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过去了!?

回到休息的地方,离夜才停了下来,无声看了他们一眼,随即坐下。

“离夜,听说神品之物前面有一条鸿沟,你去看了,有没有办法过去?”蓝非曰没有提刚才的事,那件事说了也没什么意义。

换做今天是他们,他们照样会动手,北宫离夜怎么可能是废物。

“没有,我也在想,要怎么过去。”离夜摇头叹息道,那么宽的地方,下面深不见底,又要怎么过去。

有桥还好,中间有什么,支点也可以,可偏偏什么都没有,要怎么过去?

“国师大人会不会来?”蓝墨白小心翼翼问道,他记得离夜和国师大人好像挺熟的。

国师大人的实力谁也不知道,说不定能有办法过去呢?

离夜无声看向蓝墨白,挑了挑眉头,“你怎么突然问他?”

“咳咳,我看国师大人和你关系不错。”蓝墨白汗颜道,何止是不错,他总觉得离夜和国师大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罗刹看了一眼离夜,不解道:“国师和主子关系不错?有吗?”

他记得国师有帮过主子,可是关系好从什么地方说起?

红莲待在离夜身体里,看着罗刹不解的表情,顿时无语。

什么叫有吗?

这人怎么做人护卫的,怎么就没有了,那男人,隔三差五就往北宫家跑,他居然都不知道!

离夜:“……”

这样让她怎么说,纳兰清羽每次来,都是三更半夜,踏着月色,连爷爷都不曾发现他,更何况是罗刹。

“他不会来。”离夜决定跳过那个问题,然后继续说道:“我会再去看看,然后想想办法。”

来这里的人都是寻找神品之物的,他们都会想办法,现在又不是一个人。

“好,到时候我们也去。”蓝非曰点点头,他们既然是来帮离夜的,总不能就在这里傻坐着,当然要去看看。

离夜点点头,随即闭上双眸,没有再说话。

蓝非曰看到离夜不说话,也收起了声音,几个人静静坐在一旁。

夕阳西下,平常的山涧溪流旁边,都很是宁静,而今天却变得吵杂了起来,不因为其它,而是日月殿的人来了!

这让想要巴结反好日月殿的人,纷纷变得热衷起来,尽管还有大部分势力,没有行动,不过也是迟早的事情。

四周变得这么吵杂,离夜正打算无视之时,其它三国纷纷派人过来,说让他们过去。

他们不只是请离夜一个,也包括蓝非曰他们十几个人。

三国的人同时来请,离夜没有拒绝,跟着他们离开,这动静,吸引了四周队伍的目光,他们发狐疑看着离夜他们离开的身影。

在日月殿休息的地方,一双幽怨愤怒的眼眸,紧紧盯着离夜远走的背影,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易家家主,你这么看着北宫离夜,难不成还想找他报仇?”琴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易鸣身边,宛若谦谦君子一般,肩上随身带着用白色布袋装好的琴。

易鸣惊然回神,看到琴宗出现在身边,讪讪笑道:“我已经把三宗的话听了进去,不会,不会。”

他不会按照他们说的做!

北宫离夜如何,中级宗师如何,他也是宗师,木儿会吃亏,肯定是因为大意了,他一定不会那样!

北宫离夜废了他儿子,他一定要报仇!

易鸣眼中的怨恨,琴宗看在眼里,眼中溢出诡异的光芒。

“这就好,你最好不要想那么多,北宫离夜,不是你能动的。”琴宗轻蔑看着易鸣,脸上诡异的笑容越来越深,才有继续道:“对了,晚上的时候,让你的人别走远了,在去往神品之物出世的必经之路,有一处不可见底的深渊,人要是掉下去,即便是宗师都回不来了。”

琴宗说话时候脸上的神情,就不得不怀疑,他提起那处深渊,是有意还是无意。

易鸣眼中闪烁出光芒,琴宗说的是连宗师都回不来了?

“我知道了。”他不留痕迹收起自己激动的目光,露出淡淡笑容。

不可见底的深渊,连宗师都回不来了!

