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二百零七章 主殿沦陷!

寂静的宫殿中,乾护法站在台阶上,看着身后的宝座,迟迟没有坐下。

他是没有资格坐这个位置的,他知道,也承诺过不会夺走。

“护法,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去殿主,而不是站在这里!”

“护法,属下不明白,为何你会舍弃殿主!”

“护法,难不成你也想成为殿主?”

“护法……”

殿内,几乎日月殿所有高层都在,他们一声声叫唤,一字一句,犀利无比,没一声每一句都是在指责乾日。

“够了!”乾日怒吼一声,吵杂的宫殿顿时安静了下来。

乾日怒看着他们,怒火在心里燃烧沸腾。

他们知道什么,知道日月殿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吗?知道他们为什么聚集在这里吗?

上面的人曾经说过,日月殿任何一个人都不重要,只要它存在就好。

而整个日月殿的意义,就是寻找一个根本不知道在不在的人,而且说不定这个人已经死了!

救欧阳圣,北宫弑说什么也是神化,他们拿什么救?

现在该想想怎么预防北宫家族报复吧,他们还想什么欧阳圣。

欧阳圣肯定是死定了,北宫离夜不会放过他,同样的,北宫离夜不会放过自己。

乾日很清楚的知道,日月殿招惹上了一个怎样的人。

怒吼传出,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欲言又止,可最终也不曾再说过什么,只是静静站着,脸上的表情依旧不服。

主殿的人都是从分殿,精心挑选出来的,分殿之所以为分殿,其中还有很多人,并不是真正的效忠。

但入住主殿,他们对于欧阳圣,就是百分百的忠诚。

即便欧阳圣让他们自己自杀,他们都不会皱眉头。

“你们知道什么,北宫弑已经是神化,北宫离夜是半神化,你们让本护法那什么和北宫家族斗?”那边的人都死在北宫弑手上了。

神化,神化……

他们知不知道,北宫弑一来,他们这日月殿,顷刻间就能变成灰烬!

没有去过北宫家族的人,听到乾护法的话,顿时呆滞了。

神化,半神化!

骗他们的吧?这怎么可能!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神化,还有,他们殿主是半神化没错,可北宫离夜……

他们记得,北宫离夜才十几岁吧,十几岁的半神化!

所有人愣在当场,他们无法消化这个消息。

“那,把月护法请出来吧,殿主说她在闭关,日月殿有事,她还有心思闭关?”现在日月殿实力最强的,就是日月两大护法。

这个时候,当然要把月护法请出来,这样才合理。

“月护法……”乾日叹了口气,现在貌似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是这一次,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出手帮忙。

那边的人,被限制于这边,具体什么原因,连他都不知道。

“让人把她请出来吧,通知分殿,一级戒严。”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希望北宫离夜他们来晚点,让他们有时间准备。

分殿……

大部分人听到分殿,迟疑相视,他们能说,最近分殿有点不受掌控吗?

看到他们迟疑的神色,乾护法皱起眉头,心里咯吱一响。

“发生什么事了?”他们不过只是出去了一趟!

呃……

这个要在他们怎么说?

大部分人低下头,剩下的人也是一头雾水,他们刚刚回来,难道分殿出事了?

“说!”乾日急了,分殿出事了!?

分殿不能出事,分殿出事,很快就会轮到主殿,可分殿这么多年来都没事,现在又能有什么事情?

怒火滔滔用来,大部分人吞了吞口水,神情迟疑,还是有人开口。

“最近分殿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脱离我们的控制。”他们已经在查原因,可一直没查出来。

脱离掌控!

四个字,成功让乾护*住了,什么叫脱离掌控?

