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10.坑深310米:顾南城,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

深夜,没开灯,四周寂静无声,整座城市都在休眠中。

她抬手又倒了一杯酒,举杯喂到自己的唇边,一饮而尽,没什么姿态的倒在沙发里,慢慢的舒缓着气息。

劳累过度,闭着眼睛蜷缩在柔软的沙发里。

顾南城是突然惊醒的,手下意识的摸向一边,已经是一片冰凉的空囡。

脑海有几秒钟短暂的空白和迟钝。

还没适应的陌生环境,他看向窗外深蓝色的暗光,又做梦了吗?

不过他很快的反应过来,脸色一变,直接掀开被子,连鞋都没穿就下了床。

抬手拧开卧室的灯,不算很大的空间仍是显得空荡荡的厉害鲺。

有多深入骨髓的欢愉,这一瞬间就有多深的空虚和孤寂,席卷全身上下每一寸的神经末梢,流入毛孔之中。

他随手扯了件衣服边走边穿就准备出门,一张英俊的脸阴郁得快要逼近窗外深蓝的夜色,却在经过客厅的时候突然顿住了身形。

大概是五点多的时辰,天色不再是漆黑,隐隐可以辨清轮廓。

顾南城侧首看着沙发蜷缩的那一团,长发落下了沙发几乎要垂在地板上,他扔了手里的外套,放轻脚步走了过去,低头看了好一会儿,才俯身蹲下。

茶几上酒杯,还余有没有喝完的酒。

手指拨开落在她脸蛋上的发丝,露出那张姣好美丽的脸,干净的素颜一片恬静,纤细的长睫毛细密,下面是紧闭的双眼,唯有秀眉紧蹙着。

她身上仍是穿着他的浴袍,手指紧紧的攥着胸前的领口,顾南城伸出手,轻若无物的抚摸着她的脸颊,眼神笼罩在夜色之下,深邃晦暗。

无意碰触到她的手背,那冰凉的温度让他一惊。

起身,小心翼翼的要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然而手臂才碰到她的腰,怀里的女人就一下被惊醒了。

晚安如受到惊吓般坐了起来,她的眼神迷茫甚至带着点惊惶,在看清眼前男人的模样时,才逐渐的反应过来,手指习惯性的梳理着自己的长发,“天亮了吗?”

她看了眼窗外,嗓音带着清晨未清醒的模糊,“快天亮了啊。”

闭了闭眼,手无意识的摁了摁眉心,“七七快醒来了……我该回去了。”

顾南城单膝跪在茶几前的地毯上,双手握着她柔若无骨的手,嗓音极低,“手太凉了。”他扯过一边的毯子裹住她的身体,垂着眸,光线太暗看不清表情,“还早,再睡会儿。”

说完,就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往卧室的方向回走。

晚安这下彻底的醒了过来,“我不睡了,天亮了我要回去。”

顾南城充耳不闻,脚步未停,把她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上,手指探了探她的脸颊,“才五点,七七也要七点才起床,这儿过去不到十分钟,再睡两个小时。”

“我睡不着了。”

顾南城转身走到窗前,把窗帘拉起,“睡不着也必须睡。”

他的语调虽然温和,但是那股不容置喙的强势意味格外明显。

晚安怔了怔,“顾南城……”

“现在不睡也行,我现在送你过去,白天在家休息,电影筹备的事情搁一天。”

“可我不用……”

他转过身,看着女人长发下的脸,淡淡道,“你这具身体既然是我的,那就没有随便消耗的理由,还是说,你在用这种方式抗议我昨晚对你做的?”

晚安抿唇,低下头,嗓音昏暗的光线里很静,“我醒来了就睡不着了,一直都是这样。”

顾南城背对着窗户而立,五官隐在阴影处,声线带出点玩味的笑意,“你昨晚从我的床上下去之后,不是睡着了吗?”

晚安睫毛动了动,听出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他走了过来,俯身,气息跟着笼罩下来,“还是说,你只是在我的床上,睡不着?”

“没有。”

男人的手指勾勒着她的轮廓,滑过下颚,低低的笑着,“那好,你看着我的眼睛。”

卧室里安静了半响,她才看着他的眼睛笑,静静开口,“我们之间不是床上的交易么,你在床上没完没了就算了,怎么越来越过分,到了床下也这么霸道?”