北宫离夜,这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一行人跟着护卫们越走越深,离夜神情平常,反倒是蓝非曰他们愁了。

三个人,三个国家,跟谁走也不是,就在他们愁着的时候,惊讶发现三个人走的是一个方向。

“离夜,三国的人为什么来请我们?你和他们很熟?”蓝墨白凑到离夜身边问道,他都不知道,四国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离夜指了指身后日月殿休息的地方,日月殿的人一到,不少人纷纷让出自己的地方给他们,显得周围的有些窄小,刚好他们休息的地方,和日月殿很近。

日月殿那边吵起来,他们这边也就不安静了,每个人见日月殿来了,总要奉承一两句,一个人一句,一百个人就有一百句。

偏偏日月殿的人,一点都不嫌烦,人家说他们就听着。

十几个人顺着离夜手指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一片吵杂,混乱不堪,奇怪的是,在这混乱不堪里,日月殿的人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

他们几个嫌恶摇摇头,然后收回目光,无法理解日月殿的人在想什么这样的气氛,他们居然还一脸享受!

他们刚走不远,半路就杀出个剑寻,他笑呵呵走到离夜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把我也带上吧。”

这里人是在太多了,他想清净点,而且不过一会的功夫,那些奉承的话,实在受不了。

“走吧。”离夜指了指前面,无声轻笑。

顺着溪流往上,是一处细流的瀑布,山泉顺着山壁往下流,宛若一条细长的银河。

水中布满乱石碎块,溪水绕开岩石,往不同方向流去,岸边一丈外,两个士兵站在那,精神抖擞,孔武有力。

士兵见是他们三个带人过来,也没有多加询问,就放他们过去。

身后传来的声音,随着他们脚步走远,越来越淡。

走了不到几丈,四周出现一片稀疏的树林,篝火袅袅,分不同方向,也就是有六个队伍,只是他们分不同方位坐着,天色也逐渐昏暗,看不清楚谁是谁。

六个方位,没有什么交集点,甚至距离还有点远,离夜看到这一幕,也就清楚为什么是三国会同时派人来了。

他们根本没坐在一起,应该是听到日月殿的人来了,就让人过来了,也没想过对方会让人过来。

这片树林够大,即便有六队人坐在这,中间也还有一段距离,不会觉得拥挤。

“呃……”离夜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汗颜道,“我们自己找地方就行了,你们回去发复命吧。”

“就是就是。”剑寻立刻点头应道,跟谁走都不行,干脆自己找地方休息。

反正地方够大,他们找个地方出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三个人相视一看,随即点点头,他们知道眼前的人不能招惹!

虽然不知道眼前人的身份,但是同时让他们三国邀请,身份肯定不简单,为皇家做事情这么久,这点眼力劲他们还是有的。

三人往三个方向离开,见他们离开,离夜他们立刻找了个地方开始收拾,不过一会的功夫,在稀疏的林中,又燃起了一堆篝火,同时吸引了三国外,其它三个方向队伍的目光。

他们尽管好奇什么人能在地麟国的守卫下,还能到树林里,却也没有人过来打探,这片树林够大,谁来都可以,不一定是他们。

夜色平静,耳边传来潺潺溪流的声音,黑夜中,几道身影围在一起。

“趁着这次机会,一定要杀了北宫离夜,神品之物争夺,总会有死伤,我就不信北宫弑还能说什么!”其中一人语气狰狞,说到“北宫离夜”四个字的时候,明显听到他的恨意。

“主子,我们听说,北宫弑疼孙如命,实力在巅峰宗师很长时间了,他要是知道……”

“有什么可担心,北宫弑远在天龙国帝都,我们是地麟国,难道他要为来一个孙子对地麟国开战吗?他想,夙皇都不会答应。”有一个声音把那人的话打断。

“就是这样,从今晚开始,把北宫离夜身边的人,一一斩杀,到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老子看他还有什么可嚣张的!”

“是!”几道声音同时应道。

那么一个天才,北宫离夜说废了就废了,怎么能够容忍,那是他们全力栽培的人,家族的盛衰就在他身上,如今人被北宫离夜废了,就相当于他们整个家族都毁了!

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北宫离夜!就从他身边的人开始!

