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两百零一章 大军压进!

宫墙重重的皇城之中,大军聚集,声势浩荡!

夙皇站在高处,看着自己以各种方式,召集进宫,隐藏在皇宫中的是上万人!

偌大的皇宫容纳这上万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他站在高处,俯瞰着众人,大喝一声。

“天龙将士何在!”

这一声,皇家气势尽显,与生俱来的皇者之势,直逼而去,天地仿佛都有那么一瞬间的颤动。

“在!”上万人齐声回应,声势震天!

上万将士整齐有序,站满了整个御花园,御花园中,花草尽毁,奇珍异草都葬送在他们足下,可没有一个人会在意这些,皇帝也不会在意。

偌大的皇宫,在半个月前,皇帝就已下令,禁止任何人随意出入,每个人只能在自己宫殿里待着,违者,杀无赦!

皇宫中的人虽然奇怪发生了什么事,但皇帝的命令,谁敢不从?

夙皇满意看着自己亲自挑选出来的将士,这些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实力最弱的,都是天阶,其余的都是先天天阶!

他就不信,上万兵马,灭不了一个北宫家族!

“你这些兵马,是不够的。”威压笼罩,四周空气顿时变得稀薄,上万将士,包括夙皇在内,都只觉得气血翻滚,一颗心在剧烈晃动。

强者压迫!

将士急忙看去,发现夙皇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褐衣男人,他轻蔑的目光看向他们,仿佛在看一群蝼蚁。

这种眼神,将士们看在眼里,不舒服在心里。

“这还不行?”夙皇顾不得不适,急忙走到那人身边问道,这还不行吗?

他这里已经比北宫家族,多了一倍的人,难道还对付不了他们?

男人讥讽一笑,轻蔑扫视着底下的每个人,还真是弱小啊,连一个宗师都没有,先天天阶,天阶……

见男人不说话,夙皇急了,连忙堆起笑容,压低声音问道:“大人,您不是一直想要找到那个人吗?既然已经锁定那个人在天龙国,只要您出手帮忙,朕即便是把整个天龙国翻过来,也会找到!”

这个时候,他可不能不出手,他召集军队,就是为了今天!

北宫家族已经到了非灭不可的地步,再任由他们壮大下去,他的皇权,只怕都要易主,怎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北宫家族,必须要灭!

就在今天!

“我听说,北宫家族有个天才,叫北宫离夜。”男人突然开口,目光变得深邃。

欧阳圣说他十七岁,已经是中级宗师了,他很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十七岁的中级宗师,便是在四国之外,都能列入天才之列,而且能列入这一列的人,并不多。

夙皇脸色微变,隐藏住眼中的毒光,不屑一笑,“什么天才,大人去打听一下就知道,北宫离夜是人人所知百年一见的废物!”

天才?

夙皇垂下眼皮,将阴霾隐藏在眸光深处,北宫离夜该有多天才,才能被这样的高手注意到,他的云儿都不曾有过!

“百年一见的废物?”男人低头扫视了一眼夙皇,冷冷轻笑,“天才还是废物,见了就知道了。”

他相信欧阳圣不敢对他说谎,至于天龙国皇帝,他可能连北宫家族如今有多强大都不知道。

这样的皇帝,当着还真是讽刺!

夙皇没有再应和,迟疑了一会,才有继续问道:“大人,您不会不出手吧?”

要是他不出手,哪还有谁能是北宫弑的对手!

神化!北宫弑竟已然是神化级别!

“欧阳圣的大军,已到了帝都城门。”男人没有回答,抬头看向距离皇城最近的城门方向,嘴角勾起笑容。

这个北宫家族究竟是什么来头,天龙国皇帝想要灭他们,欧阳圣也想灭,他们这次还联手。

不过这些他没兴趣知道,他有兴趣的是北宫离夜,以及那个达到神化级别的北宫家族的族长,北宫弑!

夙皇眼中闪烁出光芒,顺着男人的目光看去,脸上的兴奋怎么也遮掩不住,欧阳圣终于是来了,好,很好!

帝都城外,大军压进!

欧阳圣站在四翼龙兽身上,走在大军的最前端,看着靠近的天龙国帝都,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

北宫离夜,玄门之中你不死,第六殿你也没死,即便你能逃过放置神品之物洞里,回到帝都,也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你若回来,必死无疑!

