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九十六章 霞光,十色!

月夜下,少年换下了那一身白衣,简单的黑色劲装穿在身上,双手负在身后,与黑夜融成一团。

“少城主。”风千走到离夜身后,迟疑问道:“你什么时候变成日月殿剑宗了?”

开始他还不相信,后来日月殿乾护法来了,也是这么叫少城主的,他才相信,原来这是真的,可是少城主为什么会变成日月殿剑宗?

离夜收回目光,稍稍扭头,看着一脸不解的风千。

“你觉得日月殿怎么样?”她没有回答风千的问题,而是笑着反问。

风千迟疑了一会,然后迟疑道:“虽然他们的作风,我不是很认可,但不得不说,日月殿真的很强,那毕竟是四国联手才能勉强比拟的势力,而且他们的大小势力遍布各处,要连根拔起,并不容易。”

这点和少城主成为日月殿剑宗有联系?他想想,好像也没什么联系吧?

“连根拔起不容易。”离夜喃喃轻语,唇瓣勾起弧线,可这些年,纳兰清羽不是做到了么。

日月殿那么大,想要连根拔起的确是不容易,但是纳兰清羽这些年在风启大陆,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在这边太过无聊的时候,找点事情来做,他找到的事,就是一点点把日月殿大小势力,一一击溃。

说现在的日月殿为什么有这么多宗师,还不敢对四国出手,就是他们的这些势力,在不知道什么情况下,就这么没了。

就是没了,连原因都查不出来!

想要把日月殿拿过来玩玩,可不是像剑宗那么简单,比试几场,赢了就是剑宗。

这是这些年,一点点,一点点积累的成果,所以纳兰清羽才只是让离夜把第六殿的人,分别分派到日月殿四个方向的分殿,只因为,那些大小势力,早已不足为惧。

招惹上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人可怕,招惹上一个实力深不可测手段狠辣的人更可怕,然而,招惹上一个实力深不可测又手段狠辣,还很记仇腹黑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风千就这么看着离夜,不明白她想说什么,少城主知道不容易,为何还问?

“可欧阳圣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过了好一会,离夜才有开口,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柔和,整个人看起来都变得暖起来。

欧阳圣当年把清羽“请到”日月殿,那是他不情愿的,尽管离开的时候,拿走了龙魂珠,可他在离开日月殿的时候,也就是日月殿真正倒霉的时候。

这个男人很记仇,欧阳圣算计他,把他“请”去日月殿,要付出代价是整个日月殿!

风千一头雾水站在离夜身边,他不知道离夜在说什么,也不知道离夜话里的意思是什么,只是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这个人是谁?

少城主吗?

调息了一晚,阳光洒落大地,树林中低潮的温度,逐渐开始上升,黑衣少年慢慢睁开双眼,身体已然完全恢复。

“少城主,可以走了。”见离夜睁开眼,风千走过去叫道。

离夜点头起身,大步往外走去,远远就看到其它三国的人在等着她了,所有人都到齐,就差她一个。

“走吧。”离夜指了指前面,算算日子神品之物出世的日子也到了,尽管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到了再说。

众人眼中闪烁出光亮,急忙跟上离夜,果然还是北宫离夜有办法!

悬崖边上,早已围满了人,每个人都认真往深渊底下看去,时不时发出一声惊叹,好像是发现了格外稀奇的事情。

离夜他们走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看到悬崖边站着的人,离夜的步伐稍稍停下。

“他们这是在干嘛?”南门紫竹好奇问道,每个人都围在一起。

离夜眉头微蹙,看到悬崖边的人,缓缓说道:“日月殿就是日月殿。”

