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11.坑深311米:你要不要脸,给我闭嘴

顾南城皱皱眉头,转身带上门,看了眼还紧闭着的卧室的门。

沙发上,陆笙儿把保温盒盖拧开,“洗漱了吗?没有的话花几分钟洗漱吧,我省了你自己做早餐的时间。”

顾南城走过去,眼神淡淡的瞥了眼冒着香味的一盒汤饺,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却没有吃,只是道,“说吧,有什么事找我。”

看他没有动的意思,陆笙儿只是问道,“是你不喜欢吃,还是不肯吃我买的早餐?”男人的身躯往后仰,手指按着眉心,俊颜上满是疲倦,清清淡淡的道,“如果是为了罗湖的话,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他的脸色未曾变化,连语调也是波澜不惊,“你能让他闭嘴的话,是你的本事,如果晚安能撬开她的嘴,那也是她的本事,在监狱里插人的不是我,我也不会替你拔掉那些人。囡”

客厅里死寂下来,唯有饺子的香味还在飘着。

陆笙儿死死的咬住唇才维持着她的冷静,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突兀的笑出声,“四年前那起车祸发生后,慕晚安一口咬定开车撞人的是我,监控录像上发生开车的不是我之后,她又死咬着是我雇凶杀人,鲺”

她看着男人深沉淡漠的脸,“你觉得呢?我知道四年前你拦住了她告诉锦墨盛绾绾的事情,但我一直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时至今日,你也认为,是我雇凶杀人吗?”

那时她以为,他不相信她会做这种事情。

又或者,即便他认为跟她有关,他也还是选择了一手压下去。

十多年前的感情,为了一宗无凭无据连尸体都找不到的案子,他这样做,不意外。

可如今,她忽然完全看不懂了。

“既然你不想插手,那四年前为什么压了下……”

卧室的门忽然被打开,女人低而沙哑的嗓音打破这边的氛围,“不是说了叫我起床吗,现在什么时候了七七都起……”

戛然而止。

晚安在看到客厅里沙发上多出来的女人,没说完的话就这样止住,原本有些迷糊有些不满的脸色全部变成了冷漠。

陆笙儿的眼睛睁大,脸色巨变,看着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晚安。

这个女人在这里,真的不是多值得意外的事情,但是陆笙儿还是被冲击得将近半分钟五官僵硬。

她穿着明显的属于男人的黑色浴袍,显然过于肥大,松松垮垮的,露着肩,露着锁骨,露着腿,手臂。

而凡是裸露着的地方,全都是清晰可见密布着的吻痕。

一头长发凌乱,有几分说不出来的落魄的性感美。

像是被躏蹂得狠了,又像是被饿极了男人肆意的疼爱过。

晚安扯了扯唇,笑得意味不明,嗓音幽静飘渺,“原来是有客人,所以忘了叫我。”

说罢,就蹙了蹙眉头,身体也跟着晃了晃。

顾南城在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起身大步的走了过去,皱眉看着她踩在地摊上的脚,语气逼近训斥,“怎么不穿鞋子?”

一边说着,一边把她抱了起来。

陆笙儿看着顾南城把晚安抱上了沙发,脑子里有过短暂的思考,这个男人表面看上去做派素来温和淡漠,在床上……有那么凶悍吗?

晚安随口回答,“嗯,没看见鞋子,我就没穿了。”

见她蹙着眉始终没有舒展开,“不舒服?”

她点点头,“有点儿头晕。”

说话间,无意中对上陆笙儿冷漠嘲讽的眼神,勾起唇角,晚安冲她笑了笑,然后扫了眼茶几上还在冒着热气和香气的饺子。

顾南城抬手探上她的额头,眉宇紧皱,“在沙发上睡觉着凉了……”

“我饿了。”

三个字打断他的教训,晚安仰着脸笑了笑,温凉妩媚,“累了一个晚上,刚才被饿醒的。”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可能被饿得不舒服。”

顾南城转而看向茶几上摆着的饺子,低声哄道,“先吃点饺子填肚子?还是热的。”

陆笙儿闻言脸色又是一变,手死死的捏着自己的衣摆。

晚安看了一眼,脸上神情似是不大乐意,勉强的道,“尝尝。”

她说是这么说,但是半点没有要动的意思,于是男人自然而然亲手用叉子小心的叉了一个喂到她的唇边,嗓音低沉,“不烫了,小心点。”

她张嘴,斯文秀气的咬了一口,空着的手抽了张纸出来,以防汤汁弄脏了衣服。

等她咽下第一口,便蹙眉摇头,“不喜欢,不吃了。”

“不好吃吗?”

