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九十八章 混元圣鼎

离夜步步靠近,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他前进的脚步。

乾护法站在不远处,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他,此时也变得紧张不已。

北宫离夜,可能吗?

月兮站在一旁,双手环胸,神情慵懒迷离,眸光中透着柔情妩媚,举手投足都是风情万种。

所有人都看着离夜,看着她的手慢慢抬起,慢慢靠近图腾。

离夜无语往图腾房走去,身后灼热的目光让她浑身都不舒服,眉头微蹙,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情。

抬起右手,她伸出手戳碰着图腾,手指轻抚在图腾的图纹上,沙丘并不是脚下的沙子那么松散,触碰上去,就像是坚硬的岩石。

图腾印在上面,一道道凹槽很是明显,只是离夜的轻触,并没有让图腾有反应。

“奇怪了,离夜,这个图腾怎么没有什么反应,明明刚刚在那个洞里的时候,碰了一下就可以了。”红莲不解说道。

明明看上去一模一样,怎么这个就不行了,还真是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离夜收回手,转身往后看去,然后耸耸肩,表示她也不行。

图腾尽管是一样,可意义就很不同了,里面的只是让她出来,而这个,也许这个的后面,就是神品之物,又或者是这片沙漠的出口。

见离夜也不行,众人尽管有些失望,可同时也松了口气。

他们刚刚在想着,要是北宫离夜可以的话,是不是就相当于神品之物认可他,现在他也不行,应该就不是这样的。

谁也打不开这个图腾,他们也无法走出这里,用什么办法走出去都不知道。

“你都不行,看来真的是没办法了。”西陵云无奈看着离夜,然后歪着头想了想。

不对啊,是谁说碰了图腾说不定能打开这里的!?

“触摸图腾能打开这里,谁说的?”离夜额角滑下一滴汗珠,这个办法,真不怎么样。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茫然。

对了,这件事是谁说的来着?

好像是他们一开始只是猜测,从触摸开始,到滴血,一直在试,貌似这一直是他们的猜测,不是真的可以啊!

众人脸上茫然的样子,离夜无语了,他们自己都不能确定,就开始弄个这些,还真是……

“北宫少主,难道你也没办法吗?”古火叹息问道,北宫离夜都没办法么?

离夜挑眉看向古火,双手摊开,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微笑道:“古火族长,你对我也太自信了吧,我北宫离夜又不是万能的。”

这里前辈那么多,古火把希望放在她身上干嘛?

“可是北宫家族没有你,是万万不能的。”古火轻笑道,她是想看,这个少年还能创造出多少不可能的事。

她知道北宫离夜是什么人,从玄机城到这里,尽管不能说全部了解,对他的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而北宫离夜自己,不是一直都在可能的事情。

“谢谢夸奖。”离夜耸了耸肩,转身看向图腾,眼中戏谑有那么瞬间的消失,然后立即恢复,没有任何人发现。

图腾,三足鼎,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她稍稍转身,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从储物手镯里,把三足鼎拿出来。

三足鼎拿在手上的瞬间,一道金红色的光芒,从药鼎一闪而过。

突然,离夜刚刚手指碰触到的地方,轰然绽放出一缕光彩,金色光芒炫耀夺目,在金色烈日下,更为动人。

离夜诧异看着发出光芒的腾纹,三足鼎拿出来以后,她刚刚碰过的地方,有反应了!

发生什么事了?

一缕光芒渗透而出,所有人伸长脖子看去,可离夜的身影,刚好挡在那发光的图腾面前,他们只能看到耀眼金红光芒,无法看到更多。

药宗双手一抖,神情突然变得紧绷起来,注视着从离夜面前渗透出金红色光芒,脸上露出诧异。

“这是……”

看到药宗突然变得激动,所有人顿时把目光挪到药宗身上,发生什么事了?

