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九十七章 沙漠风暴

“妈的!这究竟是个什么破地方!”夕阳下,高大的男人仰头大喊,夕阳映在脸上,眼睛里,就如同他心里熊熊燃烧起的火焰。

巨大宝剑一直挂在背上,也不知道是剑太重,还是他的身体已经超出了负荷,大吼一身后,他跌坐在地上。

剑寻抬头看天,夕阳就快要落下了,可是他们在这里,已经是两天一夜,马上就要天黑。

这么长时间,别说神品之物了,他们什么都没看到,连一起走进这里的人,都没看到一个影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离夜斜躺在沙丘上,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看到剑寻抓狂的样子,无奈摇摇头。

“主子,这个地方要是神器里面,也不会这么热啊,就跟真的沙漠一样。”罗刹擦了擦额上的汗珠,不禁叹息。

这两天他们完全是依靠灵力在支持,不然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这么个地方,也太诡异了,简直就不是人待的。

“是啊,少城主,我们这要是走下去,就是不被饿死,也会因为灵力消耗虚弱而亡的。”抵抗这么热的地方,只有靠灵力才能坚持。

风千也是一脸无奈,他在玄机城,再热的地方他都带过,就是困杀神剑的地下,都没这么炎热过。

离夜看了一眼风千还有罗刹,眉头稍稍皱了一下。

剑寻都被这种地方,快逼疯了,更别说是他们几个,走了两天还是没有半点消息。

这是什么神品之物,不会是在消遣他们吧?

想了想,离夜把储物手镯的玉瓶拿出来,看着所剩无几的丹药,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这两天里,丹药消耗也挺大,完全都是在消耗丹药。

“离夜,你要不要炼一点丹药?我在这里如鱼得水,你们人类可就不同了。”红莲担忧问道,他们都这样了,还怎么去找神品之物。

离夜分了分玉瓶,才缓缓说道:“我也想炼制丹药,可船上的时候,那个药鼎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把那些药材炼化,药鼎就坚持不住了,以前不会这样,又不是炼药,药鼎不会裂开才对,可这次偏偏就裂开了,尽管不严重,也不能用来炼制丹药,她就把那药鼎放船上了。

没有药鼎,炼制丹药的风险会大很多,而且还是这种地方。

“你不是还有个三足鼎?”红莲继续问道,三足鼎从离夜用丹药换来以后,就再也没用过。

这些人类依靠离夜丹药,才能勉强支持,换做另外那些没丹药的人类,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这两天的。

“这东西,能炼药吗?”离夜嫌弃把三足鼎拿出来,要是能够炼丹,她早就拿来用了。

三足药鼎握在离夜手上,她随意看了一眼,夕阳下,三足鼎折射着夕阳红日,显得璀璨夺目,上面生锈的地方,好像都变少了很多。

红莲迟疑看了一眼离夜手上的药鼎,这东西,看上去,的确是不能炼药。

可现在,还有别的选择?

“不如试试看看,我先用火烤烤它?”它也觉得没什么用。

离夜随意把三足鼎放在一边,摇了摇头,“算了。”

她现在都甚至觉得,当初亏大了,用破厄丹去换了个破药鼎,到现在她都没用过。

周围的人看到离夜的举动,纷纷围了过来,好奇注视着她。

“离夜,你是要炼药吗?”蓝非曰看着离夜,在这种地方炼药?

离夜摇摇头,把面前的丹药递给他们,“这些你们拿去分了吧,现在能用得上的,也就这么点了。”

还不能知道能坚持多久,就像剑寻说的,这到底是个什么破地方!

