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废物!

四周议论纷纷,反倒是两边都安静了下来,就这么看着对方,谁也不曾再多说一句。

药宗目光狐疑的在离夜身上打转,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北宫离夜提醒他小心用药,他又不是炼药师,是怎么知道什么药有什么用处,有知道他会用什么药?

想想太多古怪,在北宫离夜身上,太过古怪!

不是炼药师,知道炼药的事情,这可能吗?

十七岁,中级宗师,还是炼药师,这又可能吗?

离夜镇定自若站在药宗对面,坦然让他探究,反正他也探究不出什么,有些事情,特别是她身上的事,她不想让人知道,他们就不会知道。

造化诀能够让她做到这点,所以她也不担心自己的实力会被谁探究到。

再说,探究到了又如何,在风启大陆,如今的她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所以不管药宗探究到还是探究不到,她都没什么可畏惧的。

琴宗和舞宗脸色难堪站在药宗身边,他们从来不曾被人指责,这还是第一次。

他们何曾被人如此过,如今这样,还真是没面子!

“本宗先走了。”琴宗轻哼一声,拂袖而去。

这件事情,早就说过这样来找北宫离夜行不通,易鸣还是要来。

北宫离夜尽管年轻,可要是这么好对付的,他有十条命现在都已经死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他们殿主是不会让这种人留在世上,北宫离夜的锋芒太盛,偏偏还非常棘手。

舞宗见琴宗离开,也跟着离开,反正她站在这里没什么事,想要对付北宫离夜,早就不能用光明正大的手法。

“易家家主,走吧,这件事情,从长计议。”药宗叹了口气,让他别来别来,何必自讨没趣。

北宫离夜在日月殿的时候,他们的底片,都能混的如鱼得水,更何况是现在。

易鸣全身都在抖动,脸部表情不停抽动,他拼命隐忍着。

怒火在离夜身上来回打转,他气愤着,可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这么而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北宫离夜,连日月殿都不能光明正大对付的人,北宫家族的少主!

“北宫离夜,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易鸣双眼充斥着血丝,他敢废自己的儿子,自己有什么不能做的!

不管用尽一切手段,他都不会让北宫离夜活着,神品之物争夺,总有死伤。

易鸣说完,扬长而去,脸上的暴戾显而易见。

离夜眯起眼睛看着易鸣,脸上的情绪逐渐冰冷,直到最后完全没了温度。

“这些人有没有搞错,明明是他儿子先找麻烦,还伤了墨白,难道只准他儿子伤人,就不准人家伤他儿子吗?”蓝非曰气愤道,这人简直不可理喻!

什么付出代价,他也不想想自己儿子做了什么!

蓝非曰脸上闪过担忧,看向离夜,“离夜,最近还是小心点,在来的时候,我听说这个易家家主,为了目的,什么手段都用。”

要是这样,离夜不是很危险!

争夺神品之物已经是危险至极,再来个易鸣,就变得更加危险了。

离夜呼出一口浊气,听到蓝非曰语气中的担忧,她扬起笑容,脸上的冰寒融化。

“我会小心的,不会让他有几个机会,倒是你们,小心点。”离夜若有所思看着易鸣离开的方向,心里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

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而且她不是没提醒,易木变成什么样子,是他们的事情。

那样的一个人,废了又怎么样!他们遵循着强者为尊,她就不能遵循?

早知道这样,她当时就该直接废了,省的这么麻烦!

所有人点头应道,他们会自己好好保护自己,不会拖累离夜。

“收拾一下,出发吧。”离夜收拾起心思,往海边走去。

神品之物出世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们要快点去,不然时间会来不及。

“是。”十几个人迅速开始行动。

这次灵师四家来的只有蓝家三兄弟和他们带来的人,其他人还在忙碌着离夜交代的事情,他们抽不开身。

十几个人,对于离夜来说,已经够了。

高大船只在海上行驶,离夜他们走了以后,其它队伍也陆续跟上去,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他们还得加快速度,不然赶不上神品之物出世就麻烦了。

离夜一袭冰蓝色劲装,双手扶在身后,注视着宽阔的海面,恍惚间,给人一种千山万水的距离。

“墨白。”离夜轻声叫道,一道身影立刻出现在她身后。

“离夜,怎么了?”蓝墨白不解注视着离夜。

离夜抿着嘴,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开口问道,“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其它三国的人,还有天龙国派出的人是谁?”

