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二百零六章 联盟

离夜看了一眼夙凌云,脸上的讥讽,慢慢加深。

夙凌云,这是想跟她同归于尽么?

愤怒的目光看向离夜,夙凌云踉跄跪地,一剑直插心口,鲜血在快速流逝。

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就能杀了北宫离夜,毁他皇城,灭他皇族,即便一开始是父皇想灭他们,但自古君王无错!

夙凌云说什么生死任由离夜处置,实际上,他只不过以自己为诱饵,等离夜到他面前,他就会毫不犹豫下杀手。

只可惜,他那点小把戏逃不过离夜的眼睛,所以他永远也不会成功。

“呵,这样也好。”震撼中的夙凌云扯出一丝笑容,对,这样就好,死在他的手上,这样便很好。

自己能活到现在,本就是他挡下了那一剑,现在算是还给他了。

离夜蹙了蹙眉头,看着夙凌云脸上凄凉的笑容,这点情绪,她没看懂。

白衣飞舞,眨眼已走到离夜身边,伸手搂住她的细腰,一连退了三步,平静无澜的眸子看向几步外的夙凌云,直视着他的眸子。

夙凌云愣愣看着白衣仙人的举动,心里无声泛起一丝酸楚,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但曾经他想过的。

他欣赏北宫离夜,从一开始的不屑,然后来欣赏,敬佩,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仰慕,有个时候目光舍不得移开。

所以他想,北宫家族和皇家现在的局面,已经改变不了,但是他要得到皇位,改变这种局面,那个时候,北宫离夜是北宫家族家主,他是皇帝。

北宫家族和皇家的关系,就能回到以前,自己这么看着他就好。

离夜漠然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夙凌云,忽略掉他眼中的情绪,然后转身离开。

“清羽,我们回家。”

“好。”纳兰清羽的目光在夙凌云脸上停留了一会,然后转身大步走到离夜身边,大掌放在她腰间,扭头看着她的侧脸,眼中溢出笑意。

他们回家!

夙家老祖双眼睁大,躺在血泊中,早已没了生息,脸上抽动僵硬的表情,一看就知道他是经历了多大的痛苦才死去的。

“轰——”

“哗啦——”

被毁的宫殿,如排山倒海般,轰然倒塌,一阵接着一阵,响声传至百米外,还依稀能够听到。

其中没有一个人能走出来,不管身份是什么,也不管是谁,全部被淹没在这一场巨大风波之中,没有人能够幸免!

帝都所有居民,躲在家中,感觉着地面的震动,听着传来的巨大声响,重重叹息了一声。

天龙国,灭了!

在北宫家族的方向,两道身影走在上空,俯瞰着凌乱狼藉的地方。

紧张的时间,只够把活着的人带走,北宫家族根本来不及清理。

“红莲。”离夜淡淡叫了一声。

红光在黑夜闪烁而过,出现在离夜和纳兰清羽面前,看到纳兰清羽,红莲上的花瓣稍稍颤动了一下。

“离夜?”红莲叫道,发生什么事了?

注视着北宫家族,地上的血迹还没有完全凝固,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密密麻麻,分不清楚谁是谁。

整个北宫家族,也毁的差不多了,也带不走几件有用的东西,不过有用的东西,离夜相信,北宫弑已经全部带走了,剩下的也没什么。

“把它烧了。”离夜伸出手,指着下方。

既然毁了,那就毁的彻底,让它消失在这个世上,再也不用留下半点痕迹!

“啊?”红莲动了动身体,看向下面,然后傻了。

这,怎么变成这样了!

“烧了。”离夜淡淡吐出两个字,语气中透着冰冷寒霜。

红莲猛地回神,然后狠狠打了冷颤,点动身体,“好!”

它从空中往地上飞去,黑夜中一道红色炫目的弧度划过,火红之光,笼罩在整个北宫家族的上空。

炽热,滚烫,在一瞬间,轰然而下!

“轰隆~”

熊熊大火燃烧而起,火蛇吞噬着一切,异火焚烧,谁也无法阻止!

