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350章 不要愧疚

慕容莫问给云亦岚了诊脉,然后对着百里飞燕说:

“林仙儿取他心头血的器皿极寒,寒气随着心头早已侵入他的全身,深入骨髓……若要救活他就必须用极热的内功将其体内的寒逼走……”

“我练的就是极热的内功,正好可以。”

飞燕毫不犹豫地说道鳏。

“你先听我说完。”慕容莫问目光深沉地看了飞燕一眼,道,“因为林仙儿所有的器皿乃西土的极寒神器,其寒气不是普通的寒气所能比的,你若想要将其驱走的话,可能将耗尽你的全部的功夫……而你,将会成为一个没有内力的人……”

“没关系,只要能救他。”

飞燕急冲冲地打断慕容莫问。

“飞燕,听我说完。”慕容莫问看向飞燕,道,“就算我救活他,可是若要他痊愈,就必须用你的血做药引,每个月你必须忍受放血之苦,最少可能也要五年……”

慕容莫问说完之后,便不再看百里飞燕,留时间给她考虑。

“没关系,现在就开始吧。”

百里飞燕不假思索地说道。

“你考虑清楚了?”

慕容莫问再次问道,他平日不喜言语,但此时事关重大,他也是习武之人,很清楚飞燕要下多少功夫,要受多少苦才练就这一身功夫……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五年之内,百里飞燕将要月月放血,而且必须是最炽热的心头血,虽然取得量少,并无生命危险,可是这样活着和死亡唯一的区别便是比死更痛苦……

“恩。”飞燕非常坚定地点头,“这对我来说不需要考虑……”

需要什么考虑呢?

云亦岚是因为她才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的!

是她害了他!

而且,在失去他的那一刻,她才深深地感受到自己是多么地愚蠢!!!

同时,她也感受到了自己是多么地爱他!!!

只要能救活云亦岚,让她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更别说只是区区如此……

“明白了。”

慕容莫问点点头,了然地说道。

“那什么时候开始……”

飞燕焦急地问慕容。

“别急,我先将他外伤处理好,再着手治疗内伤。”慕容莫问看了百里飞燕一眼,若有所思地说,“你先把身体调理好,我们再治他的内伤。”

飞燕本来还有很多问题要问,然而慕容莫问已经不打算说下去了,她清楚,慕容莫问做的决定一向是不能改变的。

而且,她对他也是绝对的信任。

慕容莫问,绝不轻易答应一件事情,一旦他答应了,便一定会做到……

看着慕容莫问有条不紊地给云亦岚诊脉,飞燕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

******

三个月后

落日山脉,无日峰。

无日峰的天空还是一日既往的阴沉,狂风“呼啦啦——”地吹着,带着渗人的寒气……

黑衣男子傲然站立在无日峰之颠,一双比黑夜还黑的眸子平视前方,目光没有焦点,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他的身后不远处,沈千秋咬着唇,她的手隐隐发抖,忐忑不安地看着慕容莫问的背影,她觉得再待下去,自己整个人肯定会被无日峰之巅的威压压跨不可……

“公……公子……”

沈千秋小心翼翼地唤道,声音隐隐发抖,不知道是因为被威压压的,还是因为害怕……

“何事?”

慕容莫问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听起来有些冷。

沈千秋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虽然慕容莫问一向如此,可是她每次面对他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害怕。

“我想下山……”

沈千秋咬着牙,小心翼翼地说道,说话的时候她的小手下意识地攥成了拳头,微微发抖。

“去找沈煜?”

慕容莫问转过头,那双深沉的眸子终于从满屋天际的天边收回来,落到了沈千秋的身上。

沈千秋一惊,她才刚刚收到消息,听说有人在东都见过一个长相酷似大哥的人,急着想要下手去寻觅,遂急急忙忙地上无日峰之颠找慕容莫问……

“公子也收到消息了?”