听到离夜的询问,蓝墨白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然后回答道:“其它三国我们来的时候,听说他们已经去了孤岛上了,来的是谁,也不怎了解,至于天龙国,除了夙凌云还能有谁,对了,听说夙凌云已经突破了,目前是初级宗师。”

说完后,蓝墨白一声轻叹,就连夙凌云都宗师了,反倒是他们,目前才只到巅峰先天天阶而已。

这样的实力,远远是不够的,以前没这么觉得,现在是越来越这么觉得。

“初级宗师。”离夜轻声自喃,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夙凌云已经是初级宗师了,不过夙琉展死了,现在日月殿应该把他送回去帝都的吧,也不知道帝都怎样了。

爷爷,北宫家族,夙皇有没有做什么?

“墨白,你们三兄弟晋升巅峰先天天阶多久了?”离夜扭头突然问道,没有任何预兆。

多久?

蓝墨白想了想,迟疑道:“大哥是很久了,非白也有一段时间,只有我才是刚刚到了不久,貌似契约了蓝灵,我修炼的速度快了不少。”

他嘿嘿轻笑,这是真的,用两年的时间恢复以前的实力,还追上大哥和非白的速度,已经是很快了,当然,比起离夜来不算什么,他现在可是连高级宗师都能轻易打败。

昨天的事情,他们看在眼里,那个人明明是高级宗师,可在离夜面前,什么都不算。

他无法想象离夜现在是什么等级,是不是高的吓人!

“我知道了。”离夜稍稍点头,有些事情该准备了,反正药材已经准备齐全。

蓝墨白怔怔看着离夜,完美的侧面,映着粼粼海光,美到让人窒息。

最后离夜也没再说话,蓝墨白静静站在她身边,就这么陪她站着。

夕阳落下,时间又过去一天,船只已经在海上行驶了一天,却还只是能看到五彩霞光,其余什么都看不到。

“墨白,明天开始我会闭关,所以到孤岛之前,不要来叫我。”离夜说完,转身往船舱走去。

蓝墨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轻轻点点头,仿佛无声的在说,他知道了。

离夜开始闭关,就真的是闭关,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谁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蓝非曰他们准备的船只,都有单独的房间,离夜盘腿坐在自己房间里,拿出那只生锈的三足药鼎,皱起眉头。

这么长时间了,一直都不知道这三足药鼎有什么用处,要不是当年用好几颗丹药换来,她早就扔了。

“算了,还是把红莲叫出来吧。”把三足药鼎放进储物手镯里,又把木盒拿出来,离夜快速走进木盒,身影消失在房间内。

身影刚出现在另外一片天地,一根白色的藤蔓就将她接住,这次不是环住她的腰,而是出现在她脚下,让她稳稳站立,然后慢慢山谷中而去。

看脚下的动静,离夜嘴角无声勾起弧度,尽管颜色不一样,千里王藤还是千里王藤。

白色藤蔓之前可能是千里子王藤,但是最后脱离千里王藤,子字就可以去掉,如今的白色藤蔓,其实也就是千里王藤。

离夜刚刚站稳地面,红莲立刻热情迎上来,差点热泪盈眶。

“离夜,你什么时候让我出去,这狐狸一点意思都没有!”跟它在这里呆着,还不如出去帮离夜炼药,至少它还能和离夜说话!

离夜无奈看了一眼红莲,赤魅还没嫌弃它,它倒是先嫌弃赤魅了,这些天,赤魅一定被它吵的不行。

红色身影慢悠悠走出来,恹恹看了红莲一眼,“离夜,你赶紧把它带走吧。”

它实在是受不了了,就没见过这么聒噪的异火!