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才将一切焚烧殆尽,把北宫家的一切烧完,火焰诡异的消失了,而曾经磅礴强大的北宫家族,最终,只剩下一片焦黑的土地。

这里完全没了往日的痕迹,就连那一场嗜血的杀戮,也被这一场火完全吞噬!

北宫弑带着北宫家族的人,走最快能到灵师四家的路,这条路是后面开辟出来的。

而且如今的灵师四家,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断魂山脉这么好地方,没人敢动地方,离夜当然会打它的主意。

扩建!很大规模的扩建!

如今从天龙国帝都到灵师四家,只需要不到半天,整个断魂山脉,都是灵师四家的势力范围。

他们做这些,没有人知道,将灵师四家封闭,他们四城的范围开始动工,将四城改造,然后就是一点点往断魂山脉扩展。

如今的灵师四家,如今的断魂山脉,就算日月殿也比拟不了!

这股势力,在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变得很强!

夜半时分,北宫家族的队伍走到了如今灵师四家的势力范围,他们还没靠近,一声大喝传来。

“何人靠近!”

北宫弑停下脚步,扫视着周围,微微一怔,他记得灵师四家还得走一段路才会到离帝都最近的湖城,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环视着四周,月光照耀下,隐约可以看见一座座凸起的轮廓,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灵师四家?

“何人靠近!说话!”对方见北宫弑不说话,大喝之声再次传来。

北宫弑这才回神,脸上露出一抹欣慰,他们还在百米外,就被发现了,这样的防御,真的不错。

“北宫弑!”中气十足,霸道无比的声音响起。

声音落下,不远处身影晃动,黑夜中,一队人匆匆走来。

洛亦尘匆匆带着人出来,距离五十米,他就确定了来人的确是北宫弑,可看到后面的队伍,他愣住了,继续走上去。

“北宫家主,你们这是怎么了?”他们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还有北宫家族的子弟,大部分人身上,都带着伤痕,就算没有伤痕,也是狼狈不堪。

帝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进去再说。”北宫弑神色沉重指了指不远处,他们之中尽管大部分人都吃了疗伤丹药,可一场大战下来,急需要休息。

洛亦尘急忙点头,带着北宫弑他们走进灵师四家的势力范围。

欧阳圣,夙皇,愣愣看着四周,脑中一片空白。

这里是灵师四家!

灵师四家什么时候变成这样?这里不是还是断魂山脉的范围吗?什么时候变成灵师四家了?

浩荡队伍走进灵师四家的势力范围,惊醒了所有人,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三家老祖也早已出关,听说北宫家族的人来了,难得的踏出自己修炼之地,出来相迎,但看到他们身上的痕迹,所有人都愣住了。

宽阔的广场聚满了人,所有人脸上一阵迷茫,这是什么事,让北宫家族变成了这个模样,连夜就来了?

“这,这发生什么事了?”他们明显经历了一场大战啊!

北宫弑没有回答,侧身指向身边的两个人,冷声道:“好好伺候咱们的殿主和夙皇陛下。”

殿主,夙皇!

日月殿殿主欧阳圣!天龙国皇帝!

他们把这两个人都给抓来了?难不成他们弄成这样,是去攻打日月殿和皇宫了?

“放心,我们会好好伺候的。”傲邢走出来,叫了几个人,走到欧阳圣和夙皇的面前,什么也不问。

欧阳圣深吸一口气,沉声呵斥:“你们放……”

话还没说完,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欧阳圣的脸色瞬间变得更为苍白,早已是连半点血色都没有了,他一运气,全身就如同刀割,一说话,到处都在疼。

北宫离夜到底给他吃了什么,给第六殿的毒药,也不是这样的,加大分量,也不至于会是他这种情况。

“废话那么多干嘛,走!”几个人带着欧阳圣和夙皇走远,耳边隐约还能听到身后谈话的声音,慢慢走远,直到最后再也听不见。

不管是欧阳圣还是夙皇,此时疑惑不已,北宫家族和灵师四家什么时候有这层关系了?他们怎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年灵师四家沉寂,不会是一直在改造这里吧!

