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03.坑深303米:隔着肆意的水声,他唯只剩下了慌

晚安挽起唇畔,“你是真心的……那就去告诉他啊,告诉他你有多真心,告诉他我骗他。”

“慕晚安,你……他根本没有对不起你,你凭什么这么对他!”

那双眼发着红,晚安发笑,“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给我这样对待呢?可能因为他对于提前一个月给他过生日的人显得冷血了?”

这样明晃晃的嘲笑,简雨只觉得全身的神经都要被忍耐得崩断了囡。

傍晚晚安就回家了,反正她在剧组不过是打酱油,提前离开也没有人敢说她,买菜回家后专门请的保姆便回去了。

“如果晚上没事的话,九点的时候可以再过来吗?在这边过夜,薪水可以再提。”

“慕小姐晚上有事?”

“是,我要出去。鲺”

“好的没问题,我在家也就一个人住。”

吃完晚餐,冷峻在自己的书房里写作业,晚安陪着七七玩了会儿,给她洗澡念了半个小时,等她慢慢的睡过去了,她才关灯带上门出去。

保姆也早早的来了,晚安又跟写完作业洗澡准备睡觉的冷峻说了一声,“姑姑晚上要出去,如果有事的找黄奶奶,或者给我打电话。”

冷峻蹙着小眉头,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好的姑姑。”

晚安换了衣服出门,在地下停车场刚走到自己的车旁,刺眼的车灯照了过来,她下意识的抬手遮眼,车灯熄灭,她看到那辆眼熟的宾利慕尚。

她踩着高跟鞋走过去,手拉开车门,上车。

一边绑着安全带,一边轻佻的笑,“顾总还真是服务周到。”

顾南城听出她话里的嘲弄,也不在意,只是道,“晚上不完全。”

“去酒店不好吗?又方便,又近,还不用自己收拾,你家佣人都没有。”

酒店。

她话说的随意,像是真的就只是在抱怨酒店比南沉别墅离她住的地方更近,一个在安城的东边,一个在安城的西边,距离确实很远,不如在酒店来的方便,散场能各自回家。

顾南城握着方向盘的手重重一紧,手背上青筋跳跃,声音有些沉有些哑,“我喜欢在家。”

“随便你。”

车一路平缓的开回南沉别墅,晚安没跟他聊天,脑袋靠着车窗,长发落在肩膀上很温暖,有些昏昏欲睡。

车停下的时候,她才懵懵懂懂的打开了眼睛,睡得极浅甚至是半睡半醒,却做了一个梦,光怪陆离,睁开眼睛又全都褪去了,所以一时间真是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她看向车窗外亮着灯的漂亮的别墅,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到了吗?”

回答她的不是声音,而是一道阴影和男人压下来的唇瓣,堵住了她所有的疑惑和询问。

顾南城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俯身就扳过她的肩膀,低头吻了下去,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像是做过无数次的熟练,又或者,是想过无数次。

愈见深的吻除去认真便没有被别的,像是为了吻而吻,所以显得格外的认真,专注,不可阻挡。

晚安被亲的喘不过气,不得不蹙眉抵着他的肩膀,别过脸蛋抗议出声。

男人亲吻着她的唇边,下巴和腮帮,哑哑的问道,“是不是不喜欢车上?”

她摇头。

顾南城笑了笑,嗓音蛊惑,“别摇头,说话,晚安,说话。”

她的手臂已经搭上了他的脖子,“嗯,不喜欢车上,回床上吧。”

说完脸就埋进了他的肩膀里,再也看不到表情,顾南城吻了吻她的发,嗯了一声,然后放开她打开车门下车,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将她从车上打横抱了出来。

及腰的长发就这么落落的垂下,微卷,随着摆动而显得格外的妖娆,他抱着她上楼的时候,她双眼有些走神,连一贯带着的笑容也不见了。

顾南城低头吻着她,密密麻麻的温热的吻特落在她的脸上,额头,发上。

无声无息的,四周很安静,有种异常投入的错觉。

晚安被他放在床上,沉重的身躯也跟着压了上来,她闭着的眼睛打开了点,手指攥住正被他一路拉扯着解开的衬衫,“顾南城。”

他的动作看上去都是冷静而有条不紊,仿佛不紧不慢,但是浑身的肌肉都已经清晰的紧绷了起来,呼吸是压抑着的粗重和紊乱,仿佛随时都会脱缰过来将她撕扯吞咽。

听她叫他,他还是停住了,一双火焰簇簇燃烧的眸如火的盯着她,“嗯?”