看着相互嫌弃的一火一兽,离夜满头黑线,看来这段日子,它们两个日子并不无聊,这就好。

“那红莲跟我出去吧,本来也是找你有事。”接下来要炼制的丹药,不是红莲分出的一缕火焰能够完成,她也是第一次炼制,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

红莲立刻飞进离夜身体,它是第一次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出去炼药,不想呆在这里。

看着红莲迅速的动作,离夜顿时满头黑线,突然她很想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让一直对炼药谈条件的红莲这么积极。

赤魅看了一眼红莲的举动,转身往回走去,“离夜,最近我打算好好睡觉,你有是什么事,叫千寂他们好了。”

终于能好好在睡一觉了!

离夜无语耸耸肩,转身离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能让他们互相嫌弃成这样,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走出木盒,红莲立刻飞出离夜身体,迟疑问道:“离夜,这次我们炼的是什么丹药?”

“圣灵丹。”离夜缓缓吐出三个字,把药鼎以及药材一一拿出来。

地上的药材中,有日月殿得来的水晶雪兰,灵芝玉髓,还有晶泉灵乳,神源液,这些极其珍贵,得到一次,可能再也遇不到第二次的药材。

还有玄兽的力量结晶魂珠,一些放在地上其它的药材,这些药材比不上水晶雪兰的珍贵,但也是少有一见的。

这么多药材,加在一起,七七八八算起来,竟然有二三十种,看的红莲身体都僵了。

“离夜,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么复杂丹药,你确定这个鼎炉可以?”红莲吞了吞口水,它倒是不在意自己炼制多长时间,只是这些药材那么珍贵,它看着心里都滴血。

这要是炼制的过程中,一不小心,什么地方出了差错,炼制坏了一样药材,就再也找不到第二颗了,特别是她拿玉盒装的那些!

离夜白了一眼红莲,撇嘴开口道:“你看我这样,像是开玩笑的吗?”

开玩笑,这怎么可能是开玩笑!

红莲迟疑了一会,然后摇摇头,不像!

可就是不像,它才问的,这么个普通鼎炉,不适合炼制神品丹药了,她自己明明清楚。

看到红莲紧张的样子,离夜叹了口气,“你放心,我怎么会拿这么珍贵药材开玩笑,我现在只是把它们炼化,炼制成丹,不是现在。”

她当然知道这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炼制的,圣灵丹,一颗圣灵丹能早就一个宗师,不过每个人只能吃一次圣灵丹。

这一次晋升就必须要成功,吃第二颗就没有什么作用了,一次不能成功,想要晋升宗师,就得靠自己的力量,不然就是像西陵诺得到某种不知名的力量。

红莲彻底松了口气,它还以为离夜直接要炼制成丹。

“那就开始吧。”红莲抖了抖身体,飞到药鼎之下,这么多药材炼化也要那么长时间。

离夜点点头,不急不缓把一棵药材放进药鼎之中,紧接着是第二棵。

熟练的动作早已做了上千回,这些都是比较普通的药材,所以离夜炼制起来速度也快,眼看着几种药材一起炼化,形成一滴滴精华,不然就变成白色粉末。

每一样离夜都拿着玉瓶,小心翼翼装好,分开装起来,还特别做了标记。

这样到时候将这些药材融合到一起,也不会弄错什么的。

开始的时候动作还很快,炼制的速度也快,甚至几样一起炼制都可以,慢慢的,速度越来越慢,甚至好几个时辰,离夜的身体都没有动过,静静守护着炼化的丹药。

离夜坐在房间里,不知岁月,饿了就用丹药充饥,不曾踏出房门一步。

外面的人开始还好,可慢慢的也开始担心了,一天不吃东西,两天,三天,一连三天过去,离夜别说吃东西了,就连房门都没出来过。

“墨白,主子就说闭关吗?”罗刹担忧道,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主子不会有事吧?

蓝墨白看了一眼罗刹,当时的事情,他都原原本本说了,他们居然还能一次又一次的问。

“罗刹,你就没见过离夜闭关时候的状态?”蓝非曰挑眉问道,离夜忘寝废食修炼的习惯,肯定不是第一次吧。

罗刹这么担心,难道离夜以前都不这样?