乾护法这次是有备而来,不然也不会刚到这里,就发现了深渊的秘密,现在就算不用她带,日月殿的人也会把神器在什么地方,告诉所有人了。

“北宫少主,月护法问你的时候,是试探?”东方白衣举止有礼,客套说道。

月护法问北宫少主发现了什么,日月殿的人,就把一切公诸于世,目的也太明显不过了。

深渊的秘密已经不再说秘密,不如就让其他人也知道,这样还能卖各方势力一份人情,他们想的还真不错。

“不是,可乾护法的目的很明显。”离夜抬步走过去,也没生气。

她开始还不确定,深渊下面是不是有秘密,现在不用再去探究和确定了,基本上能肯定。

日月殿想这么做虽然让大家都知道了,她也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没什么不好。

“我们也去看看。”西陵诺招了招手,秘密已经不是秘密,就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多一点人去探究,还更安全。

众人点点头,跟着走过去,学着大家的样子,走到悬崖边看着下面。

“日月殿什么时候告诉你们悬崖的事情的?”离夜漫不经心问着站在身边的人。

那人也没转头,认真看着深渊下面,随意回答,“就在刚才,北宫离夜不是说也知道了吗?日月殿当然要快一步。”

站在那人身边的其他人,听到熟悉的声音,稍稍抬头,当看清楚身边的少年,脸色大变,然后转身就走。

他们可不敢招惹这小祖宗,还是离远点,这就真的是个祖宗!

“原来如此。”离夜目光深邃点点头。

“嘿嘿,那当然了,北宫离夜……”那人说着抬起头,当看到身边站着的人之时,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连接下来要说的话,都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

离夜含笑看着那人,神情透着几丝慵懒,笑着问道,“北宫离夜怎么了?”

只见那人顿时全身打颤,脚步不停后退,脸说话都不利索了。

“没,没,没什么!”话说完,那人一溜烟就跑了,看到空亡无人的四周,他心里暗暗大骂。

这些人太不厚道,扔下他一个就全跑了,好歹也告诉他一声,身边站着的是北宫离夜!

还有刚刚,他居然在北宫离夜面前,说那么蠢的话!

希望北宫离夜不会放在心里,忽略他,忽略!

南门紫竹他们几个,看着以离夜为中心的一丈之内,半个人影都没有,不急无声摇头。

某人现在已经恶名远扬,人家只是看一眼,神情都变成这样。

剑寻无奈走到离夜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叹息道,“离夜,我发现这些人看到你的时候,那种表情,越来越像见到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好奇看着剑寻,另外一个人是谁?

离夜扭头狐疑看着剑寻,么有出声问,无声看着他,等待着回答。

“纳兰清羽!”

在众人注目下,四个字缓缓吐出,换来的只是一个个的白眼。

纳兰清羽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找到他都难,尽管听到他的名字,就能让人一哆嗦,在风启大陆都很少见到他出现。

剑寻看到众人的目光,嘿了一声,转身看着他们。

“你们什么表情,我说的是事实,你们要是见过纳兰清羽,也会这么觉得。”剑寻歪着头,目光目光深邃说着,像是在回想什么事情。

他曾经也就只见过纳兰清羽一次,正确的说,并没有见到脸,只听到声音,毕竟那样的人,他想看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

不过那次,自己是真的看呆了,他只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四周的人轰然散开,方圆百米的人,纷纷逃窜。

离夜看着剑寻,脸上划过一丝了然,剑寻是放哪四国之外的人,可能见纳兰清羽的时候,不是在这里,是四国之外。

剑寻说的,的确是可能的事情,这点她不怀疑。

“这么说,我们见过纳兰清羽没有?”东方红袖皱眉问道,她的印象中,好像从来只听说纳兰清羽,从来没见过。

南门紫竹,凌剑锋,西陵云,西陵诺,东方白衣,都怔了一下。

他们见过吗?好像见过一次,在天龙国帝都邵家的时候。

“这个我见过啊。”龙子筠摸了摸后脑勺,嘿嘿笑道,他是真的见过。

几人目光看向龙子筠,什么时候见过?

“当时他不是和离夜一起去异国之界,刚好遇到了。”龙子筠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其实他没那么可怕,很好看的!”

剑寻目光来回在他们之间扫视,他不知道,他们嘴里的纳兰清羽,和自己所知道的那个,是不是同一个人。

“噗嗤!”

