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九十一章 扔到海里喂鱼!

离夜慢步走近,好像没看到挡在她面前的二三十个护卫,直接往易木坐着的方向走去。

“不就是我,真难得,这么长时间不见,还记得小爷。”高级宗师,不愧是秘术修炼出来的天才,这样的天赋,得让多少人眼红。

到头来,他也是得不偿失,晋升宗师只是时间问题,以他的天赋,以后肯定会到,还可以往神化修炼,现在嘛,神化这个等级,他只能看着。

易木怒瞪着离夜,忘记,他怎么忘的了,不是这小子,他怎么会受那样的屈辱!

他是一双眼睛上下看了一眼离夜,眼中露出光芒,露出妒忌,但是想到自己的实力,他又得意一笑。

“其实我该谢谢你,不是你,本少爷怎么看得到日月殿更大的器重,如今达到高级宗师的实力。”易木沾沾自喜,那模样,说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现在他已经是高级宗师了,这小子才中级宗师,比的过他吗?

离夜若有所思点头,是高级宗师,可没什么可得意的。

“对了,我记得阁下好像是日月殿剑宗大人,怎么,剑宗大人不和药宗大人他们一起留在镇子里休息吗?”易木冷嘲热讽道。

离夜的事情,他最后了解了很多,就在被扔出主殿的时候,他特地打听了。

北宫离夜,北宫家族少主,十七岁的初级宗师,同样也是这次打赢了剑宗选拔的人,成为四宗之首!

蓝非曰他们几个诧异看向离夜,日月殿剑宗!?

这个人说的是离夜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离夜怎么会变成日月殿剑宗了?

“说的是,小爷是剑宗,可今天小爷来,不是和你叙旧的,这个地方,小爷要了,滚!”呵斥的声音炸开,隐隐间带着威慑!

抢,谁不会,就看谁抢的过谁!

易木原本想要了要怎么嘲讽四宗之首,还不如他的实力,可被离夜这么一吼,所有想好的话,都忘了。

“剑宗大人,这点怕是不行,现在不是在日月殿,你的身份也不是四宗之首,没资格命令我!”易木仗着自己高级宗师的实力,完全不把离夜放在眼里。

以他的实力,在风启大陆的确是难找到对手,可他面前的人是北宫离夜,已经晋升到半神化的人!

“资格?”离夜笑了,跟她说资格!

蓝非曰他们十几个人,忍住捂脸的冲动,心里在替易木默哀,又一个不知死活的。

“想要这里,可以,打赢我再说!”易木强硬道,他就不信,一个中级宗师,对他能有什么威胁。

打赢他?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话落,鬼魅身影一闪而过。

挡在面前的二三十个人,形同虚设,离夜箭步走过,瞬间出现在易木面前。

易木猛地睁大双眼,他几乎没看清楚人是怎么过来的,就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这就是小爷跟你说的资格!”白皙手指紧握成拳,直接就往易木脸上招呼,半点都不留情。

等到易木回神,他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这次到没有响起骨头断裂的声音,只是他整个人都懵了。

他说什么都是高级宗师了,为什么对付不了中级宗师,甚至看不清楚,对方好似怎么过来的!

易木的随从,刚刚转身,就看到易木被打飞的一幕。

紧接着看到易木整个人摔在地上,传来一阵闷响,他们肉疼闭上双眼,不忍直视。

自从少爷晋升高级宗师以后,他们第一次见少爷摔的这么惨烈。

易木愤怒站起身,高级宗师的力量展露,他立刻往离夜站着的方向冲击而去。

“老子今天要废了你!”易木怒吼道,杀了北宫离夜,日月殿不会找他的麻烦,反而会更加器重他,所以,把一点都不担心。

北宫离夜被他杀了,有日月殿做靠山,他有什么可畏惧的!