罗刹严肃看着蓝家三兄弟,缓缓开口,“主子以前在家里修炼,他不会让家主担心。”

三人顿时了然,原来是这样,明白了。

北宫离夜几天不吃东西,北宫弑肯定会担心,所以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连续三天不吃不喝。

“不过你们也别太担心了,孤岛就要到了,离夜应该也快出来了。”蓝非曰稳重说道,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

再有一天的路程,就要到孤岛了,他们担心离夜,离夜也快出来了。

“嗯。”其余的人点点头。

去孤岛坐船也是没办法的事,这里距离孤岛太远,他们用灵力帮忙,也要明天才能到。

孤岛的身影已经慢慢出现在眼前,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兴奋的神情,五彩霞光的光芒他们看的更加清楚。

那是从孤岛深处散发出来的,不知道里面有多深,只知道,靠近孤岛,他们的神品之物的距离就近了一大步。

而闭关的离夜,也终于在船快要靠近孤岛之前,走出了房间,众人心里也顿时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

船慢慢靠近岸边,四周已经有了不少船只,其中华丽的就有好几座。

“主子,到了。”罗刹走到离夜身边,低声说道,他们已经到了。

离夜点头站起身,目光看着郁郁葱葱的孤岛,树木茂盛,显得生机勃勃。

刚走下船,一道身影迎面走来,背上的巨剑,就像是他的标志,永远都不会摘下来。

“离夜,你终于来了,我都在这里等你大半个月了。”剑寻哈哈大笑,走到离夜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疏离感,也没有因为分开了四五个月的时间,就变得陌生。

离夜惊讶看着剑寻,然后看了看他身后,疑惑问道:“你一个人来的?”

他那天的样子,不是对神品之物势在必得,怎么都没带谁一起来?

“我一个人就够了,太多人我嫌麻烦,你带来的人,不也才这么几个。”剑寻指了指离夜身后罗刹他们。

寻找神品之物,不在人多,能得到还是看运气的。

“我觉得很多了。”离夜看了看身后,她一开始以为来的只有几个人,结果来了十几个。

剑寻调侃看了一眼离夜,他不也觉得多了,所以啊,他们彼此彼此。

“好吧,我们都嫌多。”看到剑寻脸上的表情,离夜无奈点点头。

剑寻做出请的姿势,笑盈盈看着离夜,“请吧,这里貌似有你很多好朋友。”

他们都来了,结果没看到离夜,他还以为离夜也不会来了。

离夜走在剑寻身边,了然回答,“你说的是南门紫竹他们吧,他们到了也不奇怪。”

东方白衣到了就更不奇怪了,他们都是地麟国的人,这东域他们想什么时候过来就什么时候过来,他们的地盘。

“貌似也有天龙国的人,听那几个人叫的,他好像也是个皇子。”皇家就是皇子多,前一次见了一个,这次又一个。

夙凌云,看来和墨白说的差不多,先到的就是他们几个。

不过罗刹他们是为了等她,才一直等到现在,不然也早就来了。

罗刹他们跟在离夜身后,看着她和剑寻之间那么熟悉,忍不住叹息,这几个月,他又认识了不少人。

“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离夜疑惑问道,她才刚刚到,他刚好就出来了,没这么巧吧?

剑寻嘿嘿一笑,摸了摸头,“我每天都会等上一小会,你也知道我在这里不认识什么人,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去等你。”

看到离夜来了,他才觉得开心,终于遇到一个熟人了。

离夜看着剑寻的模样,一阵无奈,他还真是……锲而不舍,在日月殿的时候,就等了她好几天,现在又等。

“走吧,去看看他们在什么地方,顺便说说你在这里有什么发现。”他来了这么长时间,应该知道很多事了。

剑寻这人一向直来直去,也不会说什么绕绕弯弯的事,所以离夜问了,他肯定会告诉离夜。

两人往树林中走去,这里是他们一直休息的地方,也是离五彩霞光最近,没有任何危险的地方。

山涧溪流旁边,不少人在这里安营扎寨,要不是知道是为了神品之物,还以为他们是来露营历险的。

越往里面走,人就越来越多,甚至还能看到军队。

看到军队,离夜嘴角阵阵抽搐,地麟国这阵仗也太大了点,把军队都带出来了。

早就在这里安营扎寨的人,看到离夜他们到来,神情也没什么变化,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神品之物出世,来的人当然就会多起来,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罗刹。”看了看四周,离夜停下步伐。