“每个分殿都如此。”另一个人接着说,然后把头垂下。

每个分殿都脱离他们的掌控,他们到现在还没查清楚原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今的分殿,就像是和他们是两股势力,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乾日脚后跟狠狠往后退了一步,神情呆滞注视着前方,他们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说,分殿脱离了掌控。

这怎么会……

分殿怎么会脱离掌控,他们还查不出原因,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护法,分殿虽然不足畏惧,可他们联手,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又一个人忧心忡忡道。

主殿之所以把分殿分成四殿,就是担心他们会超越主殿。

分殿的新鲜血液最多,主殿的人,基本上都是从分殿选出来的,而且分殿人口杂乱,什么人都有,尽管一直有掌控,却也不好掌控。

“现在不要管分殿了,主殿,主殿进入一级戒备!”乾日急忙说道,心里涌出浓浓不安。

“是!”一半的人应道,转身走出去。

乾日好像想起了什么,大步走下台阶,往外走去,“快,把月护法请出来!”

他一个人是没办法的,现在只能去叫月护法,一个和他这么多年,却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

“是!”其余的人赶紧跟着他走出去。

日月殿主殿,一下子进入一级戒备状态,主殿周围的住户,都严格控制,不准外人随便进出主殿附近。

一下子,日月殿掀起了一场巨大的动荡,除了主殿的人,没有人知道,这是出了什么事。

“乾日还有几分本事。”两道身影出现在空中,俯瞰着东欧蓝的主殿。

低哑迷人的嗓音响起,是那般的出尘无瑕,“还不够。”

欧阳圣的话,一回来就会一级戒备,他却迟疑了这么长时间。

“说不定还是听说四大分殿不对劲,才这样的。”离夜含笑道,分殿差不多就全掌握了,没想到他做了这么多。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纳兰清羽,其实再过几年,日月殿就会不攻自破,有一只手掌,早已完全覆盖四分殿。

这就是欧阳圣招惹这个男人的后果,精心布局,步步收拢,还不曾让欧阳圣发现。

和纳兰清羽为敌的人,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

“走吧,再让他们多活一天。”离夜扯了扯纳兰清羽的袖子,往回走去。

纳兰清羽多看了一眼主殿,立即转身,修长手指握住离夜的手,十指紧扣,携手离去。

众人注视着一个方向,双眼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眼睛都喷火了,可依旧站在原地,不敢妄动。

乾护法站在最前,眼前妖媚的女人,让他气的压根直痒痒。

“月护法,你当真不出手?”乾护法双手紧握,她明明是护法之一,日月殿都变成这样了,她怎么就不能出手。

月兮躺在天蚕丝被中,遮住她火辣的身材,露在外面的双肩,光滑细腻,不掀开被子,他们也知道,被子下面的身躯,空无一物。

“乾日,你在说笑话吗?我什么时候承诺过,要保护日月殿,我又有什么义务,保护日月殿?”妖媚酥软的声音,撩动人心,勾魂摄影的笑容,百媚千娇。

乾护*了,他从来不知道月护法的底细,他是那边派过来的人,那月兮呢?

“还有,欧阳圣死了以后,记得告诉我,我会很开心听到这个消息的。”他们对她的囚禁也够了,这么多年过去,欧阳圣死了最好。

“你……”

月兮撩娆动人的笑容,突然僵了僵,随即扭头看向外面,她笑的更动人了。

“你们要找的人,好像已经找来了,看来这日月殿,当真是要覆灭了。”银铃般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房间内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匆忙脚步从外面传来,主殿护卫急忙叫道:“护法,不好了,分殿的人在攻打主殿!”

分殿的人在攻打主殿!?

房间里的十几个人猛地一怔,随即回神,脚步匆忙往外走去。

一时间,房间里又只剩下月兮一个人,然而她脸上的笑容,越发动人。

“北宫离夜,你比本座想象的还要来的快,当日承诺了你,本座自然会记得你这个人情。”话落,白皙细滑的藕臂从被窝中伸出来,掀开杯子。

玲珑有致,火爆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却一个人看见。

“今天这么特别的日子,本座该穿什么衣服才好呢?”打开衣橱,一件件华美的衣裳呈现眼前。

房间内寂静无比,柔软华服一件件,遮掩住了那让人欲火膨胀的身躯。

主殿外,四面受敌,四个分殿同时进攻,不给主殿留任何一丝喘息的机会。

离夜和纳兰清羽站在空中,俯瞰着攻打的主殿的场面,淡漠如水。

现在主殿和分殿的差距,那就不是一点半点了,主殿去了一趟北宫家族,损失本就惨重,而分殿里,单单第六殿,就两百个左右的宗师。

而且分殿本身,就有人是宗师,四个分殿加起来,宗师就将近三百个。

欧阳圣在找还好,半神化的殿主,再多宗师也不担心。

如今日月殿连殿主都被抓走了,还有什么好忌惮的。

“开阵!”乾日匆匆走出来,看到混乱的场面,放生嘶吼,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日月殿,不能倒!