“丹药不够了吗?”蓝墨白说稍稍皱眉,他们这几天吃了不少丹药,一个人一颗,一次就要四十多差不多五十颗。

离夜是炼药师,丹药也禁不起这么挥霍,这两天他们过太奢侈了。

“你们先吃吧,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就试着不用药鼎直接炼制,危险了一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所有人迟疑点头,握着手上寥寥几颗丹药,他们也知道,不能再像前两天那么吃了。

“天快黑了,先升火,今晚好好休息。”离夜说完,继续躺下,看着夕阳落下,黑夜慢慢到来。

黑夜来临,沙漠中的温度,也在急速下降,不同白天的灼热,到了晚上,就是冰冷寒霜。

他们没任何准备就到了这里,再怎么强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沙漠的天空上,挂满了星辰,星光闪耀,仿佛伸手就能触及,随手就能摘下。

星光照耀,是天空给自己的最美的装扮,让人挪不开眼。

剑寻躺在离夜身边,稍稍叹息:“你说,要不是这该死的温度,躺在这里也挺美的。”

这样的满天星辰,除了在这里,他还真没在其它地方见过。

离夜没有回答,虽然看着满天星辰,心里想的是,要怎么样,才能找到神品之物,然后离开这么个破地方。

“唉,提供消息的人,怎么没说,神品之物是这么个破地方,早知道就不来了。”剑寻见离夜不说话,再次叹息。

听到身边人的唉声叹气,离夜扭头白了剑寻一眼。

才怪!

就算知道他还是回来,说不定不现在还兴奋!

“等我找到神品之物,就能离开了。”离夜笑眯眯说道,嘴角勾起狡黠弧度。

剑寻噌的一下坐起来,双眼放光看着离夜,脸上露出不服。

“什么是你,说不定是我呢!”这种事情,谁能说的准,大老远的到这里,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离夜无声看着剑寻,看吧,事实就是这样。

他就算知道这个地方不会太好,还是会来的,不会有任何悬念。

剑寻看着离夜的注视,轻咳一声,嘿嘿笑道,“还是你了解我。”

他不是担心离夜想太多,想调剂调剂气氛,结果还是把自己绕进去了。

没错,知道这里是个破地方,他还是回来!

“先休息吧,明天的事,明天再想。”离夜拍了拍剑寻,黑亮双眸慢慢合上,脑中还想着神品之物的事。

四周的人无声相视一看,这种事,他们发现一点忙都帮不上,只能看着离夜一个人想办法。

寂静的星空下,所有人都进入修炼状态,没有人发现,被遗忘在一旁三足鼎,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光芒瞬间逝去。

翌日大早,所有人缓缓睁开眼睛,烈日高照,四周温度已经在点点上升,再过一会,就会炎热无比。

“吃颗丹药,继续赶路吧。”离夜坐起身,看着没有边际的沙漠,皱紧了眉头。

现在就算想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首先要做的,还是要找到神品之物,说不定找到了,就能离开这个地方。

可那什么神品之物,到底在什么地方!?

众人一起点点头,然后很有默契的收起丹药,没有立刻吃。

离夜看到他们的举动,也没说什么,她的确是没有多余的丹药给他们了。

谁知道会到这么个鬼地方来!

“不吃的话,收拾一下就继续走吧。”风千叹了口气,大家都知道少城主不容易,能坚持的时候就坚持吧。

剑寻看了看四周,看到地上的三足鼎,弯身捡起来。

“离夜,这是你的吧?”说着,他把三足鼎递到离夜面前。

离夜低头看去,看着剑寻手上的三足鼎,脸色微变,神情惊讶。

“这东西……”她拿过三足鼎,仔细端详着。

这,怎么才一晚上的时间,就变成这样了?

“有什么不对?”众人纷纷围过来,好奇看着离夜手上的药鼎,露出不解的表情。

不就是个普通的药鼎,有什么不同的,看上去也没什么。

离夜摇摇头,黑亮的眸子闪烁出光芒,把三足鼎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

不是不对,是太不对了,才一晚上的时间,三足鼎身上的锈迹斑斑就消失了,透着淡淡的炽红。

古老复杂的图腾,在药鼎上密布而成,透着古老的气息,只是那图腾看上去,有点不完整,好像少了什么。

“哇!这是怎么回事?”红莲惊呼道,简直不可思议。

离夜拿着都两年多了,从来没有这种变化,这才拿出来一晚上,就有这么大的变化!