易木双手紧握成拳头,学着离夜的样子,往她脸上招呼,也想在她脸上弄出点痕迹来。

看到飞奔而来的人,离夜站在原地,不躲不闪。

蓝非曰他们几个看的心脏都提起来了,可接下来的一幕,他们整颗提起来的心,实实在在的落了下去。

易木的拳头,眼看着就要落下,他那些随从,脸上自然是一阵狂喜。

这少年也不过如此,现在还不是被他们少爷揍了,就没见过这么傻的人,看到拳头来了还不躲。

不会是吓傻了吧,吓傻了,哈哈哈……

二三十个随从美美的想着,可就在易木拳头就要落下之时,站着不动的人,在此时终于动了!

只见离夜抬起手,挡在面前,纤细手指挡住易木的拳头,将拳头包裹在手心。

随意的动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随便抬起手拍蚊子一样。

易木见自己的招式被挡下来,怔怔看着离夜,见她神色如常,嘴角多了一抹笑意,不好的预感立即用上心头。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高级宗师?你以为通过秘术晋升高级宗师,就是天下无敌了?”清冷声音传出,易木脸色顿时大变。

北宫离夜怎么会知道秘术的事情,日月殿知道他是北宫家族的人,还会把秘术的事情告诉他?

然后清脆的声音响起在耳畔,易木只觉得一阵剧痛猛烈袭来,他把目光移开,当看到自己的拳头落在离夜手上,他手掌力道在点点缩紧,脸色顿时刷白。

“啊!”撕心裂肺的吼声冲破云霄,易木痛的脑中一片空白。

骨头在一点点捏碎,十指连心,只是稍稍被针扎一下都疼,更何况现在是手指的骨头,硬生生被捏断,捏碎!

“少爷!”随从们看到易木痛苦的表情,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他们立刻冲上去。

只是还没走几步,十几道身影挡在他们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想救人,没那么容易,想想刚刚你们是如何得意的,现在就让你们如何狼狈!”蓝非白忿忿道,对付这么几个小罗罗,只是小意思!

随从们相视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跑,他们要赶紧回去告诉家主还有日月殿的大人们!

他们就刚转身,离夜的声音再次响起。

“把他们扔到海里喂鱼!”想走,去告诉药宗他们,做梦!

“好咧!”所有人齐声应道,这种事他们最喜欢做了,就把他们送去喂鱼!

十几个人立刻动手,他们其中还有初级宗师,但易木带来的人,除了他本人是高级宗师,其它的最厉害的不过天阶,更多的是地阶和玄阶。

他们这样,又怎么会是蓝非曰他们的对手,三两下就全部收拾了。

易木的嘶吼还在继续,他感觉自己整只手臂都要废了,可偏偏北宫离夜的速度极慢,他又还不了手。

“北宫离夜,你这么对我,日月殿是不会放过你的,哪怕你是日月殿剑宗!”易木到了最后,不得不把日月殿的搬出来。

自己是全心全意帮日月殿做事,北宫离夜不同,他是北宫家族的人。

他要是敢动自己,日月殿不会放过他的!

“那又如何,小爷要杀你,谁也阻止不了!”离夜冷冷笑道,日月殿的人,别说今天日月殿的人不在这里,就是在这里又如何。

她要杀的人,谁也阻止不了,哪怕是欧阳圣亲自来!

“啊!”易木痛的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滚滚汗珠密布在脸上,他整个人痛的直翻白眼。

想要晕厥过去,每每这个时候,一股剧痛就会猛烈袭来,不让他昏迷。

罗刹他们这边,很快就把那二三十个随从收拾,然后把他们捆在一起,让蓝灵托着他们,扔到海里去,直接喂鱼!

“你敢杀我的人!”易木看着走远的一行人,愤怒了,紧接着剧烈疼痛袭来,痛的他又是一声大叫。

他不明白,不明白,自己是高级宗师的实力,在北宫离夜手里,为什么会没有还手之力。

被中级宗师这么握着,即便是灵力相加,他也能挣脱,可现在完全挣脱不掉,身体也动弹不得。

“放心,他们只是先走一步。”离夜冷冷笑道,她也没想过要杀易木,只是给他点教训,不过他要是自己想找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蓝非曰他们看了一眼离夜,知道事情不会这么快结束,然后自顾自的收拾起来。

这里被易木他们一群人,不过一会的功夫,已经乱七八糟了,不好好收拾一下,没法住。

他们正打算各做个的,一声怒吼在空气中炸开,带着无尽的愤怒。

“住手!”