“北宫离夜,你把我二人带来,又蒙上眼睛,算什么!”夙皇愤怒道,就站在他们身后,站在狮鹫身上,旁边站着的是欧阳圣。

离夜从联盟出来,虽然没带人,但是纳兰清羽带了。

皇城灭了,夙皇没看到,就带他出来看看日月殿怎么被灭,也是可以的。

“既然两位这么想看,那就看吧。”离夜伸出手,把蒙住他们眼睛的黑布扯下。

刺眼光亮袭来,刺疼了双眼,两人立刻闭上眼睛。

“日月殿!”

欧阳圣虚弱的微微一颤,他那高大的身体,如今就如同佝偻老人,俊美的容颜,也变得苍白狼狈。

要是不说这个人是欧阳圣,绝对没有人能认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日月殿殿主,不过是被抓走几天的时间,就变成了今日这副模样。

“殿主就是殿主,一眼就看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了。”离夜满意点点头,走上狮鹫背上。

四殿围攻主殿,主殿很快就会输了,在他眼皮子底下毁灭。

“四殿攻打主殿,这,这不可能!”欧阳圣愤怒道,脑中一片空白。

四殿一直被他控制的很好,怎么会攻打主殿,这是不可能的事,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国,国师!”夙皇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日月殿,而是站在空中,凌空而行,更像仙人的纳兰清羽。

他站在云端上,白衣似雪,温暖阳光折射在完美轮廓上,让人看了,都会忍不住下跪膜拜,迎接仙人临世。

夙皇看到纳兰清羽,整个人也懵了,凌空而行,国师!

神化!

“纳兰清羽!”欧阳圣听到夙皇的声音,这才抬头,当看着站立在空中的人,一张脸都变得扭曲了。

纳兰清羽!他怎么会在这!

“纳兰清羽,把龙魂珠给本殿换回来!”没有龙魂珠,高塔下的东西,眼看着就镇压不住了!

看着欧阳圣一脸激动,找人换东西的表情,离夜忍不住摇头轻啧。

都到这个时候了,欧阳圣想的,还是要龙魂珠。

“殿主还是好好看着,日月殿是如何毁灭。”纳兰清羽稍稍侧步,露出淡淡笑容,只是那笑容没有半点温度。

日月殿,毁灭!

欧阳圣狠狠打了冷颤,急忙往下看去。

“你……你做了什么?”欧阳圣的声音此时都在颤抖,他前几天才攻打着北宫家族,今天日月殿就起了内讧!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殿主,咱们好好聊聊如何,说说你们要找的人是谁?还有,陵川和子朔,又是谁?”离夜的声音逐渐没了温度。

这些她本来不想关心,奇叔被带走了,她不得不关心。

清羽即便是那边的人,没有见过陵川和子朔,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即便是见了,不认识的几率也很大。

“不知道。”欧阳圣咬咬牙,轻哼一声,找人他是知道,但是这两个人是谁,他的确是不知道。

离夜淡淡轻笑,扫视了一眼欧阳圣,看着他坚定的表情,继续开口。

“好啊,我想你会知道的。”离夜没有再开口询问,低头看去。

杀戮,分殿一齐围攻,主殿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一下子,主殿的人往四周逃窜,可分殿的人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主殿的人对日月殿多忠心,谁都知道,放走了他们,这些人日后一定会回来报复。

所以不管是谁,都不能放走!

杀!杀!杀!