她看上去终于有些不自在了,脸蛋也埋进了厚软的被褥中,闭上眼睛道,“你洗澡了吗?你去洗澡吧。”

顾南城盯着她细密却剧烈抖动的睫毛,他吻上她的耳朵,低声模糊的道,“洗过了。”

说话间,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男人熟练的褪下了。

肌肤接触到空气,她战栗了一下,忽然又再次攥住了他的衣服,“顾

南城。”

她闭了闭眼,才勉强从容的道,“我还没洗,你让我先去洗澡吧。”

“不用,”他低低的道,无边无际的吻再次覆盖了上来,温柔而耐心的哄着她,“我给你洗,待会儿再一起洗。”

晚安眼底掠过挣扎,整个鼻息之间甚至是身下的床褥都是男人的气息,她无意识的蹙着眉,手更是不自觉的紧紧的抓着床单,“嗯……好。”

压在她的身上,顾南城居高临下,看得清楚,她仿佛脱下了那层妩媚轻佻的画皮,一个劲的想把自己钻进被子里面。

他眼底划过浓稠的黑暗,心头笼罩着狠意,还是单手将她翻了出来,正面面对着自己,手搂着她的腰将她的身子贴近自己的胸膛里。

晚安原本以为自己是可以的。

她从不觉得自己恨他,或者多么反感他。

不过是个有过过去但其实也没什么的陌生人。

但那些深藏在记忆里几乎被尘封的记忆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被一只手伸进去,全都抓了出来,然后搅拌在她的脑海里。

一瞬间,就头痛欲裂。

“不……不,”她忽然低低的喊了出来,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一把大力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开了。

她大概是用了所有的力气,男人沉溺在她的气息当中没有防备,竟然真的被她推开了。

等顾南城看清的时候,女人已经煞白着脸慌不择路的冲进了浴室。

他脸色阴郁到了极点,起身就跟上,却被她反手关门隔在了外面,很快,里面传来了水声,像是把水龙头拧到最大,能够淹没里面的所有声息。

手掌大力的拍打着门,“晚安,开门!”

顾南城很慌,慌张这种情绪对于他而言是极其少见的,但如今隔着这样区区一张浴室的门,隔着那肆意的水声,他唯独剩下了慌。

那些慌张带出了悔意,是明知道她如今不喜欢他却借着权势逼她的悔,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带出了深埋在心底更多的悔恨。

是当年早已料到会有的,随着岁月而沉淀成深海的后悔。

他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胸口的冷静很快的被吞噬干净,只剩下暴怒得要踹开门的暴躁。

可他也不敢,他不喜欢她的虚与委蛇,但直觉再踹开门,再看到的就只有彻彻底底的冷漠甚至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浴室里,盥洗盆里的水不断的放,干净的流理台,晚安抬头看着镜子里的女人,长发凌乱的女人,仿佛一下被回忆打回原形的女人。

她面无表情,抬手摸了摸镜子里的那张脸,冷笑,不是已经忘记了吗?

浴室的门还在不断的被敲着,那个男人的声音像是魔音一般就是不肯散去,晚安用力的按着自己的脑袋。

顾南城的一张俊美的脸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他正要将门直接踹开,水龙头的水声却停住了。

过了几秒钟,门被打开,披头散发,脸蛋上遍布着水珠的女人出现在门口,她没有看他,眼神不知道聚焦在哪里,语无伦次的道,“sorry,我今天身体不好……改天行……”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手臂捞进怀里,力道大得要嵌进男人的骨骼中,“晚安,你别这样,”他的声音却较之她更加的低迷而紊乱,低低哑哑毫无章法的哄着她,“你不喜欢我就不碰你,你别这样,我不会强迫你。”——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