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38.坑深338米:其实她也没什么好嫉妒的,咱们就当是顾总鬼迷心窍

陆笙儿看着她,面无表情并不说话。

她没有慕晚安这样的闲情逸致,对着自己讨厌的人还能笑得出来。

之前她在拍广告的时候,就看着她走过。

她穿一身大牌的风衣,卷曲的长发绑起,仍是那般参杂着妩媚和利落的温静,显得女人味十足,较之四年前更加让人挪不开眼睛。

她亲耳听到休息的摄影师在议论慕晚安。

【这位慕导真是越来越……漂亮得有滋有味,难怪顾公子这么喜欢。鳏】

【做明星也能当咖,靠脸能吃饭非要累死累活当导演。】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她合作……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位坐过牢,又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还能绑死顾总的女人到底是有多大的魅力。】

【坐过牢算什么,孩子不是他的顾南城指不定都不介意,顾总的心大得真不是我们这种寻常人能比的。】

漂亮得有滋有味。

是了,跟四年前的温温静静的名媛气质相比,如今的慕晚安沾了干练,沾了妩媚,沾了风情,不再像个二十出头的姑娘。

她又想起前几天公司有人委婉的跟她说……需不需要考虑转型。

她自出道时开始就是走的偏清冷气质的玉女风,如今她虽容颜仍胜,但女人的美貌不是永远的。

早在两三年前就冲上来的南欢,那是真的年少貌美,娇艳欲滴,尤其是……带着娱乐圈最少见的干净和灵气。

【就连陆笙儿年轻时刚刚出道的那会儿,都没有这股子灵气,瞧着就叫人喜欢。】

南欢人气最鼎盛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同年纪时的她,只不过她仗着家里条件好,演戏时好时坏,经常又传出耍大牌的负面新闻,没她当年的好评。

但即便南欢演技不如她,成就不如她,也架不住她年轻。

那时人人都说,只要有人能雕琢她,只要她愿意被雕琢,潜力无限,说不定能超越如今的陆笙儿。

她还知道,南欢本来已经被圈内大人物给封杀了,却好死不死的被慕晚安重新挖了出来。

那时她就想,慕晚安这个女人是不是天生就是来跟她打对台的。

南欢加盟慕晚安最新执导的电影消息一出去,就引起了一片热议。

谁都知道,如今身价最高之一的男星简致就是她当初一手捧出来的。

好像就有那么有些人笃定了,慕晚安能连着再创一个奇迹,把被雪藏封杀一年沉到谷底的南欢再度推上巅峰。

她想起那天,顾南城来她家问她要DNA鉴定。

要一份能证明他的女人的孩子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鉴定!

然后,远远看着慕晚安从教学楼里走过来,浅灰色的风衣穿在她的身上都显得很扎眼,于是,她就过来了。

是,她也不懂。

慕晚安到底哪里这么大的魅力!

当年他娶她,只不过因为她是年轻,美丽的第一名媛。

如今呢?

爱么,有这么爱么?

晚安看着她,又笑了笑,“陆小姐不说话,是没事吗?那我就走了。”

“你心情好像不错。”

“天气不错,心情不差,倒是陆小姐看上去心情特别不好。”

陆笙儿看着她清净妩媚的眉眼,一个念头忽然冲进了脑海,“慕晚安,是不是因为你陪他睡过,所以你对他特别不一样?”

还不等晚安做出反应,她就继续冷笑着嘲讽道,“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晚安先是一怔,然后没忍住,笑了出来。

陆笙儿冷眼看着她。

晚安睨她一眼,看都懒得看,直接笑,“我陪他睡过,所以我不一样,难不成顾公子年逾三十,只睡过我一个人么?”

顾公子早年花名在外不说,遇上她的时候年纪可是不小了。

这种大龄的处男……实在不常见。

陆笙儿没说话,只是眼神忽然变了下,几度沉浮的复杂,最后冷冷道,“你笑什么,他那时有喜欢的人,自然不会跟乱七八糟的女人乱来。”

那话里有冰冷的嫉恨,还有些自豪。

晚安微微翘起唇角,轻声细语的浅笑道。“所以是教我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又以超凡的技术在床上俘获了他,以至于顾总都不喜欢别的女人了就爱粘着我……那我是不是不应该继续当导演,应该去开个班教烦恼的女人们房中术?”

