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07.坑深307米:你好像至今不明白,我想玩你,你不够我一个手指头

“我自有分寸。”

“不管你想做什么准备怎么做,想想七七她需要你的照顾。”

晚安低头,淡淡的笑,有些无法形容的寥落,“我的剧本写完了,这也许是我导演生涯第二个也是最后的电影了。”

曾以为会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没想到寿命其实如此短暂。

睫毛在她的眼睑下落下一层的阴影,明暗交错鲺。

“为什么非要找顾南城不可?”

为什么非要找顾南城不可囡?

她笑着,“我没有非要找他啊,只不过他不准我找别人,他既然肯出钱,不是也省了很多功夫吗?”

眉眼弯起,冷艳妩媚,“再说,你不觉得这个电影让顾公子出资,比叫其他任何投资人出钱,都来得更有意义吗?”

“对你而言,他跟其他的男人没有区别?”

………………

傍晚时分。

GK的地下停车场,顾南城发动引擎,顺便拨通了电话,“在家吗?我过来接你。”

“在……你家啊。”

男人眉梢微挑,“我家?”

“是啊,你家的密码没有换,所以我直接进来了,我买好了菜,也切好了,你快回来吧。”

他低低的笑,“不骗我?”

“嗯哼,你回家就知道了。”

唇上不自觉的染上了些笑意,“好,马上。”

挂了电话,便直接驱车回家,车速比往常的快了将近一倍。

回到南沉别墅,七七追着拉布拉多在花园里玩得不亦乐乎,冷峻坐在客厅自己找了个地方写作业,顾南城看他一眼,脱下西装扯下领带,“你姑姑呢?”

冷峻依然专心写作业,头也不抬,“在厨房。”

晚安正好切完了所有的菜,拧开水龙头在洗手,忽然被人从后面用力的抱住,男人气息也跟着笼罩了下来。

密集的吻落在脖子里,长身如玉的男人环着她的腰身,低头辗转的吻着她,模糊低语,“今天怎么这么乖?”

晚安仍是僵了僵,似乎一下无法适应这样的亲密,但已经不像初次那样明显了。

女人声线轻快,“补偿昨晚啊,我不是说了吗?”

顾南城捞她入怀,抬起她的下巴让她转过脸,英俊逼人的脸压下,重重的吻住,迫不及待的,带着无法言喻的急切的意味,深深的吻她。

晚安被迫抵在身后的流理台上,柔软,气息浓重,掠夺,侵占,隐忍压抑,又有挡不住的咄咄逼人。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觉得眼前这个温和儒雅的男人像是一头隐而不发的兽。

“顾南城,”她的下巴被迫抬起,方便他一路沿着下颚吻向锁骨,带着浓稠的亲昵暧一昧,她不得不揪着他的衣服出声,“我饿了……七七也饿了。”

他又吻了上来,唇贴着她的肌肤,愉悦的低笑,“等我回来炒菜?”

“嗯……谁叫你厨艺最好呢。”

男人的手指慢慢的***她的头发之中,最后亲了亲她的脸颊,哑声道,“好。”

晚安转过身,踮起脚尖蹭着他的下巴,软软的嗓音摩擦着撒娇的痕迹,“我不想在简雨的剧组了,”

“嗯,那就不要在了。”

“待了几天,我的感觉已经回来了,”女人的手指探进他的衬衫领口里,用发梢挠着胸膛裸露的地方,像个调皮的小女孩,“我想自己当导演。”

顾南城的嗓音有些低,又有些粗哑,“别闹了。”

她白净的脸上立时露出不满,“我想当导演,你说我在闹?简雨那个电影你怎么答应得那么爽快?”

“我说你的手,别再闹了。”

她眉眼一动,仿佛才察觉过来一般,老老实实的把手撤走了,嘴里嘟囔着,“你真是没情趣。”

顾南城好笑的看着她的神情,低头一口咬住她的耳朵,低哑而性感,“情趣?你想要我的命吗?”

