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37.坑深337米:女人在爱情里的恨从来无需道理

吃面的时候,晚安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突然问道,“你知道慕家别墅如今在谁的手里吗?”

顾南城抬头看她一眼,“我。”

“你买它做什么?”

“钱多没处花。砦”

晚安抿唇,“那我应该可以去看看?”

“明天去。”

她蹙着眉,“为什么?”

“你今天的时间安排睡觉,慕家别墅很久没有人了,我待会儿吩咐人去打扫。鳏”

“不用了,我只是去看看,不用特意打扫。”

顾南城耐着性子道,“我明天抽时间陪你去。”

她咬唇,“我就是想一个人去走走。”

那语调里几分嗔几分撒娇,顾南城看了她好一会儿,还是妥协了下来,下巴指了指她还有一大半的碗,“把面条吃完。”

……………………

慕家别墅经过四年的时间,无人踏足,除去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完全和记忆中重合。

晚安本来想带着七七和冷峻过来的,最后想想还是作罢了。

陈叔载她过来,车停在门口,她一个人进去。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目的,只不过是突然产生了的念头,想过来走走。

到处走转了一圈,直到黑色渐晚,夕阳的余晖洒下,她站在很多年前自己的书房里。

里面的东西也都还在,除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书架上的书,书桌上的摆设都在。

唯一不同的,是书桌上多了一样东西。

灰尘积得没那么厚,像是后来放上去的。

晚安走过去,抬手打开。

静静绽开着紫色玫瑰花。

还是开得如初放,仿佛她第一次打开的那般,仿佛岁月未曾流过。

还是二十七朵。

她如今甚至已经不记得她当时放在了哪里,又是被从哪里找出来的。

【你知道二十七朵路易玫瑰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吗?】

【吾爱吾妻。】

preservedFlowers

永生花,花开不败。

晚安伸出手,指尖摸上去。

“要带回去吗?”

突兀的嗓音在安静的环境响起,晚安毫无预兆的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身,男人倚在门口,眸色深深的注视着她。

桌上的花盒被她的手带到了地上。

晚安还没反应过来,顾南城酒已经迈开长腿走了过来,俯身,将掉在地上的花盒捡了起来。

还好包装得很好,没有洒出来。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的脸蛋,状似无意的问道,“带回去吗?”

晚安从他的手里接了过来,嗓音有些轻懒,“这是你什么时候送个我的礼物了?”她的手把花盒重新放在了桌上,“既然一直在这里,那就放在这里吧。”

说罢抬脚率先走了出去。

顾南城看着她长发垂着的背影,再看看被她随手扔了回去的花盒,唇上勾出自嘲的弧度。

到别墅外的时候,陈叔送她过来的车已经不见了,既然他来了,那自然是他载她回去。

顾南城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在她俯身的瞬间低声道,“我再送你别的礼物。”

晚安低头绑安全带,“好啊。”

男人的手落在车门上,语调不变,低低问道,“那我今晚可以回主卧睡了?”

晚安手微顿,看了眼他的额头,继续手上的动作,自然寻常的笑道,“是你的房间,你当然可以回来睡。”

是他的房间,已经被她一个人霸占了半个多月了。

………………

晚上,十点。

晚安在书房对着电脑,不断的精修剧本。

顾南城敲门进来的时候,她抬头看过去的瞬间的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好像在他们那段短暂的婚姻里,有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

他走过来,合上她的电脑,将她从椅子里抱起,“回去睡觉了。”

“我白天睡了很久,现在睡不着。”

男人低低的嗓音哑了下去,“嗯,刚好你今晚睡不着,做点别的?”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没有马上拒绝。

顾南城便当她是默认了。

晚安已经洗过澡,温软清香。

将她放在柔软的床褥上,将自己沉重的身躯覆盖上去,但是没有将重量压在她的身上,只是绵长细密,温柔入骨的吻着她。

她的身体微微绷得有些紧,不像那次在书桌上一般排斥,也没有反抗,只是任由他亲吻着,唯独原本柔软的身体有些僵,像一根木头。

他吻她,但也不急着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极尽耐性的亲昵,想要挑起她的反应,直到男人

的唇舌亲吻至她平坦的腹部,晚安忽然出声了,“顾南城。”

听到她叫他,顾南城停住了动作,单手撑在她的身侧,重新回去,俯首看着她灯光下的脸,“嗯?”

晚安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脖间,只余声音,“我今天没有心情。”

顾南城腾出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按进了自己的怀里,被浸得沙哑透了的嗓音显得格外的性一感,有些无奈,却还是哄着她,“那就不要了。”

“你不生气吗?”

他淡淡的笑,拉过被子盖住她的身体,“你不说结束,不招惹别的男人,我就不生气。”

他是很想要她的,身心都一样。

只不过比起要她,他更喜欢抱着她睡眠的感觉。

温香软玉,仿佛心脏归位,一切都在它本应该的地方。

收紧手臂,顾南城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我对你有足够的耐心,等你接受。”

只要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一根不会轻易断绝的纽带,他就不着急。

其他的,来日方长。

不知道是睡在他的身侧,还是因为是白天的确睡得太多了,闭着眼睛许久都没有睡着,看着窗外的月色落进来。

她抬起手,看着男人英俊沉静的睡颜,他抱着她抱得很紧,比他们结婚的那段时间更甚。

手指落在男人额头上的纱布上。

如果四年前那辆车没有被撞下江……多好。

在这样一个夜里,她忽然生出了一股新的恨意。

绾绾死了,绾绾的孩子死了。

同时死的,还有她本来应该得到了的幸福。

这些年,这么多个日日夜夜,她只记得绾绾死了,因她而死,害死她的人应该受到最大的惩罚。

养大她的孩子,这是她唯一要做的事情,也是唯一要想的事情。

从来没有尝试想过,如果没有那些发生,她原本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

是躺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有一个孩子,被他温柔眷宠,是顾太太,是大导演,也许为着他跟陆小姐的关系生些无关紧要的小脾气。

像个普通的女人那样。

没有算计,没有虚情假意,没有恨,没有盔甲,没有铁石心肠,没有只想致人于毁灭的心思。

晚安再看这张俊美的脸,心脏终于扯出些清晰的痛楚。

她从不认为自己恨他。

后来察觉到她其实恨,恨得偶尔看他痛苦忍耐,会心生痛快。

但不知道为什么。

这一刻忽然明白,他维护陆笙儿,毁了他们之间本来该有的未来,她原本应该有的幸福。

女人在爱情里的恨从来无需道理。

说来说去,不过是彼此循环的报应。

…………

顾南城让她在南沉别墅休息,直到过几天到能公布DNA鉴定结果,等威廉夫妻把绯闻彻底的摆平,她再回去继续拍戏。

不过晚安不肯待在屋子里发霉。

她耍脾气,或撒娇,只要想总有办法让这个男人点头。

拗不过她,于是顾南城派了一批保镖把片场围起来,不受狗仔和其他人的马蚤扰。

取景处在安城有名的大学,景色很漂亮,素来是不少偶像剧、广告的取景处,她拍《如果有如果》的时候,就在这儿拍了一段。

晚安去教学楼借用洗手间,再回到拍摄处的时候,迎面撞见了站在湖畔的陆笙儿。

不巧,她知道陆小姐今天在这儿拍广告。

她头发长黑的垂着,看上去依然美丽,只不过脸上的神情过于的……仿佛浸透了一层怨恨,那股气息都要溢出来。

晚安轻轻袅袅的笑,“陆小姐晾着一群工作人员站着这里,是专门等着我吗?”——

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