夙皇脸色一阵红一阵紫,原来北宫家族早就想要离开帝都,脱离皇权的掌控,他们的心早就不在皇家人的身上,灵师四家也是如此!

这两股在天龙国有地位的势力,什么时候联手的?

“北宫家主,按照离夜的构造,您住的地方早已经建好,北宫子弟的还没完成,不过快了,大家暂时就先挤一下吧。”傲一胤看着北宫弑身后,到底是多惨烈的大战,才让北宫子弟变成这样。

可他们一点都不知情,若是知情,他们前去支援,说不定不会变成这样。

看着北宫家族众人,所有人脸上露出愧疚,这也是他们的失职。

北宫弑好像看穿了他们的心思,扯出一抹笑容,“你们也不用自责了,老夫知道你们在完成夜儿交代的事情,顾不上其它地方,不用自责,现在就安排他们去休息吧,顺便拿疗伤的丹药出来,夜儿给的丹药,不能医治全部的人。”

夜儿当初说联盟,是相信他们,而他们的确也没辜负夜儿。

此时此刻北宫弑不禁庆幸,在两年前离夜就开始准备,否则北宫家族现在,会变得无处可去。

离夜让灵师四家改造的地方,说的灵师四家的范围,实际上是她亲手打造的一股势力,即便没有今天这件事,北宫家族也会迁居到这里。

这个地方非常适合,天然之险断魂山脉,人工之险由他们亲自打造。

每个地方,都是精心打造,这里早已不是当年的灵师四家。

将四城连接,扩展断魂山脉,如今这整个无主的断魂山脉,都归他们所有,这是他们亲手打造出来的王国!

这一晚,谁也没睡着,到处都处于一级戒备!

而大家几乎把灵师四家,以及先迁过来的藏药楼,两边所有疗伤丹药用尽,情况好不容易才稳定了下来。

可是依旧不乐观,疗伤的丹药远远不够,可他们现在能做的都做了,只能等离夜回来炼制丹药,才能进一步疗伤。

这一战,不止是皇城和日月殿损失惨重,北宫家族亦是!

不同的是,北宫家族已经稳定了,皇城已然结束,而日月殿才刚刚开始!

阳光洒落大地,蔚蓝天空,晴空万里,空中两道身影缓缓走过,俯瞰着如今的断魂山脉,冷淡的轮廓,逐渐软化。

原本散落在四个方向的城池,中间被山林阻隔,山涧阻断,如今到处都被开辟,在各个地方,筑造了一座座房屋宫殿。

如斧劈刀削的山壁壕沟,险恶山沟峻岭,全部被开辟连接,四座相邻不相干的城池,如今连成一片,浑然一体,而这才算是一个整体!

而那人人恐惧,不敢靠近的断魂山脉,不少地方也被开凿,还在修建扩大。

在中央位置一座高塔耸立,四周密布着大大小小的宫殿,每一处都是精美细致,力求完美!

这里,和两年前,如同是两个天地!

用两年多的时间,他们完全改造,按照蓝图上的完成,几乎是将上面的一切,活生生拜呈现在眼前,把画纸上的一切,完美打造!

其庞大浩瀚,远远不是日月殿,不,不止是日月殿,风启大陆任何一股势力,都无法比拟!

“还不错。”纳兰清羽难得称赞了一句,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灵师四家用两年多的时间,把这里打造的很完美,谁又能想到,在断魂山脉中,不知不觉有了这么一股这么巨大的势力!

“上次来,只是完成了大半,现在倒是不少了,不过还需要扩建。”离夜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在风启大陆是不错,也已经到了无人能到的地步,可是……风启大陆以外的人呢?

上次她在构造这里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四国之外,现在不得不考虑。

这个以后联盟,也是北宫家族居住之地!

“何人靠近!”

一声呵斥传来,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眼中只有对方才能看懂的情绪。

他们发现的倒不算晚,不过还不行,还差很多!

两道身影缓缓走下,广场训练的人看到走来的人,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掉到地上。

凌空而行!神化神人?