“帝都城门的人不会阻拦我们,前进!”欧阳圣冷声说道,转身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人,丰神如玉的俊容上,笑容慢慢变得阴狠毒辣。

天龙国帝都城内空中,一头头飞行玄兽行驶而过,无人阻难,帝都子民纷纷疑惑,却不知发生了什么。

然而当浩荡的队伍,走进帝都,所有人飞速逃窜!

上百宗师,三千先天天阶!

这样的阵容,简直可怕!

然而远在皇城脚下的北宫家族内,还没有人知道这一切,他们和以前一样,做着各自的事情,没有任何防备。

“什么!?”平静已久的北宫府中,传出一声惊天动地!

这一声传出,震动了北宫家族每一个角落,声音几乎每个人都能听到。

巡视的护卫先是一惊,随即回神,咧嘴露出笑容,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去。

低头打扫的仆人,抬起头看了一眼是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又继续低头做着手里的事情。

多久没听到家主的吼声了,还真是怀念啊!

能让家主情绪这么激动的人,只有一个,看来少主很快就能回来了。

大堂内,北宫弑重重一掌拍在身边的桌椅上,桌椅轰然倒地,粉碎破裂,变成一堆废墟,旁边的几个人步伐稍稍后退,到了安全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其实哪里都不安全,他们只是稍稍站远了一点而已。

罗刹站在原地,双手负在身后,刚硬的脸上没一点表情,哪怕是面对北宫弑的大吼,也没退缩。

几个长老看着罗刹,心里暗暗给他竖起大拇指,北宫家族里,除了少主,罗刹肯定是第一个,面对家主怒火,还能不退缩的人!

“那混账东西傻了,你也傻了不成?让你走,你还就真走了!”北宫弑指着罗刹,不停在他面前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从他知道离夜让罗刹他们先离开,被日月殿的人困在即将要倒塌的洞里,他就没停下来过。

“我相信主子!”罗刹僵硬吐出五个字,目光中的情绪有些闪烁。

他在孤岛等了七天,七天的时间,深渊消失了,他们看到的高峰消失了,孤岛变得平淡无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那个时候也在心里问自己,自己真的对吗?

把主子一个人留下,可是主子说相信他,自己信了,可是……

风千无比汗颜坐在一旁,他深深怀疑,北宫弑能把这座房子给拆了。

外界传闻,北宫弑疼孙如命,这何止是如命,他现在都怀疑,自己把罗刹打昏了带回来,是对还是错了。

北宫弑看着罗刹,停下走来走去的步伐,脸上的表情,雨转阴,转晴,再转雨,转阴……

复杂的情绪,在脸上不停交替,最后都没一个人看出他到底是什么表情了,却也没有一个人说话。

谁敢这个时候说话找虐,安静看着吧!

“他娘的,老子当时顾虑那么多干嘛,应该直接去地麟国,把那小混账带回来!”北宫弑叹了一声,带着细纹的老脸拧巴在一起,又是大吼一声。

北宫奇轻咳一声,双手叠在腹部,露出招牌笑容,“家主,你们可是祖孙。”

小少爷要是小混账,那你是什么?

北宫弑猛地往北宫奇那边瞪去,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那好像无声的在说,至于再提醒他,刚刚说了什么吗?

北宫奇笑的依旧温和,好像没看到北宫弑的眼神一样,继续说道:“家主,既然少主都这么说了,那你就大可以放心,他肯定能回来。”

小少爷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能让罗刹他们先离开,就一定有应对之策。

当时的情况他们看着虽然凶险,但是在小少爷眼里,可能就不一样了。

“等那小混账回来,看老子怎么收拾她!”北宫弑愤愤道,表情一脸不满,心里不停嘀咕。

这混账东西要是再外面多走两年,他都能吓死,还真是什么都敢做。

还有日月殿那群王八蛋,等老子去北部之巅,看老子怎么弄死你们,敢欺负老子孙女,简直就是活腻歪了!

旁边几人,稍稍低头,肩膀不停抽动。

还是小混账……

“北宫家主,罗刹我已经送回来了,也该回玄机城复命。”风千忍住笑意,紧绷着一张脸。

不这样,他真的会笑出来了!