五六十个人的队伍,匆匆走来,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

药宗,琴宗,舞宗,他们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看到离夜出现在这,免不了的是惊讶错愕。

殿主明明跟他们说过,北宫离夜进了第六殿就再也出不来了,可现在北宫离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手里还握着易木的手。

清脆的声音传来,明显易木的手就已经废了!

三宗身边还有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心疼,愤怒,杀意,在他脸上不停交替。

“小子,你敢动我儿子!”

高级宗师,木儿不是高级宗师,怎么会被这个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北宫离夜,你还不放开!”药宗吼道,现在救可能还有来得及,时间再久一点,易木的右手就真的废了。

离夜斜视着来人,露出一阵讥笑,放开?他们觉得可能吗?

正准备收拾地方休息的罗刹他们,看到来人,纷纷拿出兵器,神情紧张。

这些人中,大部分身上都有一月一日的图腾标志,不难知道他们是日月殿的人,领队的三个人,他们隐约感觉到非常危险。

不能大意!

四个字在他们心里响起,众人神情紧绷,最好随时出手的打算。

“救我,爹,三位大人救我!”易木看到来人,就像是看到了全部的希望,这也的确是他全部的希望。

是生是死,就看他们的了!

“北宫离夜,你身为四宗之首,难道要这么对待日月殿的人吗?”琴宗冷静下来,恰当的提醒着离夜的身份。

易木还不能死,他死了,他们这边,不就少了一个宗师,还是高级宗师!

愤怒中的中年男人呆了,这少年是四宗之首的剑宗!

最近他也听说了,日月殿新任剑宗是个年轻的少年,看上去才十几岁而已,没想到这是真的!

还以为这次来的只有三宗,就当那是传言了,结果这是真的!放

“四宗之首?”离夜紧握住手掌心的拳头,一丝灵力逼进,渗透进易木身体,往丹田冲击而去。

他们现在还说四宗之首,他们有脸提这个?

“三位,你们什么时候把小爷当做四宗之首,现在来提醒小爷是身份,就当小爷是四宗之首好了,身为日月殿的人,抢我这个剑宗的地盘,杀他,你们有意见?”太不要脸,四种之首,真是讽刺。

抢北宫离夜的地盘!

几个人看了看周围,这的确是休息的地方,易木知道北宫离夜是剑宗,他还抢北宫离夜休息的地方?

药宗顿时在心里把易木骂了百八十遍,你个混账!

高级宗师怎么了,在日月殿的时候,西陵诺那么恐怖,也是高级宗师,照样败在北宫离夜手上,你知道他的身份,还要去找他的麻烦!

当初在日月殿,不也是你先招惹上人家,月护法才把你扔出去的,你怎么就没学会教训!

“剑宗大人当然是四宗之首,易木就算得罪了你,你也看在他是高级宗师的份上,放了他吧。”琴宗谦和笑道。

心里却泛出疑惑,找殿主说的,北宫离夜应该死了,现在怎么出现在这里?

“小爷为什么要看?”离夜冷声反问,嘴角弧度越来越深。

为什么?这有为什么吗?

身为剑宗,当然要这么做,需要什么理由!

“我放了他,有什么好处?没好处,我为什么要放他?”离夜平静如常,手上的动作虽然没有再继续,但无形间,一丝丝渗透进易木身体里的灵力,谁也不曾发现。

没有剧痛袭来,易木整个人都昏迷了过去,自然也不知道身体的这点异常。

“你想要什么好处?”药宗沉声道,咬牙切齿的语气,已经隐忍到极点,看上去随时都会爆发。

离夜露出淡淡笑容,看着药宗,“药宗大人最近也知道我去了第六殿吧,我不要别的,只要一颗丹药。”

听到离夜的话,药宗神情微微抖动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本宗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北宫离夜难不成已经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第六殿的人,对于刚刚进去的人,应该有很深的防备,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北宫离夜,要是没有告诉,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离夜嘴角笑容逐渐变冷,只见她手掌稍稍用力。

“啊!”昏迷中的易木猛地惊醒,痛苦嘶吼!

