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30.坑深330米:顾南城,你是不是故意惹我生气的?

威廉看了眼晚安的神色,伸手将手里的菜单给了维托,面上带着微笑,“不知道你吃不吃的惯中餐,这家餐厅的味道和口碑都不错。”

维托脸上是彬彬有礼的笑容,“中餐我也喜欢,不过在美国很难吃到地道的中餐,刚回国也不清楚哪家才好吃,这次托uncle的福一回来就能吃到,”说罢,他又抬头看向晚安,“慕小姐是安城人,想必比我了解,能不能给我推荐几样好吃的?”

晚安清净的五官只是微笑,“可以,只不过我不大了解你的喜好和口味,我推荐的维托先生也未必会喜欢吃。砦”

“这个无妨的。”

于是晚安重新打开面前服务生还没收走的菜单,翻了翻,然后推荐了几样菜。

晚安推荐了三样,其中一样里主要是食材是他不吃的,其他两样他都依言点了。

往日晚安跟威廉一起吃饭,虽然次数不多,但总是无法避免那挥之不去的尴尬,维托显然是个擅长调节气氛的男人,风趣幽默,话题不断,但每一个又极为敏锐的点到为止,绝不会逾距让人不适。

让人觉得轻松而舒服。

一顿晚餐吃下来也是愉悦得胃口不错,晚安时不时的被逗得发笑鳏。

吃完饭,原本是晚安请威廉吃饭埋单的,但维托已经在前面付完帐了。

威廉看着晚安的颜色,颇有些漫不经心的微笑,“一餐饭而已,你可以下次再埋单。”

下次?

“他本来只是看我的面子,所以来见见你,不过看他刚才的表现,晚安,维托挺欣赏你的,否则一般他不会主动的聊这么多。”

晚安面上是寻常的笑,不大在意的道,“可能看惯了金发碧眼丰满热情的西方美人,再来国内看到比较含蓄比较内敛的东方美人,所以就会觉得很新鲜啊。”

威廉笑她,“这么大方的说自己是美人,你倒是不害臊。”

晚安拿手指梳着自己的长发,温懒的道,“美人两个字,我还是担得起的。”

正说着,维托已经过来了,威廉看他一眼,笑着道,“天快黑了,我还约了个朋友见面,不然你替我送晚安回家?”

不等他回答,晚安已经微笑着拒绝,“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维托低头朝她笑,“慕小姐不嫌弃的话,我开车送你回去,天黑了是有些不安全,何况你刚还喝了一杯酒。”

晚安没说话,她刚的确是喝了一杯酒,度数不高,也只是象征性的喝了点。

所以刚才威廉劝她喝酒又把酒杯递到了她的手里,就是为了让人送她回去?

维托打量着她的神色,问道,“慕小姐不愿意?”

晚安抬起手梳理着自己的长发,微微的笑着,“不是,只不过……我男朋友可能会误会。”

她嗓音温软,眉眼中带着歉意,但那话里,带着不着痕迹的意有所指。

维托极有风度的笑,话却是这样说的,“顾公子应该不至于连有朋友送你回家都介意,毕竟你喝了酒,不方便开车。”

话说到这个地步,晚安只能点点头,微微一笑,“那就麻烦了。”

还在车上晚安就接到了顾南城的电话。

男人嗓音依然低沉,但透着一股极端的阴郁,“什么时候回来,七七饿了。”

“我不是跟厨师说了,我在外面吃饭,不用等我吗?”

顾南城顿了顿,淡淡道,“是吗,那你大概什么时候到家。”

那平平淡淡的语调,却用了到家两个字,平淡里又立即涌出了深深的别的意味。

“嗯,”她的语调敷衍,内容模糊,态度有些淡,“快了,你们先吃吧。”

顾南城在这端眉宇紧皱,“好,”他没多说,很快的挂了电话,“你专心开车。”

晚安挂了电话,低头把手机收进了包里。

车在南沉别墅外停下,没有开进去,维托下车绅士的替她拉开车门,“你的车会有人替你开回来,今天的晚餐很愉快,希望有机会再见。”

晚安下车,往后退了一步,朝他笑了笑,“麻烦特意送我回来,再见。”

说罢,便转身朝别墅里面走去了。

出来算是迎接她的就摇着尾巴围着她转来转去的拉布。

平常只要没睡就会跑出来的七七不在。

平常只要比她头回来就会拿着笔记本在客厅办公的男人不在。

就连冷峻也不在。

倒是佣人听到声响很快的出来了,“慕小姐,您回来了。”

“他们在楼上吗?”