暗自商量的几个人没发现,在他们几个讨论之时,几道身影站在暗处,听到他们商议,月色下,他们眼中露出满意的笑容。

阳光渗透树林,五彩光晕折射进森林中,洒落大地,光芒照射进来,温暖笼罩地面,树林中的湿气,被渗透进来的阳光一点点蒸发,温度也随之上升。

白衣少年站在飞流直下的瀑布面前,稍稍抬头,一动不动,从他到这里就保持着这个动作,宛若老僧入定似的,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守在一旁的护卫,不解的一直在身后看着,满头的疑问。

这少年已经站了很长时间了,他在看什么?

褐色衣袍的男人踏着稳健步伐,大步走来,看到瀑布前的少年,脚步变得更快,他大步走过去。

“主子,发生什么事了?”罗刹走到离夜身边,不解道,一早就不见主子,难道他一直在这里站着?

一直没动的离夜,听到耳边的叫唤,这才回神,扭头看了一眼罗刹,摇摇头,“没事。”

她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入神了,能有什么事情。

“墨白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就我们四个跟主子一起去,其余人留在树林里。”见离夜回神,罗刹也没再问那么多。

那个剑寻不是和他们一起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把他算进来,到时候他想去自然会跟着去,不想去,也强求不了,也就没算他。

“这样就好了,你去叫他们吧。”离夜微笑道,五六丈的距离,蓝灵应该可以飞过去吧?

有一头能飞的玄兽,真是不错,什么时候她也该找头能够飞行的玄兽契约才行。

罗刹要是知道离夜此时心里所想的,一定会惊悚不已。

玄兽这东西,说契约,就能契约的吗?

“是!”罗刹转身往回走。

离夜带着蓝非曰他们几个,往深渊的方向走去,剑寻没有意外,还是跟着离夜他们一起走。

不远处几个人,看到他们离开的身影,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相视一看,不一会,他们就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去了何处。

日月殿所在方向,舞宗看着消失的几个人,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目光柔情似水,深情满满,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男人,始终不多看她一眼。

“这样,你确定能杀了北宫离夜?”舞宗压制住心里的失落,扬起炫目的笑容,四周顿时静了一片。

琴宗稍稍挪动,转身正视着舞宗,谦和的笑容,多了几丝狠毒,“北宫离夜哪里是那么容易杀死的,在第六殿他都能活着出来,更何况是这么几个人。”

要杀北宫离夜,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你……”

“我只是想借易鸣的手,杀了北宫离夜身边的人,这样,等到夺取神品之物时,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错手杀了他。”琴宗脸上笑容依旧,语气好像就是在说“今天天气真不错”那样。

周围的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到两人脸上的笑容,还以为他们是在愉快畅谈,也就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他们。

舞宗嘴角一僵,然后点头应道:“我明白了,不管你做什么,我一定会帮你。”

就像他进入日月殿,她也就跟着进来,他成为剑宗,她就拼尽全力,成为舞宗,他离开日月殿,她也就离开,只是为了在外面,偶尔也能遇到,她只是想守在他身边,所以不管他做什么,她都会帮他!

琴宗冷淡收回目光,仿佛没看到舞宗眼中满满情深,转身走到一旁。

远去的离夜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也不知道琴宗的煞费苦心,他们走到悬崖边,俯身看着无底深渊,几人脸上一阵苍白。

还真是深啊,站在悬崖边的感觉,好像随时就会掉下去似的。

“墨白,把蓝灵叫出来吧,我们去对面看看,这个地方,我总觉得怪怪的。”孤岛上这么大一道深渊,怎么可能不怪。

要是在崇山峻岭之间,出现这么一道鸿沟深渊,那就不奇怪了,在这里,的确是有点怪。

“好。”蓝墨白点点头,只见空中一道银光闪过,蓝色巨鸟抬头仰天一声轻啼,翎羽在太阳折射下,散发着柔和光芒,蓝色羽毛随着微风吹拂。

它张开双翅,在空中翱翔,直到蓝墨白叫它,还不知道要飞到什么时候。

几人走上蓝灵背上,周围还在探寻的人,看到这一幕,一阵诧异。

飞行玄兽啊,有这东西就是任性,能直接飞过去,不像他们找半天,想半天,也找不到什么办法过去。

看着往前飞去的蓝灵,所有人突然羡慕了,又有点懊恼,以前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要去其余一头玄兽,可以飞行的那种,不然现在他们也可以过去。

先过去,就能先看到神品之物!