“你!别太过分!”药宗指着离夜,用易木作为交易,让他把的东西拿出来,这不可能,易木,根本比不上那东西!

连他手上都没有多少了,有怎么会给北宫离夜!

“过分?还有更过分的,药宗大人要不要见识一下?”离夜皮笑肉不笑问道,她有的是耐心,答不答应是他的事情。

春秋他们身上的毒,没有药宗给她的丹药,她也能解,只是时间稍微长点而已。

易木的父亲,听到他的嘶吼声,一双腿都软了。

难得他有这么一个天赋奇高的儿子,怎么能就这么变成残废!

“药宗大人,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他的儿子,救救木儿。

舞宗看了看离夜,移动步伐走到药宗身边,“药宗阁下,不过一颗丹药,你还怕北宫离夜炼制出来不成,他又不是炼药师。”

一颗而已,应该没什么,药宗又何必这么紧张。

药宗此时想怒吼,你知道什么,想到说话的是舞宗,他愣是把说道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这不是一颗丹药的事情,是北宫离夜在第六殿知道了什么。

站在一旁莫不做声的蓝非曰他们,听到舞宗的话,脸皮阵阵抽动,他们拼命忍住笑意。

不是炼药师,北宫离夜吗?

他怎么不是炼药师了,难道有谁成为炼药师,还要昭告天下不成?

“药宗大人,你要顾全大局。”琴宗开口劝解。

易木的实力,在争夺神品之物上,能帮他们不小的忙,他死了对他们没什么好处。

药宗突然沉默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北宫离夜只是说了一句,他就知道是什么,因为这件事情,知道是人很少。

除了殿主和两位护法,知道情况的人只有他,这也是他们一直让第六殿的人帮他们做事的筹码。

“药宗大人,我可没那么多耐心,你最好快点想清楚。”离夜冷声提醒,用一个高级宗师换一颗丹药,他们不吃亏。

“你要什么?”药宗迟疑开口,他要什么?

离夜挑了挑眉头,神情没有多大惊讶,好像早就在知道药宗一定会答应似的。

“你给他们吃了什么。”她要的只是毒药,解药就算了。

那解药只是固定时间给他们发的,要不要都无所谓,那到毒药,才能找到解毒的方法。

药宗一阵惊奇,他要的是毒药,不是解药!

“怎么,这点都不行?”看到药宗脸上的惊讶,离夜嘴角弧度加深。

“可以!”毒药的话,给他也没所谓。

这丹药是他炼制出来的,要炼制解药,除非是比他品级更高的炼药师,品级比他高,那就是神品炼药师。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神品炼药师,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有能炼制出解药。

所有人顿时松了口气,药宗答应了就好,就怕他不答应。

离夜这才松开掐住易木脖子的手,易木踉跄倒在地上,又昏了过去。

在昏过去的前一刻,他想的事,还是要报仇。

药宗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圆润光滑的丹药放到离夜手上,然后转身离开。

不知道北宫离夜想做什么,可他拿到的不过是毒药,又有什么作为。

“药宗大人救人的时候,可要小心用药。”邪魅的声音缓缓传来,透着淡淡笑意。

不是所有的药都适合用在现在的易木身上的,到时候别怪她没提醒。

药宗头也不回的离开,心里一阵轻哼。

用药,北宫离夜知道什么用药,他什么都不懂,真当炼药师是那么好当的吗?他药宗要做什么,还用不着他来教。

堂堂药宗之名,可不是白来的!

本来还对离夜话在意的几个人,看到药宗头也不回离开,也就没放在心上,急忙就跟了上去。

药宗都觉得没什么,他们还着急什么,不会有事的。

炼药这方面,他们又不懂,而且炼药师不喜欢被人质疑,他们还是别问了。

易家随从,急忙走出来,抬起易木,匆匆离开。

一下子,四周只剩下离夜他们一行人,不解疑惑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

剑宗?他是剑宗?

“主子,你什么时候成日月殿剑宗了?”罗刹疑惑问道,日月殿和北宫家族的情况看来,主人不可能成为日月殿剑宗的。

离夜随意耸耸肩,走到一旁,找了个位置随地坐下。

“这样不觉得很好玩吗?”其实她就是玩玩,没什么其它想法。

好玩!