杀戮疯狂肆意,鲜血染红了半边天,四殿合力,将主殿的人逼到中央广场。

“北宫离夜,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欧阳圣眼睁睁看着主殿沦陷,整个人看上去都亏奔溃了。

这是他一生的心血,能和四国并驾齐驱的势力,如今却变成了这样。

依靠着日月殿的家族和势力,到这一刻,居然不见一个人站出来,而攻打主殿的,就是分布在各个方向的分殿。

同样是日月殿的势力,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随便你怎么想。”离夜随意扫视了一眼欧阳圣,继续看向下方。

欧阳圣早就阻止不了这一切,她就是要让他看到,日月殿一点点会在他面前。

夙皇看着毁灭的日月殿,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连纳兰清羽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能凌空而行对顾不上,心里唯一想的就是天龙国。

天龙国,应该还是好的吧……

离夜好像看穿了夙皇的心思,嘴角勾起讥讽的笑意。

“对了,忘记告诉夙皇陛下了,天龙国的帝都皇城,如今已是一片废墟。”离夜的声音,如同魔咒,击打进夙皇的心里。

废墟,帝都城毁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有老祖宗在,帝都成怎么还会被毁?

“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皇城中,小爷没放过一个人,包括你心心念念的老祖宗。”带着几分讥笑的声音再次响起。

离夜笑盈盈看了夙皇,那语气,平淡无奇,好像只是在说一件极小极小的事。

夙皇踉跄后退一步,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心口在火辣辣的撕疼。

毁了,皇城毁了……

皇城毁了……

这就是北宫离夜曾经说过的代价吗?他们现在这是在付出代价吗?

他想灭北宫家族,结果他被灭的是整个国!

不,他还有军队,各方将士听到皇城的事情,一定会找北宫家族的报仇的,他夙家虽然灭了,但北宫家族却是永世不得安宁!

想到这里,夙皇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北宫家族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天龙国从皇城覆灭开始,就会被各方势力分割,即便是你的军队,他们想到的,也只是争夺地盘。”看着夙皇脸上的笑容,离夜继续说道。

夙皇心里刚燃烧起的一点火光,顿时熄灭,再也不复存在。

“日月殿灭后,这些势力,慢慢被收复。”纳兰清羽接过离夜的话。

欧阳圣和和夙皇同时后退,心如死寂,势力被慢慢收复。

慢慢被北宫家族收复……

他们吞了吞口水,神情紧张呆木。

到时候,日月殿,天龙国,所有的势力,都将属于北宫家族,那个时候,即便是其它三国联手,都抵挡不过一个北宫家族!

这风启大陆,最强大的,就是北宫家族了!

“嘭!”

一声巨响响起,离夜把目光从两人身上挪开,低头看去,嘴角弧度加深。

“看来事情已经差不多了,这样的话,两位也去看看吧。”说着,离夜往主殿方向走下去。

纳兰清羽走在她身边,双手负在身后,完全像个局外人。

狮鹫上的两个人,早已不知道失魂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们心里所想的,都是北宫家族日后的强盛。

如今的日月殿要做这件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其它三国阻止不了。

也没有人能阻止!

主殿所有人,被分殿的人逼迫到中央广场,他们身上布满伤痕,为主的人,就是乾日。

四股势力聚在一起,为首的人看到对方,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你们就不能慢点或者是快点,不然人家以为我们商量好的。”霖奕指着对面三个人,一脸不满,更是嫌弃。

春秋同样白了他们三个一眼,还说呢,他自己怎么就不能快点。

“你以为我们乐意?”

“就是!”

梦寻欢和飞聂也是一脸不满,可眼中的笑意,又是那般柔和。

他们四个,从来都是你争我夺,其中的默契,就算什么都不说,也能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尽管四个人都在嫌弃对方,其实他们只是嘴巴上这么说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你们四个还真是,从第六殿到主殿,就不累吗?”熟悉的声音响起在四人耳边,他们纷纷顺着声音就传来的方向看去。

上面!

所有人抬头看去,当空中走下来的两道身影引入眼帘,所有人都石化了。

凌空而行!

神化!

这怎么可能,这个人,是北宫离夜吧!