罗刹赶紧走到离夜身边,低声应道:“主子。”

“我们也找个地方吧,等神品之物出现。”到了孤岛,现在能做的,只有等,也只能是等了。

当初那个人只说了五个月之后,这里有神品之物出世,具体的日子没说,可能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是。”罗刹应道,然后往蓝非曰他们放走去,“我们走吧。”

找地方休息这种事,就让他们去做吧,主子应该能得到不少消息。

蓝非曰他们几个点点头,跟着罗刹离开,他们认识的人不多,所以帮不上什么忙,现在能做的就是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怎么样,你应该有探究过附近吧?”离夜注视着前方,孤岛深处,五彩霞光无比耀眼。

神品之物就要在那里出世,她是没时间在周围好好探查一番了。

“当然,这个是必须的,不过吧,神品之物出世的地方,离这里还有很一段距离,周围环境也挺危险,只有这里稍微安全一点,所以在这里等。”剑寻仔细说道,对离夜没有半点隐藏。

等,离夜当然知道是在等什么,还有很多势力没来,最重要的,日月殿还没来。

他们都在等,等日月殿的到来,这样就有了最基本的保障。

“你不知道,在不远处,就是去神品之物出世的必经之路,有一条四五丈宽的鸿沟,下面深不见底的深渊,我到现在都没想到办法,要怎么过去。”剑寻一阵无奈。

不跨过那道鸿沟,他们就没办法去找神品之物。

“嘎?”五丈!

“是吧,你也没办法。”说着,剑寻耸耸肩。

离夜眉头紧锁,这的确是个麻烦,那么宽的鸿沟,就算她能过去,剑寻罗刹蓝非曰和带过来的人,他们要怎么过去。

“带我去看看。”离夜沉声说道,有那么宽的话,还是要想办法。

不然神品之物不要了?

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既然大家都要看,不如一起。”熟悉的声音传来,离夜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熟悉的身影。

凌剑锋,南门紫竹,东方白衣,东方红袖,西陵诺,西陵云,他们都到了,就是不见龙子筠。

“你们这又是打算联手?”离夜双手抱臂,看着走过来的人,调侃问道。

从日月殿以后,他们是不是联手联上瘾了。

“当然了,去的路上联手,等到了以后,就各自管各自的了,不能浪费东方少主来带的军队啊!”西陵云戏谑笑道,心里不禁嘀咕。

太任性,太任性!

东方白衣仗着神品之物在地麟国出世,他直接带军队过来,他们外面的人不可能也把军队带进来的,就算他们想,地麟国皇帝也不给啊。

离夜看着东方白衣,若有所思点头笑道:“的确是不能浪费,有军队在,说不定事情好办多了。”

东方白衣无语看着他们几个,一阵汗颜,有种掉进狼窝的错觉。

“我带来的人也不多,只有两百个,是皇子非要跟着来,皇帝陛下不放心才派出来的。”东方白衣一本正经道,神情严肃,说到他们皇帝陛下的时候,脸上无比恭敬。

离夜:“……”

她现在知道地麟国为什么不但心,家族凌驾在皇权之上,东方家族多这么几个老古董,皇帝怎么可能担心!

至于夙皇,本来北宫家没有什么自己的想法,是他自己先放弃北宫家族,甚至想要覆灭,他们怎么能坐等挨打。

“不过哥哥轻松不少,有军队在,皇子殿下不能随便跟着出来。”东方红袖忍俊不禁。

皇子总嚷嚷着要出来,可惜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打住打住,你们有什么能边走边说吗?你们在这里叙旧,还不如先去看看。”剑寻急忙阻止,他真担心这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会说到天黑。

他也看出来了,这几个人虽然说在不同的四个国家,但是身份太过相近。

有些时候,他们之间的想法是差不多的,当然,这里不包括离夜,因为他也不知道离夜想法是什么样子的。

但至少,离夜现在融入在了这里,这点还是可以确定的。

“那好吧,边走边说。”南门紫竹点点头。

她也觉得边走边说好,这个剑寻做了一件明智之举!