可这些人只能看着羡慕着,没有飞行玄兽,他们想过去,都不可能!

站在蓝灵背上,剑寻阵阵叹息,“有一头能够飞行的玄兽就是不错,离夜,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

有这么一头玄兽,载几个人过来不成问题,和离夜来的人,只要这玄兽多飞两趟,所有人都能过来,难怪他都不着急。

“我也是昨天晚上才想到的。”离夜看向剑寻无辜道,当时她一下子没想起来,蓝墨白还有一头契约兽。

蓝墨白郁闷走到离夜身边,汗颜问道:“不是前几天才让蓝灵出来过吗?”

“就是就是。”蓝非曰点头应和道,蓝灵前几天才出来过,离夜居然昨晚才想起来蓝灵的存在,他当时在想什么?

离夜笑而不语,难道让她说,看到这个深渊,她其实想到的不是要怎么到对面去,是到了晚上她才想着,是该过去看看。

“等过去看了,证实以后再说。”她得看看是不是那样,这座岛的确是有点奇怪,不管是飞流直下的瀑布,还是这深不见底的鸿沟。

几人不明所以的相视一看,然后同时摇头,他们是不知道离夜在想什么了。

这辈子,要是能猜中离夜的心思,他们也就圆满了,可这明显不太可能,离夜的心思,总感觉永远都看不透。

蓝灵很快就飞到了对岸,看到他们走过来,几个人都有莫名的兴奋,毕竟五彩霞光就在眼前,只要他们走过去,就能看到埋藏神品之物的地方!

“蓝灵,不用把我们放下来,继续往前走。”离夜双眼中闪烁出光芒,这要是她猜测的不一样,神品之物可能就在不远处,神品之物!

蓝灵听懂了离夜的话,继续往前飞去,出了蓝墨白外,其他人都是惊讶不已。

玄兽有玄兽的骄傲,它们一般除了契约者,不会听别人的,现在离夜怎么说的话,它也听了?

在场的人中,只有离夜和蓝墨白才知道,当年契约到蓝灵的时候,离夜给它吃了不少丹药,然后它就记住了,后来离夜每年给灵师四家炼药,都会例外给它一些,它为了小嘴巴能吃,它当然会听离夜的。

正是因为丹药的辅助,蓝灵才会比平常的玄兽长得的要快,两年前还是那么小,两年的时间能长成这么大,大部分功劳是因为丹药,所以它记得离夜。

就在离夜他们飞到对岸之时,在树林中,几道鬼魅身影箭步走来,看着寂静无人的树林,几人脸上都露出狰狞笑容。

“我们赶紧收拾一下,弄点吃的,等离夜公子回来,他们就不用等了。”

“听说是深渊,不过我们少主,肯定有办法的。”

“对,离夜公子可不是常人。”

提起离夜,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炙热和崇敬。

听说有人过去了对岸,每个人都去看了,只有他们留了下来了,他们知道过去的人是谁,所以用不着去看。

等会来离夜公子回来以后,说不定就有好消息了。

他们相信着,那少年从没有让他们失望过,甚至一次又一次让他们看到新的希望,那些不可能的事情,都变得可能。

“还真是感动啊,没想到区区一个北宫离夜,能让这么多人折服。”易鸣缓缓走出来,此时的他一身黑衣,双眼充斥着血丝,脸部表情更是扭曲不堪。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所有人猛地站起身,看着走来的人易鸣,他们脸上露出惊讶。

“你来做什么?”他们纷纷拿出兵器,警惕看着走过来的五人,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心里顿时响起四个字。

来者不善!

“做什么?北宫离夜废了我儿子,你觉得我们会来做什么?”易鸣嗜血笑道,这些人的实力,不过先天天阶,在他手里蹦跶不了多久!

易鸣的话刚落下,几个人同时拿出了手中兵器,灵力涌动,往易鸣他们攻击而去。

与其等着别人出手,不如自己占得先机!