北宫离夜才多大,就晋升到神化了,还有他身边的男人,看起来很眼熟。

“纳兰清羽!”乾日惊颤道。

那个人是纳兰清羽,他……他也是凌空而行!

北宫离夜那位大人说是半神化,那肯定就是半神化没错,纳兰清羽呢?

他能够凌空而行,是晋升到神化,还是他的情况和北宫离夜一样,半神化就能凌空而行的奇葩。

纳兰……清羽!

“我滴个乖乖,他就是纳兰清羽!”

“凌空而行,应该是神化了吧。”

“另外一个是谁?”

……

四殿的其他人纷纷摇头,他们都不认识另外一个人,不过他也能凌空而行,实力肯定是不简单!

神化,这个世上还真有神化的存在,简直不可思议!

“你小子,是实力本就是这样,还是你又晋升了?”春秋嘴角抽搐问道,不管是哪个,都能够狠狠打击他。

凌空而行,不就是神化!

妈的,当时他是跟神化的家伙打,难怪会打不过,这样能打过,就见鬼了!

要知道,他们相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那可是一大截!

离夜摸了摸鼻子,这要怎么说,告诉他们,她是半神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能凌空而行。

显然是不可能的,到时候他们四个都会一起暴走。

“好了,先别说这个,把日月殿的事搞定了再跟你们说。”离夜摆了摆手,微笑道。

现在又不是他们聊天说笑的时候,解决了再说。

“人都在这里了,跑不掉的,不过你后面的那个有点眼熟。”梦寻欢走到离夜身边,看着狮鹫上的两个人。

这个人怎么看,怎么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离夜眨了眨眼睛,无害看着梦寻欢,随意道:“当然眼熟了,他不就是日月殿殿主。”

“轰!”

晴天一声霹雳,这个时候不管是分殿的人还是主殿的人,听到这句话,表情活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殿主!欧阳圣!

这怎么可能是,殿主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俊美不凡的男人去哪了?

欧阳圣接连受到打击后,还有药物作用下,整个人一下子看起来,老了几十岁,高大的身躯又变的佝偻,哪里还有一点以前的样子。

听着离夜的话,春秋他们四个,一阵狂汗。

北宫离夜还真是什么都敢做,就连日月殿殿主都变成这样了。

不过,他们都攻上日月殿了,就应该和他一样,什么都敢做,日月殿又怎么了,他们端了!

“分殿的人你们应该都控制了吧?如此的话,主殿的人,把乾日给小爷留下,其余了,一个不留!”最后四个字,离夜一句一顿开口。

四人点点头,他们都知道怎么做,分殿的人他们掌控了,不代表主殿的能掌控。

能掌控分殿的人,他们其中还有一股助力,不知道是谁在帮忙。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分殿其实早就被攻破,攻破的人正是纳兰清羽,他们去分殿,只是接手而已,可他们不会知道这件事。

“怎么会这么快!”不该这么快的!

他固若金汤的日月殿,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全毁了。

北宫离夜甚至都没出手,第六殿,这些都是第六殿的人。

欧阳圣后悔了,他让北宫离夜去第六殿,是为了让那边的大人,在混乱中,帮他杀死北宫离夜。

可带最后,第六殿毁了,去的人死了,北宫离夜和第六殿的人不翼而飞。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们就这么听北宫离夜的话,而他用了十几年都没成功,这是为什么?

欧阳圣想不明白,他也无法理解,不知道是为什么,想不通是为什么。

他不但没有杀了北宫离夜,反而送给了北宫离夜一份大礼!

欧阳圣气的浑身都在抖,胸口气血翻滚,最终一口鲜血喷洒而出,他整个人轰然倒下。

他的霸业,他的日月殿,就这么没了。

“北宫离夜,你抓我干嘛?”乾日心里一阵紧张。

北宫离夜是知道什么了吗?他知道多少?