上面的铁锈消失不见了,露出药鼎的本来面貌,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不知道。”离夜回答着红莲,好像是突然变成这样,什么预兆都没有,发生什么事了?

众人不解看着离夜之时,剧烈龙卷从他们身后席卷而来,风暴狂猛肆意,四周掀起百丈沙尘,风暴所到之处,百米之内,都变得混浊不堪,也变得昏暗。

风暴排山倒海,汹涌翻滚着,掀起的尘沙,仿佛要吞没万物,柔软的金沙,再此时变得狂野无比。

沙暴如同汹涌澎湃的海浪,冲击,吞噬,淹没,所到之处,没有一处完好。

它将一切吞噬其中,蛮横暴戾,就像是愤怒的野兽,惹怒了它,天地都会被它所吞噬和淹没,不留半点情面!

一股剧烈的冲击扑打而来,所有人猛地抬头,脸色微变,脖子僵硬扭头看去。

狂野的吞噬,残暴的扫荡,毁天灭地的力量席卷狂暴,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东西……运气不会这么差吧!

沙漠风暴!

“少城主,是沙漠风暴!”风千惊呼道,看着百米外的巨大龙卷,脸色阵阵发白,神情紧张。

离夜猛地回神,看着不远处排山倒海而至的风暴,低咒道:“该死!”

这个地方居然还有沙漠风暴,一旦被卷进去,谁也逃不过这风暴席卷,所有人都会被卷进去,到时候……

“走!赶紧走!”离夜没有犹豫立刻说道。

众人一哄而散,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他们的队伍是不是被冲散了,人活着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沙漠风暴的恐怖,能将沙漠中的一切吞噬,淹没在百米,几百米,甚至千米之下,再也不能见光日,被沙暴吞噬,相当于人的命也就搭在这里了!

“我们也走。”剑寻抓过离夜的手腕,快速离开,线速度快到的让人咋舌。

所有人分散走开,离夜和剑寻也埋头往前面跑,沙暴的速度越来越近,那千丈沙尘,直逼云霄,仿佛连天它都想吞噬。

天空,大地,万物,都吞噬其中,谁也躲不过!

它就像是死神一般,无情挥动镰刀,将所有人杀伐殆尽,把他们拉下那冰冷恐怖的幽冥地狱!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百米,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离夜感觉到身后那狂暴的罡风,觉得头皮阵阵发麻,可不管他们速度多快,风暴都能用最快的速度追上来,释放出恐怖的力量!

冰冷,干燥,只要稍稍呼吸,都是满口黄沙,呼吸都像是被要吞没。

她不知道其他人逃走没有,但她和剑寻,很快就会被黄沙淹没。

“离夜,看来今天是要搭在这里了。”剑寻百忙中一阵苦笑,脚下速度可没见过半分。

这样的逃窜,就像是死神在后面追杀,可不管他们再怎么逃,都逃不过死神的镰刀,迟早就好倒下。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仿佛他都看到了地狱就在眼前,只等他们走进去。

离夜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剑寻,扔给他一个白眼,“小爷很惜命,不想这么早死。”

好不容易再活一世,这一世她有了要保护的人,有了在乎的人,有了心爱的人,怎么能死在这个鬼地方!

只是……离夜稍稍抬头看了一眼,貌似的确是要被吞噬了。

不过眨眼的功夫,风暴已经到了他们身后,漫天黄沙笼罩而来,将一切吞噬,连同离夜和剑寻,一起吞噬其中,然后再也不见他们的身影。

沙暴不会因为吞噬了几个人,就会停止,它依旧在肆意狂暴,在沙漠上横行,谁也无法阻止,甚至,无人能逃过它的吞噬!