“不自量力!”易鸣一声轻哼,招了招手,身后的几道身影拔出手中兵器,迎向飞身而来的十几个人。

离夜带过来的人,除了罗刹,就连蓝家三兄弟都是先天天阶,他们几个就更不用多说,只是先天天阶的实力。

而易鸣带过来的人不同,宗师,全都是宗师!

这是他在日月殿请过来的人,没有告诉三宗,是他用自己关系请过来的。

可他没想过,要是没有三宗开口,他又怎么能请到日月殿的人,以他的那点关系,能让日月殿帮他做事?

先天天阶哪里是宗师的对手,几招下来,他们节节败退,身上布满了一道道伤痕,但是对方却没有立刻下杀手,好像是要慢慢折磨他们似的。

“对,就是这样,就是他们,让他们身上布满血窟窿,让他们尝尝,被废的滋味!”易鸣大声笑道,好像这样做,他心里就会畅快。

动手的宗师,厌恶的看了一眼易鸣,要不是琴宗大人让他们暂时听这个人的,他岂能命令他们做事!

树林中杀伐在继续,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所有人都去看谁过去了深渊,留下来的不过地麟国的护卫,只是这些护卫的实力太弱,而且他们离的很远,根本听不到这里的动静。

先天天阶身上布满了的血痕,偌大的窟窿在他们身上出现,鲜血的味道充斥四周!

动手的宗师,听到远处传来的动静,眼中露出杀意,不再有半点迟疑,对他们直接下杀手!

十几个人,几乎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倒在血泊之中。

易鸣慢慢走到他们面前,露出狰狞笑容,“怪只怪,你们跟错的主子。”

血泊中还没死去的人,缓缓抬起手,手上染红一片,刺眼的猩红指着易鸣,他却在此时露出笑容。

“少主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今日我等之痛,来日你们必将……噗!千倍万倍的承受!”那人嘴角含笑,指着易鸣的手缓缓放下。

他们坚信,即便他们死了,少主也会帮他们报仇,这些人索要付出的代价,他们承受的后果,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收起兵器的几人,看着血泊中的笑容,格外刺眼,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远处的动静越来越近,他们甩掉心里怪异的心情,转身离开。

赶回来的人看到这一幕,他们都呆了!

离夜他们此时不知道树林中发生的事情,蓝灵一路飞过去,他们脚下花草齐放,风景优美,五彩霞光照耀在它们身上,折射着柔和光芒。

花瓣上,晶莹露珠点缀,五彩霞光映在晶莹透亮的露珠上,花朵看起来格外动人。

风景如画,看到这一幕,站在玄兽背上的几个人,终于知道什么是仙境!

“这里真不错,不愧是放着神品之物的地方!”蓝非曰惊叹道,要不是在蓝灵背上飞过来,他们怎么能看到这么好看的景色。

他们也在断魂山脉中,看过不少绝美景色,可那些都没有五彩霞光的照耀,和这是不同的美。

“好奇怪,你们看,为什么那里会有高高山壁当着,这里不是有神品之物吗?到了这边怎么还觉得,神品之物,在山壁的后面!”剑寻指着的高高山壁,山壁不像深渊那样,深不可见,还是挺高的。

离夜目光注视着山壁,嘴角笑容越来越深,看来和她想的差不多。

“难道我们还要飞过山壁,才能看到神品之物?”蓝非白疑惑问道,是不是玩他们的,这要不是有飞行的玄兽,他们过了那深渊,也爬不上这山壁啊!

太会整人了!

几个人心里同时响起一句话,脸上一阵无奈,到了这里,总不能不要吧,神品之物就在眼前了。

“去吧。”蓝墨白稍稍一叹,到了这里了,当然要找个明白,他们总不能课空手而回吧。

几个人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事情已经做到一半,总不能半途而废。

“不用了,回去吧。”一直沉默不语的离夜突然开口。

所有目光纷纷落在她身上,一阵惊奇!

他说不用过去了?

不用过去的话,怎么找神品之物,神品之物不就是在山壁后面吗?

