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20.坑深321米:鼠鼠,你别凶妈妈,妈妈会不理你的

顾南城做了个手势,请她坐下,新请的佣人端上两杯茶。

“我在李教授办公桌上的照片见过,李教授也提起过,你是他的得意门生,是他这些年里收的最优秀的学生。”

韩梨微微低头,脸上带着笑容,只不过语调有些疏淡的慵懒,“抱歉找到你家里来了,只不过老师跟我说,像顾总这样身份的人,是不会跟我们这样身份的人一起出现的,我又听说顾总一直都是一个人住,所以过来了。”

“这个时间,我一般都不在。”

而且这段时间,他也不住这里砦。

“我知道,我是来拜访另一个病人的,本来是应该提前打电话预约,只不过既然到了附近,索性过来碰碰运气,”她笑容显得很没有拘束,“看起来,我运气还是很好地。”

顾南城看着她,眉眼淡然,“特意找我有事?鳏”

韩梨倒是微微有些意外,“看来顾先生不知道李教授前段时间过世的消息。”

顾南城神色微沉,眉头也皱了起来,“过世?”

“是,家师半个月前已经过世,只不过他在世时也素来低调,葬礼也从简只邀了家人和几个关系近的学生,顾先生不知道的话也正常。”

他的确没有关注,这段时间他大部分心思都在晚安身上。

男人面色沉郁,眉目间笼罩着一片阴霾,“我记得他身体素来不错,不过五十多岁,怎么会突然过世。”

“老师身体的确没什么大碍,是自杀的。”

韩梨表情正常,提起也并不显得悲伤,反倒淡然,“像我们这行自杀率不算低,越是研究的深,越是陷入其中走不出来,治人不能治己。”

顾南城打量了她一眼,淡淡问道,“你来找我,是来接替你老师的病例?”

见他眼神平淡,韩梨挑起眉梢,笑着道,“顾先生不信任我?”

顾南城不做评价,只是陈述,“你看上去很年轻。”

李教授是业内最权威的精神科专家之一,堪称泰斗。

“只不过,”他话锋一转,淡淡的道,“既然李教授才是专家,你又是他的得意门生,我是行外人,判断值不值得信任,他比我眼光准,既然他交给你,自然代表他觉得你能胜任。”

虽然韩梨看上去不到三十岁,至少资历是不够的。

韩梨先是意外,随即笑了出来,“我初次接手和拜访的例子中,顾先生是第一个这么爽快的。”

“专业人做专业事。”

韩梨点点头,她的五官轮廓偏西方,加之气场开阔,很大气,“顾先生这样说,那事情就显得好办多了,不然我再感兴趣,也不敢冒险接手。”

顾南城淡淡的笑,辨不清楚喜怒和情绪,像只是随口一说,“我以为你们专业居上。”

“专业是一回事,如果不是有兴趣,谁会越钻越深呢,像薄先生这般人物,是所有病例中身份最显赫,危险系数最高的人,我去找他,万一运气不好遇上了不大讲道理的那个,把我灭口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顾南城没出声,从茶几上拾起打火机,顺手抽了根烟出来,点燃,嗓音微低微哑,“所以你特意来见我,只是初步了解,还是有新的进展跟建议?”

正说着,隐隐响起了汽车的引擎声,他皱皱眉,抬眸看向窗外,然后才起身,微微颔首,“sorry,我今天有客人,这件事情改天我会亲自上门。”

韩梨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也跟着起了身,“没关系,我本来就应该提前电话约的,今天冒昧打扰了。”

她转了身,脚步又顿住了,重新转过头道,“只不过顾先生,有件事情我还是提前说一声更好,我虽然是老师的学生,也十分敬佩老师的成就,只不过在某些情况的处理方式上,跟老师的观念有很大的分歧,比如您朋友的这一宗……之前的方式虽然偏保守稳妥,却很难有突破。”

顾南城吐出一口烟雾,俊颜有些模糊,淡淡道,“教授两个月前提起过。”

如果他仍是在世的话,说不定也会开始考虑转变方式了。

韩梨一怔,了然的点头,“这样的话更好,今天不打扰了,下次再谈吧,既然您有客人,就不用送了。”

说罢,她拿起包转身离开了。

在门口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抱着七七进来的盛西爵,视线交错而过,点头微笑。

七七被抱着,冷峻跟在后面,牵着一到熟悉的地盘就不住兴奋的拉布。

“鼠鼠,妈妈呢?”