狂暴的沙尘远去,四周平滑洁亮,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这片天地,也从没有出现过谁。

一阵微风吹拂而过,吹起黄沙,男人手上握着一把巨剑,那是从来不曾出鞘的巨剑,此时他却拿在手上。

黄沙把他大半个身体都淹没了,头也被吞没了一半,脸贴着黄沙,他努力挪动身体,想要挣开双眼,却只能紧紧握住巨剑。

“离,离夜……”沙哑的声音叫唤而出,他想要听到那一声戏谑,调侃的回答,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过去,身边一点声音都没有,也没有半点生机。

一颗心变得着急起来,他想要起身,看看身边的人还在不在,刚刚握住手腕的大掌,此时抓住的只是一堆黄沙。

不在,不在……

离夜……

他挣扎着,想要试图起身,奈何敌不过身体的虚弱,半醒的人,张了张嘴,再次昏迷过去。

黄沙在他身上吹过,他身边,依旧没有熟悉的少年。

黑暗,寂静,冷闷,如潮水一般,涌入心中,要将她吞噬。

在一处黑暗的缝隙中,昏迷中的少年,感觉到全身冰凉,冷意涌入心里,冰冷无比,他不情愿的睁开眼睛。

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该死的。”他挪动了一下身体,立刻就觉得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半点都动弹不了。

沙哑的声音,透着虚弱和疲惫,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挣脱这个地方的束缚。

神智在一点点变弱,疲惫席卷而来,眼皮慢慢轻合,少年再次陷入沉睡。

“离夜。”

“离夜,离夜,离夜!”

“离夜,你要赶紧醒过来啊,不能再睡了。”

“你要是这么睡下去,那个男人肯定会灭了全世界的,还有北宫家族,北宫弑,北宫奇,灵师四家,对了,你还想去四国之外,去找那个男人……”

一句句念叨在耳边响起,昏睡中的离夜,慢慢有了意识,却始终无法睁开眼睛,冰冷的身体,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冷了,有股很温暖的力量。

“离夜啊,想想我,还有小白,千寂,还有那头讨厌的狐狸,再睡下去,可就真的不行了。”唠叨还在耳边继续,喋喋不休的。

好吵,她还想继续睡,好累。

“哇,离夜,你不能丢下我的,你把我带出山谷,就要对我负责!”声音还在耳边继续。

大哭的声音,让她不禁发笑,负责,负什么责,她离夜可不做这种事。

“离夜,你想想一年前,你浑身是伤,纳兰清羽当时的紧张,你想想他。”红莲在离夜身体里,不停的呼叫。

这些日子来,它从没停止过,不知道过去多少天,不知道过去多久,但是它能感觉到离夜微弱的生机,就不能放弃。

它用自己的温度,去暖和离夜逐渐冰冷的身体,呼唤着她,希望她能快点恢复意识。

恢复点点意识的离夜蹙了蹙眉头,一年前,纳兰清羽……

“离夜,离夜……”呼叫还在继续,好像非得把她叫醒,声音才会停下来。

好吵,它和以前一样……

以前?

意识在一点点复苏,记忆如走马灯在眼前飞过,离夜微微一怔,极其虚弱的她,猛地睁开双眼,昏昏欲睡的感觉,荡然消失无踪。

“离夜,离夜,离夜……”

叫唤还在继续,声音的主人,好像不知道她已经醒了过来。

离夜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耳边是不厌其烦的叫唤,她稍稍叹了口气,无奈轻叹道:“红莲,哪有异火这么吵的。”

叫唤的声音猛的愣住,过了好几个呼吸,才反应过来,然后哇的一声,差点哭出来,“哇,离夜,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叫了多久,要不是你身体里一直维持着一丝生机,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听到红莲大哭的声音,离夜忍不住发笑,幸好这次把红莲带出木盒空间,不然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有它这么吵,想睡也睡不着。

想到这里,离夜摇摇头,眸子看向四周,试图找到一定光亮,可半天过去,到处都是一片漆黑。

她的身体好像是卡在了什么里,身上很重,像是被什么压着。

“红莲,你先别哭,能不能出来照照这个地方,好歹让我知道这是哪?然后才能想办法出去。”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可不行。

红莲听到离夜的话,立刻变得精神抖擞起来,这才是离夜啊,前段时间昏睡的人,才不是离夜!