“飞过山壁,我们就该飞出海面了,神品之物不在这里,这五彩霞光也不是山壁后面照耀而出的,要是没错的话,东西应该在我们头上,既然证实了这点,就回去想想吧。”离夜指着头上解释道。

这座岛上有古怪,不是她一个人这么觉得,昨天南门紫竹他们就说过,当时她还在奇怪,后来看了一下深渊和这座岛,她也这么觉得了。

“找个神品的东西,真是不容易!”蓝非白一屁股坐在蓝灵身上,郁闷至极,多少人被那道鸿沟给骗了,结果他们过来了,才发现东西不在这边,要是没过来,这辈子不就在那边傻傻看着。

“蓝灵,回去吧。”蓝墨白苦笑了一下。

蓝灵立刻改变轨道,往回飞去,剑寻也跟着坐下,手撑着下巴,一脸郁闷。

“这神品之物,不一定是人特意放的,说不定是谁当年遗落下来的,风启大陆不是经常会有兵器被挖出来,而且埋了很多年,都不曾生锈吗?”离夜幽幽开口,眸光变得深邃,由此看来,在很久以前,风启大陆这个地方,其实和四国之外没什么区别。

应该是慢慢没落变成现在这样吧,所以四国之外的人知道这边,这边的人早就把外面的世界给遗忘了。

几人点点头,有可能是这样的,那些被挖出来的兵器,比他们现在用的要好,尽管不是神品之器,也能引起一场争夺。

他们又回来了!

看到空中蓝色飞行的玄兽,众人一阵诧异,紧接着是疑惑和不解。

都已经到那边了,怎么还会回来,五彩霞光不曾消失,那就是说他们还没得到神品之物,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说神品之物不肯认他们为主,所以只能先回来,可看他们脸上的表情,也不是那么样啊,他们在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了,又看到了什么?

离夜他们骑着玄兽过了深渊,在他们刚飞过去,就立刻引起了不小轰动,几乎是立刻就传开了,以至于现在悬崖边站满了人。

他们伸长脖子看着对岸,也只能看着,想要过去,连多走半步都不行。

可看到离夜他们就这么两手空空回来,而且没有半点失望,这让不少人心里心里泛出疑惑,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到底得到神品之物没有?”

“要是得到了,怎么可能还有伴随着神器即将出世的五彩霞光。”

“可对岸是什么情况?”

……

一声声不解疑惑从悬崖边传来,一下子离夜他们几个,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而这里每个人,唯一想知道的,他们到底有没有得到神品之物,对面有没有神品之物。

看到底下围满了人,站在蓝灵背上的几个人,顿时满头黑线。

“离夜,早知道我们应该晚上再去的。”这样多引人注目,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他们过去了。

离夜无害看着剑寻,淡笑道:“你以为晚上去,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这里只怕一天十二个时辰,二十四个小时,都有人看着,只要有什么动静,很快就会被所有人知道。

他们想要无声无息过去,根本没可能,所以别想了。

“也是。”剑寻皱眉点点头,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是这样的。

“走吧,找个地方落下来,他们就算再想知道我们有没有得到神品之物,不会随随便便来找我们问的。”离夜笑的无害而又完美,侧脸映着霞光,晶莹剔透的脸颊,格外柔和。

“嗯。”几个人了然应道。

这些人的确是不会来找他们,他们不确定他们几个说的是真是假,问了也是白问。

绕过悬崖边的人,他们几个找个隐蔽的地方落下来,然后直接往树林方向走去,中间也没遇到其他什么人,所有人都到悬崖边去了。

刚刚靠近树林,离夜猛地停下脚步,脸色微变,眸光看向不同方向。

血腥味!

“离夜!”南门紫竹看到回来的人,大步走过来,看到离夜骤变的脸色,心里微微一惊,他都还没走进去,就发现什么了吗?

离夜扯出一丝笑容,看着走来的南门紫竹,平静问道:“出什么事了?”

南门紫竹走到离夜面前,神色有些不自然,缓缓说道:“你带来的人出事了。”

简单的一句话,前一秒还带笑的容颜上,瞬间变得冰冷。

蓝非曰他们几个脸色骤变,出事了!

