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28.坑深328米:顾南城,我什么时候说过她是你的女儿?

南欢瞧着她,弱弱的道,“好的导演……”

这场戏的拍摄地点在盛家别墅,晚安直接把直接的车提了出来,拉开车门,上车。

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绷得关节泛白。

这是她自出狱来,头一次真的动了肝火。

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手机,低头看了眼屏幕,然后把拨了顾南城的号码砦。

手机里嘟嘟的响了很久,但就是没有人接。

晚安连着拨了三次,最后一次再响起客服的声音时,她直接将手机摔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鳏。

驱车到GK的办公写字楼,晚安从私人电梯直接到顶部的总裁办公室。

章秘书还是头一次看见晚安这样来势汹汹的气势,为了拍戏方便,她这段时间披散的长发全都绑了起来,显得更加年轻,也使得整张脸蛋没有任何头发的遮挡。

那有些腾腾的怒火也就更加清晰了。

难道是听到消息过来捉女干的来了?

心头滴下冷汗,章秘书挂上笑容赶忙走了过去,“慕小姐,您怎么突然来了?有事找顾总吗?顾总在见一个重要的客户,您要不要稍微等一等,我跟顾总报备一下。”

晚安素来懂规矩,她在顾南城这里一直来去自如,也不会为难秘书,只不过,她看着章秘书的神色,微微的眯了眯眼,“是客户吗?”

扯了扯唇,嗓音仍是温软,但笑意有些凉,“我记得好几年前,我过来不凑巧碰到了夏娆夏小姐在里头,章秘书你也是这样的表情。”

章秘书僵了僵,笑容一下有些勉强的维持着,“有这样的事情吗?慕小姐会不会记错了?”

“有女人在就有女人在,没关系,我早就跟顾总说过他可以跟别的女人来往,不必遮遮掩掩,我来找他,不是来捉女干的。”

晚安这么说,章秘书倒是一下就无言了,顿了顿,她还是正色道,“慕小姐,您别误会,顾总身边绝对没有其他的女人在,您不在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何况现在您回来了,那就更不可能有其他的女人了。”

晚安直视她的眼睛,微微的笑着,嗓音温静,“那么,里面的究竟是客户还是女人呢?”

章秘书正要开口,却见晚安唇上的弧度更深,温温静静的继续道,“章秘书,您资历这么深,想必有些事情比旁人看得更加清楚,比如有些谎言,如果不能保证以后不被拆穿,或者拆穿了不必付出代价,那还是不要说得好。”

她面容美丽,笑意温凉清浅,但是那隐隐约约的藏着意味,章秘书自然听得出来。

跟了顾总这么多年,她自然也比任何人都清楚眼前这个女人的分量,指不定就是未来的总裁夫人,不是她能开罪得起的。

办公室里头的那个女人,她的确不清楚是什么来头,但也知道不是客户。

“慕小姐,您要进去,我自然是不敢拦的。”

说罢,还是让到了一边。

晚安的视线转而落在了紧闭的门上,她的脸色再度恢复了面无表情,抬手叩门。

一如既往的低沉男音,“进来。”

推开门,她直接走了进去。

晚安关门的声音微微有些重。

办公桌后的男人和沙发上的女人同时抬起了头看了过去。

顾南城抬起眸,微诧,但算不得多意外,只是低沉温柔的唤道,“晚安?”一眼看出她怒意冷漠的脸蛋,“怎么了,谁惹得你这么生气?”

韩梨看向晚安,有些打量,有些惊艳。

上次看见她,脸色不大好有些憔悴,虽然仍旧很漂亮但是打了两分折扣,此时看去,带着三分干练,眉目很温静,更显得气质逼人,却并不尖锐。

晚安已经走了过去,一双眸看向那端穿灰蓝色衬衫的男人,“报纸上的事情是不是你的意思?”

相比她,顾南城瞧着她,语调显得沉稳耐心多了,“报纸上的什么事?”