她又不给他碰,三五两下的撩一拨完他,甜头没尝到,脸色煞白像是发病。

男人的眼眸深邃沉寂,埋首在她的脖颈处汲取她的香气,他不愿再看到她那个样子了。

那么冷漠,甚至带着恨。

漂亮的五官撒着娇,“那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啊?”

低沉沙哑的嗓音淡笑着,“你说呢?”

“那自然是可以的。”

“嗯,”他淡笑着,对这样的问题像是懒得多说,只是简单的答应,“先出去陪七七吧,你在这儿影响我发挥。”

女人又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好。”

她转身离去,顾南城微垂的眸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宠溺慢慢的消散,背着光,俊脸上一片温淡的阴影,慢慢凝成更无法捉摸的颜色。

电影很快进入筹备阶段。

晚安说这

次的电影她一手筹备,整个剧组她会组织合适的合作班底,无需顾南城再亲自挑选,从剧本到团队。

大概三天后的傍晚,GK的地下停车场,晚安刚从车上下来,一抹身影就不知道从哪里蹿了过来。

她看了眼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做什么?”站在她面前的是简雨,她此时看着晚安的眼神简直是仇恨,晚安挑眉,“我记得我已经表示退出你们剧组了。”

“是你叫顾南城把我换掉的?”

晚安波澜不惊,“你被他换掉了吗?”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装!”

睨她一眼,袅袅的笑肆意妩媚,“我最近装得挺辛苦,不是谁都有资格让我装。”

“不是你他为什么要换了我?”

“我不知道。”晚安吐出四个字,微眯了眼睛,好笑至极的看着她,“就算是我要他换掉的,那又怎么样?你冲到我面前吼几句就有用了?”

晚安其实对简雨真的没有很深的感觉,除去她在医院间接害得爷爷提前过世,但跟陆笙儿比起来,她几乎不想浪费这个时间。

高跟鞋的脚步响了两声,这样看上去,晚安比她高出了不少,愈发的显得气势逼人。

她低头,微微的俯身,眼神冷艳睥睨,“你好像至今不明白,我想玩你,你不够我一根手指头,”

晚安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居高临下轻声慢语,“我只警告你这一次,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烦我,否则我就只能跟你心爱的顾总说,让他想办法叫你不要再来烦我。”

那样明晃晃赤果果的轻视,她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得宠的贵妃,张扬跋扈毫不掩饰,简雨只觉得自己恨不得撕碎这张得意的面孔。

晚安远远看着已经从电梯里出来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扯了扯唇,吐出两个字,“滚。”

简雨冷冷的道,“你承认不承认是你让他把我换掉的?”

晚安勾唇浅笑,漫不经心的道,“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说不定是你跟顾总滚床单的事情被我知道了,他又觉得我为这个不高兴,我离开剧组的话,就变成他投你的电影——撤资很麻烦,索性换导演比较简单。”

不是谁都有资格让她说一个接一个的慌,演一出接一出的戏。

简雨,还真的远远不够这个资格。

“那你明明知道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简雨冲着她吼出来,“慕晚安,他为什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是,我拍电影是比不上你,论脸蛋也比不上你漂亮,家世学历通透都比不上你,可是论真心,我远远超过你!”

晚安看着那不断走近的男人,慢慢的抿起唇,简雨看着她表情微妙的变化,却以为自己说到了她的痛处。

“是,我是说谎了,那天晚上你接电话去了他的套房,我也在周围开了个房间徘徊了一个晚上,我也一个晚上没有睡,你匆匆忙忙的离开,我刚好进去了,他出来的时候以为跟他过了一夜的是我,我没有戳破,没错,我是说了这个慌。”

偌大的停车场,下班的时候并不安静,但她的声音不低,所以能够清晰的听到。

“我就说了这一个谎,付出了无数的代价,可是你呢?慕晚安,从你这次回来,你在他面前说了多少谎?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报复我?他生日我可以提请准备一个月,学所有他喜欢的菜式,就算他一眼不看我,我也可以为他做所有的事情,你呢?除了骗他利用他,你还能做什么?”——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