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08.坑深308米:你的虚情假意都写在脸上,什么时候屑于骗我?

她长长的卷发全数拢在肩膀的一侧,掩着半边脸颊,闻言,脸上的面色不变,只是眉头微微的挑起,唇上意味不明,“不能,那又怎样呢。”

话语落下,她的眼神就已经跟顾南城对上了。

那波表面风平浪静却无比深邃沉寂的眼神暗沉沉的看着她。

章秘书素来是个会看场面的人,她听到的不全面,了解的也不多,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见那兀自沉浸在愤怒里的人还没半响察觉,面带微笑恭敬的道,“慕小姐,您已经到了。”

简雨听到声音就转头看了过去,果然看到身形颀长冷漠如寒玉的男人走了过来,他没有看她半眼,径直从她的身侧走过。

晚安垂着眸,听走到跟前的男人出声,温淡简单,听不出情绪,“上车。”

她看了眼他立体的五官,漾出点儿笑,低眉顺目,“好。”

还没转身,简雨就忽然两步冲了上去,一只手就要去抓住晚安的手臂,晚安察觉到动静重新转过身。

简雨的手已经被一只手截住了,猝不及防的痛,她一下吃痛出声,惊愕而惨白。

隐约之中能够听到骨骼仿佛在错位的声音。

章秘书只觉得这声音听着就是一阵骨头疼。

晚安看了眼一言不发的男人,又看向简雨,“还有什么事么?鲺”

但简雨却看向了扣住她手腕的男人,她脸上是明显的畏惧,但是又带着说不出来的倔强,“这么紧张做什么,有你护着她,我不敢动她,也没人敢动她。”

他想要捏碎她手上的骨头吗?难不成他以为在这样的场合,在他的跟前,她还能对慕晚安动手不成?

顾南城却是一眼没看她,目光落在晚安的身上,漠漠的吐出一个字,“滚。”

说罢,她手上的禁锢便突然的消失了,只余下深深的於痕。

“顾南城!”

她眼睁睁的看着气息淡漠的男人拥上慕晚安就要起身,血气上涌,忍不住就叫住了他,“既然如今要换导演,为什么一开始要答应投资?难道就因为她的一句戏言?我都知道她不是真心的,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男人确实顿住了脚步,却是淡漠如水,“为了你弟弟以后在娱乐圈还有一口饭吃,你最好自觉的消失在我的眼前,和娱乐圈。”

简雨震了震,声音有些颤抖,“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要封杀她吗?凭什么?

她几步冲了上去,再度拦住两人的脚步,死死的盯着俊美而面无表情的男人,“为什么?你刚才听到我说的话了……因为我当初误导你了?”

简雨觉得这样的结果委实好笑,在嘈杂的停车场笑了出来,“我误导你了你就不给我活路,那她呢?”手指指着晚安,愤愤不平,“她早就知道了,你以为她在乎吗?四年前她就不在乎,四年后的今天,她更加不在乎!对她而言,你误会了更好……你误会了就觉得自己背叛了她……就会更愧疚,对她更好!她才是蓄意骗你的那个人。”

“她不在乎,不需要你来提醒,”男人淡淡漠漠的道,一股深寒的气息仿佛从深处溢了出来,语调却又着实淡然的很,像是在谈论一件最无关紧要的事情,“像你这样不上台面的角色,本来轮不到我动手,不过你真是太烦人了。”

顾南城已经拉着晚安走到了副驾驶门前,伸手把车门拉开,半垂着眸看着女人上车,薄唇微微掀起,“章秘书,”

章秘书神经一紧,立即露出微笑,“我明白怎么做,顾总,您小心开车。”

关上副驾驶的车门,男人绕过车头回到驾驶座上,简雨脸色煞白,还想上去,被章秘书一把抓住。

她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简小姐,顾总刚刚的话你听到了,你弟弟前途正好,你可别连累他。”

等宾利慕尚发动开走,章秘书才松开手,是不是活得太顺利的人就是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在娱乐圈还有这样的人……也是不容易。

车上很安静。

晚安不说话,男人便也没有主动的开口出声。

半响,晚安看了眼车窗外的景色,“你不是说要带我回你家吗?这不是南沉别墅的方向。”

她心里有些淡笑,还是刚刚听到简雨的话,他终于生气动怒了?

