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26.坑深326米:你是真的想用她,还是想给笙儿一个巴掌?

他低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抬头以眼神示意医生,把自己的衣角抽了回来,“我说过了,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

医生和护士重新围了过来,顾南城站在一侧看了一会儿,方抬腿走出去,刚开门就看到经纪人站在门口,看样子应该是准备进来。

淡淡的眼神扫了一眼,“她情绪不稳定,你看着她。砦”

说罢,便微微的侧过身子,从一边走了出去。

………………

陆笙儿伤得重,只能一直躺在医院,一个礼拜后,晚安方不疾不徐的出现在她的病房。

差不多已经进入秋天了,天有些凉,不过温度还是恰到好处的舒服。

晚安穿着一件米色的素净的毛衣,卷曲的长发垂到腰上。

陆笙儿看着那张美丽依然的脸,意味不明的笑开,“七天,你倒是来得不早不晚。鳏”

晚安绯色的唇上噙着浅浅的微笑,兀自的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姿势有些漫不经心,伸手在前面茶几上摆着的桔子上挑选了下,神色颇为认真,“秋天很干,有点渴,吃一个桔子,陆小姐应该不在意吧。”

陆笙儿没说话,只是冷眼看着她。

晚安似乎不急着跟她说什么,白皙纤细的手指剥着皮,斯文优雅,“身体好点儿了吗?”

也不是没有虚与委蛇过,但是陆笙儿看着沙发上的女人就是忍耐不住,“你来我这儿,是吃桔子来了?”

晚安掰了一片喂到自己的唇中,“陆小姐这儿的桔子,味道挺好的,”她抬眸环视了一圈病房,“可惜受这么重的伤,消息都被封锁了,不然心疼你的那些粉丝,估计会用礼物把你的病房塞满了。”

陆笙儿也不怒,淡淡的笑,“我向来喜欢清静,受伤来太多人探望,对身体并不好。”

她的眼睛看着晚安,继续道,“我只需要某些叨扰的东西能够消失就可以了,其他的又哪有那么重要。”

晚安没有接她的话,依然故我的吃着手里的桔子,好像那是多好吃的东西。

“陆小姐这一刀,换来流言蜚语的消失,不觉得有些亏吗?”吃完一个桔子,晚安又从茶几上抽了张纸巾出来,一边擦拭着,一边朝着她笑,“这世上的女人可真是奇怪啊,死都不怕,却宁愿用半条命去守住一个跟男人有关的秘密。”

简雨如此,陆小姐也如此。

将纸巾揉成团,抛进垃圾篓中,然后才站起身来,“只是你是不是弄错了呢,你的秘密在我的手上,而不是在顾南城的手上。”

陆笙儿冷眼看了她好几分钟,幽幽的冷笑出声,“那又如何,反正,那些都压下去了,反正在这件事情上,他以后都不会再纵容你了。”

她看着晚安的脸,一字一顿的道,“对我而言,这就够了。”

“搭上大半条命,就为了换这个?”晚安摇摇头,笑容肆意,“你早说是为了这些,直接跟我说也可以啊,我可不需要你去掉半条命才肯答应,死又没有死透,该偿的命,也还没有偿。”

“我没死透,你是失望呢,还是特意来落井下石的?落井下石的话,慕晚安,你不觉得这样的事情,显得太没有格调了吗?”

晚安垂着眸,脸上的笑容逐渐的绽开,她踩着高跟鞋,那声响落在地板上,很有节奏,“我来呢,是想专程问问陆小姐,四年前的事情,你是说呢,还是不说?”

“呵。”

“我也猜你是不会说的,肯说的话就没必要动自己心脏一刀了,只不过我的电影都筹备好,很快就要开机——以后都会很忙,所以才抽空过来确认一下。”

陆笙儿看着她,因为角度的原因她只能看到侧脸。

电影,她一回来对她的新电影似乎花了很多的心血和心思。

她那边剧组联系她经纪人的时候,只说面谈,连剧本都没有给。

晚安没有多待,很快便要离开,她手握着门把就要拉开门的时候,陆笙儿的声音在后边儿响起,“盛西爵回来了,你不打算告诉他?”

