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31.坑深331米:怕血,还是怕我死?

顾南城嗤笑一声,“我能惹你生气么,”他淡淡的道,“我还以为,只有你惹我的份儿。”

晚安一听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脸色有些冷淡,闭了闭眼,不想跟他吵,“你现在就把她带回来,按照她的习惯她现在就要睡了。砦”

“七七今天住在奶奶家,已经睡了,我在回来的路上,冷峻留下来陪她。”

晚安原本是坐在书房的椅子里,闻言一下就站了起来,“顾南城!”

听出她有些激动的情绪,男人低沉的嗓音在那端缓慢而清晰的解释,“听说你出狱奶奶就回来了,这段时间她每天都会去别墅看七七,只不过她老人家觉得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也不想惹你生气,或者再给你压力。”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刚吃饭的时候奶奶才给我打电话,本来只打算见一见就回来,但七七已经很困,趴在沙发上睡着了。”男人的语调顿了顿,嗓音变得愈发的低,带着明显的哄慰的意思,“我明天就接她回来,你恨我是一回事,但奶奶年纪大了……”

顾奶奶这些年经常在国外,年纪大了玩心不减,四处游玩,倒也过得别有一番滋味鳏。

四年前的事情,顾老太太知道得不多。

大概也都跟别人一样,以为是简雨和顾南城勾一搭上了,所以她才失控撞人,惹上四年牢狱之灾。

她不见顾南城,后来倒是见过顾老太太一面,老太太对她歉意很深。

电话悠的被挂断。

急促的呼吸变成了一阵阵的嘟嘟声。

顾南城过了好一会儿,面无表情的脸上才勾出些自嘲而冷漠的弧度,把手机也仍在了副驾驶上。

宠出来的恶果。

现在学会话还没说完就挂他的电话了。

顾南城回到南沉别墅,晚安人还在书房。

他推门进去,发现她整个人多蜷缩在椅子里,书房里只有书桌上那盏台灯还在亮着,那枚淡金色的珍珠戒指仍旧静静的挂在那里。

他抬脚走过去,她似乎没察觉到他的到来,瞥了眼桌上的手机,俯身就要将她抱起。

手才落在她的腰上,晚安就已经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

“我想了想,”她嗓音有些哑,脸蛋和眼睛里都没有眼泪的痕迹,但是莫名的让人觉得她好像哭过了,“我们还是结束这段关系吧。”

光线很昏暗,仿佛将时光拉得静止了。

顾南城低眸看着她,眸色暗得能滴出墨,有笑声从喉间溢出,薄唇吐出两个字,“理由?”

晚安错开了他的视线,静静的道,“我觉得厌烦了。”

下一秒,她的下颚就被男人的手指扣住,被迫重新对上他的眼睛。

“七七在我奶奶那儿住,让你生气了?”

“不是。”

他唇上染上些许冷冷的弧度,勾着唇,低笑,“你爸今天给你介绍的那男人,你看对眼了?”

晚安蹙起眉,“你怎么知道?”

他只是温和的笑着,“难道,我不应该知道?”

“不是。”

“那是为什么?嗯?”低低的笑连绵不绝的从男人的喉间溢出,他手上的力道也愈发的不可控制的变重,“你还想怎么样,你还想我怎么样?”

晚安被他掐得发痛,但更避免不开的是他低着头,喷薄在鼻息之间无法避免的呼吸,像是雾气一般的笼罩下来,让她下意识的就想逃避。

但是显然,顾南城不允许,嗓音越重,“说话。”

“你弄一疼我了。”

他低声笑着,“疼?这样你就疼了?”