北宫家主明明是在担心,偏偏还是这火爆龙的脾气,不过他那么疼少城主,只怕到时候少城主回来,他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会生气。

“替老子问候你家城主。”北宫弑阴冷冷看了风千一眼,那表情,这声问候,绝对不简单。

风千顿时满头黑线,心里无声叹道:北宫家主,你确定是问候我们城主,不是想要揍他一顿?

“是!”风千硬这头皮应道,然后转身走出门口。

带着玄机城的人,一溜烟走出了北宫家。

北宫弑指着风千他们离开的背影,看着屋内的长老,“他们走那么快干嘛?”

几个长老无声看着北宫弑,只能在心里嘀咕。

这还用说吗?家主,你这表情,人家当然是被你吓走的。

“罗刹,你也去吧。”北宫奇轻唤道,然后从一旁慢慢走出来,平凡的容颜上,每一处认真。

罗刹点点头,转身离开,他知道家主和奇叔,还有长老们有事要谈。

几个长老目送罗刹离开,这才坐了下来,北宫奇也坐到一旁,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脸严肃和凝重。

“家主,叫我等出来,究竟是有什么事?”一位长老皱眉说道,身上隐约的气息可以看出,已经晋升了宗师,但气息还不稳定,应该就是这几天才突破的。

北宫弑扫视了七个长老一眼,没有立刻回答,过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在上方位置坐下。

“会把几位长老请来,是最近皇家有些奇怪。”北宫奇见北宫弑不想提,沉声回答着几位长老的话。

北宫家族大大小小就有几千人,其中大小长老也有过百,他们各司其职,但只有这几个长老,在有事的时候才会请出来,平常时间他们都在闭关,不会理会外面发生的事情。

七位长老,最近一同晋升,成为初级宗师,他们出关北宫弑就给他们一人一瓶丹药,那些丹药是都离夜留下来的,七位长老本来就在颈瓶多年。

在丹药的作用下,他们几个很快突破,晋升宗师!

这七位长老,年龄上也有着一定差距,最大年纪已经白发苍苍,看上去比北宫弑还老,但是依旧精神抖擞,这位长老叫北宫枢。

年纪最小的四十几岁,叫北宫阳,中间几个,虽然有差,但也相差不了多少,分别是北宫璇,北宫玑,北宫权,北宫衡,北宫摇。

北宫家族的长老,并不是以年龄来取决地位,想要成为哪一个地方的长老,必须要经过考核,每个人都有资格,考核中最优秀的才能成为长老。

外界一直说北宫家族没落,那是他们不知道北宫家族内部的情况,就连皇家也不知道,这样的家族,又怎么能说没落!

“皇家?”北宫枢微微一怔,注视着北宫弑,神情带着薄怒。

皇家还想对他们北宫家怎么样,这些年他们北宫家族一直不说什么,真当他们好欺负了不成!

“枢长老,既然我们已经决定,不再理会皇家,又何必气恼。”坐在北宫枢身边的北宫玑不急不缓道,他们也不是老迂腐,灵顽不灵。

皇家那么对他们,他们还要帮皇家做事,哪里对得起北宫家族的列祖列先!

北宫枢重重哼了一声,神情才又平和下来,不再有半点恼怒。

他们几个,能成为家主以下,重要的七个掌事长老,必定有过人之处,各个长老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皇权如何,他们都看在眼里,而且他们只是帮助皇权,并没有忠于皇权,既然皇权放弃他们,他们又何必再做无谓之举。

“皇帝最近好像召集不少人进宫,进宫的人,从那以后,就没出来过。”北宫奇若有所思道,一下子也猜不出夙皇想做什么。

但是他突然召集那么多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难道他们要对我北宫家族出手了?”北宫权厚重粗犷的声音传出,语气中带着几丝不满。

北宫家族可不是让他们任意拿捏的柿子,以前他们做不到,现在想要做,简直是痴心妄想,要知道,如今的北宫家族比以前更强大!