“我试试!”它试着挪动,慢慢飞出离夜的身体,因为它和离夜之间有过盟约,所以它的火焰再大,也不会伤到离夜。

红色的光亮一点点渗出,漆黑的地方慢慢照亮,石壁,正确的说是熔浆形成的石壁,上面还有坑洼不平的殷红,而离夜整个人就被卡在缝隙中间,刚好只够容纳她一个人。

四周环境映入眼帘,离夜顿时满头黑线,嘴角不停抽动。

这种地方,她到底是怎来的?

“红莲,你知不知道我们来几天了?”离夜皱眉问道,这么黑的地方,想知道过去几天,怕是不可能的了。

值得庆幸的是没受伤,身体虚弱了点,出去这里稍微调息一下就好了,可他们现在要怎么出去?

“这么黑。”红莲无奈回答,它又没上去过。

离夜叹了口气,随即开口,“你找找有没有出去的路,躺在下面这么久,这里还空气,应该就有出口,我先调息一下,恢复体力再说。”

要爬出去,也要有体力才行,这么睡了一段时间,身体都僵了。

“好!”红莲慢慢飞出去,顺着点点大的通道,速度极慢的往前走,这个地方根本快不起来。

它身为异火都觉得这么艰难,到时候离夜要怎么过去?每走一步,红莲就忧心一分,离夜不可能永远在这躺着,得出去,找出路。

离夜就那么躺着,运转着造化诀,身体里像是沉睡了的灵力,在一点点复苏,丹田处的生命之力,在她苏醒的之时,好像也跟着苏醒了过来。

暖流在一点点温暖着身体,蔓延到身体的四肢百骸,探究着身体中蔓延淡淡乳白,离夜嘴角稍稍勾起弧度。

红莲说的一丝生机,是它一直在维持吧。

感觉身体的僵硬一点点复苏,离夜也不再迟疑,专心调息,不在意时间的流逝。

缝隙中,红莲漂浮在一边,它回来很久了,但离夜一直没醒,它也没去不敢去吵,但是它能感觉到,离夜的身体正在快速的恢复,恢复的速度,简直可说是可怕。

“变态。”红莲稍稍吐出两个字,声音极小。

离夜这么恢复的速度,也太可怕了,除了这两个字,它实在是想不到其它字来形容,不过这样,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出去了。

“唉,那么长,那么窄的一条路,要怎么走?”红莲叹了口气,忧心忡忡。

“总会有办法的。”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红莲猛地一怔,就看到离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露出那熟悉的笑容。

“恢复了!”红莲上下看了一眼离夜,惊悚状。

这速度!

“带路吧。”差不多了,体力都恢复了,灵力也在一点点恢复,应该很快就会完全恢复。

红莲动了动身体,往前前面飞去,还特意放慢速度,因为前面更窄!

缝隙中,离夜极其怪异姿势,一点点挪动,淡淡天青色之力在手上凝聚,遇到窄小地方,灵力就会如刀锋飞出离夜手上,削割着周围。

再来红莲用火焰,把飞落的碎石焚烧,道路也就变得越来越通畅。

开始还怎么习惯这种姿势前进,逐渐的,慢慢适应,反正不知道走了多久,可每走一点路,离夜就会觉得,空气中的灵力,越发的浓郁。

“就快了。”红莲欣喜道,还是离夜有办法,他们就这么一点点走出来了,咳咳,是挪出来了。

离夜稍稍松了口气,幸好是要到了,这段路真够长的。

“你说出去以后,看到的地方很怪?”离夜出声问道,有多怪?

“是啊,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那个地方真的很怪,它走出去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什么。

离夜没有在出声,然后,继续一步一步的往前挪。

双脚站在地上,离夜一脸怀念,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用挪的方式走路,她再也不想有第二次,实在是太痛苦了。

“你看看,是不是很怪,这么大个地方,居然只有一个台子,上面还只有一个凹陷。”红莲飘在空中,嫌弃说道。

从缝隙中走出,四周就是一片空旷无垠,偌大的空旷的地方,到处都是空荡荡的,说句话都会回音,唯独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个高台,高台上有个小小的凹陷,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印记。

只是这里的环境,不难看出这里曾经被熔浆侵蚀过,只是现在没有熔浆在这。

“这真的是神器里面?”

