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349.幽幽云燕:第349章 救是能救活

云亦岚在让黄晓明抱走女儿之后,本想放下尊严,走到床边,低头温柔地同飞燕说一声“你辛苦了,我们回家”……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飞燕竟然会同他讲这样的话…砦…

他对她的价值仅仅就是血吗?

飞燕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难受极了,她正想要开口同他道歉,想要跟他说“云亦岚,谢谢你好愿意要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云亦岚漆黑眸子突然染上了血色,他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个精彩绝伦美不胜收的笑容…鳏…

“百里飞燕,既然我对你来说的作用仅仅是心头血的话,我给你……”

说话间,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匕首,塞到百里飞燕的手里。

匕首冰冷的触感深深地刺激到了飞燕的心,那一瞬间飞燕便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想要把手抽回来,然而已经来不及乐……

“不要……”

云亦岚却拽着飞燕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胸口。

鲜红的血液顿时从他的胸口流出来,那是最炽热的心头之血。

“百里飞燕,既然你开始就是冲着这个来的,现在我便让你如意。你满意了吗?”

云亦蓝那张绝美的脸顿时变得苍白,鲜红的唇隐隐发青,可是他整个人看起来却愈发地绝美妖冶了……

“不……”

飞燕的手不断地哆嗦,眼泪盈满了她的眼眶,好似断了线的珠子,汹涌而出,落到云亦蓝的身上,滚烫滚烫的……

“云亦蓝,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飞燕泣不成声,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他痛恨她的欺骗,杀了她便是了,为何要对他自己下手?!

“百里飞燕,我是该杀了你的。”

云亦岚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轻轻地说道,可声音中却充满了绝望之色。

他漆黑的目光落到飞燕的脸上,最终无力地发出一声轻叹:

“可是舍不得……”

他舍不得杀她……

他云亦岚一生不喜欢女人,可一旦喜欢上了,便是一种接近疯狂的狂热,便会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只要是她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摘给她……

只是心头血而已,比天上的星星容易多了……

云亦岚看着百里飞燕眼里的泪水,严重露出一抹虚弱的笑。

那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笑容,不知道是欣慰,还是为自己感到悲哀……

至少她会愿意为他流泪是不是?

虽然这眼泪是他用生命的代价换过来的……

“飞燕,血流完了就没了,你快装吧……”

云亦岚虚弱地伸手,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却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的脑袋,他原本就孱弱的意识就这样被蚕食了……

云亦岚虚弱地昏了过去,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刻,他看到有人朝着飞燕走了过来,似乎在同飞燕说话,而那个人的手里则拿着器皿……

“飞燕,你做得很好。”

隐隐约约之中,云亦岚听到来人如事说。

呵呵……

原来,你还有同伙……

所以,你的眼泪也是假的,对不对?

用来迷惑我的吗?

可是……何必呢?

我既然捅了自己一刀,便是已经决定把心头血给你了,难不成你还担心我临时反悔不成?

飞燕,你真的是一点都不相信我呀,哪怕我已经掏心掏肺地对你了……

……

林仙儿看着百里飞燕,说道。

“现在哭有什么意义呢?”

林仙儿低头,抿着嘴,若有所思地看着百里飞燕,一脸冷然。

“把他交

给我吧。”

飞燕没有想到林仙儿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她下意识地紧紧抱住云亦岚。

“你……别过来……”

飞燕皱着眉头,晶体无比地看着林仙儿。

“怎么?还舍不得了?”

林仙儿挑了挑眉。

“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飞燕紧紧地咬着唇,看着林仙儿,一边牢牢地抱住已经昏过去的云亦岚。

“我又没伤害她。”

林仙儿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理解飞燕说的话,她直勾勾地看着飞燕,很认真地说。

“是他自己伤害了他自己,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说得对!不是你伤害他,是我伤害了他……”

飞燕抿唇,低头含情脉脉地看着云亦岚苍白的脸,脸上全是悔恨与愧疚……

“是他自己动的手。”

林仙儿皱着眉头,好似依然不能理解她这句话一般。

“百里飞燕,我没有心情跟你浪费时间,把云亦岚的心头血给我……我马上放了慕容北辰……”

林仙儿一边说,一边走过去,伸出手,想要取云亦蓝的心头血。

就在她的手即将触及到云亦岚的身体时,飞燕猛地运功,朝着她打去。

林仙儿显然没想到飞燕会突然对自己出手,她整个人被她击得往后退出老远……

整个身体摇晃了好几下,好在她内力深厚,而飞燕因为刚刚生产的缘故,元气大伤,她才没事……

否则,这一掌,林仙儿非内伤不可!