看着她很是不悦的脸颊,顾南城把剩下的半个饺子喂到自己口中,“味道还可以。”

“不吃,我不想吃饺子。”

顾南城把叉子放回,有些无奈的拨了拨她的长发,“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晚安低头整理着自己身上过于肥大的浴袍,脸蛋白净,嗓音清晰,“我想吃面条,你煮的面条就挺好吃的。”

他的女人穿着他的衣服,坐在他的沙发里,撒娇说想吃他亲手煮的面条,顾南城看着她的眉目,便觉得彻夜的不悦已经散去,“我去煮。”

“快点,我好饿。”

“嗯,好,”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起了身,顺手拿起另一张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去浴室冲个淋浴,洗漱完就能吃了。”

顾南城最后才看向一直一言不发的陆笙儿,温淡的开腔,“笙儿,事情谈完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先回去。”

说了什么?他就才说了一句,慕晚安就出来了。

她一出来,他就半个字都不再提起。

慕晚安刚才有多刻意?他看不出来吗?一看见她就装晕,吸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陆笙儿还没说话,晚安就已经出声了,“原来陆小姐这么早特意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是不是被我打扰了?”

陆笙儿看着那张笑脸,淡淡的道,“应该说我不知道两位大清早浓情蜜意,打扰了才是。”

“无妨啊。”晚安浅笑嫣然,“我吃完面条就走了,你们待会儿可以继续,或者一起去公司,在路上可以谈。”

她仰起脸蛋看向俊美温淡的男人,“你不是要煮面吗?你的客人我替你招呼,怕我招呼不周,怠慢了?”

顾南城眸色不声不响的扫了陆笙儿一眼,随即淡淡的嗯了一声。

晚安还是拿手机给黄姨打了个电话,让她跟七七说她早上出门买东西去了,稍微晚点就回家。

“陆小姐吃了早餐没有?”

陆笙儿冷冷的看她一眼,眼神从晚安身上掠过,带着极为明显的鄙夷,嘲讽道,“现在已经是白天了,慕晚安,你好歹也是曾经安城的第一名媛,端庄矜持,不就是坐了四年牢,就变成这样了。”

她是真的被冲击到了,女人看女人,素来比男人看女人苛刻太多,视角也相差太多。

她只觉得刚刚慕晚安跟男人说话时的那副模样,全无半丝名媛端庄的做派,甚至就是挑剔的,娇滴滴的,她不喜欢就可以不吃,她喜欢男人就得为她下厨,理所当然的很。

尤其是她身上这一身,什么都不做就带着股勾魂夺魄的妩媚。

晚安清晨自然是没带半点妆容的,五官清净,她看着陆笙儿那鄙夷的眼神和嘲笑的话,眉头挑了挑,脸上铺着一层笑,“我这样……是怎样了?难不成,陆小姐在床上也端庄正经的么……薄锦墨他不会嫌你无趣的啊?”

陆笙儿像是被踩到了痛处一般,脸都冷了下来,“慕晚安!”

晚安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长卷发,发梢马蚤弄着自己的脸颊,另一只手托着下巴,慢斯条理的道,“我记得好多年前……绾绾每天都要跟我抱怨薄锦墨,长了一张禁欲的脸,脱了衣服要多禽兽就有多禽兽……”

“慕晚安!”陆笙儿悠的一下站了起来,积累的怒意绷不住,全都释放了出来,连声音都是颤抖的,“你要不要脸?你给我闭嘴!”

对面的怒火几乎要烧起来,晚安眉眼动都没有动一下,唇畔净是徐徐的浅笑,“陆小姐真是纯情啊,这把年纪谈这么个话题也能恼羞成怒……难不成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陆笙儿站在那里,隔着一张茶几,“慕晚安,我叫你闭嘴!”——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