“找几位长老来,不是商量,猜测皇家的目的,不管他们要做什么,今天是想告诉你们,我最近几天已经送走了几批族人,北宫家族也是时候离开帝都了。”这两年的时间,他们一直在准备。

夜儿也早已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做这件事,他也知道灵师四家在做什么,族人他已经慢慢往断魂山脉的方向迁移,藏药楼,藏武楼,藏书楼三大楼都已经迁走。

皇帝想对他们北宫家族出手,应该也不会那么快,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再算有再多兵马,也比不上北宫家族几千人!

几位长老先是一怔,过了一会,缓缓点头。

他们也是时候离开帝都,本来已经和皇家没多大关系,留在帝都也没意思,不如尽早迁走。

“新的迁居地,已经选好了吗?需要我等做什么?”北宫璇出声问道,家主叫他们出来,总不会只是告诉他们这些。

北宫弑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走到他们七个人面前。

“这几天,你们七个也带一批人离开吧,不要惊动任何人。”等夙皇发现,北宫家族已经人去楼空,不管他要做什么,都没有机会。

七人跟着站起来,郑重点点头,家主让他们走,应该一切都准备好了。

北宫家族,终于是要离开这里了!

“这么早走,合适吗?”

低沉的声音传来,宛若大海般深不可测,如潮水般往四面八方涌去,传到北宫家族每一个角落,传进家族中每一个人耳中。

威压笼罩,将整个北宫家族揽罩,偌大的北宫家族上空,宛若山岳压顶!

四周空气瞬间变得稀薄,北宫家族所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抬头往望空中看去,脸色苍白,胸口阵阵沉闷,气血翻滚,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大堂内的九个人,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冲出屋里,走到院中,可周围却一个人都没有,连影子都没看到。

北宫弑抬头往空中看去,大步走去,凌空而行,高大身影稳稳站在北宫家族的上空,底下七双眸子,顿时一片灼热。

凌空而行!那不就是……神化!

家主什么时候晋升神化的?他们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何人在我北宫家族放肆!”威严的暴喝震动天地,神化威压如海浪般翻滚,汹涌澎湃!

北宫家族所有人只觉得双耳嗡嗡作响,举步维艰,身体不停颤抖摇晃,随时都会倒下似的。

看着空中站立的身影,所有人眼中一片灼热,凌空而行!

凌空而行,代表的意义,他们太清楚不过,那是他们一生都仰望的高度,神化!

他们家主已经晋升到神化了!那个不可能的高度!

不可能的高度,有什么不可能,他们家主不是已经达到,所以,神化那个高度,并不是达不到的!

北宫家族的所有人,在这一刻,仿佛又看到了一个新的希望。

不可能的高度,如今也变成可能,家主可以,他们也可以,神化,达到神化级别!

炙热,激动,澎湃心情,在他们心里不停交替,喜悦的情绪将他们淹没。

“神化,当真是神化,就这么个被遗忘的地方,居然还能出现时神化,的确是不能再姑息你们了。”深不可测的声音继续传来,威压直逼而下。

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北宫子弟,感觉到另外一道威压笼罩而下,就像是一盆冰水,直接从他们头顶倒下。

这威压,难不成对方也是神化!

所有人的脸色顿时一阵苍白,目光惊悚看向空中,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空中大步走来,他脚下步伐没走动一步,四周的空气,就稀薄一分!

大地震动,罡风席卷,天空万里无云,浩荡的气势在耳边响起。

“族长!”

北宫子弟身形狼狈跑进院子,看着站在空中的北宫弑,急忙走到北宫奇面前,气喘吁吁指着。

“发生什么事了?”北宫奇严肃问道,心里一阵颤抖,风启大陆怎么还会出现神化,还是说,来人根本不是风启大陆的人!

不等那人说话,在北宫家族四周,整齐的脚步声从四方传来,充斥着北宫家族没一个角落,只是一会的时间,四周传来的浩荡之声,停下了脚步,紧接着响起刀剑出鞘,兵器铿锵的声音!

“不好!”

北宫奇猛地看向北宫府大门,急忙走去,七位长老也迅速跟上去,刚走到门口,迎面而来的浩荡声势,让人咋舌!

北宫家族门前一向少有人经过,但此时却站满了人,站满了天龙国的将士!