看到这一切后,离夜再次怀疑,这要是神品之物里面,也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现实世界,而且不会有半点怀疑这个真实度。

谁能想象,最近遇到的事情,是神品之物内发生的,哪里像?

可要不是神品之物内,一切就无法解释,到底是个什么神品之物,还能有这么一片天地,简直了!

“离夜,这个台子上面的图腾,有点眼熟。”红莲叫道,身体慢慢往下飞去,在高台上盘旋。

离夜大步走上高台,高台有差不多一米高,差不多一丈宽,红莲说的图腾,是台子中间的凹陷,里面是一个复杂的图腾,的确,这图腾还有点眼熟。

她蹲下身体,看着奇怪又复杂的图腾,手指轻轻抚上去。

在离夜手指碰触到图腾的那一刻,赤焰的光芒迎面扑来,紧接着,图腾上所有的图纹,一道接着一道,全部亮了起来。

“怎么回事?”红莲看呆了眼,不就是个破洞里,一个破图腾,碰了一下,至于这么的大反应吗?

图纹照映着金红色的光芒,图腾照映着光芒,那形状看不出想什么。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把三足鼎从储物手镯里拿出来,三足鼎面上的图腾和地上的可以说一模一样,不过三足鼎有好几个地方少了几块,不像高台上图腾那么完美。

“难怪这个药鼎在外面放了一天,上面的铁锈就没了。”离夜把药鼎拿在手上把玩,嘴角露出绝美的笑容。

这个地方看样子,和这个药鼎有渊源,也许她的破厄丹,没有浪费。

唇瓣缓缓上扬,离夜脸上映着完美的笑容,美的让人沉醉。

在离夜的注视下,高台上的图腾,再次暗淡下来,在过了一会,图腾完全消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就在一人一火想着,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凹陷处慢慢裂开一道缝隙,缝隙很整齐,就像是用刀割开的一样。

一丝光亮从地下渗透出来,离夜站起身,把药鼎放进储物手镯里,脚步稍稍后退,双眸警惕看着缝隙裂开的地方。

红莲也是睁大双眼,这么个怪地方,现在是发生什么,它都不觉得奇怪了。

动不动来一场龙卷风把他们困在这里,然后出现个图腾,现在图腾消失又出现个裂缝,这裂缝是干嘛用的?

缝隙慢慢张开,一排排阶梯出现在面前,阶梯最前端,只一个光点,灼热的气息迎面而来,扑打在脸上,带着熟悉的气息。

“走!”离夜立刻跳下去,经过这么长时间,终于是找到出口了。

红莲立刻飞进离夜身体,同时也松了口气,在这么个地方,这么长时间,没想到出口就在这么个地方,不过刚刚的图腾怎么消失了?

走出去之前,离夜整理了一下自己这一身,从那条缝隙中挪出来,身上早就狼狈不堪,不少地方也有磨损,不过现在也顾不上换了,随便整理了一下,她立刻走了出去。

灼热的温度,金色的黄沙,软软的踩在脚下,透着炙热。

“离夜!”

惊呼的声音响起,离夜嘴巴微张,诧异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

掉进这里的人,在这一刻,几乎是全聚齐了,他们就站在她面前,看着她走出来脸上也是惊讶不已。

“主子!”

“少城主!”

“离夜,你没事吧?”

几道身影急忙围上来,上下仔细打量,看到她身上没有伤痕,同时松了口气。

“你们怎么在这?没事吧?剑寻呢?”离夜看着罗刹和风千他们,指了指他们身后,这会不会出现的太整齐了。

当时他们都遇到了风暴,全被冲散,现在不但走到一起,还同时出现在这。

“他没有跟你在一起?”蓝非曰迟疑问道,他们一直以为,剑寻和离夜掉到一个地方了,现在看来没有,那剑寻去了什么地方?

