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16.坑深316米:叙旧吃饭,需要拉手?

GK附近的中餐厅,略显得偏的位置。

服务生接过点好的菜单,“两位请稍等。”

晚安抿唇看着对面俊美的男人,轻声问道,“回来怎么不提前跟我说?”

盛西爵挑了挑眉梢,嗓音很低,“你提前出来也没有跟我说。”

晚安低了下头,如果没有提前的话,那现在大概才是她出狱的时间,“我看报纸啊,知道你很忙。”

他淡淡低低的笑,“有么。鳏”

“这一次准备待多长的时间?”

盛西爵抬手开了点的酒,倒了半杯,“你什么打算?”那双淡然的眼看着她,无声无息的犀利,像是要将她的心思看穿,“听说,你跟顾南城和好了?”

晚安垂眸,抿唇浅笑,“你觉得不好吗?”

“什么时候让我看看你的女儿?”

“随时都可以啊,你晚上有时间的话晚上来我家,我请你吃饭。”

“是你家,还是你们家?”

晚安自然是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低声淡笑,“我没跟他住一起,不过他跟我住一个小区。”

“好,我晚上过去。”

晚安抬手去倒茶,手腕的袖子往下滑了几寸,盛西爵眼尖,一眼就看到那道有些褪色但仍然鲜明的淤青,直接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晚安微微愕然,“怎么了?”

“你这手上的伤,是顾南城弄出来的?”

那重重的痕迹,一眼就能看出是出自男人之手。

晚安怔了怔,这才发现手上的淤青还没消,本来就是男人尤其是还是不知轻重的保镖,没扭断她的手腕已经算是幸运了,有些疼,不过不影响,所以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正想解释,一道阴影就压了过来,随之响起的是男人低沉的嗓音,“叙旧吃饭,需要拉上手?”

晚安抬头,果然看见男人俊美沉郁的神情,那湛湛的暗色眼神不善的盯着她,五官无波无澜。

盛西爵先把手收了回去,眉眼不动,只是淡淡叮嘱,“抹点去於的药膏会好得快点。”随即才朝侧身在晚安身边坐下的男人笑了笑,“好巧,顾总也来这儿吃饭。”

顾南城皱起眉头,捞过她的手腕,低头看着,捏了捏那淡色的淤青。

他昨天只注意到她摔倒可能伤到脚,倒是忽视了手,“待会儿我叫人买一支药膏送到你的办公室。”

晚安收回自己的手,把衣袖拉下,说了一个好字,然后才问道,“你也来这儿吃饭吗?”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淡淡的嗯了一声。

晚安自然的道,“你是约了客户吗?那你去吧不用在这儿了。”

她的语调很自然,甚至可能是因为有第三个人在场,所以显得愈发的温软。

顾南城的视线落在对面的盛西爵的脸上,话却是对着晚安说的,“你跟你的朋友一起吃饭,有我在很打扰么?”

他既然约了她吃饭,又怎么还会有什么鬼客户?

章秘书说她工作室的人说她是跟一个男人一起吃的饭,而且是一个很年轻长得特别好看的男人。

就这一片的餐厅,他想查她在哪儿很容易。

本来这个男人是盛西爵,那也没什么,他没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

可他刚刚一走进,就看见盛西爵握着她的手腕,而她也半点没有反抗。

晚安蹙眉,听出了他话里不明显的嘲弄意味,看了眼对面唇畔弧度颇为玩味的西爵,淡淡的道,“不是,西爵是我朋友,但我记得你们关系并不算好,一起吃饭会不自在。”

导致西爵重伤的虽然是车祸,但是如果没有他当初开的那一枪,后面的事情也未必会发生。

顾南城抬眸看向对面,不温不火的开腔,“跟我一起吃饭,盛先生会不自在吗?”

“愿赌服输,大男人自然是不会为这点事情而不自在的,”盛西爵亦是不疾不徐的淡笑,“只不过四年不见,顾总看女朋友看得也真紧。”

三十多岁的男人了,连孩子都有了,还能厚着脸皮腻过来,也真是不常见。

听得出他在嘲讽,顾南城也没搭理他,手臂顺势就圈住了身侧女人柔软的腰肢,眼眸盯着她白净的侧颜,“你的朋友答应了,还要赶我走吗?”