回应她的是嫣然的笑声,“陆小姐需要担心的事情这么多,晚上睡得着吗?”

又是担心,又是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只能问她了。

…………

从医院出来,她便直接驱车去了GK。

身体养好了,陆小姐的意思也明白了,那电影自然是需要继续的,刚好一切基本筹备好,只需要她到位,以及——之前谈妥了的女二号。

楚可。

晚安咀嚼着这两个字,唇上带出点笑意,泠泠的。

白色的轿车刚刚挺稳,晚安还没有把安全带解下,车窗就被人敲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晚安看了一眼,摇下车窗,对上那张好几年没见,已经有些陌生的脸。

她低头,姿态谦卑,“慕导,有些事想找您谈谈,可以吗?”

“上车。”

像是没想到晚安会这么干脆,楚可愣了愣,很快的说了一声好,然后转到另一边上了车。

晚安偏过头,看着她微笑,“特意在这里等着我吗?”

“是,听您的副导说,您今天会回来。”

晚安声线有些凉,“找我什么事?”

“慕导,您之前把剧本给我看过,”她鼓起勇气,看着晚安道,“我想,您一开始就应该决定了用我。”

剧本啊。

楚可特意强调了剧本两个字,“我有关注过四年前您的车祸案,虽然当时没什么人注意到另一起,但我还是记得的。”

晚安轻轻的笑了出来,“难不成,我不用你,你还威胁我?”

“不敢,慕导既然敢给我看,自然不怕我多说些什么,”楚可仔细的端详着她每一寸神色的变化,脸上神情始终谦卑,“您上部电影我特意去电影院看了,很精彩,作为演员能跟您合作我觉得很荣幸,也希望慕导再给我一次机会。”

“可是要封你的人,是薄锦墨,这个很难办的。”

“我相信对慕导来说,不难办到。”楚可顿了顿,方继续道,“而且我想,如果让我来出演,慕导您不喜欢的人又要闹上一阵脾气和不快了。”

晚安眯起眼睛,只是笑,“你知道的太挺多的。”

“所以慕导也可以放心,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看着晚安的眼睛,有条不紊的道,“至于四年前我和慕导的小摩擦,我想以慕导如今的地位也不会放在心上,那时候我太年轻,不自量力。”

晚安的手指落在方向盘上,手指轻轻的拍打着。

让陆小姐知道有人泼了她一桶脏水又毫发无损的话……

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

下午五点半。

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书桌前的男人没有抬头,嗓音低沉,“进来。”

门一开一合。

“什么……”顾南城看到她,眉梢微微的挑起,随即下意识的问道,“有事要找我?”

“没事不能找你吗?”

他低低的笑,“嗯,可以。”

只不过没事的话,她一般是不会主动找他的。

“你在忙吗?”

“嗯,很快,”顾南城只是模糊的道,“有什么事找我,嗯?”

晚安已经在他的沙发上自顾的坐了下来,“你先忙吧,我等你下班。”

顾南城看了她一会儿,方开腔,“公事的话,现在就能说。”

晚安本想拿杂志的手顿住了,抬起头看向他,表情很是苦恼,“我电影定好的女二号现在突然没了……再过几天,我就要开机了。”

男人不动声色,淡淡道,“你想用谁就用谁,需要这么苦恼?”

“可是她得罪陆小姐了。”

“换个大牌点的,不更好么?”

“大牌……未必最好啊,我觉得她是最符合我要求的。”

顾南城把手里的钢笔扔到一侧,他淡淡笑开,“你是真的想用她,还是想再给笙儿一个巴掌,还是特意过来为难我的?嗯?”

楚可,是薄锦墨开口要封的人。

他们之间,素来不为这种事情冲突,即便有冲突也是心照不宣,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的。

明面上一个区区楚可,只不过楚可代表的是这次陆笙儿受的委屈,和伤——

题外话——抱歉,今天晚上有点事情所以更新晚了,╭(╯3╰)╮,最近收到了许多鲜花,么么哒,非常感谢,耐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