顾南城手扶着方向盘,侧脸面无表情,淡淡的道,“住腻了,换个地方住。”

他这样说,晚安便也没多问。

半个小时后,车在某栋高级公寓的停车坪停下。

晚安早在十分钟前就明白他为什么换地方住了,因为南沉别墅离她住的地方太远,她要照看七七和冷峻,需要来回奔波,一旦电影开始,能抽得出来的时间就更少了,她会变得很忙。

这儿离她住的地方很近,近到步行也不过五分钟,同一个小区,不同的楼盘。

车子熄了火,男人动作自如的把车钥匙拔了出来,解开安全带就要推开车门

,车刚落在车门上,衬衫的衣袖就被拉住了。

“顾南城。”

他回转过身,深邃沉寂的眸看着她,开腔,“怎么了?”

“你生气了。”

他依然只是温淡,“是吗?”

晚安手上的力气不大,但他没有甩开,女人低笑着道,“她其实说的没有错,你我之间,我为你做的,不说拿你替我做的比,连简雨替你做的,我都远远比不上,你没有必要这样迁就我。”

“既然你从来不去想,那么现在说起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男人淡淡的嗤笑,“比不上又怎么样,你会因为这个,多拿出点真心出来吗?”

他的手慢慢的捏住了她的下巴,淡淡的笑,“晚安,你从不在意,难不成还会愧疚么。”

她睫毛动了动,抬起眸,“我只是好奇。”

“嗯?”

“你既然不知道那晚的女人是我,那你怎么会认为,七七是你的女儿呢?据我记忆,那晚是我唯一怀孕的机会,后来那次你叫章秘书买药给我吃,我也吃了。”

那次她见完绾绾,考虑了很多事情,等她再想起这个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何况她想着她身体不易受孕,就那么一晚,没那么容易怀孕。

自从知道那晚的事情之后,她便一直不懂。

他查过了吗?那也不可能。

男人手上的力道重了重,眼神错开了她的视线,淡淡道,“不是说没有一种避孕药能够保证百分之百的避孕吗?”

“你不生气吗?像简雨说的,我骗你,为了让你对我更好。”

其实他是生气了,而且很明显,只不过脾气没有冲着她爆发。

顾南城转过身,俯身朝她压了过来,将她笼罩在座位上,薄唇勾勒着浅薄的弧度,嗓音是淡淡的沙哑,“你的虚情假意都写在脸上,什么时候屑于骗我?”微微粗粝的手指刮着她娇嫩的脸颊,淡笑着,“只不过,我愧疚不愧疚,你还想我怎么对你更好?”

简雨不明白,顾南城清楚的很,除非她爱他在意他,否则那些事情有没有发生过,对她而言其实无关紧要,她想从他身上得到的东西,也不需要那么一个所谓的“背叛”衍生的愧疚。

他勾唇自嘲,唇瓣慢慢的贴上她的脸颊,手指拨弄她的长发,低低的笑,“也许一开始,我对你差点,你还会多花点心思来哄我。”

不知是他的气息靠得太近,还是他说的这些话,晚安忽然感觉到一阵呼吸不畅,她闭上眼睛别开脸,“下车吧,时间不早了。”

“嗯,”他亲了亲她的腮帮,语调温和,“你去接七七和冷峻过来,我先上去准备晚餐。”

晚安点点头便要伸手拉开车门,准备下车,手臂忽然被男人环住,她抬头看着逼近的俊脸,“怎么了?”

顾南城另一只手板过她的脸颊,低低喃道,“其实我真的挺生气的,心情不好,给一个吻。”

说罢唇就压了上来。

其实那些都不是全部的理由,他动权势,她就能动手段,其实有些时候,他宁愿她真的动点手段花心思在他的身上。

………………

晚安从电梯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她家门口跟黄奶奶说话的女人,她带着墨镜,围着厚厚的围巾挡住了半边脸,一副全身武装的行头。

可能是自小认识,晚安看背影就能认出来。

还没开始,就安奈不住了吗?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家慕小姐还没回家,她说今晚要很晚才回来,您有事找她的话,可以给她打电话,或者改天再来。”

“我想亲自见她……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这个,我只是帮忙做事,就不方便过问了。”

“你们家慕小姐是不是和GK总裁顾南城走得很近……”

温凉慵懒的嗓音自身后徐徐响起,“想打听我的事情,不如亲自问我好了……陆小姐。”

“咦……慕小姐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不回家吃晚餐了吗?”

晚安朝黄奶奶微笑,“嗯,我回来接七七和冷峻,晚餐不必做了。”看了眼已经在转过身的陆笙儿,“黄姨,麻烦你到两杯茶。”

“哎,好。”

晚安目不斜视的从她的身边走过,“进屋吧,我没有在门口说话的习惯,尤其是万一被人认出大明星就不好了。”

陆笙儿没说话,跟在后面走了进来,顺便带上了门。

七七在客厅玩积木,看见她回来一脸的惊喜,“妈妈,你回来啦?”