离夜实在是忍不住了,看到他们一脸认真的样子,这个真的是忍不住。

听到笑声,几个人扭头看去,一脸鄙夷。

这有什么好笑的?

蓝墨白他们几个扭头往四周看去,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你们的话题,会转到纳兰清羽身上,纳兰清羽的吸引力,比神品之物更大?”离夜指了指深渊下面,忍住笑意。

西陵云白了离夜一眼,摇晃着手上折扇,“反正在等他们上来,有什么好着急的。”

他们站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不是等日月殿的人上来吗?

离夜眨了眨眼睛,双手摊开,“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们还会上来?”

所有人猛地睁大双眼,急忙往深渊下看去,落入眼帘的一幕,彻底让他们看呆了。

和他们一样前来寻找神品之物的人,飞身而下,而后很快身影就会消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不对劲!

跳下去以后,人掉到了深渊下面,可消失的速度太快,这不合理!

难道说……几人扭头看向离夜。

“我们也走吧,肯定神品之物出世的地方,已经围满人了。”说完,离夜纵身跳下。

她在急速坠落,可几个呼吸的时间,离夜整个人就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罗刹他们几个急忙走到悬崖边,想都没想,直接跳下去。

风千看了一眼呆滞中的几个人,纵身一跃,然后玄机城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跳下深渊中,悬崖上跟来的人,一下子少了小半。

剑寻猛地回神,指着深渊大叫,“离夜,你使诈!”

话还没落音,他就自己跳下去了,非常自觉和主动,看样子像是要去找人算账。

古火带着古氏一族几个人,走到深渊旁边,低头一看,她身后的几个人急忙后退一步。

他们细小的举动,古火也没在意,直接跳下深渊。

“赶紧走,赶紧走!”南门紫竹拉着凌剑锋,两个人双双跳下去。

所有人想都不想直接跳下去,夙凌云站在悬崖边,也正准备跳的时候,身边护卫突然出声。

“凌王殿下,这么跳下去,会不会有事?”这些人会不会提相信北宫离夜的话了。

别国皇子少主,居然如此相信北宫离夜的话,难道不是其中有诈?

夙凌云看了那人一眼,俊美的容颜,露出了几丝冰寒。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跟着本王。”说完,他头也不回跳下深渊,除了那个护卫外,其它的护卫,一一跟着跳下去。

参天古木,奇珍异草,各处都透着浓郁的灵气,这是个高高耸立的峰顶,站在之上,俯瞰着下面,孤岛,大海,一切都尽收眼底。

站在高处,仿佛将一切踩在脚下,俯瞰着苍穹,傲立于世!

这座山峰的峰顶,并不小,即便是容纳了几百上千人,依旧还很宽阔。

每个人都在四处寻找,希望在这里,第一个找到神品之物。

黑衣少年站在原地,看都分开四处寻找的人群,忍不住嘴角抽搐。

神品之物要是这样就能找到,那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得到神品之物了?

“主子。”罗刹第一个找到离夜。

“每次都是你速度最快。”看到罗刹,离夜忍不住摇头轻笑,到了这里,她才发现一件事。

跳下来以后,都会掉落到不同地方,以至于,她到现在,才只遇到罗刹一个人。

“主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种地方,真的会有神品之物?”他们跳下来以后,才发现下是这样的景致。

俯身看去,其实并不是很高,相反的下面景色绝美。

那是他们在蓝灵背上,所到的山谷,他们跳下了深渊,不但没有掉到深渊之下,反而是到了这座孤岛的最高处。

这么奇妙的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放遇到。

“反正有很多事情都解释不清楚,神品之物快出世了,还是先找到风千和蓝家兄弟再说。”现在这里太多人,要找起来也不容易。

“是。”