顾南城把刚点燃不久的烟给掐灭在烟灰缸里,抬手把七七抱了过来,盛西爵懒得跟他争,加之七七确实跟他更亲近。

对着这张软萌肉呼呼的小脸,他才算是露出了带着点暖意的笑容,低声道,“妈妈在楼上睡觉,休息,她生病了。”

七七圈着男人的脖子,嗓音稚嫩却口齿清晰的问道,“鼠鼠,黄奶奶把我的衣衣都放在车上了,我们

是要住鼠鼠家吗?”

“嗯,你愿意吗?”

七七小脸蛋纠结了一会儿,才严肃的回答,“妈妈愿意,七七就愿意。”

顾南城笑了笑,“妈妈睡了,我们待会儿上去。”

七七摇头,“妈妈病了,我跟哥哥要去看妈妈,”她伸出一根手指在唇前,比出嘘的姿势,小声道,“妈妈睡了,我们悄悄的。”

顾南城低头,看向坐到了沙发里的男人,“我待会儿下来。”

“去吧。”

打开楼上卧室的门,七七原本是趴在门框上准备看一眼就走,不打扰妈妈睡觉,却看见晚安并没有睡,坐在床上看平板,她一下叫出声,“妈妈!”

一边推开门跑进去,又直接一骨碌的往床上爬。

顾南城原本是缓步跟在后面,眼见七七直接就要往晚安身上扑去,脸色一变,几步上前就把她捞进了怀里。

七七凌空被捉住,被吓了一跳,“妈妈!”

“顾南城你做什么你吓着她了!”

“她不知道你身上有伤,你自己不清楚?”晚安蹙着眉头,男人的脸色更加阴沉,“你是不打算把这副身体当回事?”

七七虽然年纪小没多少重量,但是就这么直接扑上去,势必会影响她的伤口。

虽然开始被吓到了,但是顾南城到底还是控制着力道,所以七七被他抱着也没害怕,反倒是圈着他的脖子小声的道,“别凶妈妈,鼠鼠,你不能凶妈妈,妈妈会不理你的。”

顾南城低头看着怀里精致软萌的小脸,让她的双脚踩在床上,但是手抱着她,以防她再扑到晚安的身上。

他身上那股阴沉沉的戾气这才渐渐撤去。

晚安抿唇没说话。

七七瞪大眼睛,“妈妈……受伤了?”她这次小心翼翼爬到她的身侧,“哪里疼吗?”

闻言,晚安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温柔的浅笑,“没有,只是有些不舒服,需要在床上休息几天。”

七七懵懵懂懂的点头,“鼠鼠是不是担心七七压着妈妈的伤了?”她伸出小手,反摸着晚安的脸蛋,软声道,“鼠鼠只是担心妈妈,妈妈不要跟他生气,好不好?”

晚安面上带笑,浅声道,“妈妈没有生气呀。”

七七把脸凑过去,吧唧亲了一口。

晚安摸摸她的脑袋,“七七下去跟哥哥一块儿玩吧,妈妈没事,多休息就好了。”

七七乖巧的道,“那我不打扰妈妈睡觉了。”

冷峻一直站在一侧没有出声,七七被顾南城抱下床,他才伸手扶住她,然后朝床上的晚安道,“姑姑,你好好休息。”

“好,你看着七七,”今天是周末,冷峻不上学。

等他们出去,顾南城瞥了一眼滑落到床侧的平板,“时间还早,看会儿就午睡,医生说你需要多休息。”

晚安把盖过去的平板重新翻转过来,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是大字号的新闻标题,漆黑的双眸直直的看着他,“照片上面的人,是罗湖吗?”

因为是***,所以显得很模糊,陆笙儿是明星脸能够辨认出来,但是随行的男人只有侧脸——熟人的话,可能认得出来。

晚安唇上弥漫着笑意,眼神流转,颇为嫣然,“难道没有更清晰的照片吗?”

顾南城没看屏幕,只是看她一眼,波澜不惊的回答,“你想这样爆开的话,手上不是有更有说服力的人么。”——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