“去看看。”离夜冷声道,脚步已经快南门紫竹一步走出去了,出事,血腥味,把两者结合在一起,离夜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冰冷。

南门紫竹急忙带着离夜往出事的地方走去,没有半点停留,她已经感觉到离夜身上那可怕的气息。

尽管心里有准备,可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及满地鲜血,离夜眸光中的温度越来越低,危险的气息充斥四周。

十几个人,没有一个人活着,身上的伤口,明显就是有人故意在他们身上泄愤,每个人身上最少都有六七个血窟窿,人断魂,鲜血流尽!

看到离夜走来,站在一旁的几个队伍中的,脸上纷纷露出惊讶,显然没料到,这几个人是她带来的。

“离夜……”南门紫竹迟疑道,当时他们也去了悬崖边,所以……

离夜没有理会南门紫竹,只是看着地上躺着的人,以离夜为中心,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冷到了零点。

树林中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纷纷打了冷颤。

这样的北宫离夜看起来太过可怕,冰冷,蚀骨,仿佛随手就要将天下屠尽!

这是地狱下走出来的修罗,谁招惹到,要付出的代价,便是千倍万倍!

龙有逆鳞,触者,挫骨扬灰!

出手动这些人,必然是触碰到了北宫离夜的逆鳞,杀人时他们得到了一时的畅快,而接下来等着他们的,就是无尽的悲惨。

他们招惹了这个世上,最不该招惹的人!

“妈的!这到底是谁做的!”蓝非白愤怒道,他们离开不过一会的功夫,怎么就发生这种事情,甚至连地麟国的军队,都不曾发现这里的不对劲!

蓝非曰走过去检查了一下,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冷,双拳紧握,手背上青筋暴动。

剑寻眉头紧皱,脑中迅速闪过几个身影,然后又迅速撇开,日月殿的人杀人不该是这样,这分明就是在泄愤。

“离夜,能猜出是谁动的手吗?”剑寻轻声问道,离夜应该已经知道是谁了吧,尽管他此时气愤,但不会被气愤冲昏头脑。

离夜深吸一口气,将情绪慢慢隐藏起来,冰冷的气息也逐渐消散,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罗刹,蓝非曰,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离夜的语气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冰冷过后,她嘴角那一缕轻笑,再次扬起,可看上去是那般危险可怕。

笑,她是在笑,笑容中却没有一丝温度,带笑的她,比不笑的时候,更加可怕。

在他们看来,北宫离夜不笑的时候,可以知道他非常愤怒,把对方千刀万剐,碎尸万段都有可能。

可北宫离夜现在在笑,笑的非常美,美到动人心魄,让人窒息。

宛若冰天雪地中,盛开的一朵雪莲,是那般的璀璨耀眼夺目,而雪莲再美,也改变不了冰天雪地的情景。

他在笑,那宛若是死神挥起镰刀,带走生命那一刻,所露出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没有人敢靠近此时的北宫离夜,她就像是随时会夺人性命的死神那般!

罗刹和蓝非曰他们四个,看着平静依旧,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离夜,他们知道,这样的离夜才是最可怕的。

“好。”四个人点点头,他们会的,也会帮他们报仇!

离夜漠然转身离开,往一个方向走去,那些人见离夜走来,急忙迎上去。

众人看着离夜挪动的步伐,脸上的惊悚逐渐变成诧异和不解,偌大问号出现在他们头上。

北宫离夜去找玄机城的人干嘛?

难道是玄机城的人动手?

不对啊,当时他们去悬崖边的时候,玄机城的人也在,不可能是他们杀的人。

可北宫离夜……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之际,玄机城众人的举动,让四周顿时一片寂静。

风千稍稍俯身,他身后的人集体单膝跪下,所有人异口同声。

“少城主!”

风千愧疚俯身在离夜面前,昨晚早知道是少城主来了,他们应该早点过来的,昨天一天的探寻,以至于都不知道这里来了什么人,直到看到少城主,他们才直到昨晚来的人是少城主他们。

简单的三个字,如同一道惊天响雷,击打在每个人心里,他们当场石化,目瞪口呆地看着离夜。

少城主!

------题外话------

咳咳,来晚了,某甜顶着锅盖飘过…

已经上班的人,看着乃们这些放进的,哼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