跳下深渊,他们落下的地方,并不是深不可见底昏暗悬崖,而是高高的山峰之顶。

到了孤岛上的人,也许找了很多地方,也找了很多高处,却没有一个人真正找到过峰顶。

峰顶并不是在别的地方,就是在人人都畏惧的深渊之中。

不知道是有人故意把这个地方弄成这样,还是因为神品之物的原因,让孤岛形成这么个地方,总之,到了峰顶,才算真正找到神品之物。

在众人寻找下,神品之物依旧没有结果,五彩霞光,照耀在他们身上,现在并不用远远观看,用手都能触摸到那霞光。

然而神品之物出世前的第三天,五彩的霞光,变成了七彩,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光彩就多了两样。

这情况在众人之中,无非就是个天大的惊喜。

伴随这是神品之物出世,必有异象,如今这个异象是五彩霞光,现在五彩还有三天,就变成七彩,也就是说,后面颜色可能会更多!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变得热切起来,他们想要得到神品之物!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得到,不管是什么东西!

神品之物出世前的第二天傍晚,就在众人热切的期盼下,七彩霞光,终于变成了八彩。

霞光耀眼,笼罩着整个山峰峰顶,将一切笼罩其中,山峰和底下,形成鲜明对比,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离夜这边,他们坐在山峰的斜坡上,看着耀眼的霞光,八彩光芒映在精致绝美的容颜上,宛若美玉绽放出五光十色的光华。

黑亮双眸,如同黑夜中的星辰,明亮闪耀,璀璨夺目。

离夜这边的人都已经到齐了,风千和蓝墨白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她,然后就是剑寻,最后慢慢遇到南门紫竹他们。

本来散开的一群人,现在聚到一起,看着霞光一点点绽放它的魅力。

“八种颜色了,你们说最后是九种颜色,还是十种?”西陵云神秘眨了眨眼睛,他们现在猜猜也好。

众人纷纷扔给他一个白眼,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猜的,不管最后是九色还是十色,也要知道是什么神器才行。

“大家还是小心点。”东方红袖严肃道,争夺神器的人很多,最后谁得到,就不得而知了。

“真希望明天能够快点来,这样就能快点看到神器出世了,不管是什么神器。”龙子筠伸了伸懒腰,找了个地方躺下,一脸满足。

南门紫竹眨了眨双眼,目光惊来回离夜和龙子筠身上扫视。

“你们有没有发现,从这次离夜到孤岛以后,龙子筠一直都在离夜三步之外。”南门紫竹指着龙子筠,一脸惊奇。

这绝对是个重大发现,以前龙子筠都喜欢呆在的北宫离夜身边,怎么赶都赶不走,现在居然保持着距离,简直是奇迹!

被南门紫竹这么一说,所有人也开始注意这点不同。

目光来回扫视,最后众人一起点点头,好像情况是这样的,一点都没错。

“你们会不会太无聊了?”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几个人,他们这样是什么意思,非得龙子筠缠着她,他们才开心?

可的确是有点奇怪,她早就这么觉得了,只是最近事多,没怎么在意。

“哼!”龙子筠轻哼一声,没有理会他们,翻动身体,面向另一个方向。

见龙子筠不肯说原因,他们几个又把目光放到东方白衣身上。

东方白衣是龙子筠的太傅,又是东方家族少主,他该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吧?事情总不会无缘无故这样。

见几个人投来目光,东方白衣立刻摆了摆手,“这次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陛下不说的事,他们这些做臣子的,怎么能随便打听,于理不合!

几人脸上笑容僵住,看了看龙子筠,随即叹了口气,看来是打听不出什么了,不过的确是有点奇怪。

“南门少主,你最近是不是太无聊了?”离夜嘴角扬起完美的弧度,笑看着南门紫竹。

南门紫竹刚想点头说有点,但是看到离夜嘴角的笑意……

“不是。”她嘿嘿一笑,摇头道。

笑话,就算是,她也不会点头的,这种事,大家心里知道就好,就不用再说出来了。

众人又开始说说笑笑,没有谁发现,龙子筠一脸郁闷的表情。

他也想坐在离夜身边的啊,可是的这次回去以后,父皇就不准他再靠近北宫离夜。

当时他也再问,为什么?

