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04.坑深304米:晚安,你不给我碰就罢了,我不是砸钱买不放心的

晚安被他抱在怀里,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的眼睛也过了好几秒才聚焦,任由男人这么抱着她,低声道,“那就让我回去吧。”

她的声音没什么力气,低着脑袋垂着眸,重复道,“我想先回去休息了。囡”

顾南城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强留她,他低头用手指擦拭着她脸上的水珠,“嗯,好,”他很快的答应,嗓音很低而有些哑,“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晚安从他的怀里出来,身子往后退了两步,眼睛仍然是没有看他,语速很快,低着头要从他的身侧走过,脸上没什么表情,“时间还早,我打车就好了。”

现在也在十点左右,的确不晚。

顾南城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将被他自己拉扯开的衬衫用手指一颗颗的扣上了扣子,眼睛盯着她的脸,语调低沉温柔,却是不容置喙,“我送你,”

晚安用了两只手掰开男人拉住她的手指,长发掩住半边的脸,只吐出两个简单的字眼,“不用。”

说着她就要径直离开。

顾南城长腿跨过去挡在她的跟前,拦住了她的去路,薄唇弧度上扬,却是自嘲的意味鲺。

他淡淡的道,“我让你这么难以忍受么,既然如此,为什么答应得这么干脆?”

这间卧室,格局基本没有任何的改变,跟她四年前最后一次见相比。

她的眼睛看着地面,看着紧闭的门,沙哑的出声,“不是说让我回去了吗?”

“你看着我。”

他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自她从浴室里出来,就再没正眼看着他。

晚安将长发用手指往后梳,闭眼又睁开,仿佛在极力的忍耐,气息不稳,“我不用你送我想自己回去,你不是说了不强迫我吗?”

顾南城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未曾动过,声带紧绷,“好,你先看着我。”

“我要回去。”

跃跃欲断的神经终于压向他的理智,他不能接受这个女人站在他的面前却好似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无法忍受,伸手就扣住她的肩膀,逼迫得她只能正向对面他,俯身,俊脸逼到她的眼前,嗓音来自极深的地方,喷不出温热的气息,“晚安,你是要上我的床,如今看都不愿意看我,嗯?”

她为什么不愿意看他呢?

那样的躲避毫无技巧,甚至带着明显躲闪不及的痕迹。

顾南城甚至不明白,剥下那层伪装,她为什么会厌恶他到这样的地步?

因为他强迫她了?

其实只要她跟他说一句,只要她开口好好跟他说,她不想给他就可以不给,她想要的他照样都会给。

晚安深吸了一口气,才抬起脸去看他,瞳眸却是一下缩起,然后如惊弓之鸟的把他的手推开,又往后退了两步。

妖娆的长卷发反衬出她脸蛋没什么血色,尤其显得失神,“没有,我只是忽然觉得不舒服,”她的脸色略寡淡,是被削弱的冷艳,“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我不需要你送,我白天就说过了,如果太多深入对方的生活,对我们的关系而言就逾距了。”

顾南城低笑了一声,淡淡的道,“你因为乘错出租差点出了事,这么晚又这么远,我不放心,晚安,你不给我碰就罢了,我不是砸钱买不放心的。“

他对当初的那件事情始终耿耿于怀,仿佛天下的出租车司机大部分都是變態,四年前如此,四年后仍旧如此。

晚安不想跟他争执,闭上眼睛退了一步,“好,你让你的司机送我,这样就放心了。”

顾南城盯着她的侧脸,声音里缠绕着笑,“只是做了个开始你就这么难以忍受,”他淡淡的说着,语调里是说不出来的自嘲意味,“以后你要怎么跟我做交易,跟我周一旋?”

晚安无意识的按住了自己的脑袋,“我先走了,”顿了顿,她干涩的嗓音用没有情绪的语调道,“我会很快再找你的,放心吧顾总,不会让你花钱买吃亏。”

说完不等他开口答应,她就已经踩着高跟鞋直接朝门口走去,脚步微乱,很快。

顾南城锁着眉,迈开长腿就要跟上,拉开门的女人顿住了脚步,嗓音变得尖细起来,她仿佛是忍无可忍一般,头也不回的尖叫,“我说了不要你送,顾南城,你别再跟着我!”