老天,这是不是真的,还是说只是他们的幻觉?

北宫弑急忙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离夜回来,脸上绽放一朵灿烂的菊花,然而当目光触及到离夜身边的男人之时,双眉微蹙。

他怎么又在这?

还有他们走在一起,为什么他老人家会有一种该死的和谐感觉。

纳兰清羽不会是知道夜儿的身份了吧?

“爷爷,伤者如何了?清点了吗?折损了多少人?”离夜走到地上,急忙问道。

她没有看到四周众人诧异的目光,以及他们脸上慢慢燃烧起的炽热。

“放心,比预期的少,只是伤者太多,丹药不够了。”北宫弑看着离夜,露出一丝担忧。

夜儿刚刚经历过两场大战,她现在应该休息的,但是……

“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抬头看去,“墨白,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知道了。”蓝墨白点点头,转身去办。

迟疑了一会,离夜稍稍转身看向纳兰清羽,轻咳一声,嘿嘿一笑,“国师大人,你能不能带人去一趟药谷,帮我采点药回来?”

只有他知道药谷的位置,当然红莲和小白也知道,她总不能让它们两个去吧。

“我自己去。”纳兰清羽简洁吐出几个字。

离夜嘴角一抽,他明知道让他带人去,是为了熟悉去药谷的路。

毕竟那个药谷她早就规划好了,是联盟的后花园,不过算了,他不想带人就不带,再找时间她带人去好了。

“喏。”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一个白玉盒,递给纳兰清羽。

纳兰清羽眉头轻挑,注视着离夜,没有出声。

“吃了。”离夜淡笑道,别以为她没看出来,他这次回来,气息有点不稳定。

虽然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他肯定是经历过一场大战,都没有休息就赶过来了。

“好。”修长白皙的手指接过白玉盒。

北宫弑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他老人家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纳兰清羽感觉到北宫弑的注视,稍稍扭头,看着面前两鬓斑白的老人。

“北宫家主。”他微微颔首,然后转身往外走去。

北宫弑指着他离开的背影,拉过离夜,“他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连夙皇从他面前过,他都能当做没看到的人,会叫自己?虽然现在夙皇也不算什么了,主要原因应该不是这个。

离夜轻咳一声,顺势环住北宫弑的手臂,“走吧。”

北宫弑看了一眼离夜,再看看纳兰清羽早已远去的身影,重哼一声,“他打什么主意,老子清楚!”

知道夜儿的身份怎么了,总得他点头答应,他就这么一个孙女!

离夜:“……”

清楚了你还说人家吃错药,故意的吧?

“哼!不理他,既然药材还没回来,你先好好休息。”北宫弑拉着离夜,转身往高塔的方向走去。

高塔一共七层,这里本来是计划放丹药兵器以及秘籍的,但是工程还没有完成,住的地不够用,北宫弑他们暂时就住在这里。

“我就不休息了,我这里还有些药材,先走了。”看到蓝墨白回来,离夜松开环住北宫弑的手,跟蓝墨白走远。

北宫弑停下身影,脸上明媚的笑容,变得凝重起来。

夜儿,最终还是要去那边了,北宫奇当年把夜儿带回来,说不想她去那边,要让她平平安安的生活,怕是不可能了。

他曾想,哪怕是倾尽整个北宫家族,也要做到,如今,是做不到了。

有些事夜儿也该知道……

北宫弑脸上重重叹了口气,走进高塔,灵师四家的四位家主,以及三家老祖就坐在那。

“继续刚才说的吧。”

他大步走过去,继续商讨事情,北宫家族到了这里,联盟也在这里,但是还少一个主事人。

北宫家族和灵师四家,为五方势力,总的有个能做主的。

他们三个是分别走来了,可看到离夜他们走来的灵师,依旧是吓的不轻。

凌空而行,肯定是神化啊!

这个世上真的有神化级别?可要是没有,现在这一切该怎么解释?

神化!真的有!