当时父皇没有回答,只说为了地麟国的将来,最好离离夜远点,当时他看父皇的神色,明明是很畏惧的。

世上还有谁,能让父皇畏惧?

龙子筠想不明白,可是为了地麟国的安危,他必须和离夜保持三步的距离!

有这么欺负小孩子的吗?什么人连他这么可爱的小孩子都不放过!

这种呐喊,龙子筠也只能在心里说一两句,不会真的说出来。

终于到了神品之物出世的最后一天,众人期盼着霞光增多,可等了大半天,依旧没看到有半点动静,甚至连神品之物,他们都不曾看见。

峰顶之上,日月殿和四国皇子和少主,当然是站在最前端的,他们遥望着远处,一脸迷茫。

“离夜,我们是不是被忽悠了?”什么神品之物,到现在还没见到神品之物。

离夜稍稍扭头,看着三步之外的龙子筠,嘴角不禁抽搐。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等等看吧。”离夜平静回答,把目光收回。

在众人的期盼下,第九道彩霞终于现身,九彩霞光照耀着大地,是那般的神圣不可侵犯。

霞光的光芒越来越大,一丝波动在空中荡漾散开,就如同海面一阵微风吹过,泛起阵阵波浪。

所有人在此时,双眼睁大,屏住呼吸,注视着山峰最闪亮耀眼的地方。

那,就是神品之物,即将出世之地!

九彩霞光慢慢移动,刺眼温和的光芒,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夺目耀眼,闪烁的让人睁不开双眼。

“神品之物!”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句,惊醒了呆滞中的所有人。

终于,他们终于看到神品之物了!

它包裹在九彩霞光之中,光彩耀眼,宛若深深不可侵犯的神明。

而他们看到这耀眼的光彩,并不是俯身膜拜,是迫不及待一个接着一个往前冲去,希望自己能得到着神品之物。

几百个人,一齐往前冲去,你推我,我推你场面,一下子不可收拾。

不少人在这样的推力下,直接滚下了山坡,往下面滚去。

没有人都变得疯狂起来,神品之物能让他们疯狂,也足够让所有人疯狂。

得到一件神品之物,收益多大,谁都知道。

神品丹药,神化级别,神品兵器……

凡事和神这个字有关的,风启大陆从来不曾有过,如今有一件神品之物出世,这是唯一晋升神化这个级别的机会。

晋升神化,整个风启大陆都要匍匐在脚下,其他人连反对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的机会,谁不想得到,谁不想天下之人,心服口服臣服!

只要得到这件,这样神品之物,心中所想,就能实现!

所以要得到,必须要得到,肯定要得到!

这是必须做的事情,不容有半点差错。

得到神品之物!

你争我夺之下,山峰之上的人,被推下山峰,滚下去的人,一下子去了一半,剩下的人还在争夺。

此时唯一平静的,就是不远处的几股实力,一个古氏一族,一个玄机城,四国皇子少主以及日月,令人惊奇的是,在这就实力之后,还有一股势力,都最后都没动过。

他们就这么看着面前的人,你争我夺,也不着急。

“他们是什么人?”离夜拉了拉身边站着的风千,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队伍。

风千顺着离夜指着的方向看去,看到那些人,才低头附在离夜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他们是精卫国的一股势力,听说精卫国除了西陵家族,就他们最强,就是行事有些让人……不耻。”风千说完,站直身体。

西陵家族外,最强的一股势力?

她记得藏书楼有过记载,那是童氏一族,也是难得的宗师等级中,有一个拥有宗师的家族。

家族上面记载的也就这么多,无法知道更多的事情,他们和她应该不会有什么牵扯。

山峰上的人越来越少,几百上千人,最后只剩下一百多个人,但是这一百多个人,还是没有停止争夺,可就在此时,日月殿的人也动了。

“把他们全部赶下去。”乾护法下令道,这些人也妄想得到神器,做梦罢了!