一行人往鸿沟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有说有笑,中间没有一点间隔。

每个人都很好的把握,不说各自国家的事情,只有这样,他们之间气氛才能融洽。

四国之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他们身份不同,能站在一起聊天就不错了,谈论各自国家的事,肯定是不可能的。

撇开他们身份,他;是可以做朋友,可一旦接任了他们各自的位置,一切就不一样了。

离夜站在悬崖边,俯身看去,看着不可见底的深渊,“还真够深的。”

下面一片漆黑,根本不知道不知道尽头在什么哪里,要走过这里,一点都不容易。

“也够宽,可是神品之物在这里,应该是先人留下来的,他当年是怎么过去,有没有出来过?”南门紫竹疑惑问道,要怎么过去?

众人纷纷摇头,他们要是知道这些,早就过去了,哪里用得着等到现在,这地方也太宽了点。

“这样的话,就是有神品之物,可是没有人能过去,也是只能看着。”剑寻蹲在悬崖边,稍稍叹了口气。

神品之物,看到得不到,不也是白搭。

“既然看到了,就先回去吧,总会有办法过去的。”离夜转身往回走,目光扫视着四周。

这要是神化级别,当然能够过去,凌空飞行,只有神化级别才可以做到,既然对面的是神品之物,很有可能,对方就是神化以及神化以上的高手,想来也就不奇怪了。

众人点点头,他们暂时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先回去,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办法了。

空旷的草地上,嫩草绿茵,晶莹剔透的露珠点缀在绿草之上,微风拂过,带着淡淡大地的芳香。

而在这片空旷的草地上,两队人分两边站立,周围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四周站满了围观的人,他们对这持剑跋扈的两队人,好像没有什么在意的,更像是在看好戏,就等他们打起来。

“道歉!”愤怒声音响起,罗刹早早拔出冰绝剑,随时准备出手。

站在对面的一队人,看着罗刹,脸上带着怒火,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早就昏迷过去的人,也是愤怒到了极点。

“道歉?明明是你们先伤我们的人,凭什么让我们道歉!”为首的人怒火滔滔,长枪拿在手上。

蓝非白不满指着对面的人,“妈的,明明是你们先挑起的事端!凭什么让我们道歉!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手下做了什么!”

对面男人一阵讥笑,讥笑中带着怒意,整张脸都变得扭曲不堪。

“我的人说的是实话,北宫离夜不就是人尽皆知的废物,挨打了只会逃回北宫家族,让北宫弑出头,你们这么愤怒,不会是北宫家族的人吧?”男人讥笑道。

不过是嘲笑了北宫离夜一句,说了北宫离夜两句废物,这些人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找死!”罗刹神情冰冷,手上的冰绝剑寒冷到了极点,他愤怒,想要将这些人全部斩杀。

他们一而再的侮辱主子,怎么可以,主人才不是废物,他们才是废物!

男人看着罗刹的举动,露出嗜血笑容,手上长枪快如闪电!

“罗刹!”蓝非曰急忙叫道。

此时愤怒的罗刹,哪里会理会那么多,冰绝剑找找杀意,速度快如疾风,直接往那人劈去。

那人满满自信,绿褐色灵力环绕着长枪,攻向罗刹。

“剑技——冰绝斩!”

愤怒之声,震天动地,冰冷剑招落下,剑花耀眼,刺疼了人的双眼。

青色之力展露在天地之间,只听到四周纷纷传来一声声倒吸凉气的声音。

“轰——”

大地震动,只见那人连人带枪,飞出六丈之外!

他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先天天阶妄想和宗师匹敌,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结果只有输!

男人身后的随从,僵在原地,看着宛若地狱罗刹一般的男人,纷纷打了个冷颤。

初级宗师!

这个男人竟然是宗师,这是北宫家族的人?

不是说北宫家族除了北宫弑,就再也没有别的宗师,天龙国几亿人口,只有三个人能到宗师级别,现在这个是怎么回事?