训练中的各个灵师,石化当场,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有人来叫他们了,他们才回过神来,还是那一脸受惊吓的表情。

蓝墨白把离夜带到一个比较僻静的院子,这里很少有人经过,是个炼药的好地方。

“墨白,这段时间别让人靠近这里,之后每隔一个时辰,你来拿丹药。”说完,离夜头也不回的走进房间,把房门关上。

每隔一个时辰?

蓝墨白呆呆眨眼,这,太吓人了吧!

离夜走进房间,就立刻进去空间,在山谷里采了一些药材。

她没有用空间里的,不是空间和外面的有所不同,而是她发现,这里的和外面有点差异。

也许是时间的缘故,这个山谷才刚刚形成,所以她不远过多采药,等过段时间,看看会不会好点。

采了足够纳兰清羽回来这段时间的药材后,离夜走出了空间,盘腿坐下。

她从储物手镯里拿出混元圣鼎,把药材一一摆列好,红莲飞到她面前。

“可以开始了。”离夜点点头,第一样药材扔进去。

药材刚刚落入药鼎,红莲立刻开始炼制,一株丹心草化作几滴浓郁的绿色液体。

紧接着一样一样放进去,药材分别化作液体和粉末,紧接着便是融合。

有混元圣鼎的帮助,离夜如今炼药的速度,已经快了一倍。

神品丹药的药效也比以前有所增长,她隐隐感觉到,用混元圣鼎炼药的次数越多,就更接近丹神诀的新篇。

应该在不久以后,她就能知道,神品之上,是什么丹药。

随着时间流逝,地上的玉瓶在慢慢增多,一个时辰以后,上百瓶丹药摆在面前,浓郁的药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离夜。”蓝墨白在门外轻唤。

一个时辰到了,他过来拿丹药,不过这味道真的好香,味道吸入鼻间,总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

“进来把东西拿走。”离夜只说了一句,便没再说话。

房门缓缓被推开,蓝墨白看到认真炼药的离夜,想说的话都咽了下去,随即他低头一看,地上摆列的玉瓶,他猛地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多!一个时辰!

见一道目光射来,蓝墨白立刻回神,弯腰拿起地上玉瓶,匆匆走出去。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离夜的炼药术比起三年前,更为精进,药香也比那个时候浓郁,总觉得和以前给他们的有什么不一样。

蓝墨白走出去后,离夜才有收回心思,专心炼制丹药。

此时,房门轻缓打开,白色身影走进来,动作极轻。

他将拿回来的药材,一一放在一旁,然后无声走到一旁坐下,白皙手指托着光洁下巴,他就一直这么看着。

离夜专心炼制丹药,她知道纳兰清羽回来了,不过这个时候不能分心。

两人就像是说好了似的,一个炼药,一个就这么而看着。

一个个时辰过去,蓝墨白拿走的丹药越来越多,下次比这次的多,下下次比下次的多。

他都无法想象那么多丹药,离夜一个人是怎么炼制出来的。

纳兰清羽的目光落在离夜面前的药鼎上,细细端详,这东西并不寻常。

夜儿炼药的几率大大提升了不说,速度也快了很多,看来这次去地麟国寻找神品之物,有了不小的收获。

大半天过去,蓝墨白兴高采烈走进来,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轻松。

“如何了?”沉默半天,专心炼药的离夜,看到蓝墨白脸上的笑容,也松了口气。

墨白会这么开心,应该是基本上都好了,这样就好。

“都好的差不多了,刚刚拿出一批都直接交给药长老了。”那丹药还真是神奇,每个人只吃了一颗,身上的伤就全好了。

比起紫元丹,灵元丹这些,要好太多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丹药。

“你先坐会,我把这些丹药炼制出来,你一起拿走。”离夜无声轻笑,眼中露出淡淡笑容。

在联盟这里,管理丹药的看来还是药长老。

不过也是,灵师四家的丹药,一直都保存的不好,而北宫家族只有药长老最擅长这方面,应该是他管理丹药。

他一个人乐得其所,不会炼制丹药,却爱惨了丹药。

这样的人还有一个来着,如今北宫家族和灵师四家已经合在一起,药长老一个人应该忙不过来,说不定可以找那个人来帮忙。

蓝墨白点点头,转身走向纳兰清羽,对上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他心底顿时一凉。

为什么,他会觉得国师大人的眼神很恐怖!

