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33.坑深333米:晚安,你不觉得这样的心思未免过于狠毒么

晚安看着他额头上的伤,有一丝的出神。

她已经想不起来她是怎么砸伤他的了,只记得随手摸到了什么,就用什么砸上去了,“如果我当时摸到的是台灯,说不定就用台灯砸你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说不定就真的把他给砸死了。

“很遗憾?”

“没有,”她低着头,“我说了,我没想让你死。”

顾南城坐在沙发里看着她鳏。

她长发未加修饰,已经不是昨晚的衣服,看起来梳洗过了,幽深的黑眸盯着她,薄唇微张,字字冷讥,“昨天有人爆了七七的身份,你想甩了我,所以向媒体公布她不是我的孩子?”

她的视线落在他头部的纱布上,闭了闭眼,笑了出来,“顾南城,我昨天如果失手的话,可能就真的不小心把你砸死了,”

晚安抬手扶着自己的额头,然后睁开眼望着他,“你觉得跟一个心完全不在你身上的女人在一起……有意思吗?”

他淡淡的笑,“是没什么意思。”

“那就结束吧。”

“结束?”他咀嚼着这两个字,盯着她温凉的脸庞,嗓音阴寒,“我问你,七七不是我孩子的传言,是不是你放出去的?”

顾南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英俊的脸又带着点儿笑,沉沉的音调,“是不是那个想把你认回去的爹向你承诺了什么?”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吐出一个字,“是,”她仰着脸蛋,笑意蔓延开,“你说你在忍,我也在忍,你有忍不了的时候,我也有忍不了的时候,现在我不想再继续了。”

气氛略微有些僵持,顾南城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

他转过身,拾起手机把电话接了,“什么事。”

晚安看着他接电话,低下头,抿唇看着怀里的保温盒,再抬头的时候,不知道电话那端说了什么,他原就冷漠的脸色彻底的阴鸷了下来,眉目间戾气翻腾,“全都给我封了,一家一家的封!”

说罢,手挂断手机,眼神再度落在了晚安的身上。

那眼神带着寸寸的可怖。

其实晚安不怕他,虽然他这个时候看上去真的恐怖。

大抵是,他好像怎么生气,怎么恐怖,都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

顾南城看着她,好像下一秒就会勃然大怒,又好像他会一直隐而不发,低沉的嗓音不过是紧绷了点,“七七是谁的孩子?”

晚安看着他,“你不是从来不问?”

他看了她半响,嗤嗤的笑,眯起眼睛,外面的天色仿佛更亮了些,使得他白色纱布下的五官也愈发的清晰,“晚安,你做些什么我不在意,你想伤害些什么人,我也无所谓,只不过,利用一个孩子,你不觉得这样的心思未免太狠毒么?”

她昨晚拿花瓶砸伤他的脑袋,他还有心思关心她的脚是不是会踩到碎片,他还有心思怕他伤口的血会吓到她,所以自己去医院。

今天,他终于漠漠的问上了一句,心思未免太狠毒。

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不过有些短暂的木木的。

她只是笑了笑,“利用?”

她的手被粗暴的扣住,手腕尽是阵阵的疼痛,顾南城拖了她一把,将她摔进了沙发里。

几个动作间,保温盒从晚安的怀里滑落下去,掉在了地上,温热软糯的粥也倾倒出来了。

但是顾南城的膝盖压着她的腿,没有注意到身后。

晚安低头看了地上一眼,也很快的收回了视线。

顾南城盯着她的脸,再一次漠漠的重复道,“七七是谁的孩子?”

“我的。”

“从你第一次带着她出现开始,你从来不承认她是我的女儿,但是你给所有人一种错觉,她是我的孩子,”那漠然得听不出情绪起伏的嗓音,也辨不清喜怒,或者说,辨不清他此时有多怒,“我还有外面的人要收拾,你别耽误我的时间。”

她嗓音温凉干净,干净得无情,“为了让你上钩,捡来的。”

顾南城深深的笑了出来。

手指扣着她的下颚,不让她有丝毫的动弹,嘲弄,哂笑,“为了让我上钩?需要弄一个孩子出来?”