“你别给我装傻!用了一个版面刊出来的!顾南城,谁让你把七七爆出来的?!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她的嗓音落下,办公室内便陷入了短暂的死寂,唯独她稍显急促的呼吸很清晰。顾南城看了她一会儿,半阖起眸,淡淡的笑着,“这么多年,好像是第一次见你发这么大的脾气,专程找到我的办公室来质问我。”

真是生了好大的气。

“顾南城!”

“晚安,你确定是我吗?”

晚安的手落在他深色的办公桌上,手指蜷起,“不是你还有谁敢?”

顾南城将视线从她的身上收回,抬手按了内线,吩咐,“把所有关于七七的报纸都拿一份进来。”

很快章秘书就捧着几份报纸进来了,“顾总,比较有影响力的就都在这儿了,其他还有些小的一时间找不到。”

“嗯,出去吧。”

“好的顾总。”

顾南城将报纸摊开在桌面,沈沈的黑眸对上她的眼睛,“是我,我自然用GK的报纸。”

晚安低头看了一眼,的确没有GK下面的报纸,“没有你们家的报纸不代表跟你没有关系,不是你的意思,他们敢拍出来写出来?还用这么大的版面生怕别人看不到?!”

“的确不是我的意思,”相比起她的怒气,顾南城始终沉静有条不紊,望着她的眼眸也未曾挪开半分视线,低低沉沉的道,“至于他们为什么敢,可能是因为我也没有不准爆的意思。”

晚安看着他的脸,好半响没有说话。

最后,她咬着唇,凉薄嘲弄的笑出来,“顾南城,我什么说话说过她是你的女儿?我什么时候承认过她是你的女儿?她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儿?”

韩梨在这里是等薄锦墨过来的,因为按照以往老师的惯例,见那位之前先过顾总这一关,最好是有他在场,能最大程度的保证安全。

别人的家事,从吵起来开始,她就几乎是屏住呼吸保持局外人的零存在感。

只不过作为局外人,听这话,再默默的看了眼顾总的脸色。

慕导这话真的是好伤人哇。

半响,顾南城的喉结滚了滚,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英俊的脸庞无声无息的变成了温和的淡漠,眼尖的话能看到他关节隐隐泛起的白色。

最后,他平淡的开腔,“我知道,你提醒过我了,七七她不也只是叫我叔叔吗?”

“你知道,还纵容报纸那么写?”

顾南城看了她的脸好半响,薄薄的唇扯出的些弧度,轻薄得好像没有,又覆盖着绵长的自嘲,他逐字开腔,“晚安,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纵容?”

他淡淡的笑,“没错,就像你想的那样,我想让别人知道我有个女儿,或者说,我们之间有个女儿,我不这么做,是因为你觉得我没这个资格,至于别人……不然你以为,我是多纯良的男人么?”

晚安看着他,眼神几度交错变化,但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抹冷意。

顾南城嗓音低哑,“让人知道,令你这么生气?”男人的眼神平静又犀利,好像要穿透她此时的表情扒到最深处,“她现在年纪小,但你打算一辈子不告诉她么?又或者,你还有什么别的打算,嗯?”

晚安的眼神顿了顿。

下一秒,砰的一声,玻璃杯砸碎的嗓音突兀而清脆的响起,她抬手把男人桌上的被子给砸到了地上。

顾南城神色未变,只是眼眸里的墨色愈发的浓厚。

然后往后退了两步,拉远距离眼神泠泠的看着他,“是我的错,这段时间让七七和冷峻一直叨扰在你家,所以让顾总误会了,好像也忘记了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说罢,她便直接的转了身,抬脚往门外走去。

刚打开门还没跨出一步,门口就被一个人挡着,薄锦墨站在她的身前,微微的挑起了眉,淡淡道,“你这是被谁得罪狠了?”

晚安冷漠的瞥了他一眼,侧身从他的身边经过,直接离开。

回到车上,她两只手握着方向盘,白皙如玉的手紧紧的绷着。

被扔到副驾驶上的手机开始震动。

震了好久,晚安才将身子坐直,把手机拿起接了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淡淡道,“你好,哪位?”

“慕……慕小姐,我是晓晓,之前负责您的狱警,有人来查您在狱中……关于孩子的资料。”——

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