他瞳眸一缩,悠的点燃了一簇火苗。

晚安看出他动了怒意,微微一笑,放软了声音,“你别生气了,我认床你不是很清楚吗?现在回去睡,等七七起来我再起床。”

她一条腿还没有下到地上,整个人就被男人重新圈入了怀里,扔回了床上,晚安被摔在被褥上,密密麻麻的吻就这样毫无章法的覆盖了下来。

他像是在发泄什么,遒劲的手按住她的腰,扯开她松垮的浴袍吻上去,几乎将她弄痛了。

她懵了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顾南城!”

她这一声叫得声音很大,手很用力的推拒着他的胸膛,但也阻止

不了他忽然像是发狂了一般的动作。

晚安根本没有可能敌得过一个男人的力道,很快就寸寸失守,那炙热的唇舌近乎猛浪的吻着她。

她的手揪着他没来得及脱下的衬衫,“你说过你不会强迫我,你说过我不喜欢可以喊停……顾南城,你说过不会强迫我。”

她的声音在他步步紧逼的侵占下有些破碎,但还是断断续续的成为了一句完整的话。

顾南城低眸看着身一下的脸,带着点苍白,双眼看着他,有些不明显的失神。

莫名的就一下刺痛了他的眼眸,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昨晚不是这样的,她昨晚很主动,她甚至是很喜欢。

眼眸颜色几度变化,他抬手把她拥入怀里,低低哑哑的哄道,“sorry,吓到你了。”他哄慰一般的亲吻着她的脸颊,不带任何的請慾,“是我不对,晚安。”

他快疯了。

空白了太久,忍了太久,压抑了太久,一点点的情绪都能成为爆破的口子。

她安静的待在他的怀里,没有说话,也没有挣脱。

顾南城就这样抱着她,低声道,“你身体本来就不好,监狱里的条件也不可能会好,晚安,你觉得没关系我有关系。”

男人的声音隐着点低声下气,“我知道你回去也不会再睡了,你在这儿再休息会儿,嗯?”他的手指摩擦着她眼睛下,依然是哄慰的语调,“待会儿天亮了,我送你过去。”

晚安看着他英俊温柔的脸,用没什么情绪的声音道,“我说的话,让你生气了?”

他知道的事情,默许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大发雷霆?

顾南城没有回答,重新把被子给她盖好,“你乖点,睡觉,别再跟我闹了。”

“那你呢?你要跟我一起睡吗?”

他只是温淡的道,“不了,”

说罢,他就关了灯,起转身离开,顺便带上了门。

卧室很快的陷入一片安静和昏暗中。

客厅里,顾南城坐在她坐过的地方,伸手拿起那瓶酒,半阖着眸,面无表情的把玩着,眉目冷如冰霜,如果细看,则皆是绵长的嘲弄。

七点,天已经完全亮了。

茶几上的酒瓶已经空了,顾南城从浅浅的瞌睡中醒来,瞟了眼腕表上的时间,重重的捏捏眉心,起身准备进卧室。

门铃声忽然响了。

陆笙儿站在门前,她抬头看着开门的男人,不等他说话,直白的开口,“你八点上班,现在七点,我想你不至于连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抽不出。”

顾南城皱起眉,他本就是相当随意的穿着,衬衫更是凌乱,反显得颓然性感,嗓音淡然沙哑,“这么早找我,有事?”

陆笙儿见他没有要让开的意思,笑了笑,“慕晚安都不会让我站在门口说话,你不至于不让我进你家的门吧?”

那温润的五官不见情绪的痕迹,“重要的事?”

“言则,不是重要的事情,我不能找你了吗?”

顾南城波澜不惊的淡声道,“我早上有事要处理,如果有重要的事情你去公司找我,到时候再谈。”

陆笙儿咬了咬唇,忍住心头的怒意跟难堪,带着点嘲意的笑,“我知道你怕慕晚安误会我们的关系,放心,她不在的四年都没什么,难不成她回来了,还能有什么吗?”

手里举了举保温盒,她淡淡道,“我买了你喜欢吃的早餐,就一顿早餐的时间,你吃完我就走,不会厚着脸皮多留。”

说罢,直接把门推开了点,走了进去——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