药宗慢慢靠近,离夜感觉到身后有人走来,立刻把三足鼎放进储物手镯里,稍稍侧步,将点亮的腾纹显露在人前。

腾纹顺着凹陷的痕迹,一点点蔓延开来,如同河水顺流而过,按照早已确定好的轨迹,往大海汇去。

光芒一点点变得耀眼夺目,药宗脸上的表情也更为精彩,他好像是知道了什么,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

“药宗,发生什么事了?”乾护法开口问道,能让药宗如此兴奋的事,不多。

药宗看着被点亮的图腾,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就怕错过一点,就会遗憾终生。

“药鼎,传说中的两种药鼎之一混元圣鼎的图腾!”他一直觉得眼熟,不知道这个图腾在什么地方见过,现在想起来了。

混元圣鼎,这是混元圣鼎的鼎身图纹,神品,当真是神品之物,而且是极好的神品之物,难怪能让他们进入到这里。

混元圣鼎?

这下不只是那些不懂丹药的人疑惑了,就连离夜脸上也露出不解的事情。

她虽然是炼药师,也拥有丹神诀,但是这混元圣鼎,丹神诀上面没有任何记载,至少她目前看到是这样。

反倒是清羽上次跟他说过,九凤鼎还有灵神鼎,那都是绝好的药鼎,她曾经以为手上的药鼎,说不定会是其中之一,可她看到灵神鼎的形状,就知道不是。

现在还出现什么两大药鼎,还是传说中,药宗在丹药方面的事,比清羽知道多点,也没什么可奇怪。

不过药鼎这方面,丹神诀记录的很少,每次开启新篇章,只有一两样,对药鼎的认知,也只是取决丹神诀上有多少。

比如现在,丹神诀上,并没有药宗说的,传说中的两大药鼎,上次清羽说的是天下间。

传说说不定只是传说,而天下间,那是已经出现过,人们所知道的,两者又是不同。

“混元圣鼎?”月兮嚼着四个字,脸上神情仿佛是在品尝什么佳肴似的。

药宗看到所有人脸上迷茫的样子,一下子变得得意洋洋起来,双手负在身后,慢慢走向一点点亮起的图腾。

“传说中有两大药鼎,天下间存的也有两大药鼎,尽管都是炼药师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传说中这的两件药鼎,和天下间存在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差别。

两大药鼎一样是混元圣鼎,听说它能容纳炼制天地万物,而且它所炼制出来的,最低等级的丹药,品级是神品。”药宗说完,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眼,露出深意的笑容。

最低品级都是神品,也就是能炼制出比神品更高等级的丹药。

离夜低头摸了摸鼻子,无声看了一眼药宗。

他说的真的是混元圣鼎真正的作用吗?不过也许对药宗说来应该是。

众人的反应和离夜不同,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药宗。

最低等级丹药,神品!

传说中的神品!

西陵云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看了一眼药宗,又在卖弄了。

以前他也以为,神品丹药,可能是仰望不到的高度,自从见到北宫离夜,他就不这么想了。

“药宗大人,你说的不会是,混元圣鼎在炼制不出神品丹药人手上的作用吧?”西陵云不客气的问道,公子如玉,风度翩翩,指的应该就是他了。

药宗兴奋的表情,突然僵住,脸颊稍稍一抖,奋力扯出一抹笑容。

看到药宗脸上细节的变化,所有人了然点头,原来是这样!

药宗脸上一阵羞红,他忿忿瞪了一眼西陵云,不满道:“西陵皇子,本宗是炼不出神品丹药,可在风启大陆,只有我一个人,能炼制出接近神品等级的丹药!”

说完,药宗还不忘自信抬起下巴,抖了抖身体,炼药师的高傲,不容任何人侮辱。

“那也只是接近。”西陵诺笑着摇摇头,接近和真正的神品丹药,差远了。

药宗怒了,他是炼药师,什么时候让两个黄头小子嘲笑他的丹药品级!

“神品,那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有谁能炼制出神品!”药宗说的非常果断,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活像是吃了好几只苍蝇。

没有人?不见得吧!

西陵云目光从药宗身边,默不作声的少年身上划过。

不就是有,还就在他身边。

“是吗?”西陵云没有再继续争辩下去。

离夜不想让人家知道她炼药师的身份,还是不说的好,而且日月殿面前,表明自己炼药师的身份,品级还是神品,日月殿对他就会更记恨。

现在日月殿的人,无时不刻不在找机会对付离夜,他们要再知道离夜还是神品炼药师。

只怕这天下都要乱了,日月殿会不惜一切,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还有一样是什么?”离夜突然出声,这样是混元圣鼎,那另外一样呢?