“是!”身影快速走过,日月殿的护卫,很快就把百来个人的数量,减少了一半,可他们的动作依旧没停下。

离夜等人站在原地,看着越来越少的人,露出一丝着急。

“离夜?”剑寻扭头叫道,他们是不是也该动手了,人现在不是很多,等会日月殿的动手,那就麻烦了。

离夜神情严肃,看着九彩霞光所包裹的东西,那就像是被裹上一层厚厚的茧,茧发出璀璨光芒,又很好的保护着里面的东西,不被人轻易夺走。

“动手!”离夜沉声道,所有人脸上离夜扬起笑容,然后飞身而去。

凌剑锋他们几个可能都没发现,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动手,但是不知不觉,他们会不由自主去听离夜的。

习惯这东西,一旦养成了,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阻止他们!”乾护法看了一眼离夜,立刻下令,看着离夜的目光,多了几分阴霾。

神品之物,岂能让他们得到!

“乾护法,小爷就先走一步了。”离夜笑看了乾护法一眼,跟着东方白衣他们的脚步,走向神品之物。

你争我夺还在持续,乾护法见离夜出手,他也不再隐忍,立刻飞身而去,想要阻止离夜得到神品之物,谁也不知道九彩霞光中的是什么,唯有得到,才能确定。

是必须要得到!

四周陷入混乱之中,唯独一人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举动,露出妩媚动人的笑容,她就像是个局外人,这里的一切都和她没关系。

离夜正要触碰到九彩霞光,一只手立刻挡在面前,阻止她行动。

“北宫离夜,你想得到这东西,本护法可不会让你如愿以偿。”乾护法阴阴笑道,立刻攻击离夜。

神品之物,要么日月殿得到,要么就是毁!

除了日月殿,谁也别想得到这东西,一件神品之物,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也许风启大陆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的格局,就要被它打破!

“你真的很烦。”离夜冷冷看着乾护法,嘴角的笑容逐渐变冷,“乾日,小爷迟早会跟你算昨天的帐!”

她不说而已,那股冲劲中的杀机,就以为她不知道了吗?

乾护法微微一怔,随即轻哼一声,“本护法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昨天,的确是那样,在他分开四人对战的时候,他想的事情,就是杀了北宫离夜,只是被躲过去了而已。

“不知道是你的事,算账是小爷的事,你只要记得,小爷一向有仇必报!”说着,离夜一掌震开乾护法,飞身往那个闪耀的光点飞身而去。

乾护法也不怠慢,迅速跟上去,速度不比离夜的慢,一路上两个人还时不时交手。

众人齐飞而去,就在这时,九彩光芒,隐约生出第十种光芒!

十色霞光照耀天地,璀璨耀眼,刺疼了人的双眼,此时,被十彩光芒照耀到底所有人,顿时消失在了山峰之上,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就连耀眼的十色彩霞之光,也随之不见。

滚下山峰的人慢慢爬上来,怔怔看着空无一人的山峰,只感觉后背寒风阵阵吹拂,气氛怪异到了极点。

不见了,在一瞬间,所有人都跟着十色霞光的消失不见!

十色,那件神品之物,不是九色,是十色!

十色的神品之物,那该是什么东西?

这些人,神品之物都消失不见了,他们去了什么地方,他们不是在争夺的吗?

站在山峰之顶的人,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寂,他们想要寻找,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起,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迷沙荒漠,万里金黄,看不到尽头,金色黄沙,在太阳的照耀下,映着金色光芒,如同闪闪发亮的金子一般。

四周偶尔见到几根高高的仙人掌,脚下炙热,温度异常的高,脚下黄沙,被阵阵微风吹起,露出几根皑皑白骨,显得格外荒凉。

站在黄沙中的人,呆滞看着四周,对于突然改变的场景,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们刚刚还站在郁郁葱葱的山峰之顶,不过瞬间,就到了黄沙之中,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们怎么过来的?

