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21.坑深322米:在那里面走一遭,她都觉得自己骨血里沁了毒

晚安收回视线,手指重新落回屏幕上滑动。

的确,再清晰点也没什么用,因为只是合照,不算是什么很有内容的亲密照。

陆笙儿这样自恃清高的人,怎么会跟罗湖这样的男人“亲密”,至多不过是罗湖在献殷勤的过程在,无意中戳中了她某种好感,所以较之寻常的粉丝较近。

罗湖这个人,各方面看上去都很普通,但是骨子里带着一股令人头疼的执拗。

如果要爆更有冲击力的内容,那无疑是刚刚来到她身边打工的罗湖的前妻。

不过如今这样的情况,也足够了鳏。

晚安手指点着触屏,退出了新闻的页面,又把平板给关了,这才躺了下来去,脸蛋靠在枕头上,闭上了眼睛,“好了,我睡会儿,你出去吧。”

男人伸手把她搁在枕头边上的平板拿过来,转过身走两步扔到了沙发上,“嗯,醒来了有事叫我。”

晚安睁开眼睛,蹙眉道,“你把我的平板拿走了,我醒来后要干坐着吗?”

“叫我。”他摊了摊手,眉眼带笑,神情却是无辜的,“我叫拉布上来陪你,待会儿你醒来了,它会通知我。”

“拉布要陪七七。”

“拉布陪你,七七我陪。”

说罢迈开长腿,往门外走去。

卧室里只剩下一个人,安静的午后,被褥柔软,被隔在窗帘外的阳光很温暖,晚安还是慢慢的睡着了。

…………

晚安的伤大概要在家休养一个礼拜,这段时间她一直住在南沉别墅,几乎整天躺在床上,不过有笔记本和网影响不大。

副导替她甄选剩下的演员和其他的事宜,她在尝试着手修改剧本。

这部电影到底要侧重哪一方面来表现,她犹豫了很长时间。

期间,简致特意来南沉别墅找她。

顾南城白天要上班,自然不在家,冷峻去上学,家里就只有七七待在卧室陪她。

他来的时候,晚安让七七牵着趴在地板上的拉布。

如今的简致,早已褪下当年的青涩,变得愈发的棱角分明和成熟稳重了。

晚安将自己有些乱的长发全部拢到一边,上面穿着一件柔软宽松的毛衣,素颜微笑,“特意来找我,是为了电影的事情,还是你姐姐的事情?”

简致低头,脸上的神情克制得礼节性十足,“为了我姐姐。”说完,他才抬起头,“慕导,我很感谢你四年前的知遇之恩,四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我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也不懂究竟谁是谁非,我姐姐连累你入狱是她的错,这一次她拿刀伤了你……也是她的错。”

晚安只是静静的听着,末了才淡笑,“你希望我救她出来?”

简致看着晚安淡然的脸庞,再一次低头,“如果只是坐牢,她持刀伤人我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即便顾总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做,但是那个侵犯过她的姓雷的公子哥也不会放过她的。”

静了一会儿,他最后才道,“我知道她大概做了些对不起你的事情,有些结果也是她自找的,但她毕竟是我姐姐……”

晚安的手指把玩着她正在看的书的纸张,发出某些清脆的声音,衬着她温温懒懒的嗓音,“无亲无故,她还得罪过我,让我帮她救她,没有理由。”

即便是四年前相交不深,简致如今也看得出来,她跟四年前是不一样了。

简致露出自嘲的笑,“的确没有理由,只是我找不到其他的人,所以只能来找你。”

简雨如今的困境,是来自雷少的报复,那个公子哥倒不是多不能得罪的人物,可所有人都知道,她会被扔进监狱,是因为得罪了顾南城。

得罪顾南城,就没有人敢出手了。

晚安挽起唇角,淡淡的凉薄,“刚才不是说了吗,这种没有理由的事情,我向来不做,”

“我可以接你最新的电影,零片酬,”简致是做音乐的,嗓音极其的悦耳,“她学了很多年的导演,被顾总封杀了,还被人强女干又弄得人尽皆知,现在持刀伤人有监狱史前科……已经很凄惨了,慕导,您一句话的事情,往日,我保证她再也不会出现在安城,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其实简雨的结局如何,她一点都不在意。

那把刀捅过来的时候,简雨虽然看着面目狰狞,但是应该心底惧怕没有用全力……她不松手,那刀捅不进去,因为当时有人已经冲进来了。

“监狱里有人对她做什么吗?”