飞燕趁着林仙儿被击退之际抱起云亦岚。

“云亦岚,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一定要撑住,我带你去找慕容莫问……他一定能治好你的……”

飞燕低头,小声地在云亦岚耳畔呢喃,抱着他企图逃出这屋子。

“做梦。”

林仙儿见状冷哼一声,足下一点,整个人腾空而起,瞬间来到飞燕前方,挡住了她的去路……

飞燕看着林仙儿毫发无损的样子,不由地愣住了。

她一直都知道林仙儿的武功不差,却没想到她的武功竟然高到这个地步……

自己又元气大伤,恐怕不是她的对手!

确切地说,以林仙儿的武功,江湖之上也没几个人是她的对手了……

“百里飞燕,他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你又何必白费力气呢?反正他到头来都是死,不如把他的心头血给我……”

林仙儿非常冷静地跟百里飞燕分析道。

百里飞燕不知道为什么林仙儿对云亦蓝的心头血这么执着,她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让云亦岚受伤……

她欠云亦岚的实在是太多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最后一丝力量去保护他,不让他再受到伤害……

“百里飞燕,你不是我的对手的,若坚持这样,只有一个结果……”

林仙儿一脸平静地看着百里飞燕,眼中上过一丝怜悯,可仅仅是一点而已。

“那我便同他一起死。”

飞燕非常坚定地说道。

如果可以,她宁愿用自己的生命换云亦岚的生命……

只是没有这个如果……

那么就让她同他一起死吧!

黄泉路上也有个伴……

云亦岚,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爱你,希望你不要嫌弃我……

囡囡,娘对不起你!

不过玉湖姑姑会好好对你的,希望你要坚强……

飞燕一边护着云亦岚,一边拼了命地跟林仙儿打斗。

一时之间,屋内掌风,剑气不断,附近的人受不了这样的威压,头疼脑咧、动弹不得……

经过半个时辰的恶战,飞燕终于还是

落了下风……

她低头看着云亦岚苍白的脸,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云亦岚,对不起,我还是保护不了你……

……

“我不想杀你。”

林仙儿面无表情地看着百里飞燕,说道。

生命在林仙儿的眼里如同草芥一般不之前。

她早已习惯杀人如麻,可是她没有杀百里飞燕,而是她点了穴道,然后面无表情地拿着器皿走向云亦岚,当着飞燕的面,割开他的胸口,取心头血。

“不……不……”

飞燕紧紧地咬着唇瓣,嘴唇都咬破了,痛苦无比地叫道。

然而,林仙儿却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慢条斯理的取血液……

鲜红的血液渐渐地流入原本透明的器皿……

飞燕喊得嗓子都哑了,她求林仙儿,好话说尽,可是林仙儿依然无动于衷……

“飞燕,我跟你说,这个世界上是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实力的。无论你怎么求我,都没有用,除非你能打败我。”

林仙儿面无表情地对着百里飞燕说道。

在她看来,这是一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世界……

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求饶这件事情……

血液终于装满了林仙儿手中的器皿,她小心翼翼地将它藏好,打算离去。

临走前,她最后看了飞燕一眼,伸手解了她的穴道。

终于能够动了,飞燕朝着云亦岚飞奔过去。

此时此刻,云亦蓝的身体已经冷了,体温狠低,呼吸孱弱,奄奄一息……

“云亦岚……”

她轻轻地念着,六神无主。

“弱者。”

林仙儿不屑地冷哼一声,她没有心情继续看戏。

她几乎可以推测得出,只要云亦岚断了气,百里飞燕便会自杀陪他去死……

可是这同她有什么关系呢?

林仙儿抓着手里的器皿,打算离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肉嘟嘟的小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林仙儿。

林仙儿惊讶地看着慕容北辰。

她明明将这个小孩藏得很好,还让小蓝看着,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是如何逃出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慕容北辰的身后,挡住了外面刺眼的阳光,在地上投下一个偌大的阴影。

他英俊的五官棱角分明,好似用大理石雕刻出来的:浓密的眉毛斜飞入鬓,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是一双锐利深邃的眼睛,身材伟岸,五官分明而深邃。

那男子很冷,就如同林仙儿一般,不过他的身上比她多了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势。

“是她吗?”

慕容莫问的声音冷冷的,轻轻地问慕容北辰。

“恩。”

小团子点了点头。

林仙儿立马便知道慕容北辰是如何逃出来的了。

看来是慕容莫问救了他……

“慕容莫问,不要多管闲事。”

林仙儿冷冷地扫了慕容莫问一眼,道。

“闲事?”