“妈的!先是深渊,再是高峰,现在又是沙漠,这是什么神品之物!”低咒的声音响起,在这沙漠中,显得无比凄凉。

离夜回过神来,看着四周,发现凌剑锋他们都在,风千带着玄机城的人也在,古氏一族,日月殿,以及精卫国那股势力,童氏一族。

剩下的人不超过三十个,他们分别是不同的势力,看到自己来这里,自己的人又没来多少,脸上露出担忧。

这里就算有神品之物,他们来的人只有这么多,也要有命才敢去想啊。

“大家各走各的吧。”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一声,然后所有队伍就往不同方向分散而去。

四国的队伍站在一起,还有古氏一族,他们站在离夜面前。

“我们也各走各的,看看谁运气好点,能找到神品之物。”离夜提议道,他们走在一起,人太多,这样反而不方便。

各找各的,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会有那么多意见分歧,分开走好处只有多,不会少。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南门紫竹郁闷道,她就记得,刚刚看到十色霞光,紧接着,就被一股吸力吸进去了。

然后等再次睁眼,已经到了这个地方,他们都不知道在哪里。

“这个地方说不定能找到神品之物,可能我们就在神品之物里面。”一向沉默不语的凌剑锋,突然开口。

神品之物里面?

众人看看四周,这里是神品之物里面吗?是不是在这里,就能找到神品之物,可是又该怎么找?

“我们先走了。”西陵云朝着离夜挥挥手,然后往一个方向走去。

“希望在这里面,还能遇到你们。”东方红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大家就像是说好的一样,往不同方向走远。

南门紫竹看了一眼离夜,叹了口气,“好了,现在就是我们了,北宫离夜,你要得到神品之物,一定要偷偷告诉我是什么,不过说不定得到的是我,我到时候也会告诉你的。”

说完,她拉着凌剑锋快速走远,她一定一定要找到神品之物!

离夜无语看着南门紫竹离开,谁找到神品之物,在没有实力之前,会告诉天下人,自己有这东西。

那不是相当于给自己招惹无尽的麻烦,有个时候,她还真是不知道南门紫竹在想什么。

古火扭着细腰,缓缓走到离夜面前,露出高贵而又优雅的笑容。

“我也先走了,北宫少主,虽然很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你的确很厉害。”话落,古火带着古氏一族的人大步离开。

从在玄机城认识北宫离夜以后,他一直就是这么出乎人的意料,做事情也是让人捉摸不透,就算不服都不行,虽然不甘心,可不得不承认。

可是这一次呢?北宫离夜,这一次你还能这么厉害,得到神品之物吗?

夙凌云看了一眼离夜,蠕了蠕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带着天龙国的护卫,找了个方向,大步离开。

北宫家族和皇家,早已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们两个又有什么好说的。

所有人放不同方向离开,一下子,刚刚还站满人的沙漠上,此时就剩下离夜他们几个,黄沙上,一串串脚印慢慢走远,微风拂过,黄沙上一串串的脚印,消失不见。

好像从来没有谁来过,也没有人在这片天地中行走过。

“主子,我们往哪个方向走?”罗刹看看四周,不解问道,他刚刚看了一下,基本上每个方向都有人去了。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看着偌大的沙漠,蹙了蹙眉头。

“这个,真不知道。”她抬起头,一脸无奈的回答。

她都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是被一道强光吸进来的,最后神品之物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也许真相他们说的,这里是神品之物里面也说不定,这种事,不是没可能。”剑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稍稍扭头,一脸惊奇。

“你没走啊?”他不是一向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吗?

剑寻脸色一僵,然后轻咳一声,眼睛看向别处,“我也不知道往什么地方走,所以就跟你们一起走呗。”

其实他是担心日月殿的人对离夜出手,那个叫乾日的护法,真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昨天他偷袭离夜,自己可全看在眼里。

看着剑寻,红唇勾起笑容,离夜也不戳破,收回目光看着前面,随便指了个方向。

“走这边吧,说不定的确是神品之物里面。”可为什么把他们都吸进来,神品之物里面,是这么个地方?

“好!”所有人点头应道,往离夜指着的方向走去。

沙漠之上,身影逐渐拉长,黄沙上走过的脚印,一阵风吹过就会消失,将一切淹没,半点痕迹都不曾留下。

------题外话------

更新!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