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18.坑深318米:看你的样子,像是要来杀了我

她脸上的神情,跟近日来又有些不一样。

淡淡的,静静的。

像是褪去了那些虚情假意,连笑都不愿意再对他笑了。

他的手指掐着她的下颚,眼睛跟她对视,对视的时间越长,指上的力气就越重,几度跃跃欲失控。

低头,狠狠的吻住她。

张狂的探入她的唇舌之中,粗暴的搅拌,寸寸的吻着,占有每一寸领土鳏。

太深了,连着她的呼吸都好像要被吞噬下去,晚安不得不抬手捶打他的胸膛。

不过几下,她的手就被反剪压在身后。

这样的姿势很不舒服,甚至有些钝痛。

晚安被他这样吻着咬着,也很不舒服,眉头始终蹙着。

忽然,她的身子被翻转了过来,被摆弄成一个极其难堪的姿势,男人从后面贴着她的背脊,温暖炙热。

她咬着唇,忍耐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叫到,“顾南城。”

“怎么?”

“这样不舒服……为什么不回床上去。”

她听到顾南城在后面嗤笑,那声音低沉却不温柔,“是不是以往每一次都把你弄舒服了,所以你觉得我就得让你舒服?”

长发掉落而垂下,晚安怔了怔,她的手指攥紧,没有再说话了。

察觉到这种沉默,顾南城眯起眼眸,无声的冷笑。

他今天心情不好,因为昨晚的事情,再加上今天,他忍耐的底线似乎被她戳穿了。

疼痛,但更多的是在明晃晃的光线下赤果的难堪,晚安咬着唇,呼吸越来越快,脑袋也逐渐的消退成空白。

顾南城把她压进了沙发里,身躯紧贴的部分自然察觉到了她的僵硬。

是那种星火燎原一般迅速蔓延开的僵硬。

这下,又好像是要被强了一般。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手指强行扳过她的脸蛋,沉静失神,有些苍白。

心口处似乎有些心疼,但是喧嚣而起的却是更多狠意,他低头,蹭了蹭她的下巴,冷静的淡声道,“心情不好,我们来玩点特别的。”

男人英俊的脸温柔而冷静,却散发着莫名可怖的气息。

她怕吗,看起来似乎很不正常,但又不是畏惧。

顾南城有条不紊的继续着,眼眸泛着薄薄的血色,薄唇抿成一条线,噙着淡笑,极其的冷。

“有时候我觉得,你既然不喜欢我,也不稀罕我对你好,那我忍不忍,又有什么关系,你说是不是,晚安?”

说罢,他手上用力。

昂贵的真丝,却半点经不起男人的蛮力,一下就被撕扯开。

晚安蹙着眉,抿唇,始终处在忍耐的寂静里。

顾南城忽然停住了慢斯条理剥她衣服的动作,眼眸盯上她唇形漂亮的绯色唇瓣,手指沿着胸前的曲线向上,顿在她的唇上。

晚安只看了他的眼神一眼,就轻易的读懂了其中的含义,她一下就挣扎了起来,“顾南城。”

她挣扎,他倒是气定神闲起来,低低的笑,“怎么?”

晚安很不安,“我不要。”

顾南城捏着她的脸,把玩着,淡淡道,“你只肯陪睡,连这都不要?你觉得有这么好的事情么?”

说罢,从她的身上慢慢的起来了,身躯半倚在长沙发的扶手上,黑色的衬衫削减了他身上的儒雅,反倒衬出了几分暗色的邪魅。

就这么随意的坐着,衬衫上面几颗扣子敞开,露出偏白而健硕的胸膛,微微垂着头,搁在扶手上的手朝她招了招,“过来,每次都是我主动,今晚你来。”

晚安坐了起来,她卷曲的长发有些乱。

过了一会儿,她还是慢慢的从沙发上爬了过去,停在他的腿边。

晚安看着他的脸。

他看上也不着急,短发下的眉眼沉静的看着她,等着她的动作,不急不躁。

又过了一会儿,晚安的手伸向他腰下方的皮带,手指微微用力,解开暗扣。

不用抬头看也知道,他一直都在盯着她,那眼神无声无息,却仿佛能着火。

再将拉链微微的拉下,到一半的时候,她的动作顿住了。

晚安慢慢的咬住唇。

其实她明白,怎么拿捏他的情绪,委屈撒娇,只要她愿意,手到擒来。

她也明白在有些事情上,他不过是纵容着她,所以不去拆穿。

可是有些时候,偏偏就是不愿意。

她的长发垂落在她的手背上,顾南城看了眼她顿住的手,淡淡徐徐的开腔,“怎么了?”

晚安没说话。

顾南城看着她半明半暗的脸庞,淡淡的笑,“不知道怎么做了么,好,我教你,你先把裤子脱下来,手往下,完成你的动作,里面还有一条內褲,你也扒了,然后……”

晚安小声的打

断他,“我没有做过。”

他微微阖眸,睨着她,“谁都有第一次,我教你。”

晚安的手撑在他身后的扶手上,身子慢慢的倾下,在他下巴上亲了下,低声道,“我不想。”

顾南城一动不动,仍是这样淡淡的睨着她,让人琢磨不透他的意味。

半响,他笑了笑,“就这样?”

她又低头,这一次亲在他的唇上,“我去给你做饭。”

顾南城抬手圈住她的腰,稍微用力,晚安一下跌在他的身上,“你当初勾冷维辉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吗?”