沈千秋看着慕容莫问,问道,当年沈家大火,若非慕容莫问相救,她早已是琅琊灰烬之中的一把了……

在沈千秋看来,慕容莫问是恩人,更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所以她便不瞒他。

“我收到消息,说在东都一代有一个长相酷似大哥的人出没,我在想会不会是大哥还活着,想要下山去调查……”

虽然这个可能性并不大,当年沈氏一门无一幸存,可是只要有一线希望,沈千秋都不想放弃……

“我让长风陪你去吧。”

慕容莫问并没有阻止她,声音淡淡的。

“不用了。”

沈千秋摇了摇头,在经历沈氏灭门一案之后,这个世界上除了慕容莫问,她不会再相信第二个人,哪怕那个人是慕容莫问的心腹司马长风也不例外……

慕容莫问看得出她的顾虑,他没有在说什么,只是又转过身去,面目表情地看向前方那茫茫天空……

沈千秋知道他同意了,便点头离去。

沈千秋的离去让荒凉的无日峰之巅愈发地寒冷了。

慕容莫问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与天地融为一体,若不是他的衣袂在狂风之下不断地飘动,他跟雕像毫无区别……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

原本就阴沉的天地愈发地黑暗了,慕容莫问就这样隐藏在了黑夜之中,心跳和呼吸弱得让人感受不到,好似不曾存在一般……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愈来愈近,终究改过了“呼啦啦——呼啦啦——”的风声。

“公子,那个女人在地牢不吃不喝。”

司马长风低着头,小声地禀告道。

那日,公子打败林仙儿之后,便将她关在了幽云城大牢……

大约在一个月前,公子救活了云亦岚之后从幽云城起身回无日峰,便把她也带过来了。

“随便她。”

慕容莫问面无表情地说道,依旧是一脸冰冷。

他们不过上是陌生人,她就算饿死了同他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

司马长风当然不会为了林仙儿绝食这种事情专门向慕容莫问,跟随公子多年,公子冷漠的性格他不是第一次见识……

“小公子最近每天都去地牢给林姑娘送吃的,哄她吃饭……”

司马长风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思地看向慕容莫问。

“随他。”

慕容莫问的回答依然只有两个字。

“啊?”

司马长风有些讶异。

他是看着慕容北辰长大的,对他的性格还是比较了解的。

小家伙虽不似他父亲冰冷,可是却也不是容易同人亲近的人,断然不会无缘无故地每天去探望一个囚犯,还给她送吃的……

其实在看到林仙儿之后,司马长风心中一直有疑问。

小公子除了长得像公子以外,眉宇之间的神韵其实也有几分像这位林姑娘……

他都发现了,以慕容公子的洞察力不可能没发现呀!

可是看他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难道真的不怕小公子被林仙儿给抢走了吗?

“公子……”

司马长风忧心忡忡地看向慕容莫问,再次开口。

“若没别的事情,退了吧。”

慕容莫问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透露着不容拒绝之霸气。

司马长风叹了一口气。

——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这个林姑娘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唯今之际只有祈祷这个林仙儿跟小公子完全没关系……

要不然真担心她会通过这层关系利用小公子……

虽然说虎毒不食子,但是一个儿子一出生就能狠心把他丢弃的女人,谁能指望她会有母爱呢?!

哎——

真不明白公子为什么不直接把她杀了!

……

******

山中岁月容易过,世间繁华几千年。

无日峰草木不多,四季不明显,转眼便又是半年。

夜,漆黑漆黑的,浓得化不开,藏青色的帷幕中,点缀着闪闪繁星。

对无日峰来说,这是一个难得可以看到月亮星辰的夜晚。

幽白的月光仿佛银子一般,无处不可照及,天空中有一点点萤火忽明忽暗,好似夏夜的一只微绿的小眼睛。

无日山庄,慕容莫问的书房难得亮着灯,这是一件极其难得的事情。

近年来,莫容莫问大多数时间都站在无日峰之巅,不吃不喝,没日没夜地站着,即便无日山庄就在无日峰半山腰,他也极少下来,除非有事情要处理……

此时此刻,屋内的夜明珠照亮男子俊美刚毅的五官,他正低着头将信件捏在手里,眉心微微蹙着,这让他本就冰冷的脸愈发地寒冷慑人。

司马长风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你派人下山去协助沈千秋。”

慕容莫问终于开口了,他看向司马长风,淡淡地说道。

“好。”

司马长风说道。

慕容莫问不再说话了,司马长风便知自己该告退了,可是临走前,他还是忍不住担忧地看着慕容莫问,道:

“公子,今日就让属下替宇文公子疗伤吧。”

慕容莫问那次下山,不仅抓回了林仙儿,还带回了已经断气的宇文辙……

江湖传言,慕容莫问妙手回春,只要没死透都能救活……

其实并没有那么神奇!