她话里的讽刺,陆笙儿自然是听出来了。

男人天***狩猎,喜欢的就是不同的女人。

如果没有爱,睡得的是谁有什么区别。

她这么说,即便是事实,该得意的还是慕晚安,不管过去的那些年他有没有女人,不管他是为了谁。

即便是为了她,当初慕晚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就轻而易举的破了例。

何况这么多年下来……她也许才是真正唯一的那个。

此时看着这张脸,陆笙儿隐隐觉得胸口火在烧,她咬唇冷笑道,“谁知道是不是呢?那个华人金融家,人家有妻有女还能对你念念不忘将近十年,十年前你还没有成年吧,魅力真是非凡。”

威廉的身份,其实已经有不少人在猜测呼之欲出只等最后的肯定的答案了。

在安城能认出他的人自然是有的,不过他二十多年前就是上流社会的圈子,又都差不多是长辈甚至更老的一辈,自然不会无聊到跟媒体去说些什么。

晚安低头睨笑,“我有魅力,很招陆小姐你的恨么?”

“我笑你啊,不过我更笑顾南城,不管我是什么样的女人,至少,我不会在所有人面前给他戴绿帽子,我更不会让他因为跟我在一起而蒙羞!”

最后一句话,那股咬牙切齿的味道没有压制下去。

她是真的无比的愤怒。

晚安看出来了,她只是笑,看着对面那张紧绷的脸,“你笑他什么了,他开心就好了啊,”

在逐渐进入深秋,已经凉得沁骨的手指逐渐的探上陆笙儿妆容精致,又因着拍广告而更加一丝不苟的脸,“你觉得我让他蒙羞,但他觉得有我就开心了……听说你手里有真的DNA鉴定书啊,应该很辛苦才拿到的吧?”

陆笙儿冷冷的看着她,修剪的整齐漂亮的指甲狠狠的没入掌心,好像有一只野猫的爪子在狠狠的抓她的心。

晚安看着她的眼睛,把自己的手从她的脸上收回,眼角的弧度向上扬,微微的笑,“陆小姐你不花这么大的心思,我还真的不知道,他为了能跟我在一起,究竟能忍到什么地步……”

陆笙儿看着晚安微微阖着眸,眸底又像是无情,又像是思虑深远的眸,终于问道,“怎么?你感动了,愿意放下过去的事情,原谅他跟他重新在一起了?”

也许问来问去,绕老绕去,明知这个女人如今处在上方,她还是忍不住主动的上门询问,就是想知道这个问题。

他们……和好了吗。

她也已经看清楚,那段关系是慕晚安一个人决定甚至是主宰。

她想知道,哪怕如今其实已经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晚安眯起眼眸,重新审视着,不紧不慢的笑着,“感动……是挺感动的,”

“那你为什么不出面澄清谣言?”

所有跟她有关的任何绯闻,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不管是赞誉她的还是说的多难听的话,她一律没有公开的说过一个字。

不在现实生活在接触到她,远远看着,仿佛这些事情都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陆小姐真是格外的关心我的事情,关心我的感情生活,谢谢了,”晚安微微的垂首,唇上的笑意却半无这等意思,只是温凉而懒散的道,“出来这么久,剧组的人要等的不耐烦了,再见。”

说罢,迈开腿转了一个方向离去。

晚安刚走。陆笙儿的经纪人就跑来,“笙儿,你跟她有什么好说的啊,真是,走吧,导演要发脾气了。”

陆笙儿看着那道背影,面无表情的道,“我以前最讨厌盛绾绾,现在,我真是讨厌她。”

她讨厌盛绾绾,男人明明不喜欢她,还赶都赶不走。

可她如今讨厌慕晚安,她凭什么这么对待糟蹋那样待她的男人。

经纪人打了个呵欠,下意识的道,“其实她也没什么好嫉妒的,咱们就当顾总就是鬼迷心窍了吧。”

陆笙儿脸色一僵。

嫉妒。

鬼迷心窍——

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