慕容莫问锐利的眉微微一扬,冷若冰霜。

言罢,他足下一点,整个人腾空而起。

林仙儿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整个人都吸了过去。

她本能地输出内里想抵抗,而就在她衣袖翻飞用功之际,她藏在口袋里的器皿不知何时飞了出来,稳稳地落在了慕容莫问的手中。

“你……”

林仙儿这才知道刚才慕容莫问的那一招并非针对她,而是想要那她好不容易取到的心头血……

没想到冷静沉稳如她,竟然也会被这个男人暗算!

“拿下去。”

慕容莫问面无表情地将那装着云亦蓝心头血的器皿递给司马长风。

林仙儿见状用力凝聚内里,朝着司马长风攻过去,。

她同司马长风交过手,司马长风不是她的对手,然而那又如何?

只见黑影一闪,原本在他身后的慕容莫问早已移到她的前方,挡住她的去路。

“飞燕,别哭了,把云亦岚扶到床上。”

慕容莫问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林仙儿,一边对着悲痛的百里飞燕,说道。

他敷衍的态度让林仙儿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

她林仙儿乃西土爱琴学院最杰出的弟子,年轻一辈之中少有的五阶高手,因为身处东土,不能使用法术,只能用武功……

他慕容莫问算什么?

不过一个不会法术的平凡人而已,凭什么这般侮辱她?

如果不是因为身处东土不能使用法术,她早就让他灰飞烟灭了……

“辰儿,去帮忙。”

慕容莫问的声音打断林仙儿的思绪,她看到慕容北辰手脚麻利地跑过去,帮飞燕扶起林仙儿。

“飞燕姐姐,你别难过,等我爹解决了那个妖女他就来救美人哥哥……”

慕容北辰对着飞燕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飞燕姐姐,你刚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先修养,我先用内力护住美人哥哥……我们无日峰的内力很厉害的哦!”

慕容北辰俏皮地冲着百里飞燕眨眨眼睛,对着她打气道。

这一刻,飞燕感到无比的惭愧……

原来,她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如……

慕容莫问武功高强,林仙儿的武功也不弱,两个人的战况格外激烈,且愈演愈烈……

大概是担心打斗的威压伤害到云亦岚和飞燕,慕容莫问尽量将林仙儿往外面引……

两个人一直从屋子里面打到了屋子外面去。

只见二人在空中变幻莫测,一时之间,整个幽云城都笼罩在强大的威压之中。

慕容莫问很久没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了,越战越专心,战况也越来越激烈……

“慕容莫问,都说你冷血无情,不顾他人死活,没想到你竟连这些蝼蚁的性命都顾虑……”

打斗间,林仙儿意外地说道。

她在西土的时候就听过慕容莫问的传说,都道他冷血无情,杀人如麻,可是现在同他交手,她才知道他似乎和传说中的不大一样……

因为他看得出,他之所以把她引到高空,便是为了避免二人打斗之威力伤害到普通百姓……

其实林仙儿觉得没必要,这世上本就是强者生存,弱者本该被淘汰……

慕容莫问没有说话。

慕容莫问同林仙儿的这一战轰动了整个东土武林……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还有人提起这场酣畅淋漓地大战,以能有幸目睹这一战为荣……

江湖中并不乏高手对决,运气好的话,连城流觞、南宫无痕、云亦岚、东方弄月、欧阳恪,这几大高手对决还是有机会看到的……

然而慕容莫问除外。

慕容莫问性子孤僻,极少离开无日峰,就算离开无日峰,也是去边疆极寒之地、荒无人烟的地方采药……

所以能看到他出手,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对手也不弱……

……

飞燕并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慕容莫问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他在床沿坐定,闭着眼睛,优雅地给云亦岚拿脉。

“慕容……云亦岚……他……他还有救吗?”

飞燕忐忑不安地看着慕容莫问,声音不断地发抖,整个人都在颤抖,一颗心好似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一般。

有救。”

慕容莫问点点头。

“真的?”

飞燕惊喜地看着慕容莫问,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刚才林仙儿都隔开他的胸口了,她还以为……

“飞燕姐姐,别问这么弱智的问题好不好?我爹是谁呀!妙手回春,起死回生,慕容公子!只要没死透都能救活,别说美人哥哥还有一口气了……”

小团子一边说,一边伸手拍了拍飞燕的肩膀,安慰道,示意她不要担心。

慕容莫问并没有看儿子,而是看着百里飞燕,冰若寒霜的眸子当中露出了一丝凝重:

“就是能救活,不过……”

“不过什么?”

飞燕闻言连忙焦急地追问。

慕容莫问看了飞燕一眼,道:

“林仙儿取他心头血的器皿极寒,寒气随着心头早已侵入他的全身,深入骨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