他们每个人手上拿着兵器,身穿铠甲,肃杀之气在他们中间弥漫。

将北宫家族包围的原因,就连出现在这里的将士都不知道,但皇帝亲自下令,他们不得不从,要包围北宫家族,就必须包围,不得违令!

“皇家军队!”北宫权推开挡在面前的护卫,指着北宫府门口外,上万人数的军队,怒火在心中焚烧。

七位长老心里顿时一片明了,经过这么多年,夙皇终于要对他们北宫家族真正出手了!

不再有半点忌惮,动用军队,对他们出手!

在皇家军队出现在北宫家族的同时,北宫子弟在迅速集结,速度快到让人咋舌,仿佛早已经做过千万次。

褐衣男人步步走来,凌空而行,在距离北宫弑的百米外停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井然有序的北宫子弟,眼中多了一丝深意。

“你是何人?”站在空中的北宫弑,当然也看到这一切,甚至他比北宫家任何一个人看的都要多。

整个北宫家族,都被这些人围住,而且其中有很多人很眼熟,那是皇家护卫,皇家的军队,眼熟的,不眼熟的,加起来竟有上万人!

好!好一个皇家军队,他们北宫家族没对皇家出手,皇帝倒是先对他们下手了,看来一直以来是他们太过仁慈!

走来的人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男人,他大步走来,眼中含着别有深意的笑容,目光落在北宫弑身上,轻轻一笑,便又收回了目光。

“真是可笑,这里还能出现神化级别。”一个被遗忘的地方,一群被遗忘的人,实力还能达到神化。

男人讥讽笑道,斜视着北宫弑,那目光仿佛在说,神化级别,他依然不放在眼里!

北宫弑心里猛地一怔,如潮水般的记忆,在脑海中苏醒,那一段是他最不愿想起的往事,也是他不能忘记的往事!

他是……四国之外的人!

“阁下,两边既然已经没了联系,再也不会往来,不知道你到天龙国来,有何贵干?”北宫弑警惕看着面前的人,他能感觉到,这个人的实力,在他之上!

男人皮笑肉不笑看着北宫弑,深沉如海的声音再次响起,“北宫家族出了一个天才,是吗?”

十七岁的宗师!

的确算天才,在他们那边,十七岁能达到宗师,的确能挤进天才一列,可还不算麟角凤羽的存在,如今的这个地方,竟出现了一个。

北宫弑客套的表情,顿时阴沉下来,“你想做什么?”

夜儿!

“把他给我!”男人直接用命令的语气,好像他就是这片天空下的王者,谁都要听他的命令似的。

北宫弑顿时怒了,指着那人破口大骂,“你他娘的要不要脸,老子是孙子,你说给你,你算什么东西,在老子面前指手画脚!”

四国之外的人,他娘的算什么意思,一来就说把夜儿交出去!

“你可知,这个天才最近做了什么事?”男人的脸色也变得阴沉,还带着愤怒。

派过来斩杀第六殿的人,全部都死了,死在一个少年手上!

这个少年,不过十七岁,已经是宗师级别!

“哈哈哈……”北宫弑突然大笑起来,阴沉的表情的龙飞凤舞,他指着对面的人,“我孙子做了什么,你不是比老子更清楚,有些老子自己都不知道,不然你告诉我好了!”

做了什么,要是做的事情不大,能让你这个神化级别的人亲自上门?

“北宫弑!你放肆!”

一声呵斥从男人身后来传来,巨大身影从空中落下,一头巨大的四翼龙兽从天而落,丰神如玉的男人站在上面,俯瞰着偌大的北宫家族,脸上露出阴沉。

他从来不知道,北宫家族,竟如此庞大

欧阳圣身后还有几十头飞行玄兽,上百宗师站在玄兽背上,和欧阳圣一样,俯瞰着北宫家族。

“欧阳圣,你区区一个半神化,敢和老子大呼小叫!信不信老子现在弄死你!”北宫弑指着欧阳圣,霸道十足声音传出。

看到欧阳圣他们的到来,北宫弑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

果然是这样,日月殿,夙皇!

