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17.坑深317米:晚安,你是不是恨我,嗯?恨我你就说

“嗯,我住酒店,她在纽约。”

晚安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抿唇道,“薄锦墨把盛家别墅送给我女儿了,西爵,既然你回来了,我把他还给你吧。”

“他送你女儿盛家的别墅做什么?”

“我问他要的啊,”晚安勾起唇角笑着,轻声细语的道,“你长年不在国内,绾绾也不知道在哪里,我看陆笙儿霸着盛家别墅,想跟他买,他不准备收我的钱,所以送给我女儿了。”

盛西爵笑出声,“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砦”

晚安垂眸,手指的指腹摩擦着绑在身上的安全带,“可能是……心里有愧吧,”长长的睫毛掩住她眸底的神色,“又或者想做点什么表现一下,希望绾绾看到。”

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实际上原本也差不多如此鳏。

“既然他送给你女儿,那就写在你女儿的名下吧,那别墅即便一开始就给我,也迟早要卖出去,如果找到绾绾,我会带她在美国生活。”

晚安闭着眼睛,“美国挺好的,只是还没有她的消息吗?”

车内安静了一会儿,男人的声音很淡,却敛着无数的情绪,“她这么长时间不找我,说不定出事了。”

“如果,她真的出事了呢?”

“对我而言,在我找到她,她一直都好好的活着。”

晚安的长发慢慢的落下,遮掩住她大半边的脸颊,盛西爵开着车,没有注意到她苍白下来的脸色。

刚好,手机屏幕亮起。

她看着上面的名字,咬唇想也不想的滑动挂断。

闭上眼,面无表情。

………………

下午晚安陪西爵买了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女人素来比较会挑东西,何况西爵又在军队待了很多年,在这些方面相对而言比较糙。

四点多的时候,把东西送回下榻的酒店,分门别类的放好,“西爵,如果你住的时间长的话,不如回之前米悦买的那个别墅吧,总是住在酒店也不大好。”

“不必了,住酒店方便。”

他这么说,晚安便也没有强求,“四点半了,直接去我家吧,然后买点菜,差不多可以准备晚餐吃饭了。”

盛西爵点头答应。

冷峻前脚放学回家,晚安跟盛西爵后脚就到了,七七刚给晚安打电话说到门口了,跑去玄关迎接意外看到属于男人的腿,下意识的喜笑颜开,“妈妈,是鼠鼠来了……不是鼠鼠。”

待抬着小脑袋看见男人陌生的脸,她脸上先是失望,然后是懵懂的迷茫,乖巧的跑到晚安的腿边,“妈妈……”

盛西爵亦是进门就看见那粉雕玉琢的一小团,漂亮精致肉嘟嘟的,像个软萌的小公主,铁汉柔情,换了鞋便一把将她举高抱了起来,“这就是七七?”

七七素来不怕生,小脑袋点了点。

晚安换好鞋子起身,微笑道,“七七,喊叔叔。”

“叔叔。”

这一次,七七神奇的发对了音。

那肉嘟嘟的粉嫩脸颊,叫人一看就喜欢,盛西爵看着那小眉眼,笑道,“不是伯伯吗?”

称呼而已,只不过随口一说,他也没有多在意。

晚安回家后就让黄姨回家了,只说晚餐自己做。

七七安安静静乖乖巧巧在客厅待了半个小时后,迈着小短腿进了冷峻的卧室,“哥哥……”

冷峻看她一眼,继续行云流水的写作业,“怎么了?”

“妈妈带了新的帅叔叔回家,妈妈是不是不要鼠鼠了?”

冷峻笔一顿,低头看着七七软软的又严肃的脸颊,“不知道,可能。”

“妈妈昨天不让鼠鼠在我们家吃饭,但是却让这个叔叔在我们家吃饭,妈妈喜欢这个叔叔。”

“这个叔叔不好吗?”