所有人石化当场,的目瞪口呆看着离夜,这种事情,他居然是为了好玩,这和好玩能扯得上关系吗?

“到日月殿三个月,把剑宗的为周四拿过来玩玩,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他们也不想我做这个剑宗。”所以,就只是玩玩,没什么的。

最起码这种时候,还是比较有用,四宗之首,药宗他们怎么样也要顾及一下日月殿的脸面。

“那你问药宗要丹药做什么?”蓝非白走到离夜面前,拿过她手上的药丸,放到鼻子下满嗅了嗅,一脸嫌弃。

离夜白了蓝非曰一眼,把丹药赶紧拿过来,“这可是毒药,不能随便乱碰的。”

什么东西都敢动,这里的可是毒药!

毒!

蓝非曰身体迅速后退,警惕看着离夜手上的丹药,额上冷汗阵阵。

“你拿这种东西做什么,毒药啊!”蓝非曰郁闷问道,毒药这东西,是随便能拿出来玩的吗?

离夜稍稍摇头,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把丹药放进去,这东西就这么一颗,不能浪费了,等把解药炼制出来,春秋他们就能解毒了。

“主子,这东西药宗明显不想拿出来,他会不会拿假的?”罗刹脸上露出担忧。

离夜摆了摆手,把小瓶子放进储物手镯,“不会,他不舍得的是解药,我要的是毒药。”

药宗也不知道她拿这东西干嘛,也断定她拿着这东西没什么用处,所以不会给她假的毒药,再说了,是不是真假,试试就知道了。

试药不是现在,等拿到神品之物再说。

“先收拾吧。”蓝非曰沉声说道,他们也不知道离夜在想什么,所以问了也是白问。

好在日月殿的人已经离开,他们收拾一下,就能休息,天都黑了。

众人想问,易木就那么放过了,一看就是欠教训,废了一只手,有药宗在,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看着离夜,他们又不打算问了,他们可不会认为,北宫离夜会这么轻易就放过谁。

日月殿一行人抬着易木,匆匆离开,把他抬到暂时可以休息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药宗大人,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易鸣着急说道,看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的易木,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他难得有个天赋这么好的儿子,还得到日月殿重用,可不能就这么没了,也不能这么废了。

药宗走到易木面前蹲下,借着月色,检查着他身上的伤。

“还快点收拾一下,烧堆火。”琴宗冷冷下令,现在还在看什么看。

“是!”所有人立刻应道,然后开始收拾。

今天以前,日月殿的都在附近的镇子休息,要不是离孤岛太远,他们都可能不会这么早来。

日月殿又不用像别人,自己造船,他们完全有能力在镇子上买,甚至可以说拿。

随便让有船人家的几个人,进入日月殿,他们早就高兴到找不到北,立刻双手奉上,哪里还会提钱的事情。

“药宗阁下,怎么样了?”舞宗站在一旁,低声询问道。

他们这次带来的宗师不多,易木算是一个,少了一个就他们会有多大损失。

“还好,幸好救的及时,这条手臂,还能救回来。”药宗放开易木,也松了口气,高级宗师,修炼秘术的人,直接晋升到高级宗师的少之又少。

易木以前天赋好,所以能顺利到,说不定以后要是机遇好,还能到巅峰宗师,这样的人才,日月殿还是需要的。

听到药宗的话,易鸣也松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稍稍放下。

没事就好,他就担心有点什么事!

“你们先挪开一点,我现在炼制丹药,明天就能炼制出来,吃下去就没事了。”药宗说着走到一旁,把药鼎,药材一一拿出来,手指尖冒出一根光芒微弱的火苗。

他的火焰,并不是异火,是用其它途径,采取的火焰,这火比普通的柴火要好,可远远比不上,异火。

不过能得到这种火焰的炼药师很少,药宗也是依靠日月殿那么大一股势力,才能得到这么一簇。

暗处的身影看到药宗炼药的火焰,眼中闪过光亮。

丹神诀上说过,这种火焰很难取得,采取一簇,要付出极大代价,药宗为了这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舍得,就算几付出极大代价,他还是不在乎。

看着药宗,一样一样的把药材放进药鼎中,离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她都提醒过了,不要随便用药,药宗怎么就是不相信呢?