药宗重重哼了一声,看了一眼离夜,才又继续道:“另外一样,听说是一个炼制出前所未有丹药的炼药师所得。

这药鼎和他息息相关,上面记载的是,人亡鼎毁,所以并不知道这东西,还在不在。”

人亡鼎毁,一个人的寿命有限,那鼎就不知道存不存在了。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转身看向逐渐圆满的图腾,嘴角勾起弧度。

混元圣鼎!

图腾照耀,耀眼夺目,在这片天地间,展露着它所有的锋芒,金红交错的光芒,煞是好看,照映在所有人身上。

图腾中间裂开一道缝隙,面前坚固如石的沙丘壁上,显露出两扇厚厚的门。

出现了!通道!

所有人都变得兴奋起来,在大门打开的瞬间,他们蜂拥而上,大步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问题,刚刚毫无反应的图腾,突然之间光芒大作,还出现两扇门。

他们此时心里想的,全是神品之物,怎么还会去想这些。

离夜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走进去,也不着急。

风千和罗刹蓝家三兄弟他们几个,走到离夜身边,看着走进去的人,一齐轻咳一声。

“少城主,刚刚的事情,是不是你做了什么?”风千用两个人的声音询问道,他想不明白,这个地方,为什么突然就打开了。

当时少城主就站在面前,除了少城主做了什么,他想不出第二个。

站在离夜身边多人,纷纷点点头,他们都是这么认为的,肯定是离夜做了什么!

“只是有点奇怪。”离夜轻描淡写回答,目光看向药宗。

能成为日月殿药宗,也不是吹的,这种事情也知道。

这个药宗,也不是什么用处都没有。

药宗眼角余光看到离夜看了自己一眼,得意轻哼一声,仿佛在说,炼药师这方面的事情,天下还有几个人比的上我。

乾护法站在原地,目光深邃看着药宗,这个药宗知道的还挺多。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东方白衣笑盈盈道,首先走进大门之内。

然后四国的人一一走进去,日月殿一直等到最后,看到里面没出什么事,才慢慢走进去。

原本兴奋的一群人,走进大门以后顿时失望了,满脸笑容僵住,整个人都呆滞了。

里面什么都没有,山壁,杂草,阴暗,潮湿。

这种地方,很难想象会有神品之物。

“你们不要乱碰,要是碰到什么,遇到危险就麻烦了。”药宗走进来,也不看周围什么情况,急忙说道。

所有人无声看向放药宗,这种地方,他们就算想碰,也不知道碰什么地方吧?

离夜看了一眼药宗,双手负在身后,大步往前走去。

“我们走。”他们不走就算了。

还要犹豫要不要走的一行人,看到离夜他们走进去,脸上的神情,好像又燃起了希望。

就在他们想跟进去的之时,药宗带着日月殿的人,急急忙忙跟上去。

“真是无语,他刚才还要说不要乱碰。”龙子筠鄙夷看着药宗,这就是拿起巴掌打自己脸的典型。

看到离夜走了,他就急急忙忙跟上去,不就是担心离夜得到神品之物。

“没办法,你要想想,药宗是炼药师,他对药鼎有多渴望。”东方红袖扯出淡笑,他只怕迫不及待想要找到混元圣鼎,这样就能炼制出神品丹药。

西陵云不以为然道,“混元圣鼎在他手上,也是浪费。”

说着,他大不跟上去,眉头稍稍皱起。

这要像药宗说的,对药鼎志在必得的人,就不只是药宗,北宫离夜也许更想要。

他的确也需要一个更好的药鼎,上次炼药,就是药鼎太差,差点被药宗发现,有个好的药鼎,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神品,像药宗这种炼不出神品丹药的人,拿着混元圣都能炼制出神品丹药,不知道北宫离夜拿在手上,能炼制出什么丹药来?

几个人站在身后,看着西陵云走远的背影,一阵狐疑。

拿在药宗手上都是浪费!?