晚安怔了一下,“他没你这么难对付。”

顾南城笑了,把玩她的长发,“对你来说,我很难对付?”

在她这儿,他难道不是很好对付么,他扳过她的脸蛋,亲了亲,“你说不想给我做,撒娇就行了,你还想我怎么更容易对付?”

她没说话。

他眸色深了深,将她压进沙发里,又重重的亲吻餍足了一番,方眯眼道,“我要标准的三菜一汤,不吃面。”

他们在一起,不管是从前还是之后,凡是下厨都是他的事情,最多把她捞进厨房给他打下手。

他计较她把西爵叫到家里,做饭给他吃的事情。

甚至差点逼着她给他……

等做完饭已经是四十分钟后的事情了。

他迈着长腿走进餐厅,看她端着汤放下,撂下三个字,“陪我吃。”

晚安没说话,在他的对面坐下。

多少年的贵公子,顾南城吃相自然优雅,不紧不慢的,很养眼。

她的厨艺其实只能说很一般,跟他比更是差了一截。

他让她陪着,她就安安静静的坐着。

吃完饭已经是十一点将近十二点了。

晚安长指梳理着头发,正想说话,对面的男人已经放下了筷子,淡淡道,“你先去洗澡,我收拾东西。”

她起身的时候,才听到他补充的话,“衣柜里有你的衣服。”

呆了呆,她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示意明白了。

洗了澡,安静的坐在床头,顾南城推开门进来,径直就走向她,低头亲吻。

晚安别开脸,“你先去洗澡吧。”

他亲了一会儿,还是摁了一声,唇舌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肌肤。

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她听着那声音,心口微微的窒息,起身下床。

男人从浴室里出来,带着一身凉汪汪的湿气。

顾南城从她的肩膀开始亲吻,沿着脖颈吻到下颚处,尝到了她唇里淡淡的酒味,瞳眸一下剧烈的收缩起,“喝酒了?”

晚安错开他的视线,“从监狱出来之后,我就习惯睡前一杯红酒,不然睡不着,”她的脸蛋埋进被褥里,“只不过你不同我一起睡,所以不知道。”

男人明显的不相信,手指掰过她的下颚,泠泠的笑,“是睡不着,还是受不了跟我做?”

她的嗓音有些哑,有些低,眸色却清明,“我没有醉,一杯红酒而已。”唇上勾出些许的笑意,“你尝不出来吗?我喝的是什么酒。”

醉,的确没有醉,酒,他也尝出来了。

但是怒意只增不减,所以进去的时候,便有些粗暴。

夜是深深的绵长。

晚安几度被折腾得几近崩溃,翻来覆去,耳边都是男人魔怔般的逼问,又或者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什么。

她意识混沌模糊,也不记得自己破碎不堪的说了什么。

月色清冷,凉如水。

顾南城坐在床边,手摸着她铺散了一枕头的发。

英俊的脸隐在暗处,看不清楚神色。

【晚安,你恨我么】

【……】

【恨还是不恨?】

【……恨。】

他起身替她盖好被子,无声无息的出了卧室的门。

以前心情不好时才抽烟,如今似乎上了瘾。

细微的动静,晚安困顿疲倦的醒了,手没有探到身侧的人,于是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晚安如故的在办公室准备电影的事项,偶尔空闲的时候,便着手修改剧本。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

很少有人会不敲门进她的办公室,皱起眉,她抬头看去。

看清楚那系着围巾戴着鸭舌帽的女人把帽子扔到地上,冲着她冷笑,晚安合上笔记本,淡淡的道,“看你的样子……像是要来杀我……”

晚安一句话没说完,就顿住了,掀起眼皮,“你是不是疯了?”

简雨拿着一把水果刀对着她,手还在抖,但眼神里带着一股崩溃后的歇斯底里,还有无端深刻的仇恨。

“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

晚安看了眼那湛湛的刀锋,简雨做了简单的掩饰,估计是上次闯顾南城的办公室之后被列入了黑名单。

她最近筹备电影,有不少的陌生面孔进进出出,也没有多少人特别的注意。

晚安眉眼未动,波澜不惊,“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短暂的思忖,简雨跟她,只有两米的距离,她现在看着情绪就不稳定,如果叫人的话势必激怒她,虽然未必会致命伤,但有一把水果刀,受伤不可避免。

晚安神情平淡,那平淡里不带丝毫的歉疚,好似全然不知情,好像很无辜。

真是一手天然的好演技啊,难怪顾南城这么喜欢她。

她笑了出来,冷冷的道,“你别在我面前装无辜,之前冷维辉的事情,你为了拉他下马,暗中雇了十多个女支女跟他来往,上面还有高官盯他,这么手段龌龊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何必再装纯良。”

“对方色一鬼,就用色一诱,对症下药而已,龌龊么?”

简雨举着那把刀冲她又走进了两步,激动的质问,“所以是你,又是你,是你叫顾南城这么做的,不毁了我你不甘心是不是?!”

“你到底在说什么?顾南城封杀你了么,你想听我答案的话,我一个字都没提过。”

打量了眼简雨的神色,看她的样子,不像只是被封杀了而已。

简雨嘲讽的笑了出来,“你装什么无知,新闻上都写了!你问我在说什么?慕晚安,最毒妇人心,你真是一条恶毒到极点的美人蛇!”——

题外话——第一更,四千字,今天万更,二更六千字略晚,亲们明天看吧,╭(╯3╰)╮深夜码字,求个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