白色身影转身离开,明天又有好戏看了,现在易木只是断了一只手,明天,手是好了,就是……

玫瑰红唇弧线越来越深,离夜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再也不见。

海风吹打着发波浪,一缕五彩霞光照射着大地,一轮红日从海面袅袅升起。

照亮了蔚蓝的天空,染红了湛蓝的大海,随着时间流逝,烈日慢慢离开海面,挂在高高的天上。

淡淡药香从药鼎中渗透而出,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引得很多人前来观看,仅仅只是看看而已,其它什么,他们不敢。

笑话,对方身上穿的衣服,他们就知道是什么人了,日月殿!

谁敢抢日月殿的东西,对方还是药宗,除非是不想活了。

一丝波动在空气中震开,药香变得浓郁,一枚丹药从药鼎中飞出,金黄色的丹药,映着日光,闪烁出夺目的光芒。

四周围观的人吞了吞口水,他们也想吃这东西,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冷静一点。

丹药虽然珍贵,但是命更珍贵!

药宗接过丹药,脸上露出喜悦,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把丹药递给易鸣。

“这个给令郎服下,就不会有什么事了。”伤到的只是骨头,经脉没有受损,不然的话会更麻烦。

只是他都已经知道北宫离夜是日月殿剑宗,干嘛还要去找人,这不是自己自讨苦吃。

“谢谢,谢谢药宗大人!”易鸣差点热泪盈眶,吃下去就没事了,只要吃下去。

他接过丹药,小心翼翼捧到易木身边,掰开嘴巴喂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易木身上,人群中两道人影看到这一幕,匆匆往回走。

“离夜,离夜!”蓝非白蓝墨白两个人,一模一样的轮廓,一模一样的五官,平时他们的神情总会有点差异,可这回他们表情都是一模一样。

两个人就像是镜子外和镜子内的人,神同步,跑到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

众人看到他们两个这么着急跑回来,急忙站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日月殿找上门来了?”他们一大早出去,现在这么急匆匆回来,这是干什么?

“不是,是那个什么,昨天离夜伤的那个人,今天全好了!”蓝非白急忙说道,他们都忘了对方还有个药宗。

药宗一颗丹药,全部搞定,现在指不定人家身上连伤口都没有。

这么算下来,他们不是什么都白做了!

好了!

所有人睁大双眼,惊奇看着蓝非白和蓝墨白,他们两个说笑的吧,怎么就好了!

离夜缓缓走来,看到他们脸上惊奇的表情,翻了翻白眼。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对方有药宗在,药宗是炼药师,想要治好这点伤,只是小意思。”这些她早就知道了,有什么看而惊讶的。

“你知道了还让他们就那么走?”蓝非曰诧异问道,这可不像离夜的作风。

知道易木会被医好,还让他们离开,这就不是离夜会做的事。

“当然了,我又不是坏人。”离夜不在意回答。

众人无声看着离夜,心里同时响起一句话,可也不是好人!

“算了,好了就好了吧,反正和我们没关系,不影响到我们就行了。”蓝非曰摆了摆手,易木要再做点什么,离夜应该不会再放过了。

只可惜他们的实力,不如易木,不然他们自己动手直接杀了。

离夜笑眯眯看着蓝非曰,眼中闪烁出光芒,事情可不是这样,药宗虽然可以医好易木,但是他炼药的时候,放错另一样药材。

易木只是普通的骨头断了,那种药材也没什么,可惜,事情哪里会有那么简单。

惋惜的一行人,此时要是知道离夜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大叫无耻。

北宫离夜什么时候会是好人,黑起人来,那绝对是不偿命的,而且什么时候被她黑了都不知道,让人防不胜防!

易木想要活,不残废可以,其它事情嘛,就不好说了。

就在众人准备收拾一下,然后出发去孤岛,他们的人已经到齐了,船造好了,可以随时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日月殿的人气势汹汹而来,那阵仗,让人看了就退避三舍。

“北宫离夜!”药宗怒吼道,脸红脖子绿,恨不得伸手把离夜直接掐死。

蓝非曰他们急忙站起来,警惕看着药宗他们,看着那滔滔气势,他们心里顿时响起四个字——来者不善!