知道北宫奇晋升成为宗师的人,并没有多少,天龙国以外的人,就不知道。

他们更不知道,北宫离夜早就不是以前的北宫离夜,更不是他们嘴里的那个废物!

“哼!你自己才是废物!”蓝非白重重一哼,走到罗刹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走吧。”

这种人好好教训一顿就算了,不过在罗刹面前一而再的说离夜是废物,这不是自己找虐。

在罗刹心里,他把离夜看的比自己还重要,绝不会让人这般出言不逊。

罗刹扭头看了一眼蓝非白,没有理会他的话,大步往倒在六丈之外男人的方向走去,神情冰冷寒霜,没有一点温度。

围观在周围的人,看到罗刹步步走来,一阵心惊胆颤,他们不自觉退开,不敢挡住罗刹的步伐。

笑话,这个人的实力可是初级宗师,他们哪里有本事和初级宗师的为敌。

可这个人和北宫离夜是什么关系,人家不过只是说了一句北宫离夜是废物,直接把人家打残了。

他们的目光看向昏迷中的人,全身是血,脸色苍白,这个就是一开始出言不逊的,然后就直接被打残,可能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残。

紧接着这个人的首领就来了,看到自己手下被打,知道了原因,反而更加大声的说北宫离夜是废物。

一句接着一句,说的好不畅快,好像要告诉全世界,北宫离夜就是废物!

看着罗刹阴沉的表情,蓝墨白迟疑开口:“大哥,你说罗刹想要做什么?”

他从么见过这样的罗刹,印象中罗刹对什么都不理会,即便有人说他,他都是当做没听到,但是这次不一样。

这些人仿佛是激怒了一头狮子,一头发怒的狮子,该多恐怖!

砸落在地上的男人,看着罗刹步步走来,脸上露出惊慌,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宗师级别!

他要逃!

男人站起身后,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逃!

初级宗师他不会是对手,现在能做的只有逃,不然他会被这个人杀了的!

走近的罗刹,好像知道了他的想法,只见他箭步走过,瞬间到了男人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你,你想做什么?”男人看着一下子走到面前的罗刹,神情惊慌。

罗刹把冰绝插入剑鞘,双掌握成拳头,冰冷声音缓缓响起,“你这么喜欢就废物两个字,那这两个字就送给你了!”

青色之力,狠狠击打而出,砸在男人的丹田处。

男人一声闷哼,脸上顿时没了血色,然后他仿佛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那般绝望,没有任何阻止的可能!

“从今天起,你便是废物!”罗刹收回手,漠然往回走去,才走没两步,他脸上露出惊讶,随即停下了脚步。

围观在四周的人,看到这一幕,集体傻眼,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这个人,一拳就打碎了那个人的丹田!

只是一拳,这会不会太恐怖了一点!

说了北宫离夜一句废物,就永远变成废物了。

他难道是北宫离夜什么人?

众人疑惑看着罗刹,见他往回走的脚步,刚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一个方向。

他们不解顺着罗刹看着的方向看去,当眼前一幕落入眼帘,他们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好美的少年!

众目睽睽下,少年迈出脚步,慢慢走到罗刹面前,看了看被废了丹田,跪在地上不能回神的男人,玫瑰红唇轻启。

“连小爷的护卫都打不过,说小爷是废物,你岂不是更加废物!”清冷声音在空气中炸开,轻狂不羁,却又震魄人心。

罗刹张了张嘴,冰冷的神情满满褪去,恢复一贯的神态,“主子。”

“做的不错。”简单的四个字,流入心中,罗刹心里的担忧,顿时消失全无,随即刚硬的脸上露出一缕轻笑。

“走吧。”离夜转身离开,没有理会四周众人呆滞的目光。

罗刹立刻跟在离夜身后,大步离开。

围观的人,看着一前一后离开的两个人,石化当场,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他们刚才看到的少年,是北宫离夜!

刚刚出手的人,那个初级宗师,他叫北宫离夜——主子!

能让初级宗师甘愿成为手下的人,会是废物?

------题外话------

罗刹生气,可是很严重的!吼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