更何况宇文辙已经下葬……

慕容莫问潜入大魏王陵,发现宇文辙虽然已经断气了,可他体内却还有一点点的生命之魂残留,用直白的语气来说,就是还没完全死透……

所以,他偷偷将他带了出来!

可是慕容莫问再强也不是神,不可能左右别人的生死,他其实没有办法救活他,唯一能做的是想办法留住他的生命之魂,再另行想办法……

为了这个目的,他几乎耗尽了无日峰所有的药材,这些药材,任何一颗都是价值连城,足以让病危的人生龙活虎得好起来……

可是慕容莫问却毫不保留地给宇文辙喂了下去,看得司马长风都觉得心疼……

不仅仅如此,他还亲自替宇文辙运功疗伤……

期初的时候一个月一次,到现在几乎每天一次……

他从无日峰之巅下来,就是为了给宇文辙运功疗伤……

他用的是无日峰的绝学“无日恩泽”,虽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患者提供能量,然而对运功者本身来说损耗却极大……

看得司马长风都心疼!

“无用。”慕容莫问拒绝了司马长风的请求,“你的功夫不行。”

司马长风知道慕容莫问这么说并没有遍地他的意思,他指的是以他的功夫如果施展“无日恩泽”的话,对他自己损耗极大,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跟随慕容莫问多年,司马长风对自家公子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愈发愤愤不平!

慕容公子多么高贵!

宇文辙何德何能,居然让他们慕容公子如此对待!!!

就因为他是璇姑娘的心上人吗?

公子,你听我一言。我知道你爱璇姑娘,我觉得正是因为如此,你更没必要费心思救宇文公子,没了他,你正好可以借机趁虚而入,夺取周姑娘芳心……就跟上官谨一样……”

“趁虚而入?”

慕容莫问轻轻地念着这四个字,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一双眸子却闪过深深地不屑。

却什么也没有解释……

只是淡淡地冲着司马长风挥了挥手:

“出去吧。”

司马长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终归,他是不懂慕容公子的。

其实司马长风不懂慕容莫问,他又何尝懂上官谨呢?

慕容莫问是个追求完美的人。

在他看来,是他负了周璇。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负了便是负了。

只要看到她,他便会想起自己犯过的错,他没法原谅自己。

另一方面,也因他懂周璇。

周璇的性子又怎能容忍背叛?

或许他同她道明真相,她因为爱他,他会接受,可是那道裂痕却也永远存在,尤其是还有辰儿……

她会难受,会委曲……

这一切定是会伴随他们一生的……

他怎么会舍得让她一辈子带着委曲和难受同他在一起呢?

既然如此,不如放手,或许分开的时候她会痛苦,然长痛不如短痛……

时间久了,终归会过去的……

只是慕容莫问想不到周璇此生竟是这般坎坷……

他竭尽全力,想要治好宇文辙,并非因为他有多伟大,他只是希望宇文辙能替他把他曾经许诺给周璇的幸福给她……

仅此而已……

因为在慕容莫问看来,周璇的痛苦终归是他一手造成的。

若非他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以情相诱,她便不会爱上他……

若非他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他因为私心没及时同她说清楚,她便不会为了逼他嫁给宇文辙……

若非她嫁给宇文辙,便不会爱上宇文辙,那么宇文辙是死是活也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这一切,追根到底,都是因为他慕容莫问……

他欠她一个叫做幸福的东西……

……

慕容莫问给宇文辙疗伤出来的时候,月儿早已被厚厚的云层挡住,无日峰难得的好夜色便这样消失了……

夜风阵阵,空气中带着寒凉,一向不畏寒冷的慕容莫问竟然也觉得有些冷。

想来“无日恩泽”对他的损耗真的不小。

推开,书房内暖融融的光泄了出来,不是夜明珠的冰冷的亮光,而是壁炉里暖烘烘的火光。

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壁炉之前,正熟练地往里面添加柴火。

似乎是感受到了脚步声,小家伙转过头,一双漆黑地眸子在看到慕容莫问之后,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笑意。