女人的身影消失,留下高跟鞋的踩着地板的声音在安静的别墅里显得格外的清晰,走廊的灯也跟着照了进来,不一样的光线,被放大的孤寂和寥落,无处遁形。

有声响忽然响起,顾南城的神经被拨动一下,他脸色变了变,想也不想的冲了出去。

才出门就果然看到女人摔倒的身影,她按着自己的腿正要扶着扶手起身,顾南城心脏仿佛被攥住,说不出的疼和窒息感,他几大步冲过去把还没站起来的女人打横抱了起来。

抱着她,下楼,一双眸如被泼了墨,下颚紧绷。

晚安被他放在沙发上,然后

迅速的皱眉掀起她的裙摆,细细的检查她的腿,“哪里受伤了?哪里疼?”

“我没事……”

男人的声音猝然提高,几乎是低吼,“我问你哪里受伤了?”

晚安的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缓了好几秒才回答他,“没有受伤,只是摔了下。”

顾南成单膝跪在她的身前,抬头看着她的脸,“不舒服?”

她别开脸,“回家休息就好了,没事。”

“去医院检查。”

“我没事,只是累了,”

顾南城又低头,手指揉了揉她的腿,见她确实没什么疼的迹象,紧皱的眉头才稍微的舒缓了点,“你坐会儿,陈叔待会儿才到。”

晚安想收回自己的脚,但是被男人的手握着没放,“不是累了么,一天到晚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

头阵阵的钝痛传来,晚安情绪莫名的很烦,但她又只能忍着。

手攥着自己的衣服,眼睛看向黑漆漆的窗外,她不想看他,不想看到他。

好在陈叔很快就到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硬是把正在被男人按摩的脚收了回来,“我回去了,今天很抱歉,我改天找你。”

说完穿上鞋子,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顾南城却维持着原本的姿势,蹲在那里很久没有起来,唇上笑意弥漫,却都是冷清清的泠泠,毫无温度,充满着说不出来的无法用文字形容的气息。

晚安上了车,扯了扯唇朝前面的陈叔勉强的笑,“麻烦你了陈叔。”

“哪里的是,我本来就是顾先生的司机,应该的。”

车子发动,开出了南沉别墅,陈叔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看向她,见晚安头靠着后面,蹙着的眉始终没有舒展开,不由关心的问道,“慕小姐,您是不是不舒服啊?”

晚安怔了怔,“没事,我累了就会有点头疼,睡一觉就好了。”

“欸,那我快点开,让您回家休息吧。”

“好,谢谢。”

晚安回到公寓的时候差不多十一点了,保姆还没睡下,听到声音披着衣服出来了,“慕小姐你回来了?”

她点点头,“嗯,去睡吧。”

说着,她就直接回了卧室,把手里的包随手一扔,整个人就躺在了床上。

睁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脑海中剧痛的声音却愈发的明显了,喧嚣得充斥着她整个大脑。

她一下就爬了起来,冲到床边的柜子前,跪在地毯上拉开柜子,动作匆忙的把一个药瓶拿出来,倒了一颗白色的药片出来,掌心喂到唇边,吞下。

过了几秒,似乎又觉得不够,又倒了两颗出来,再一次性的都吞下去,这才拧上瓶盖,起身倒了一杯水,喝了大半杯水。

放下水杯,重新关了灯,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顾南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的屏幕,手指不断的摩擦着。

手机响,他迅速的接了。

是陈叔,“顾先生,我送慕小姐回家了。”

他哑哑嗯了一声,陈叔迟疑了一会儿,才道,“我看慕小姐好像不大舒服的样子,是不是感冒了?”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顾南城很快的调出女人的号码,拨了过去。

偌大的空间,过于安静,安静的可以听见从手机里传来的阵阵的回音,他扯唇笑,是他差点碰她了让她不舒服了,还是她真的身体不舒服?——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