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34.坑深334米:想要你,所以想永远绑住你

讪讪的看了眼男人的脸色,却见他一脸深沉的面无表情,也看不出怒意,“关于七七小姐身份和NDA鉴定结果的事情,我也只是猜测,暂时没有证据。”

他猜是陆小姐……那也只是猜测么,毕竟陆小姐身份敏感砦。

虽然他跟章秘书一样同为顾总的秘书,但是章秘书的职责范围基本都在GK的公事上,他就比较苦逼了,公司的事有他的份,顾总的私事都是他负责。

知道得多了,能够分析出来的也就多点。

顾南城无意中抚了抚额,眉宇微皱,似乎是不适。

席秘书眼尖,忙关心的问道,“顾总,要不要回去再让医生检查,换个药?”

“没事,”他淡淡道,眼眸中有暗色流转,“威廉的汇款单和记录,那不是暴露他的身份了吗?”

“所有关于身份的信息都马赛克处理掉了,我看过了,处理得很细心,照片也是,凡是脸部皆做了模糊处理,看来爆料的人是不想威廉先生的身份被曝光。”

明摆着全都冲着慕小姐去的。

害得他家顾总头顶绿云环绕鳏。

顾南城半阖起眸,嗤笑一声,“既然知道了,那就去处理。”

“顾总的意思是?”

顾南城斜睨了他一眼,方淡淡道,“让技术想办法把马赛克去掉,如果处理不掉的话,那就直接爆马赛克处理掉的信息。”

到底跟了顾南城很多年,席秘书还是很快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像这样隐一私的记录,再加上威廉那样显赫的身份,能拿到完整信息的无非就那么几个人,加上这么些年,似乎一直有所关注。

同比顾总的这些信息,也就他这个贴身秘书能拿到了,毕竟顾总已经离婚了,慕小姐虽然有这个本事,不过她显然不感兴趣。

那么不是威廉先生的贴身助理,就只有威廉先生的贴身女人——威廉太太了。

席秘书揣测着男人此时的神情,“只不过顾总,公布威廉先生的身份……需要一起公布他跟慕小姐的关系吗?”

男人睁开眸,吐出一个字,“不。”

“可是如果不公开的话,那怎么挽救慕小姐的声誉。”

顾南城有些疲倦,但是更多的是冷漠,“我要让他自己承认。”

“好的顾总,这个我知道怎么处理了。”

顾南城嗯了一声,便淡淡吩咐前面的陈叔开车。

“顾总,回公司吗?”

“她上次腿伤好了出院之后住哪里?”

盛家别墅被薄锦墨送给了晚安,陆笙儿自然不能长期的住在酒店,应该是有另外的固定住处。

席秘书立即拿出手机,“陈叔,你先开车,我马上查到。”

“哎。”

结束对话后,顾南城便闭目养神,微微垂首,像是睡了过去。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黑色的宾利慕尚停在高档小区的公寓楼下。

陆笙儿打开门时第一眼看到的是朝她笑得一脸客气的席秘书,“陆小姐,我们顾总找你有点事情。”

她这才看向站在后边的男人,视线在他额头上的纱布上顿了几秒钟,冷淡道,“不巧了,我要赶通告刚好要出门,没有时间。”

顾南城已经迈开长腿,直接从他们的身侧走过,脚步踱进了屋子里,淡淡的道,“十分钟。”

男人的视线未曾在她的身上停留,陆笙儿抬了抬下巴也没有看他,“十分钟也没有,我再不下去就要迟到了。”

“那就让席秘书把你的通告取消,这样你就能腾出十分钟了。”

席秘书朝她微微一笑,“陆小姐,还是进去谈吧,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毕竟顾总也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陆笙儿冷冷的看了席秘书一眼,转身进去了。

那边,顾南城已经在沙发上随便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深黑的眼淡漠至极的看着她,用没什么起伏波动的语调开腔,“DNA鉴定书,有么。”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有的话就拿出来。”

陆笙儿看着他,她发现,她真的看不懂他,于是冷笑道,“你是不是搞错了?难不成对你而言,重要的是这一纸鉴定书?”

现在重要的,难道不应该是那个孩子到底谁的种?是慕晚安根本就是在蓄意欺骗吗?

他竟然在第一时间找她要鉴定书?

顾南城没出声,只是一言不发的冷眼看着她。

“你不关心鉴定书上是怎么写的?难不成慕晚安她已经跟你承认了?我倒是想知道,她究竟是怎么说的,能把你哄得来拿鉴定书。”

男人一只手落在沙发的扶手上,手肘撑着,抬起手臂捏着眉心,淡淡漠漠的道,“拿出来。”

陆笙儿冷笑着反问,“如果我不呢?”

如果她不,难不成他还要向她动手

不成。

“你再继续得罪我,自掘坟墓,你觉得有意思?”

陆笙儿震了震,瞳孔扩大了些,“我得罪你?”她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事情,“顾南城,你是不是疯了?拿着孩子骗你的人究竟是谁?拆穿她一个谎言,让你不再继续受她骗,你不去质问她,来说我自掘坟墓?”

陆笙儿鲜少情绪激动到这个地步,几乎是不能自控。

可男人不过是淡淡的看她一眼,“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相信那是我女儿?”

相信?他从未百分之百相信过。

“顾南城,”陆笙儿往后退了一步,笑得不能自已,“你就不怕你千方百计维护的是个野种?你就不怕那是四年前慕晚安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

他眉眼深寂,阴冷,“是的话,你不应该迫不及待一并爆出来么?”