“爹……”

他将手中的柴火放到一边,用力地拍了一拍身上的木屑,朝着慕容莫问飞奔过去,投入他的怀中,小手吃力地抱着他,小脸在他身上曾来蹭去。

慕容北辰低头,看着儿子一副撒娇的模样,终归是没说什么,只是伸手将他脸上的灰拭去,朝着里面走了过去。

慕容莫问的书房里面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书籍,简直就是书的海洋,只见慕容莫问抽了好几本书,拿到书桌前面,翻阅了起来。

“爹是在查找救活宇文辙的办法吗?”

小家伙并不在乎父亲对他的漠视,依然一脸温暖地粘了过去,对着慕容莫问露出温暖的笑容。

慕容莫问没有回答他,他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在书籍之间来来回回地穿梭,低头,安静地翻阅资料。

屋内非常地安静。

余下柴火在壁炉里燃烧而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以及翻阅书籍的声响……

慕容北辰凝视着慕容莫问好一会儿,沉吟道:

“父亲愿意这般用心地去救一个与我们慕容世家毫无关系的人,若是与我们慕容家有几分渊源的人犯了错,我想父亲也不会记恨太久吧……”

终于,慕容莫问放下手里的书卷,那双乌黑冰冷的眸子若有所思地看向慕容北辰,道:

“你是在替她求情?”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这个“她”指的是谁两父子两父子心知肚明……

书房更加安静了。

伴随着木头爆裂的声音,壁炉里的火光不断跳动,在雪白的墙壁上投下一个阴影,也在这对沉默的父子之间跳动……

慕容小团子在父亲的注视下低着头,一张漂亮的小嘴紧紧地抿着,不说话。

“辰儿,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

良久,在跳动的火光之中,慕容莫问淡漠的声音穿透温暖的空气传过来,传入慕容北辰的耳朵里。

小家伙咬了咬唇,英气十足的剑眉微微皱起:

“可是……她并没有伤害我……”

讲到这里,他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毫不畏惧地凝视着慕容莫问凛冽的目光,道:

“她虽然从长风叔叔手里将我抓走了,可是却对我不错,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还专门派人照顾我……”

“那不是照顾,是监视。”

慕容莫问面无表情地纠正道,他不认为自己的儿子会傻到连这个都分不清。

“可是……就算如此,她也没伤害我呀……”

小团子皱着眉头,提到林仙儿的时候,他漆黑的眸子变得柔软了几许,似乎带着几分期待之情……

慕容莫问见状,毫不留情地指出血淋淋的事实:

“她抓你是为了威胁飞燕。”

“对。父亲,你也说她抓我是为了威胁飞燕姐姐了。她的目标是飞燕姐姐和云亦岚,与我们慕容世家何干?云亦岚是死是活与我们慕容世家何干?我没有收到丝毫的伤害,我觉得父亲你没有理由囚禁她……”

慕容莫问听到慕容北辰这话,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好似早已经料到这一切了一般。

“你早知林仙儿同飞燕的交易,所以故意接近飞燕,故意引林仙儿找你?”

“是。”

果然瞒不了父亲!

哎——

小团子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的天真褪去,肉嘟嘟的包子脸露出一丝小孩子不该有老练。

“就这么想见她?”

慕容莫问低头看向儿子,目光冰冷,眉心微微蹙着。

“我好奇我亲生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慕容北辰天资聪敏,知道瞒不过父亲,便如实回答。

其实他一直都很奇怪,父亲既然这么爱璇姨,为何会同璇姨以外的女人生下自己?

以父亲的性格,就算有意外,也是不会允许璇姨以外的人生下他的孩子的……

若没有自己,父亲和璇姨尚且还有一丝可能……

而自己的出现,则让这一丝微博的可能叶成了不可能!

所以小团子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瞒过他英明神武的父亲大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自己生下来……

“为了你的好奇心,你差点害死了云亦岚。”

慕容莫问面无表情地指出这个事实,声音还是一贯的冷漠,听不出情绪,却有一种让人猜不透想法的高深莫测。

“可是父亲你不是救活了他吗?”