纳兰清羽无声看了一眼蓝墨白,平静如水眸子,绝对看不出在瞪人。

他坐了半天,还说上一句话。

离夜当然不知道这些,再次专心炼药,药材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和丹药一起交给药长老保管就行了。

半个时辰后,丹药终于全部炼制出来,蓝墨白拿着所有丹药和药材,立刻往外跑去。

坐在国师大人身边,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走那么快干嘛?”离夜指着蓝墨白远去的背影,狐疑看向纳兰清羽。

不会是刚刚他做了什么吧?

“不知道。”纳兰清羽起身走到离夜身边,拉着她往床榻上走去。

“你累了,好好休息,我会陪着你。”她已经很累了。

离夜点点头,她也知道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勉强了,不休息好,她怎么去日月殿。

躺在纳兰清羽怀中,离夜沉沉睡了过去,外界有什么,她一切都不用理。

纳兰清羽身体僵了僵,感觉到腹部流窜的燥热,叹了口气。

他一向都能很好掌控自己,但是对夜儿,他这种掌控好像越来越弱了。

当离夜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睁开眼睛就看到纳兰清羽躺在身边,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柔和。

“醒了?”一向平淡如水的声音,此时变得暗哑低沉。

离夜刚刚醒来,没发现这点不同,她点点头,伸手圈住纳兰清羽颈部,刚靠在他怀中,耳边就响起一声叹息,随即她立刻清醒。

“夜儿,你是在挑战为夫的自持力吗?”沙哑的声音响起在耳旁,离夜几乎是反射性往后退,可还没来得及动,强而有力的双臂,已经将她紧紧圈住,将她固定在身前。

纳兰清羽双眼中闪烁着光亮,观察着离夜脸上的窘迫,轻声一笑,然后翻身,整个身体覆盖在离夜身上。

离夜几乎是僵着不敢乱动,燥热的气氛,在房间弥漫。

突然,纳兰清羽猛地攫住诱人的红唇,两个身影紧贴在一起,唇舌纠缠不休,呼吸不断加重。

房间里气氛节节升高,将外界的一切抛在脑后,这一次谁也没有叫停,任由事情继续下去。

“少主。”

轻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这一声轻唤,成功将迷失的两人拉回现实。

离夜低头看着被扯开的衣服,双颊迅速变得绯红,急忙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平稳呼吸后,尽量让自己平静,“什么事?”

淡然的声音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知道离夜自己才知道,她此时和平常有多不同。

纳兰清羽看向门口,狠狠瞪过去,门外的人要不是北宫家族的,说不定早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家主说,你醒了,让你去找他。”门外的人丝毫不知道,自己正游走在生死边缘。

爷爷?

离夜怔了怔,随即想到还有事没办,瞬间冷静了下来。

“我知道了,等会我还去过。”她扭头看向床上一脸不满的男人,瞪了他一眼。

明知道她有事要办,还趁着她刚刚睡醒的时候,攻其不备!

“是。”那人应道,转身离开。

纳兰清羽平静依靠着,保持着离夜推开他时的动作,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声音响起。

“去吧,不用担心,从你去地麟国寻找神品之物,到现在,四个月的时间,第六殿的人,要是连接手这种事都没完成,留着还有什么用。”此时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冷意。

离夜推了推纳兰清羽的手臂,微笑道:“跟我一块去吧,我想去看看那座塔下的东西。”

本来上次就计划好要去看,一直到现在都没去。

毁了日月殿,他们就能光明正大走进去,没有谁会阻止他们。

“好。”纳兰清羽没有拒绝,他也想看看,那座塔下,是不是真的有龙族。

“我先走了。”离夜整理了一下皱起的衣服,穿上外袍,走出房间。

纳兰清羽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嘴角弧度缓缓加深,舔了舔唇瓣,这才不急不缓起身。

空旷的广场上,此时聚满了人,北宫弑站在众人面前,满意点点头。

既然要去灭日月殿,那就要有足够的准备,没有欧阳圣的日月殿,只有一群宗师在,不足畏惧。

“咳咳,爷爷,您确定离夜会让您去?”兰御风凑过来,挑眉问道。

他觉得离夜自己想去的几率比较大,然后北宫家的爷爷妥协的几率更大。

北宫弑横眉一瞪,扭头看了一眼兰御风,“有什么不会的!”