“好……可是鼠鼠更好啊,妈妈腿受伤了,昨天,鼠鼠抱着妈妈回来的。”七七趴在自己哥哥的腿上,越说越伤心,“昨天鼠鼠就很难过了,让鼠鼠知道妈妈不要他了,他会更难过的。”

冷峻叹了口气,手摸摸那细软的头发,沉默了一会儿,“你给你鼠鼠打个电话,告诉他。”

说着,拾起桌上搁在一边的手机,递给她。

七七想了想,小声道,“妈妈……会不会生气?”

“怕就不要打。”

七七哼了一声。

顾南城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好驱车回家,手机在无数次无人接听的情况下,他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

他说不准她不接他的电话,整个下午,她一个电话都没接,全部挂断。

正要将手机扔到副驾驶上,电话反而打了进来。

他眸光淡淡的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过了一会儿,才接。

…………

晚上九点。

晚安坐在书房里,对

着电脑屏幕上的文档出神。

整个人都坐在大大的旋转椅里,闭着眼睛,周遭都很安静。

直到手机叮的一声,短信提示音响起,她才下意识的去看。

屏幕亮起,还没开锁的手机屏幕上是一条短信,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过来陪我。

晚安看着那几个字坐了足足五分钟,然后才打了个电话过去。

不过几秒钟,被挂断了。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慢慢的舒缓着气息。

二十分钟后,门铃声。

顾南城打开门,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长发的女人,从喉咙里溢出低低的笑,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燃到一半的香烟,低头将青白的烟雾喷薄到她的脸上。

然后是淡淡哑哑的声音,“看来,你果然是比较喜欢这样的方式。”

怎么低声下气的哄她,她都视而不见。

只有四个字的短信,她来了。

“进来吧。”

他转过身,兀自的朝里面走去。

晚安进门,然后反手关上,玄关的鞋架处已经放置了属于女人的室内鞋,她俯身换上,然后跟着他进去。

屋子里很暖,她低头把外套脱下。

顾南城一直盯着她的动作,姿势随意而懒散的靠在沙发里,就这么看着她,有些淡漠的漫不经心,“我饿了。”

看得出来,他心情不悦。

“你没吃东西吗?”

男人勾着薄唇,笑意轻薄,淡淡的,仿佛只是不在意的道,“吃不下,一个人没意思。”

“你想吃什么,煮面?”

“我要吃饭,热的米饭,和菜。”

晚安蹙起眉,“可是现在很晚了。”

“我不想吃面,我要吃饭,”眉眼淡漠的看着她,然后忽然笑了,眯起眼眸,狭长而带着暗色的笑,“是我忘记了,慕小姐你只陪睡,不附带做饭。”

她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严格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那眼睛的焦距,浑然不是落在他的身上。

男人的喉间里溢出低低的绵长的笑声,“既然如此,”他望着她,眼神凉薄,带着几分睥睨的意味,仿佛随意般的吐出几个字,“那就脱吧。”

光线明亮,除了他们的呼吸,安静的没有其他的声音。

过了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她嗓音静静的开口,“好。”

说罢就低头去解自己衬衫上的扣子。

她低着头,所以没有看见男人眉眼上碾压下来的浓烈的阴鸷。

他忽然起了身,力道遒劲的手指反扣住她解扣子的手腕,一阵大力将她重重的摔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即便不疼,晚安也是被摔得头昏眼花。

她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压进了沙发里,睁开眼睛,对上那双半眯的幽深眼眸,“晚安,你恨我是不是?嗯?恨我你就说,”

粗重的呼吸,炙热,声线粗哑,那张俊美淡漠的脸此时星火燎原般的烧着冷静的火,深蓝色的,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眉眼净是绵长的嘲讽,只是不知道在嘲讽什么,“非要这样,你才觉得痛快?”

“顾总,要怎么样,才算是我不恨你?”她仍是静静的看着他,“你叫我来陪你,我就乖乖过来履行我的义务了。”

呵,义务。

身下是柔软的沙发,实际上除了开始的那一下,他也没有真的在他身上动很大的力气,晚安看着浓墨色的眼睛,“难不成我卖给你,要连着我女儿一起么?”

“慕晚安。”

“还是说,你说你爱我,我就要接受你爱我,这才叫不恨吗?”——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