“我是不会给你的,”陆笙儿在半分钟的沉寂之后,冷冷的笑了出来,“你愿意当这个冤大头被慕晚安玩弄,我就要看看你怎么替她圆这个场!你们之间不是亲父女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

她说了这么多话,但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几乎始终都是无动于衷,除去眉心微皱,基本是面无表情,心头死死压抑着的火,如果浇下一桶油,又挂了一阵风,“你要维护她……顾南城,你要安城的人都看你的笑话吗?一个背叛过你的女人,一个象征背叛的孩子!”

她不懂,她不明白,难道他不在乎吗?

男人怎么可能不在乎?!

顾南城看着她愤怒得压制不住的神情,淡淡的说了最后一句话,“要么你现在给我,要么我发个更火的新闻出去,跟你有关的陈年往事,我相信他们感兴趣的程度能压这个一筹。”

陆笙儿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脸色一下就白了下来。

…………

顾南城傍晚的时候驱车回来的,彼时晚安坐在书房里,笔记本打开着。

那个扬言傍晚五点要放DNA鉴定的发帖人已经没有了消息,但是其他的也没有被删掉,她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的天色出神。

直到晚餐时间,冷峻上来敲开门,“姑姑,顾叔叔让我来叫你吃饭。”

她这才回过神,拉扯着唇朝他露出笑容,“好。”

餐厅里的气氛很和谐,七七见她出现立即从顾南城的腿上滑了下来,朝她跑来,晚安蹲下身将她抱了起来。

“妈妈,鼠鼠受伤了,你知道吗?”

晚安把她放在椅子上,然后拉开椅子在她的身侧坐下,方笑笑,“嗯,知道。”

七七接过晚安递给她的勺子,肉嘟嘟的脸蛋有些鼓,“我觉得鼠鼠肯定很疼的,可是他说不疼。”

晚安拿碗给她盛汤,“有医生叔叔给他擦过药了,七七乖乖吃饭。”

“好,妈妈也吃饭,你中午只吃了一点点的饭,哥哥说你心情不好。”说罢,她朝对面的男人告状,“鼠鼠我跟你说哦,妈妈叫我每餐最少吃一碗饭,可她中午才吃了半碗。”

顾南城夹了一块她最喜欢的红烧肉放在她的碗里,然后温柔的低笑,“可能是中午的菜妈妈不喜欢吃,她不像七七这么乖。”

晚安扶起筷子,低头吃饭。

她没什么胃口,吃得很慢,冷峻和七七吃完又跑不出去玩,餐桌上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顾南城早已搁下了筷子,视线始终落在她的脸上,未曾挪动过,哪怕她始终低着头,也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今天的晚餐也不符合你的胃口吗?”

晚安把筷子放下,单手撑着额头,脸上的神情像是在笑,又好笑没有,“顾南城,我不明白你。”

他平平淡淡的道,“你没兴致,自然不明白。”

晚安似乎也头疼得厉害,手指按在太阳穴上,“我们没可能了,除非你叫你的保镖每天看着我不准我出门,但这也没有用。”

顾南城抬手把佣人招了过来,吩咐他去酒柜拿一瓶酒过来。

开启瓶盖,倒了一杯,他垂着眸看着红色的液体流入透明的玻璃杯中,“晚安,七七她是谁的孩子?”

“是谁的孩子重要么?领养的。”

顾南城低头抿了一口酒,笑了笑,“她很漂亮,虽然现在肉了点,不过美人在骨,长大后应该会很漂亮,想必父母也很出色。”

有几秒钟的沉寂,晚安淡淡的道,“可能是的。”

男人的薄唇染上了些许的笑意,“领养来的孩子,冷峻也是,”他的眼神勾着点若有所思,“只不过一个叫你妈妈,一个叫你姑姑,虽然你待冷峻也很好,只不过对七七显然更亲近。”

晚安慢慢的抿起唇,“七七年纪小,长大后她不会记得自己是被我领养的,小峻不一样,即便再过十年,他也会有完整的记忆,抚养他长大和疼他是我的责任。”

“是么,我还以为,她对你有特别的意义

,”餐桌已经被佣人收拾干净了,顾南城将酒杯里的酒全都喝完,温温淡淡的笑着,“比如是你特别亲近的人所出。”

“比如呢?”

“比如你让所有人以为她是我的孩子,那就不会有人怀疑她是自己的,虽然你已经告诉他,他的孩子是一对龙凤胎。”

他说得寻常,晚安觉得意外,也不意外。

虽然她以为薄锦墨那样的人,不会主动的谈及这些事情。

“有一次他喝醉了,无意中提到的。”

晚安闭上了眼睛,然后睁开,眉目流转,唇上乍然笑开,“你要告诉他么?”

顾南城低低的笑着,望着她,吐出一句话,“七七这一生只会有两个父亲,要么是生父,要么是我,你替她选。”

晚安看着他,突然笑了出来,“顾南城,你什么意思啊?”

隔着一张桌子,他动作熟练地点燃了一根烟,淡淡徐徐的道,“什么意思不是很清楚么,想要你,所以想永远绑住你。”

她看着那张因为烟雾而有些模糊的俊脸,忽然想起起,四年前的后来,他总是说,晚安我爱你。

四年之后,他再没亲口说过这三个字了。

晚安抬手扶住自己的额头,一下就笑了出来,“你疯了是不是?”——

题外话——一更四千字╭(╯3╰)╮求个月票吧,感觉涨得好慢啊,O(∩_∩)O加更顺便求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