晚安对上他的眉眼,深吸了一口气,“你情我愿的关系,顾南城,我没有终身卖给你,就算是恋人在一起分手也可以单方面决定的,没谁说一个人不想分就不算分,我不想继续了,不想再陪你了。”

“电影的投资,如果你觉得我能够赚回本,那你就继续投,如果你觉得亏了,我也能找到别的投资商……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直接的吻住了。

那深深的带着浓墨的怒意的吻,不管不顾的侵占了下来。

她就在椅子里,无处可逃。

很长一段时间,他就只是吻她,扣着她的下巴,让她的脸蛋固定在他的掌心无处可逃,方便他尽情肆意的亲吻。

直到晚安挣扎无果,别无他法,张口就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男人的动作顿住了,甚至微微的退了出去,唯独剩下那过于灼热的带着明显侵犯性的呼吸还贴着她。

他高挺的鼻梁抵着她的,意味不明的笑,低低的沙哑,“咬我?”那眼神似乎忆起了什么,逐渐染上了暗色的轻佻的邪恶,薄唇再度印上了她的下巴,然后往下,喃喃的,至顾的无法逃脱的暧昧,“你知道咬我是什么后果么?”

顾南城将她的身子从椅子里捞了出来,放在了书桌上。

单手圈着她的腰,便将她的身子锁死了。

男人腾出来的另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低低的哄着,“晚安,收回你刚刚的话,我就当你什么都没说过,什么都没做过,嗯?”

她没有洗澡,穿的是衣服而不是睡裙,但是男人的手还是轻车熟路的钻了进去。

那微微粗粝的手指,所过之处,全都掀起一阵战栗。

晚安看着他的脸,眼睛愈发的失神。

“顾南城。”

她叫出他的名字,有种失声尖叫出来的错觉。

他听到了,也如她所愿的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眼神锁住她的五官,她的眼睛,她的唇,眸深如墨,带着几分魔怔一般的盯着她,“所以,收还是不收?”

晚安没说话,也没有动,整个人如同静止了一般。

好半响,等他的吻再落下来时,她身子一下往后退去,“不要,”她吐词还算是清晰,或者说,过于清晰,“我们结束,你别碰我!”

说罢,她就要伸手推开他,然后自己离开书桌。

不过一秒钟便被男人遒劲的大手圈住腰重新捞了回来。

他一言不发,低头吻住她。

唇舌烙下的亲吻开始蔓延开。

半带技巧半带强迫性质的将她的衣服褪去,然后一路向下亲吻。

他每走一寸,她就要尖叫出声,拒绝,抗拒,甚至表达她的厌恶,她甚至会骂他。

顾南城一手掐着她的下巴吻,另一只手上动作愈发的粗暴,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冷笑,“不要?我愿意为你忍才会忍,”灼热的气息喷薄而下,他讥笑,“你为什么非要逼得我不想再忍?”

兵荒马乱,除去男人的嗓音和呼吸,晚安清晰的感觉到寸寸失守,她的手被迫撑在书桌的桌面,往后退的时候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

彼时,她脑袋短暂的空白,顺手抓住就往身上的男人砸去。

瓷器破碎的声音。

晚安怔怔的看着乍然溢出的鲜血,像是红色的溪流一般。

整个空间就只有从额头上溢出的血在流。

手一松,手里已经砸破的花瓶落到了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顾南城一动不动,一只手撑在她的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严重失神的眼眸,和苍白的脸。

他一下闭上了眼睛。

晚安被这声响惊醒了过来,呆呆的看着他额头上血。

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做出反应,要爬下书桌。

顾南城眼睛一下睁开了,面无表情的将她按回了书桌,那细细流着淌着的血让他看上去几分可怖,但他语调冷静,“很害怕?”

那英俊的容颜竟然露出了淡淡的笑,“怕我死了,还是怕血?”

晚安张了张嘴,没说话,再度想要离开书桌下去。

仍是被男人按住了。

“你不用担心,就算是我死了,也只不过是正当防御。”

“你把手拿开。”

顾南城又闭了闭眼,似乎是有所眩晕,“地上有碎片,你的脚不要了吗?”

她这样慌慌张张,六神无主,直接就会踩在花瓶的碎片上。

晚安看着那血,恐慌,惊惧,不知是来自记忆深处,还是眼前的男人,嗓音里缠绕着极其细密的颤抖,“你让我下去,我叫人来。”

“手机,打电话。”

手机?

手机呢,她的手机在哪里。

刚才一番挣扎中,她的手机掉到了地板上去了——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