离夜大步走在前面,两边是布满杂草的山壁,中间窄小的通道,一次只允许一个人走过。

大队人马跟在后面着急也于事无补,现在想要追赶到前面,是不可能的了。

跟在身后的人,不禁开始后悔,刚开始为什么会犹豫,这样走在前面的不就是他们,到时候得到最先有可能得到神品之物的,也是他们。

走在前面的离夜,警惕看着两边墙壁,在这种地方,虽然说最不可能袭击,但也是最危险的。

走路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要是有点什么事,谁又能第一时间反应。

“风千,让他们小心点,手不要碰山壁,最好不要去碰那些杂草。”离夜沉声说道,这个地方越看遇怪。

阴暗潮湿的地方,也比较容易长一些毒草,总之算起来,就是太危险。

风千点点头,转身告诉身后的人,一个接着一个。

离夜让风千告诉他们这队人不要乱碰东西,药宗也在同时,嘱咐着日月殿的人。

“这些杂草是越来越多了。”

“走吧走吧。”

“吵什么吵,砍了不就行吗?”

砍了!

日月殿身后的一队人眼中闪过光亮,然后立马拿出自己的兵器,往山壁上砍去。

草叶乱飞,草汁飞溅,没有谁去理会,前面有人砍杂草,后面的人走起来也就通畅了很多。

通道不知道有多长,他们就这么一直往前走,没有人注意到,那些砍伐着杂草的人,速度逐渐变得迟缓,脚下步伐也变得踉跄。

“砰!”第一个人往前面倒去,往前走的人,立刻停下步伐。

“这是怎么了?”那一队的人紧张询问,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

昏暗中,他注意到了自己的手臂,刚刚那些杂草落在手上的地方,现在红肿不堪,有些地方甚至变成紫色。

“有毒!”他惊悚抬头看着两壁,脑中顿时一个激灵。

北宫离夜知道,日月殿也知道,所有他们才没碰石壁,只是走过而已。

那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然后身体上,紫色快速蔓延,而地上躺着的人,不过眨眼的功夫,已经变成一具白骨,再过一会,连白骨都随之消失。

两边的人猛地退开,惊悚看着地上躺着人,消失了,消失!

紧接着一个随着一个,慢慢倒下,然后化作白骨,最后消失。

是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脸上一阵惊悚,急忙往身后叫去,“不要碰杂草!”

这东西,碰不得!

后面的人立即紧张起来,本来看上去没什么的杂草,此时在他们眼里,就跟蛇蝎差不多。

那人的话刚刚落下,紧接着一个接着一个声音响起,都是倒下的声音。

“这草还真够毒的。”

“不要去碰了。”

“想死的就多碰点,妈的,这个地方太诡异了!”

……

一群低咒的人,就这么兢兢战战往前走,不要被杂草割伤,不要碰到它的草汁。

身后的动静传来,风千迟疑开口问道:“少主,你是怎么看出来草有毒?”

这就跟普通的野草没什么两样,可毒性也太恐怖了。

离夜不急不缓往前面走着,小心避免碰到草叶,缓缓开口:“我没看出来这是什么药草,只不过是信了药宗的话,想到这是药鼎制造出来的地方。”

啧,该是什么样的药鼎,还能弄出这么个地方,又或者,是有人帮药鼎弄出这么个地方。

这要真是药鼎,周边的草,肯定不会简单,事实证明,有这种想法是对了。

不过……既然这里的神品之物是混元圣鼎,那她手上这个是什么?