那么大一个日月殿,当然要他去才行,夜儿就在家里好好养着,带人把这里尽快完成。

站在一旁的几个人低头,无声同时摇头。

不见得!

“你们什么意思?”犀利的目光往他们这边看来,显然这个小动作,被北宫弑看到了。

傲刑几个人同时抬起头,然后嘿嘿一笑,“没事。”

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哼,老子……”

“爷爷,你不能去,你去了,谁整顿这里,想必你已经和几位家主商量好了,现在就该整顿。”离夜大步走来,严肃而认真的看着北宫弑。

他们是住进来了,可这么突然的事,大家都有点慌乱。

爷爷现在这个时候,应该留在这里主持大局。

以爷爷的威望和实力,他肯定是担当盟主之位,既然都商量好了,他就更不能离开。

“你小子!”北宫弑怒了,皇城她去了,日月殿她还要去!

她是半神化,去那个地方多危险啊,怎么能让她去冒险,当然得他去!

“北宫家主,我等一致以为您可以担当盟主,我等没有任何意见。”兰临恭敬道,他们兰家的人跟着一起来了,也算是一份子。

夙皇他们已经反了,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说他们薄情寡义也好,忘恩负义也罢。

扶持他们兰家,是为了打击北宫家族,结果北宫家族没有打击倒,反而比以前更强大。

夙皇着急,因为他无法掌控北宫家族,就想要灭族。

对待已经扶持皇权百年的北宫家族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他们兰家。

说到薄情寡义,忘恩负义,皇家才是这样,好好的北宫家族,说灭就灭,还联手日月殿,夙皇就不觉得惭愧!

“这个等回来再说!”他现在以北宫家族族长的身份,去灭了日月殿再说!

“爷爷。”离夜环住北宫弑的手臂,甜甜一笑,格外乖巧。

站在旁边的几个人,无声相视一看,慢慢往后退,一脸了然于胸的表情。

“日月殿我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动了,那些人只认识我,不是认识你,再说了,联盟还没想好名字,也还没完全整顿,我又不擅长这些……”

离夜不急不缓开口,看着北宫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她嘴角的笑意也逐渐加深。

谁说她家爷爷暴躁了,明明很可爱!

离夜话语一声声响起在耳边,北宫弑眉头皱起,然后就这么点头了。

众目睽睽下,他点头了,离夜当然是立即转身就走。

她没有带上联盟中任何一个人,走向空中,走出了很远很远。

“离夜怎么自己走了,就他一个人能行吗?”

“他不是说,几个月前已经开始动日月殿了,应该有准备吧。”

“几个月,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都敢。”

“就等他的好消息吧。”

……

“等等!”北宫弑猛地惊醒,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人,脸皮狠狠一抽,咬牙问道:“她人呢?”

所有人很有默契,异口同声道:“刚走!”

“走了!谁同意的,老子让她去了吗?她个小兔崽子还是一个人去!”北宫弑看着走出老远的身影,激动的怒吼。

所有人无声看着北宫弑,心里暗暗嘀咕道:您老人家,刚刚不久是同意了么,大家都看到你点头了。

灵师四家的人纷纷抬头叹息,传言北宫弑疼孙如命,他们还不是完全相信。

现在看到这一切,他们瞬间明白了,比传闻中的,有过之为无不及!

离夜飞身离开,远远听到北宫弑的怒吼,无辜耸耸肩。

不这样,爷爷能答应她去么?

他其实不用这么着急,现在的北宫家族,已经不足畏惧了,她用不着带那么多人去。

------题外话------

唉,最近工作又开始忙起来了,更新晚了,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