冷峻因为要看着妹妹,也就近在客厅写作业,见到晚安,也微微意外,“姑姑。”

晚安蹲下身抱住飞奔而来的七七,心头软软的,亲了亲她柔嫩的小脸蛋儿,温声道,“七七乖,妈妈待会儿带你出去吃饭,你跟哥哥去房间里玩会儿,等等妈妈。”

她眨着大眼,“去鼠鼠家吗?”

晚安一怔,顾南城虽然待她很亲近,但是真正相处的次数其实不多,七七年纪这么小……

她把公寓买在这里,离南沉别墅最远,那一开始就不止是凑巧那么简单。

可顾南城直接搬了过来,搬到了离她最近的地方。

那如果七七对他……她的手指紧了紧,浅笑,“去吧,回房间玩会儿,”说罢,看向已经收起作业本的冷峻,“小峻,带妹妹回房间。”

冷峻点头,哄了两句,七七便跟他进去了。

走了两步,还不忘稚气催促,“妈妈快点,我想拉布了。”

顾南城那条拉布拉多,直接取名拉布……

待那张门关上,黄奶奶端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晚安抬头浅笑,“黄姨,你先回家吃饭吧,需要过来的话我晚点打电话给你,没打的话就不用过来了。”

黄姨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硬朗,精神很不错,做事利落干净厨艺虽然不是酒店那种级别,但家常菜做得极有奶奶外婆的感觉,尤其是家里离这儿很近,方便。

客厅只剩了两个人。

晚安端起茶几上茶香袅袅的茶杯,低头吹了吹,不疾不徐,“有事就说,你听到了,我还要出门。”

陆笙儿取下墨镜,扔在茶几上,直直的盯着她,“你的女儿是南城的吗?”

“你可真有意思,专门跑到我家来问我这个已经问过一次的事儿。”当初在那家西餐厅第一次见面,她就堂而皇之的问了出来。

陆笙儿冷笑,“所以呢,到底是还不是?”

晚安低头抿了一口茶,似乎是嫌烫,蹙了蹙眉,又重新放下了,波澜不惊的笑,“我不是说了么,不是,答案从来没有变过。”

“变过还是没变过有什么区别,你一直在误导他,慕夏柒是他的女儿,怎么,担心四年的时间太长他已经把你忘了,所以弄了个女儿出来?”

晚安的身躯往后倚,慢斯条理的笑着,“即便我误导他了,那又如何?你不想让他被我骗吗?很简单啊,你让他跟七七验个DNA比对,就知道是还是不是了?”

那笑容丝毫不显山露水,但陆笙儿偏生就嗅到了那股极浓的肆意的挑衅。

是,验DNA,顾南城即便要做,也会暗自的调查,绝不会因为她说那不是他的女儿而去医院惹恼慕晚安,这点谁都明白。

晚安打量着她的神情,手指敲打着膝盖骨,轻声细语的浅笑,“还是说陆小姐觉得我们家七七……很眼熟?”

陆笙儿像是被戳到一般,脸色蓦然一僵,眼神也跟着冷了下来。

晚安轻轻笑开,“毕竟我们从小就认识,七七要是长得像妈妈的话……你觉得眼熟也是自然的。”

陆笙儿看着那张笑脸,手不自觉的握拳,脸上反而笑了出来,“我倒是好奇了,你应该挺怨恨南城的,即便真的生了他的女儿也不会给他才是……反倒是直接曝光了,是想利用她重新接近南城么?”

“你很怕加上一个女儿……顾南城他立场就不一样了么?”

陆笙儿冷眼看着晚安,不屑的笑,“你觉得能?”

“你四年前在医院的病房说的那些话,不是希望我更恨他怨他,最好是一刀两断不再找他……能不能,我确实是不知道,不过陆小姐似乎很担心,”茶香四溢,但已经没那么烫了,晚安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不然就不会答应给简雨牵线搭桥了。”

茶杯落下,水渍吻合,“你既不希望他的身边再出现任何女人,可是又不想他身边这个空位被出狱的我再填上,薄锦墨么不想兄弟一直单身,你呢……看不起简雨,但简雨总归是比我好,是不是?”

陆笙儿手指拨着挡住下巴的围巾,冷笑连连,“慕晚安,不管你是查清了还是没有查清,应该都很清楚,你不能把我怎么样。”

“是不能啊,就是不知道陆小姐专程找上门……是为了什么。”——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