上面也有混元圣鼎的图腾,只是残缺了几块。

到底有什么联系?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现在一下子,她也没办法确定,是不是药宗说的混元圣鼎。

这一切,等到找到神品之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风千跟在离夜身后,他好像懂了,好像又没具体明白,他们铸造兵器的人不懂炼药师的事。

“总之,越后面越小心,你们要是还剩下丹药,最好吃一颗。”离夜忧心忡忡道,这条路,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可不简单。

最后能有几个人顺利在这条路上走过,还不知道,小心一点总没错。

“是。”风千沉声应道。

离夜他们在前面听到了动静,凌剑锋他们几个走在后面的,当然也听到了,他们无比庆幸当初没有行动。

他们刚刚要是动了,现在只怕下场跟那些人一样了。

“现在们最好什么都别碰,小心点。”凌剑锋难得的严肃,走在前面,手上还不忘拉着南门紫竹。

“知道了。”东方白衣和西岭云他们几个点点头。

现在突然有点后悔,北宫离夜走到前面的去的时候,他们应该立刻跟上去。

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北宫离夜想告诉他们什么,可距离太远。

“龙子筠,你现在离离夜够远了吧?”南门紫竹调侃道,这家伙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

龙子筠嘟了嘟嘴巴,没理南门紫竹,随即叹了口气,“父皇也不知道在怕什么。”

“我现在奇怪的是,听说纳兰清羽也到地麟国了,怎么不见他来?”东方白衣不解问道,纳兰清羽的心思,每一个人能猜到。

东方红袖看了看东方白衣,迟疑道:“大哥,皇上没告诉你,纳兰清羽曾经去过皇宫吗?”

东方白衣狐疑看着东方红袖,还有这种事?

“当时我刚好在,不过没看清楚纳兰清羽的样子就是了。”东方红袖耸耸肩,等于没见过。

南门紫竹猛地转身,看了一眼龙子筠,“不会是纳兰清羽做了什么吧?”

“没有,就说路过,看到风景不错。”东方红袖满头黑线道,皇上脸上当时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南门紫竹停了下来,嘴角不停抽搐,“就这样?”

纳兰清羽还真是个怪人,比北宫离夜还怪。

“走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声,北宫离夜和地麟国熟么?”真的是随口提了一句,然后就走了,甚至没有多留。

只是这样!

龙子筠差点没跳起来,只是这样,父皇就让他和离夜保持三步的距离!

南门紫竹他们几个听了也是满头黑线,原因居然只是这样。

“这种事,你告诉我们,不担心你大哥说于理不合?”西陵云调侃道,这应该属于皇家*了吧。

东方红袖突然愣住,稍稍转头看了一眼东方白衣,嘿嘿笑道:“大哥,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所以不是秘密,也不是什么*。

“你说都说了。”东方白衣白了东方红袖一眼。

他这个妹妹,家族的事情,她处理的井井有条,就是藏不出心思,想到什么说什么,就像当初在天龙国帝都,想都不想,就直接去挑衅北宫离夜。

现在还是这样,要是她这性子改改,他也放心把家族交给她。

“就是,反正不是什么大事。”西陵诺应和道,又不是皇家机密,军政大事,说了也没什么。

东方白衣蹙眉看了看他们几个,有个时候他真发现,他们太熟了,一点都不像四个不同国家的皇子少主。

“你们几个够了,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凌剑锋目光犀利看向身后,狠狠瞪了他们几个一眼,他一个人在前面盯着,他们就这么放心?

西陵诺他们几个讪讪轻笑,没有再说话,刚刚他们就是好奇了一下下,没什么的。

夙凌云皱眉在他们几个中间扫视,他们三国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如此欢快的一幕,谁会相信,四国不团结而且还勾心斗角。

这些谈话,除了他们几个外,其他人没几个人听到,凌剑锋他们算是走在最后,前面有护卫,后面也有护卫,所以他们说什么,其他人也听不到,更何况他们的声音不是很大。

尽管有聊天,警惕一直没有放松过,这种地方,谁也不会放松警惕。

一行人继续在幽暗的山壁中间走过,倒下的人数逐渐增多,他们没有再触碰杂草,还是不断有人倒下。

一下子,山壁间的气氛变得压抑起来,每个人看周围的目光都变得不同了。

双眼中充斥着血红,好像看到谁,都像是看到自己这辈子最大的仇人,有些人更是直接拔刀相向,双方很快就打起来了。

这样的气氛,仿佛能够渲染,一个人如此,就有两个人如此,山壁中间,很快就响起殴打的声音,而且是自相残杀,对待自己的人,像对待仇人一样。

身后的动静,让离夜他们停下脚步,往身后看去。

“少城主,这……”

风千指着身后,听着动静,然后他猛地发现,玄机城好几个人,也自己打起来了,那些没打起来的,神情狰狞,看着他们殴打,仿佛是这儿世界上最痛快的事情。

离夜眺望,看到身后混乱的一片,抿着嘴,这里的毒还真是无孔不钻,防不胜防。

“看来,快到尽头了。”离夜转身往前面看去,沉声下令。

她抬起头看着山壁上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山壁里出现了雾霾,丝丝白雾在他们头顶漂浮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

离夜脸色微变,低咒道:“该死!”