“慕小姐问的是先生和七七小姐吗?他们出去了。”

晚安挑起眉,“出去了?”

“是啊,我说您不回来吃饭,顾先生就说不用做饭了,他带七七小姐和小峻出去吃。”

晚安抿唇,有一会儿没说话。

佣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慕小姐,您有事吗?”

她这才笑了下,“没事,你去忙吧。”

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看着窗外已经黑下来的天色,她还是从包里拿出手机给顾南城打了一通电话。

这一次倒是很快的接通了,“回家了么。”

“你带她出去做什么?”

这一句话,她问得心平气和,听不出什么怒气,但是有点不满在里面。

顾南城在那头淡淡的,“她今天想吃的家里没有,所以我带她出来,”

“我今天跟你说了,不用对她太好。”

男人在那头低低的笑,稍有玩味,“晚安,你想从我身上剥夺的权利是不是太多了?”

晚安沉默了几秒钟,用更淡的语调道,“吃完就带她回来,她要洗澡,还要讲故事睡觉。”

挂了电话,顾南城顺手将手机搁在桌面上,有些幽深的出神,眉眼阴沉深邃,无法估测揣摩。

半响,才抬头看向对面吃得满嘴油腻七七时才露出了些许的暖意。

不到一分钟,手机又震了,顾南城低头瞥了一眼屏幕上亮着的名字,抬手接了电话,“什么事。”

“顾总,是慕小姐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跟您说一声好。”

“那你就说。”

“今天有狗仔拍到了慕小姐跟人吃饭的照片。”

“嗯?”

“是那位威廉先生……威廉先生好像带了另一个位先生一起来跟慕小姐吃饭,我怀疑……他可能是知道您和慕小姐的事情,所以想撮合慕小姐和那男人。”

顾南城好几秒没出声,然后才开腔问道,“继续。”

“据我亲自所问,慕小姐好像没有拒绝的意思,用餐时很愉快,吃完后……还是那男人送慕小姐回去的,”

席秘书在那端有些汗涔涔,他很想顾总能多说一个字,让他能揣测一下上意,“我粗略的调查了下对方的身份,他英文名叫维托,是威廉去美国初期就认识的朋友的长子,也是华人,两家交情很深,应该是有意结成亲家。”

顾南城冷哼一声,“亲家?他不是有个更宝贝的女儿么?”

“可能……维托不喜欢那边的那位。”

“所以,”顾南城淡漠的开腔,“他看上我的了?”

席秘书,“顾总。”

“有话就一次性说完,我问一句憋出一句,智障?”

席秘书委屈,默默的忍住了委屈,道,“我是想说……您如果生气的话……也不要忘记……千万不要跟慕小姐发脾气。”

顾南城冷笑,“老子什么时候跟她发过脾气?”

已经这么暴躁了……

“我调查到的已经都汇报了,顾总,我没事了。”

“滚。”

“其实就是威廉先生想修复跟慕小姐的关系……所以才千方百计的出这么一招,慕小姐应该是不知情的……没有苗头之前您千万别质问她,顾总再见。”

说罢,席秘书就手烫似的挂了电话。

想修复关系?

顾南城面容温淡,心头溢出层层的冷意,如果是为了修复关系,威廉多少了解晚安的性子,又怎么会做让她心生反感厌恶的事情。

除非……

晚安本来不是很担心顾南城把七七带出去会怎么样,但现在已经十点了,还没有回来。

七七这个时间点应该要睡觉了。

晚安不得不再打个电话过去,她咬着唇,“顾南城,你是不是故意惹我生气的?”——

题外话——第一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