夙皇竟和日月殿联手,为的就是对付他们北宫家族,还有这个人,四国之外的人,他说他来是因为夜儿杀了他带过来的人。

夜儿做事一向是小心谨慎,这个人知道是夜儿动手,肯定是因为日月殿的原因,再来就是,前段时间,夙皇叫他去皇宫,他在那个地方,有一瞬间,感觉到的一道气息。

那个时候气息一下子就消失了,他以为自己感觉错了,现在看来,当时的那道气息就是这个人。

对付他一个北宫家族,劳驾四国之外的神化实力以上的高手不说,日月殿和夙皇还结成联盟,他是该说一句荣幸呢?还是说一句荣幸呢?

神化威压迎面袭来,欧阳圣即便是半神化的实力,脚下步伐,也忍不住后退两步。

他只是半神化,尽管和神化只差一个字,但其中,却是天与地的差别!

凌空而行!

欧阳圣的低头看着北宫弑脚下,恨不得瞪出两个洞来,北宫弑真的是神化,他是什么时候晋升了,又怎么可能晋升!

在到这里之前,他以为是大人看错了,如今他亲眼看到北宫弑可以凌空而行,不信也得信!

只有神化者才能凌空而行,北宫弑可以如此!

“北宫家族欺君罔上!朕下令,撤除北宫家族一切特殊资格,众将听令,杀无赦!”身穿黄金铠甲的夙皇,手持黄金长鞭,一声天子令,便是杀无赦!

北宫弑站在空中,俯瞰着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而来的夙皇,然而和欧阳圣他们骑玄兽而来的架势一比,夙皇的威风,简直弱爆了。

“是!”上万将士齐声应道,刀剑出鞘,神情一片肃杀。

欧阳圣站在四翼龙兽背上,露出淡淡笑容,乾日立刻会意过来,向前走了一步。

威严十足的声音响起,“北宫离夜灭我日日月第六殿,杀我日月殿药宗,今日,殿主有令,铲除北宫家族,为第六殿众宗师以及药宗报仇!”

大喝之声响起,震动半边天地,帝都城内人人自危,闭门不出,更不敢有任何异议。

笑话,夙皇亲自下令,削剥了北宫家族的一切权力,甚至对北宫家族的人下了杀无赦的命令,他们这些平民百姓,哪里还敢有什么异议。

随着两道命令传下,帝都皇城所有将领,纷纷往北宫家族的方向赶来。

紧接着,天地间,传来一声声巨响,惊天动地!

“轰!”

灵师召唤!玄兽现!

骤然之间,偌大的北宫家族外,黑麻麻一片,天上,地下,一头头玄兽聚集,发出一声声嘶吼,仿佛要将天地都踩在脚下!

所有人猛地后退一步,那沸腾的狂躁之力,迎面而来,带着强势的压迫!

北宫弑脸色铁青的看着脚下一切,好,真是极好!

一个两个找了这么好的理由,围攻他北宫家族,他们真以为北宫家族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看着这一切,北宫弑尽管不甘心,却不得不承认,欧阳圣带来的大军,实力的确在他们之上,单单这上百宗师,就是北宫家族比不上的。

再加上日月殿和夙皇联手,一万多人,围攻他北宫家族,其中玄兽更是几百头之多!

“夙皇,你对我北宫家族下杀令,老子也告诉你,你皇家,老子灭定了!”愤怒的吼声,震天动地,大地都为之颤动了一下,神化之威,如山岳压顶,让人透不过气来。

还有他娘的日月殿,说夜儿灭了他的第六殿,杀了药宗。

日月殿什么时候有第六殿这么个东西,还有药宗,药宗他确定不是自己找死,让他家夜儿杀?

“还有你日月殿,他娘的,我家夜儿就是把你欧阳圣杀了,那又如何!”北宫弑一脸强硬的看着欧阳圣,蛮横无比。

那神情仿佛就是说,别说我家夜儿只杀你了一个药宗,就是把你欧阳圣一起杀了,老子还会狠狠补上一刀!

老子就是这么不讲理,就是这么护短,你能怎么着!

欧阳圣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精彩的表情不停在脸上交替。

夙皇看着站在空中,宛若神人一样的北宫弑,心脏有那么瞬间的颤动,当他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男人,整颗心又立刻平静下来。

北宫弑到现在还在说大话,灭他皇家,今日是灭北宫家族,想灭皇家,也要看北宫弑到时候,还能不能活着!