“药宗阁下这么早的,不知道找我干嘛?”离夜双手抱臂,慢步走到最面前,看都药宗脸上的怒火,也不在意。

终于知道了,她还以为要等一下才知道的,都说了,别乱用药。

“北宫离夜,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儿子!”易鸣悲愤至极,想到易木现在的情况,他就想要昏厥。

手臂是好了没错,可吃了那颗丹药后,丹田尽毁!

丹田都毁了,那就是废物!

废物啊,他儿子昨天还是高级宗师,不过一夜的时间,就变成了废物!

这是他最骄傲的儿子,现在变成这样了。

“害?易家家主,从日月殿开始,就是你儿子主动找上门,还有,扔你儿子出日月殿的不是我,下令的也不是我,昨天是他先抢小爷,就不给小爷抢回来!”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霸道十足!

四周围观上来的人,听到离夜的话,纷纷点头。

就是就是,这几天你儿子在这里作威作福,你们都不管管。

他们其中多少人被抢走了东西,现在你儿子被人抢了,说人家害你儿子,说的过去吗?被抢了东西,就是害你儿子?

“即便是这样,你为什么要废他的丹田!?”易鸣说完脸色一白,心口阵阵抽痛。

废了丹田!

蓝非曰他们傻眼,四周围观过来的人也傻眼了。

这里毕竟没有墙之类的阻隔,有点什么事,隔壁的队伍就知道,隔壁队伍知道了,就会告诉自己的隔壁,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子就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还有少些是跟着他们过来的,看到日月殿众人脸色大变,气势汹汹,他们就知道事情不妙。

可是,没想到是丹田被废了啊,他们记得昨天被抬走的,是高级宗师吧,高级宗师,丹田被废了,那不是废物了。

这是从天堂掉到地狱了啊!

蓝非曰他们看着离夜,心里顿时了然明白!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们就说离夜不可能什么都没做,那可太不像离夜的作风的。

丹田被废了,他都没怎么离开,怎么废的?

众人一阵轻啧,脸上满满都是同情,只是眼中的戏谑,又是另外一回事。

“丹田废了,小爷废他手臂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你们说丹田,小爷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离夜面无表情看着易鸣。

她好心提醒的时候,没一个人相信,现在来找她,算什么?

“北宫离夜,要不是你在用灵力包裹住他的丹田,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药宗目光阴沉,他终于知道北宫离夜昨天为什么那么说的。

小心用药,那不是说说,也不是吓他们!

只要当时他多检查一下丹田就会发现,避开一种药材就能没事,可最终却没发现,所以在说什么都晚了。

“证据呢?”简单的三个字响起,离夜决定无赖到底。

他们谁什么就是什么,证据呢?

“我儿子丹田废了,就是最好的证据!”不是他,谁还会做这样事情,就是他!

离夜的脸色越发阴沉,危险气息往四周散开,周围温度慢慢降低。

“你儿子丹田废了来找小爷,小爷要是丢了东西了,是不是可以是昨天你们拿走的?”强词夺理的事谁不会。

“就是,就算有日月殿做后台,也得看证据啊,你们这样怎么能行。”

“大家都是来找神品之物的,弄成这样,算什么回事?”

“难道是想东西没找到,就先打一架吗?”

……

围观的人都忍不住开口,这种事情,你们说是谁废的就是谁废的,被废的时候,明明只有你们日月殿的人在,怎么能怪到别人身上。

日月殿也不能不讲理啊,要都这么无耻,等会抢神器的时候,他们也耍赖!

四周的议论之声,让三宗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怒瞪了易鸣一眼。

他们就说没证据不要来,他硬是要来,现在好了!

易鸣只觉得头晕目眩,分不清楚东南西北,被废的是他儿子,怎么他反倒成了千夫指责的对象?

------题外话------

吼吼,离夜黑人的时候,怎么会让人家知道,哈哈,不听劝的下场就是这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