简致沉默了一会儿,才哑声道,“我昨天去看她的时候,她说她身上都是伤……有人不断的恐吓她,晚上也不让她睡觉,再这样下去,她会疯的。”

晚安忽然闭上了眼睛,唇畔勾出些弧度,凉沁如骨。

监狱那个地方啊。

真是漫长的两个字。

她从来不去想,现在,竟有些怀念了。

在那里面走一遭,她都觉得自己骨血里沁了毒。

半响,她睁开眼,轻轻袅袅的笑了笑,“你如今身价不低,为了你的零片酬,我跟顾总说一说,结果怎么样,就不敢保证了。”

“慕导开口,那当然是有用的。”

简致走后,晚安掀开被子,穿上拖鞋,尝试着自己下床。

腹部的伤已经开始痊愈了,只要不大弧度的拉扯,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她没有下楼,因为走楼梯毕竟还是有些辛苦,在二楼的走廊转了转,在一个房间的门前停了下来。

是她曾经的书房。

闲来无事,她如此想,然后便抬手推开了门。

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时空。

其实并没有多深刻的记忆,但就是感觉到似乎是一模一样的,大概确实什么都没有动过。

只不过显得干干净净,手摸过去不见灰尘。

她当初带走的,基本都是书,但是书架里仍旧摆满了书,此时夕阳西下,橘色的光线照进来,落在造型古典雅致的台灯上。

台灯上吊着一枚什么东西,轻轻的晃着,落在这光线里,温润漂亮。

晚安走过去,抬起手,白皙纤细的手指捏住那淡金色的珍珠,衬着她的手,颜色交映得格外的漂亮。

她垂眸看着,眼神淡淡静静的。

忽然,她手指顿住,眼眸里渐渐的流动着不一样的意味,撤了手,转身往卧室的方向走。

她的手机,记得让七七放在床头的抽屉里了。

左边还是右边……

晚安走过去,微微俯身拉开离门口最近的抽屉,这是别墅的主卧,也是顾南城的卧室,她虽然待了几天,但自然不会去翻他的东西。

手指无意中碰到了一个药瓶,发出药丸在里面滚动撞击的声音。

她顿了顿,还是将它拿了出来,在手里转了转,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

拧开瓶盖,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里面还有大概三分之一的样子。

晚安把东西放回去,关上抽屉,走到另一边才找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副导,是我。”

“慕导,您有什么事吗?”

“替我联系陆小姐……你不是说她挺合适的吗,问问她有没有兴趣。”

“可是您之前不是说……”

晚安坐在床沿上,眼睛看着窗外,“问一问而已,她也许会有兴趣呢。”

陆小姐应该很感兴趣,对她主动邀她。

挂了电话没一会儿,顾南城就回来了。

他一见她双脚落地,眉眼便阴沉了下来,长腿几步走到她的跟前,身躯挡住光线,一片阴影落下,语气颇凶,抑制不住,眯起眼睛训斥,“慕晚安,你到底要我说几次?”

挨了一刀,整天吊儿郎当的态度。

想想陆小姐可能的脸色,晚安便觉得心情不错,仰起脸展颜朝他一笑,笑得轻佻妩媚,“七七叫你不要凶我来着,你好像就是记不住啊。”

顾南城却是怔住了。

这好几天来,还是她头一次对着他笑。

晚安却是没有管他,伸手将他拨到了一边,抱怨道,“你挡着我晒太阳了。”

他一下就消了怒火和不快,俯身抱起她,亲了亲她的面颊,低低的道,“我抱你去花园里晒。”

太阳没半个小时就要下山了——

题外话——第一更,求月票╭(╯3╰)╮明天有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