“萧十一,把乾护法议事宫殿。”看向欧阳圣的目光漠然收回。

这样就承受不住了,有些事还没开始呢,他现在就气晕过去,等会不得气死。

“好。”萧十一脸上咧开笑容,揪着乾日,往议事宫殿的方向走去。

“北宫离夜,你放开我,你放肆,知道本护法……”

随着两人离开,声音逐渐消失。

“小爷就是不知道你是谁,才要问啊。”嗜血的笑容,在离夜脸上绽放,让人看了,顿时觉得不寒而栗。

梦寻欢搓了搓手臂,摇头离开,她每次看到北宫离夜露出这种笑容,就觉得冷的。

“苏伯,麻烦你把他们两个,也带去议事殿。”离夜叫道,一个个来,不急。

邋遢的男人抠着鼻孔,一脸困倦,慢悠悠走出来。

“好说好说。”他露出笑容,然后一手在人群中一拉,留香就出现在他身边。

“大哥!”留香见藏不住,立刻殷勤叫道。

听到留香的叫唤,离夜顿时满头黑线,眼角不停抽搐。

大哥……谁是他哥!

“叫什么叫,走了!”苏伯拉着留香往狮鹫走去。

跳上狮鹫,他们把上面的两个人给拖下来,像尸体一样的拖下来,又像尸体一样的,往议事宫殿拖去。

“这里的事,就麻烦你们了,然后就是整理日月殿的事情,我相信你们应该很快可以完成。”离夜笑眯眯看着春秋他们四个。

四个人瞪了一眼离夜,同时嘀咕道:“还真是会使唤人。”

说完,他们嘴角无声勾起弧度,微笑着走开。

离夜看了一眼他们几个,正要走去议事殿,紫色身影落入眼帘,一颦一笑都透着妩媚撩人。

“清羽,我先过去一下。”她找自己有事?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人,然后就收回了目光,没有半点动容。

“去吧。”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眼熟。

环视了一眼四周,纳兰清羽直接往高塔方向走去,现在能让他有点兴趣的,也只有那座高塔。

离夜大步走过去,走到月兮面前,“找我有事?”

“只是在离开之前,告诉你一声罢了,这件事,就当我月兮欠下你一个人情,我相信,你应该很快就会走出四国,到时候随时能来找我。”说着,月兮拿出一块令牌,递给离夜。

离夜狐疑接过,金丝缠绕的令牌上,中间弯弯曲曲有一个“月”字。

“你是四国之外的人,也是日月殿的护法,那能告诉我,日月殿属于你们那边的哪股势力吗?”离夜收起令牌,把它放进储物手镯。

人情这东西,不要白不要,留着总有用处。

“不知道。”月兮妖媚一笑,笑容中透着几分讥讽。

不知道?

离夜眨了眨眼睛,她自己帮谁做事,她都不知道?

见离夜露出诧异的表情,月兮伸手半遮面轻笑,能惊到这个惊死人不偿命的少年,倒是挺有意思的。

“的确是不知道,不知道为谁办事,不知道这是谁的势力。”这些她什么都不知道。

离夜一阵狂汗,她不知道,怎么在这里的?

“能说说吗?”不说她也不勉强。

月兮看了一眼离夜,随即露出一抹笑容,“告诉你无妨。”

离夜点点头,指了指前方,“边走边说。”

说不定能从她说的里面,知道一些事情,不过她指望的也不大。

“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是当年我四处挑战人,有天被人挑战了,然后输了,在比试之前,答应了他一个条件。”然后就到这里来了。

离夜囧了,输了就到这里了,自己就不该指望月兮能说出什么来。

“我知道了,等到了那边,有事情一定去找你。”等等,自己要去什么地方找?“不过你好歹告诉我去哪里找吧?”

总不能有事了,她拿着令牌满大街找人?

月兮张开双臂,缓缓后退,如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魅宗。”

紫色身影随风而去,赤脚走在空中,脚踝上的银铃作响,发出悦耳动人的声音。

离夜蹙了蹙眉头,看着月兮走远,魅宗?

那又是什么地方?等等问问清羽。

摇了摇头,离夜大步往议事殿走去,果然那边的事情,她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离夜刚走进没几步,白色身影瞬间出现在她身边,目光看向刚才月兮站着的位置,神情有些紧张。

“那个女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那个女人怎么会在日月殿?

