了!

囡囡堪称一百万个为什么……

哎——

无日峰的人要是知道他堂堂大少爷天天在这里带小孩,还要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的话,肯定要笑掉大牙的!

慕容北辰正欲摇头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无奈兼郁闷,突然一个软软绵绵的东西附上了他的唇……

柔柔的,软软的,甚至是甜甜的……

慕容北辰不可思议地看着囡囡放大的小脸闯入他的视线,感受到她的张着嘴咬他的唇……

天呐!

慕容北辰立马皱起眉头,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推,不过囡囡在他推开她之前便已经感受到不对劲了,她主动离开了他的唇……

“团子哥哥,你不高兴了?囡囡做错事情了吗?”

囡囡水灵灵的大眼睛特别无辜地看着慕容北辰。

“囡囡,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慕容北辰低头,突然很严厉地注视着囡囡,囡囡被他这个样子吓得缩起脖子。

“是团子哥哥你说喜欢就咬嘴巴的呀……”

囡囡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她低下了头,特别委曲……

慕容北辰的眸子在这个时候突然变亮了,他伸出手,握住囡囡柔若无骨的小手,小声地问:

“囡囡,你喜欢我?”

“恩!”

囡囡抬起头,用力地点头。

“那你没做错。”

慕容北辰伸手疼惜地揉了揉囡囡柔软的发丝,冲着她露出一抹笑。

他拉着囡囡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另一只手,抚上自己的唇,眼中出现一抹甜意。

初吻呢……

“囡囡……”

他突然伸手解下腰间的玉佩。

“这个玉佩送你。”

“团子哥哥,我一会儿也要去咬奶娘、小红、宝哥哥他们……让他们知道囡囡喜欢他们……”

“……”

慕容北辰拿着玉佩的手顿时僵住了。

“团子哥哥,你怎么了?”

囡囡敏感地发现了慕容北辰的不对劲,漆黑的大眼睛眨呀眨呀。

“咦?团子哥哥,你的贴身玉佩松了吗?来——我帮你系上!这可是你们慕容世家的传家宝,不能丢啊……”

囡囡将慕容北辰递到一般的玉佩拿到手里,非常认真地将他重新系到了慕容北辰的腰间。

因为她以前觉得团子哥哥这块玉佩特

别漂亮,曾经向他问哪里有卖。

团子哥哥说没得卖。

于是她就厚着脸皮问他能不能送她一块,结果团子哥哥很认真地同她说:

这块玉佩是慕容世家家传的,只送妻子或儿子……

“团子哥哥,玉佩你能丢!玉佩要是丢了,以后没东西送给你未来老婆,老婆不高兴跟别人跑了就麻烦了……”

囡囡一边说,一边给慕容北辰打漂亮的蝴蝶结,就在这个时候,慕容北辰突然伸出手,沉着脸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啊!痛——呜呜……手要断了!团子哥哥,就算我的蝴蝶结打得不好看,你也别下手这么狠呀!”

囡囡特别委曲地看着慕容北辰,可怜巴巴地说道。

却见慕容北辰皱着眉头,非常严肃地说:

“不准乱咬人,知道不知道?”

“我怎么会乱咬人呢?我又不是狗……”囡囡不解地看着慕容北辰,一本正经地说,“而且狗也不会乱咬人的,除非有狂犬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