小团子睁着一双圆滚滚地大眼睛,对着慕容莫问眨呀眨呀。

他那样子要多天真有多天真,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就仿佛一个不知愁滋味的单纯小男孩一般。

慕容莫问

乌黑浓密的眉微微一挑,低头点了点慕容北辰的脑门,若有所指地道:

“连自己亲生父亲都算计?”

“哪能算计得了您啊!这不是占着您对我的宠爱嘛!”

小团子笑靥如花,一张漂亮的小脸上充满了崇拜之情。

“父亲您英明神武,医术高明,妙手回春,当真是天下第一人!天下第一公子!什么南宫无痕、欧阳恪、司马凌风给你提携都不配!!!”

“……”

饶是冰冷如慕容莫问,看着那张和自己小时候有着七分相像的小脸露出与自己截然不同的表情,笑得灿烂而又狗腿,不由地眼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性格?!

这家伙真的是他儿子吗?

“时候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慕容莫问冰冷地对着小团子下了逐客令。

“可是……”

小团子漂亮的眉眼眨了一眨,似乎还有话想要说,却收到父亲冰冷的目光。

哎——

慕容北辰在心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父亲大人真是铁石心肠!

还是飞燕姐姐对他好!

想到飞燕,小团子一颗小小的心露出一丝少有的愧疚:

他本就是抱着目的接近飞燕的,故意装作一副可爱善良、温柔体贴、阳光温暖的样子博取她的好感和疼惜……

林仙儿如果没法控制飞燕,自然会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来,那么她便会来抓自己,而他则有机会接近她……

一切顺理成章。

事实也同他算计的一模一样,他唯一没有算到的是,飞燕竟然真的会为了自己做出那样的抉择,虽然她最后也是对云亦岚下不了手……

但是却让云亦岚误会了她……

虽然最后云亦岚没救活了,可是他再也不愿意见百里飞燕了。

而百里飞燕,不但失去了武功,在接下来最少五年内,月月都要遭受放血的痛苦……

而可怜的囡囡也见不到亲生母亲,就如同自己一般……

而这一切却是因为他……

哎——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呀!

这个世界本就弱肉强食,谁让百里飞燕不够聪明呢!

而且身为男子汉大丈夫,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呀!

自古英雄多如此!

可是,他为什么会觉得愧疚呢?

尤其是想起飞燕姐姐对他疼惜的笑,还有囡囡那双乌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瞧,然后冲自己傻笑的样子……

哎——他在想什么呀?

怎么能有这种妇人之仁呢?

不要愧疚!

慕容北辰,你不要愧疚!

这个世界本来就如此的嘛!

可是……其实美人哥哥虽然面瘫沉闷又无趣,但是对他也挺不错的……

而自己却……

哎——

或许,他应该做点什么弥补他们……

******

夜风呼啸,黎明之前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刻,尤其是无日峰……

黎明之前是无日峰最难过的时候,即便此时人间还并不寒冷,可无日峰的黎明却已足以让人冻得直哆嗦,即便裹着棉衣出来,叶还是寒冷无比……

风好似发了狂一般,不断地在人间怒吼,声音一声比一声响,仿佛鬼泣……

即便林仙儿身处地牢,依然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地牢潮湿,比外面更冷……

无日峰的地牢绝对是全世界最难熬的地牢,即便是林仙儿内力高强,依然冷得忍不住发了哆嗦…

她闭上眼睛,想要发出内力替自己取暖,然而才一运功,便浑身酸痛,好似有无数蚂蚁疯狂地啃噬着她的骨血一般,疼痛无比!

该死的慕容莫问!

林仙儿想到他就郁闷无比!

若非那个男人封住了她的内力,守卫地牢的这些小喽喽哪里是她的对手!

可她知道,这一切怪不了慕容莫问,谁让她技不如人呢?!

自己打不过他,被他困在这里,她无话可说,也无怨无悔,只是……

她还有事情要做!

不能一直困在这里!

林仙儿越想越急,忍不住眉头紧锁。

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奇异无比的香味……

那是一种闻所未闻的香味,香得离谱……

江湖经验告诉林仙儿这样的香味通常都是危险的,她连忙闭气,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大脑突然变得浑浊,意识也变得浅薄,整个人沉沉地昏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