“我风千也在这里立誓,你夙皇敢动北宫家族一丝一毫!玄机城必将血洗你皇城!”离去的风千带着人匆匆赶了回来,愤怒的指着夙皇。

好一个天龙国天子,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日月殿和四国之间势不两立,他夙皇竟背弃四国之约,和日月殿联手,一起围攻北宫家族,就为了他那一点点私心!

“玄机城!”夙皇猛地扭头看去,就看到风千带着三十几个人走来,而他旁边还站着三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洛九城,兰御风,夙南轩此时都跟着风千一起走来,洛九城,兰御风,夙南轩,更是带来了自己家里所有灵师。

他们出现在上万将士身后,一点预兆都没有。

“夙南轩,兰御风,洛九城!”北宫奇惊讶看着和风千一起来的人,他们三个,这个时候竟然会出手!

他们这样就相当于,是和皇权决裂!

欧阳圣看到出现的兰家人,稍稍皱起了眉头,洛九城和夙南轩带来的人不多,但是兰家是夙皇一手扶持的家族。

他们的实力尽管比不上时间悠久的北宫家族,也不容小视!

想到这里,欧阳圣狠狠瞪向夙皇,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皇帝,他这是扶持了什么样的势力,如今倒成了一大阻碍!

“兰御风,你放肆!”夙皇看到兰御风也怒了,这是他扶持的家族,如今不帮他,反倒是帮北宫家族!

还有夙南轩,他的侄子也是如此!

欧阳圣注视着北宫弑,语气的阴沉道:“北宫弑,即便今天有兰家帮忙,本殿也要灭了你北宫家族!”

北宫弑冷冷一笑,看着欧阳圣,手臂抬起,大喝一声:“开阵!”

“遵命!”北宫家族各个方向传来声音,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道无形的力量汹涌而出!

欧阳圣看到这一幕,急忙迈出步伐,伸手指着北宫家族,“阻止他们!”

“是!”

飞行玄兽迅速往前冲去,速度极快,让人眼花缭乱。

北宫弑眼中露出杀意,注视着欧阳圣,双掌间天青之力在手上凝聚而成。

看到北宫弑的举动,欧阳圣吞了吞口水,神色终于有了变化,他转身看向身边的人。

“子朔大人,属下不是北宫弑的对手。”北宫弑是神化,神化!

子朔扭头睨视了一眼欧阳圣,冷哼一声,“没用的东西,人家能晋升到神化,你还在半神化打转!”

这么长时间,连小小的神化都突破不了,没用!

欧阳圣脸色僵了僵,勉强挤出笑容,“属下以后一定会努力晋升,也会帮大人尽快找到那人。”

他没用,风启大陆谁能晋升到他这个等级,四国和那边本来就不同!

子朔拂了拂袖子,迈出一步,走向北宫弑。

“我很好奇,你为何能晋升神化,现在跟我离开,我便不插手你们之间的战争。”这北宫一脉,还能晋升神化。

不过是被他们遗忘的地方,遗忘的一群人,还妄想和他们站在同等高度!

“放你娘的屁!”

“让我们家主跟你离开,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也只是神化级别。”

“你不是日月殿和皇家的人,滚出帝都!”

……

子朔的话,让北宫子弟怒火滔滔,愤怒不已。

这个人还真是狂妄,还想着让他们家主跟他离开,他算什么东西!

子朔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一群蝼蚁,敢如此侮辱他!

天青之力在手上涌现,重重往北宫家族的方向坠落而下,北宫子弟脸色大变,迅速张开灵力想要抵挡。

就在他们出手之际,一股力量抢在他们前面,将那股天青之力击碎,然后消失。

子朔愤怒看向北宫弑,目光阴沉到极点,“如此,今天我就便杀了你!”

这个地方不该出现神化等级,他必死无疑!

“他娘的,你当老子怕你不成!”北宫弑张开灵力,天青之力充斥四周,强者威压笼罩而下!

初级神化!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神化级别!

子朔阴冷看了一眼北宫弑,露出阴冷的笑容,双手间张开灵力,更为霸道的力量,展露在天地之中。

这下不管是北宫家族子弟,还是日月殿的人,又或者是皇家将士,眼睛都看直了。

------题外话------

大战开始啦!吼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