离夜刚要回答,含笑讥讽的声音在这时响起,“遇上风暴还能完好无损,你北宫离夜还真是福大命大。”

药宗冷冷看了一眼离夜,心里重重哼了一声,北宫离夜这样都没死,命还真够大的,看来只有亲手,才能杀了他!

“小爷的运气一直不错,不用药宗费心。”离夜皮笑肉不笑道,看着药宗他们三个,眼中多了一丝杀意。

药宗嘴角微微冲动,他忿忿道:“希望你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下去!”

牙尖嘴利,倒要看看,北宫离夜能猖狂到什么时候,等过一段时间,希望他还能这么自信淡然,不过到时候,就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看到了。

离夜没有再理药宗,看向南门紫竹他们,不解问道:“你们能说说看么?”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一起出现在这里,无缘无故,他们也不知道她会在这里出来,一起站在这里干嘛?

南门紫竹无声指了指离夜身后,一脸无奈,北宫离夜都从另一边走出来了。

顺着南门紫竹指着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东西,让她傻眼了,同时也让待在她身体里的红莲傻眼了。

图腾!

很大的图腾!

比刚刚的大很多倍,图腾暗淡无光,就跟他们刚刚看到那个图腾的时候,那个图腾也没有光亮,后面触碰了一下,才出现金红色的光芒。

而且这个地方,就在她走出来的出口旁边,她刚刚走出来的地方,不知道什么原因,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好像那个地方从来没有出现过,旁边就是那个最大的图腾。

她身后是一个高高的沙丘,那沙丘就像高不可攀的山峰,虽然到处是沙子,却不会倒塌,图腾就出现在沙丘壁上。

离夜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地方,出口消失了,出口就在图腾的旁边,不会这个图腾后面,就是她刚刚待的地方吧?可那里面没有什么。

别说神品之物,一块破铁都看不到!

“大家找了一圈,就这么个地方有点奇怪,所有就都来了。”东方红袖无奈耸耸肩,本来分开走的,现在大家又聚到了一起。

这是这片沙漠中,唯一的不同之处,一个如山峰高高耸立的沙丘,钢铁一样坚硬。

沙丘挡在面前,他们无法再跨越,好像这里已经是尽头。

“你们有没有试着去碰这个图腾?”她记得在里面的时候,就是碰了一下,然后图腾发出光亮,最后消失,然后就出来了。

既然两个图腾都一样,完全可以这么试试。

风千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凑到离夜耳边说道:“每个人都碰了,可是它丝毫不动。”

他们已经站在这里很长时间,想了很多办法,这个图腾就是没有半点反应。

现在就算找不到神品之物,他们也要出去,不可能永远困在这里,所有大家想了很多办法,甚至一一滴血上去,可图腾就是没反应。

风千在离夜耳边细细解释,听到最后,离夜额上满是黑线。

连滴血认主这招都想出来了,真是佩服这些人,可他们即便这么做了,然并没什么用处,图腾没有任何反应。

滴血认主,这只是个图腾,又不是神品之物,用滴血认主的招式,啧啧啧。

离夜稍稍扭头,看了身后的图腾一眼,没反应?她刚刚就碰了一下然后图腾就照映出光芒,他们都滴血下去了没反应?

“北宫少主,不如你试试。”古火笑盈盈看着离夜,殷红唇瓣勾起笑容,这么多人里,只有北宫离夜是没试过了。

他要是成了,是不是说明这件神品之物,就非他莫属?

所有人的目光本来就聚集在离夜身上,古火这么一提议,他们的眸光都变得灼热起来,北宫离夜!

呃……

看着所有人的眼睛一下子闪亮起来,离夜顿时无语,他们这是什么干嘛,好像全部希望都在她身上了一样。

“试试吧。”南门紫竹点点头,试试肯定不会错,反正他们都试过了,北宫离夜试试也没什么。

离夜看着熟悉的图腾,心里泛起疑惑,这件神品之物和她的那个药鼎有关?

------题外话------

昂昂,来晚了,某甜白天上传,一般是在公司,可是某甜电脑不能联网,只能借同事的,然后今天悲剧,同事一直在用电脑,所以只有下班才能上传,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