本来就是顾南城坐外面,晚安坐里面,又在桌子底下,他的手在她的腰上碾压肆意揉一捏而过,甚至大有从她的衣摆逐渐伸进衣服里去的意思。

晚安深吸了一口气,两只手捉住了男人的作恶的手,忍不住侧首看向他,眼睛还是睁大了,微瞪着他,暗含警告。

男人一脸的风轻云淡,仿佛手脚猥琐的那个根本不是他,反倒是见她眼睛瞪了过来,眉梢眼角皆邪气的挑起,低头凑了过来靠近她,热气喷洒而下,薄唇几乎贴在她的脸颊上,“怎么这样看着我,嗯?”

他的唇瓣磨蹭着她的脸

颊,那亲昵暧昧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就要吻上她。

晚安闭了闭眼,桌子下她的手刚松开,他就又往她的衣服里钻,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尤其是在西爵的面前,她又不能跟他翻脸,“你要吃饭,就让服务生过来点餐。”

“嗯,”他低低的笑,“好。”

如此,他才撤了那只手招服务生。

盛西爵面上不动声色,眼眸几度流转,唇角是若隐若无的笑。

吃完饭,晚安朝顾南城道,“你先回公司上班吧,西爵刚刚回国,我下午陪他处理些事情。”

顾南城立即有些不高兴,皱眉问道,“为什么是你陪他?”

“因为绾绾不在了,在安城我跟他的关系最亲啊。”

因为绾绾不在了。

这是四年之后,她第一次主动的提起绾绾这两个字。

在这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她从来都是闭口不谈。

而那个显然会让她难过的人,他也不会主动的提起。

要说不对,其实也没什么不对的,顾南城淡淡的瞥了眼几米外站着抽烟等待的男人,盯着她的脸低沉道,“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我派人替他处理。”

“不用啊,”她微微的笑,嗓音软腻,但是拒绝的意味半丝不减,“我很久没有跟他聊过天了,这次他难得有时间回来,我想多抽点时间陪他。”

顾南城眉头皱得更紧,刚想开腔,就听她清清淡淡的道,“你知道他妹妹没有了,只有我这半个妹妹。”

把盛绾绾搬出来,就注定不给他任何的回绝的余地。

顾南城看着她的脸,低低的笑出声,俯首抬起她的下巴,在唇瓣上落下一个吻,喃喃的道,“是不是在你的认知里,我也算是半个凶手?”

“我没有这样说过。”

最后,他手指拨了拨她垂下的发,“别让他再碰你的手,就算是亲哥哥我也不高兴,何况只是半个。”

“你知道他只是看我手上的伤。”

“我知道,可我还是不喜欢。”温软的唇瓣流连着,吻过她的腮帮和下巴,“我会打电话给你,不准不接。”

待他离开,盛西爵掐灭烟头走了几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淡淡的嗤笑,“他也真是年纪越大越腻乎。”

大庭广众之下的,好歹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真是替他难为情。

晚安俯身上车。

发动引擎,盛西爵侧过头看她有些出神的模样,“你如果还是放不下他跟那女人的事情,不如直接带着女儿离开。”

晚安回过神,懵懂的出声,“啊?”

过了几秒她才忽然反应过来西爵说的是简雨,当初他大病初愈就回国了,她跟西爵说的就是她的助手背着她跟顾南城上了床,又对她纠缠不休,所以她才一怒之下开了车,没想到没刹住车。

她很快的道,“不是,”有些勉强的笑,“跟她没多大的关系。”

盛西爵一边开车,一边淡淡的陈述,“刚刚看他的样子,好像挺紧张你。”

那男人极其的不喜欢他的出现,但又好像不愿意惹恼晚安,所以才厚着脸皮非要跟他们一起吃饭。

顾南城这个人,虽说脾气一向不算差,但据他的了解,可不是什么真的好脾气,只不过他表现出来的方式比别人含蓄一点。晚安笑意寡淡,“是么。”

无意多提那个男人,晚安很快的换了个话题,“你回国是住在酒店吗?米悦呢?”——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