刚刚把这个给忽略了,瘴气!

“风千,传令下去,让那些还清醒的人,拉住殴打人,加快速度,不能在这里久待。”说完,离夜快速往前走去。

瘴气,山壁间除了毒草,还有带毒的瘴气,这些瘴气会让人迷失本性,看到谁都会跟仇人一样,然后就会忍不住大打出手,一直会这样到死!

风千看到离夜紧张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严重,立刻下令。

幸好他们吃了丹药,玄机城大多数人尽管心情浮躁,还有不少保持着清醒,他们拉着那些已经迷失的人,快速往前走。

原本前面行走的队伍,一下子变成跑的,日月殿跟在身后,心里泛出疑惑。

“药宗,这是怎么回事?”乾护法指了指身后,日月殿自己的人打在一起,他们已经损失好几个人了!

药宗眉头紧锁,迟疑道:“乾护法,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找出是什么原因!”

周围的杂草没有变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同,可现在怎么会变这样,大家殴打在一起,谁也不认识谁,就像是仇敌一般。

“北宫离夜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玄机城的人,看上去好像没什么。”舞宗指了指前面,玄机城的人直接用跑的。

药宗不屑轻哼,讥讽一笑,“他们这么跑,中毒会更快。”

乾护法皱了皱眉头,看着玄机城的人和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阴冷的声音响起,“把中毒的人都杀了,跟上玄机城的脚步!”

“是!”舞宗应道,转身往身后走去。

山壁中,鲜血飞溅的声音响起,长袖一舞,尽显杀机!

把中毒的人杀了,日月殿的人少了一半,但他们不在意这些,快速往前追去,心里只想着一件事,不能让玄机城的人得到神品之物,更加不能让北宫离夜得到!

日月殿被杀的人倒在两边,血腥味好像让部分人清醒了一点,强行忍住嗜杀的*,大步往前走去,只希望这段路能够快点过去。

走在最后面的凌剑锋他们一行人,看着两边的尸体,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日月殿的特有的衣服。

“日月殿怎么死了这么多人?”夙凌云眉头紧皱,这一路上,就日月殿的人死的最多。

“二皇子用不着奇怪,日月殿是不会带累赘的,他们已经成了累赘。”东方红袖回答道,杀死这些人的,应该是舞宗,上面的伤口,是舞宗的袖中剑造成。

日月殿的人,还真是毫不留情,直接把人杀了。

“我们的人也损失不少,赶紧离开这里吧。”西陵诺着急说道,这个地方太怪了,早点离开才行。

每个人都以跑的方式前进着,走在最前面的离夜听到身后的动静,扭头一看,嘴角不停抽搐。

这些人是找死吗?居然跑起来了!

“风千,你们可别跑。”这样会死的更快的。

“是。”风千点点头,他们一直是在走,只是稍稍用灵力加快速度,不会有什么影响。

后面的人就不同了,他们一路狂奔,速度极快,这样会很惨的,还有不少人,直接把灵力提升到极点,想要快速跟上来,这样也是找死。

剧烈跑动就会出汗,呼吸急促,心情也不会有那么平静,瘴气会随着汗水,渗透身体,情况会比刚刚还要恐怖。

风千他们只是适当的运用灵力,灵力虽然在损耗,但是速度极慢,只要控制的好,不会让瘴气乘虚而入,钻入身体,只是那些不知道节制的人,一心使用灵力,灵力很快就消耗殆尽,就要吸收灵气调息,可这里……只有瘴气!