以前来的时候,没见过她,现在突然看见,才记起来她是谁,她怎么在这?

“你认识?”离夜眼中闪光亮,正好,她还想打听月兮是谁,还有那个什么魅宗。

纳兰清羽上下查看了一眼离夜,见她没事,才回答,“她叫月媚,是魅宗宗主,魅宗以修炼魅术为主,不过她,已经消失有段时间了。”

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做月护法,看来是那边的日子太无聊了。

“难怪她说,有事可以去魅宗找她。”离夜撇了撇嘴,只是话才刚说完,腰间一紧,俊美的轮廓,离她不过一指远。

“不许去。”纳兰清羽此时极为霸道。

离夜扭头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才又看向纳兰清羽,微笑问道:“为什么?”

白担心了,这个男人会搂着她,周围应该不会有人。

过了好一会,纳兰清羽才吐出一个字,“烦。”

“哈哈哈哈……”离夜忍不住大笑起来,靠在纳兰清羽怀中,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只怕天下这么多男人,只有纳兰清羽才会认为,魅宗的女人很烦吧。

不过魅宗的魅术,对他没用的话,在他眼里,应该是很烦的。

腰间的力道稍稍加紧,额头抵在离夜的额头上,用两个人听到声音说道:“纳兰夫人,很好笑吗?”

“咳咳,不是,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月兮会特意来找我了。”身为魅宗宗主,修的一身的魅术,就算不刻意,也是妩媚动人,让男人流口水。

可自己是女人,对男人有用的魅术,对女人尽管也有点影响,不过对自己来说,还能够不为所动。

魅宗宗主,被人打败了……

“你说,你们那边,还有谁能够打败魅宗宗主?”能成为宗主,实力肯定不低,还有一身的魅术,谁能不为所动,还把她打败,让她心甘情愿,到这边当月护法,还不反抗。

纳兰清羽稍稍松开离夜,握住她的手,往议事殿的方向走去。

“能打败她的人很多。”到了议事殿门口,纳兰清羽才缓缓说出了一句话。

魅宗的实力,不是最强,但是能占一席之地就是了,很烦。

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他说的应该是忽略魅术以后的月兮吧,不对,应该是月媚。

“那你为什么不准我去?”离夜歪头看着纳兰清羽,那个人情她还是要的,有什么事得去看看。

纳兰清羽愣了愣,才缓缓扭头,一本正经道:“为夫怕她们把你带坏了。”

貌似……没有不能去的理由。

离夜:“……”

这算是理由?

为什么她会觉得,他是找不出理由了,然后随便说了个理由?

萧十一匆匆走出来,一张脸皱在一起,看到他们两个并肩走进来,怔了怔,随即开口。

看到萧十一走来,离夜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不禁庆幸,袖子够宽,挡住了袖子下牵着的手。

“离夜,不好了,那个什么护法死了。”刚刚把他带到这里,他就死了。

“死了?”牵着的两只手松开,离夜急忙走进殿中。

乾日躺在殿中央,闭上双眼,神情平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软靴在乾日面前停下,离夜俯瞰着他,蹲下身体。

“这么看起来,真的是死了,没查出原因吗?”离夜头也不抬问道,死了,那样的一个人,会随随便便就死了?

几人相视一看,同时摇头回答:“没有。”

他们刚刚走进来,人就死了,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想着先去告诉离夜,萧十一刚走到门口,离夜就来了。

至于什么原因,他们还没查清楚。

黑亮的目光注视着躺在地上的人,白皙手指从鼻间探过,然后慢慢移下来,心脏,脉搏,最后停留在丹田。

几个人伸长脖子,看着离夜的举动,神情疑惑。

离夜这是在干嘛?人不是死了吗?

“如何?”纳兰清羽走过来,看着地上躺着的人,没了声息,心脏也停止了跳动,看上去是死了。

离夜稍稍抬起头,探到丹田的手指慢慢往上,玫瑰红唇的笑容,完美到了极点。

------题外话------

更新了更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