与他阴鸷浓墨如深渊一般的神情相比,她只是温温的道,“谁知道呢,四年的时间那么长,我又不是二十岁时水灵灵的小姑娘,四年前我的分量就从来不够,何况是四年后,有个孩子,也许会不一样,虽然不能万无一失,但赢面总归是大些。”

晚安看着他有些紧缩,有些皲裂的眼眸,微微的笑,“七七不是你的女儿,你很失望吗?我早说了,不用对她太好,浪费感情。”

顾南城看着被他捏在掌心的脸。

她说她不是二十岁的水灵灵的小姑娘,其实岁月在她身上未曾流过什么痕迹,不像洪流,反如死水。

他低低的笑着,“晚安,你这话不对,”粗粝的手指

摩擦着她的脸颊,“我对她好,所以她喜欢我,这不叫浪费,要说浪费,那也是对你。”

她怔了一怔,笑开了,“是,你大部分浪费掉的感情,好像是花在了我的身上,”女人抬眸看着他,“怪我么,我开始就说了,我为你的钱而来,你要把你的感情给我,是你的事,不代表我就要收。”

顾南城看着她的眼睛,“有人在网上说她不是我的孩子,说已经验过了DNA,”薄唇染上冷意,“你要看看他们怎么说的么?我知道你无所谓别人怎么看你怎么说你,但她从此以后会被贴上私生女的标签,会有人说她父不详。”

晚安的脸色渐渐苍白起来。

“你恨我,还没用完就想甩,她呢?嗯?”他俯身在她的跟前,喷薄下炙热的气息,“她那样信任你喜欢你,想必你也不是全都虚情假意只是利用。”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掀了掀唇角,“你不是说,我心思狠毒么?”

顾南城有那么一瞬间,想捏死她。

最终他却撤了手,站直了身体,面无表情的道,“电影的进程暂时停下,你回去待着。”

晚安神色僵了僵,很快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了。”

“知道?你知道什么?”

“我输了,我会带七七离……唔。”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狠狠的堵住了唇。

她原本要说的是,这场游戏她输了,她会带七七离开,但是薄锦墨那里,她无论如何都会说清楚,除非她死了。

顾南城前所未有的粗暴的吻住她,带着某种极尽惩罚的味道,像是恨不得直接将她揉碎在骨血中。

末了,那双墨眸看着她,“我叫保镖送你回去,别再给我惹事。”

说罢,他直接转身出门。

在经过那流出保温盒外的粥时,微微的顿住了脚步,也不过只有一拍,很快离开了。

晚安坐在那里,久久没有出声,直到威廉的电话打了进来,“晚安,你看到网上散布的那些谣言了吗?”

“没,不过猜到了。”

“顾南城呢?”

抬手抚了抚额头,轻笑了下,“他当然生气了。”

“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

“不要了,我去接七七,”她嗓音有些疲倦,“我有事再找你吧。”

说完,把电话挂了。

席秘书知道事情重大,机智的赶到了医院,现场和顾总汇合。

宾利慕尚上,“我已经照您的吩咐安排保镖送慕小姐回去了,保证不受任何的***扰,七七小姐也一样。”

“嗯,其他的呢?”

“大部分已经灭下去了,只不过顾总,虽然出现的时间不长,但都是热得滚烫,全国人民对您的感情生活和家庭生活都太感兴趣了。”

大家都对顾总被绿把私生女当骨肉的事情很感兴趣。

好像那样格外能宽慰他们的人生。

“发帖的人已经让技术在查了,很快就会出现来结果,只不过他信誓旦旦的说已经有DNA比对……还有一件很难解决的事情。”

“说。”

“慕小姐和威廉先生的关系。”

“他们除了被拍到一起吃饭,还有什么?”

而且那些照片不是被压下来了,就是只有模糊侧脸或者侧脸都不到,根本查不到身份。

“威廉先生从大概十年前开始,每年都会给慕小姐寄礼物过来,这些记录,甚至是他给慕小姐的汇款单也都被爆了出来,顾总,这样隐一私的记录,如果是陆小姐的话她的手无论如何都伸不到那么长……咳咳。”——

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