幽暗的尽头,是一个光点,离夜和风千他们看到光点,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们保持着速度,继续往前走去,光点越来越大,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把他们身上的燥热一扫而光。

隐藏在身体里的烦躁,暴戾,在这一刻,得到最好的释放。

“前面是毒药,门口是就解药,真不知道怎么想的。”离夜撇了撇嘴,大步走进去。

幽暗的山壁间的瘴气带着毒,而他们走到门口,那清新之气,就是解瘴气毒的解药,只要坚持到这里,基本上就能没事。

日月殿的人一路追来,本来浩荡的队伍,现在已经剩下不到十几个人,暴戾之气,在靠近门口的那一刻,被一股清晰之力驱散开,所有人瞬间恢复正常。

药宗看了一眼身后,叹了口气,他刚刚才注意到,头顶的瘴气,北宫离夜他们走那么快,是他们早就发现了吗?

“不可能。”药宗摇摇头,直接否定,他们又不是炼药师,怎么会知道这些!

在日月殿的人走到门口,离夜他们早已走进去很久,在她踏进去的那一刻,昏暗的地方,瞬间点燃了火光,这个是山洞。

在火光照耀下,能看清楚,四周山壁上,一道又一道的图纹,图纹密布交错,看上去很眼熟,那就是他们进来的时候,山壁上的图腾,但是要那些密布,复杂。

可是山洞内,四周是一个水池,红色的水池,水池旁边有很多圆形石柱,它们凸出水面,密布在水池中,错乱复杂,在水池中央,有一个四角形的高台,高台上十色彩光耀眼夺目,让人挪不开眼。

彩光是从高台上,古旧木盒中照耀而出,木盒没有打开,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十色霞光照映在红色池水上,波光粼粼。

“这,离夜,这个我们要怎么过去?中间那个应该就是我们找了好久的神品之物了吧?”蓝墨白走到离夜身后,指着不远处的高台。

中央的距离和这里虽然说只有五六米远,但是这池水有点奇怪,还是小心点的好。

“不知道。”离夜摇头回答,没有打开就什么都不知道,这些池水和石柱有点不对劲,“小心点,不要随便踩上去。”

“是!”玄机城所有人齐声应道,崇敬的看着离夜。

在少城主的带领下,他们才能玩好走到这里,其它势力损失都不小,就他们还好好的。

“那就是神品之物么?”

一声惊叹从身后响起,离夜他们一队人,往身后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日月殿的人,他们庞大的队伍,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就是走那么一条通道,少了大半的人,剩下这么几个。

月兮一路走来,身上不带半点狼狈,那身姿,迈动莲步,脚下清脆的声音响起,她的样子,更像是从一条柔软的毯子上走过。

冷淡的目光,她看起来对神品之物并不是那么热衷,反而是乾护法,脸上的兴奋的表情,逐渐变得贪婪。

“神品之物!”

“那就是!”

“哈哈哈,终于找到了!”

“神品之物是我的了!”

……

跟来的一个个,看着水池中央放着的木盒,目光变得炙热,他们迫不及待飞身而去,想要第一个得到打开木盒,得到里面的神品之物!

十几个人,一同飞身前去,朝着不同的方向,目的却是一致。

他们迫不及待踩上石柱,就在他们走上去的瞬间,红色的池水瞬间变得剧烈。

石柱不停晃动,四周山壁也是不停摇晃,仿佛随时会塌陷倒塌。

“你们做了什么?”来不及走上石柱的人,看到周围的动静,急忙收回了自己的脚,怒看着站在石柱上的人。

石柱上的人,一脸呆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也不知道怎么了?

在所有人慌乱中,离夜的目光落在石柱上面,光滑的石柱上,出现道道龟裂,龟裂如蜘蛛网一样,快速蔓延。

不是一个如此,是每一个石柱,都布满了龟裂,石柱看上去,随时就会碎裂!

一缕光芒从龟裂中渗透,这下不止是离夜一个人注意到,所有人都注意到红色池水中,凸起的石柱上的变化。

吵杂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石柱上。

在众人目不转睛注视下,不满龟裂的石柱,石块从石柱一点点脱落,如同老树掉皮,一层接着一层,掉落红色池水之中。

------题外话------

更新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