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九十章 抢到她头上来了?

群山之巅,两道白色身影并肩而立,俯瞰北部之巅千里,眸子都含着别有深意的笑容。

“日月殿除了主殿,其余四殿,用不了多久。”清冷声音传来,清澈黑亮的眸光注视着北部之巅四个方位的宫殿。

要玩,就狠狠的玩,对欧阳圣用不着心慈手软,就不知道等他发觉,偌大的日月殿,最后能用的,只有主殿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低哑的笑声在耳边响起,纳兰清羽目光柔和注视着离夜。

是啊,要玩自然就要狠狠玩,有个时候掌控什么,谁规定要光明正大,他们可从不是什么好人,用不着做的光明正大。

“夜儿,神品之物,再过一个半月,就要出世,是先回北宫家族,还是直接去地麟国?”送夜儿到地麟国,他也要回去一段时间。

离开的太久,可能回去的时间也会久点。

“直接去地麟国吧,我想爷爷应该早就准备好了。”送消息回去,又不是只有南门紫竹他们才会。

神品之物出世,她早就让人回去告诉爷爷,说不定那老头早就派人去地麟国了。

白皙手指抚上那弹指可破的脸上,离夜扭头看向纳兰清羽,微微一笑。

“你放心回去,也许用不了多久,不用等你来风启大陆,我就去另外一边找你了。”尽管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四国之外的事,但她相信,早晚会知道。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认真的表情,低声轻笑,“好,若是你不来找我,我就带你去,到时候,告诉你那里的一切。”

要不是时间上来不及,现在告诉夜儿也没什么,她的实力,那些人到了这边,也不会有几个是她的对手。

“你说的。”她可是一直想知道,只是他说不适合知道,才没问。

本来想从那些人嘴里知道点事,就算不能全部知道,好歹能知道一点,可惜他们什么都不说。

“走吧。”手臂往下滑落,固定在宽松衣袍下,纤细的腰间,稍稍收紧。

离夜顺势靠在纳兰清羽怀中,轻声点点头,看着脚下风景,不禁暗暗叹息,她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凌空而行。

这是多少人的梦寐以求,走在空中,俯瞰大地!

只见纳兰清羽挪动步伐,身体立刻往空中走去,白衣飘飘,如同一片白色轻盈的鸿毛,随风飘去。

靠在温暖的怀中,离夜低头看着日月殿各个方向的四座宫殿。

春秋他们身上的毒,她暂时控制了,目前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但是暂时压制,他们不会有事,等拿到神品之物回来,再好好研究一下。

这些答应过他们的事情,当然要做到。

两百个左右的宗师,分别去了日月殿四殿,想必肯定会有很好玩的事,她不相信其他人,相信的只有春秋他们几个。

有他们几个看着,第六殿其他人想要背叛,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背叛者,杀!

离夜和纳兰清羽匆匆赶去地麟国,却不知天龙国帝都皇宫中,不是表面那么平静。

雅王死了,被玄兽所杀!

这个消息从日月殿传来,已经是夙琉展死了好几天以后的事。

夙皇听到这个消息,当场震怒,不少人战战兢兢,就怕他一个震怒,会直接让他们成为雅王的陪葬品。

当夙琉展的尸体,以及玄兽的尸体,一起被送回皇宫,这次夙皇却是放格外沉默,这样的沉默,让人但颤心惊,比震怒的时候还要可怕。

一道圣旨下来,召北宫家族家主进宫,去见皇帝!

北宫弑拿着圣旨,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现在北宫家族还在帝都,他就算再不想去皇宫,为了北宫家族着想,他还是得去。

“老家主。”北宫奇依旧和以前一样,双手叠在腹部前,脸上是他的招牌笑容,一身素白的衣服,简单朴实,平凡的容颜上,没有半点可取之处,扔在人海中,绝对是被淹没的那种。

平凡,再平凡不过,要是说有什么特别,就是他的一头银发。

“北宫奇,算算日子,夜儿是不是又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北宫弑握着圣旨,神情中露出挣扎。

北宫奇没有出声,只是点点头,的确是有好几个月了。

“也许,应该把事情告诉她。”北宫弑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眼睛深处透着担忧。

他了解夜儿的性格,要是知道四国之外的事,而且一知半解,她肯定会要弄明白才肯罢休,与其让她危险,还不如全都告诉她。

告诉小少爷……北宫奇迟疑了。

“夜儿每次出去,你真以为她还是和在帝都一样,什么都在你我眼皮子底下,说不定他早就知道那边的事,见我们没说,她也没问而已。”北宫弑又变得激动起来,他在害怕,就是害怕。

以为把她保护的好好的,宁可让她变成一个废物,只是为了平凡过一生,可这点行不通,他们能保护她一时,不能护一世。

北宫奇眉头微皱,看着北宫弑激动的模样,冷静轻唤,“家主。”

听到北宫奇的叫唤,北宫弑才怔怔回神,看着四周投来不解的目光,他轻咳一声,恢复常态。

“老子还是去见夙皇吧。”下的是圣旨,他不能不去。

想到要去见夙皇,北宫弑又是一阵忿忿不平。

你皇帝自己死了儿子,叫老子去有什么用,老子有不能帮你让儿子起死回神,北宫家族的事情老子还有没忙完。

北宫奇点点头,目送北宫弑离开,眸光变得深邃,脸上的微笑却依旧保持。

带着无尽怨念的北宫弑走进皇宫,才走到宫门口,朱储就早早在等着他了,看到他轻轻一笑,然后什么都没说,示意北宫弑跟着他走。

两人一前一后往皇宫里面走去,北宫弑警觉的看着四周,因为他们越走越深,环境也不是平常所熟悉的地方。

满腔疑惑,北宫弑也只能忍住,他知道问朱储没用。

朱储虽然狗仗人势了一点,好歹有个优点,很忠心,夙皇让他说的话,他见到北宫弑的时候就说了,一路下来他什么都没说,那就是夙皇不让他说什么。

穿过宫廷花园,四周逐渐变得冷清,慢慢的连一个人都看不到了。

他们的速度也不是很快,与其说赶着去见皇帝,更不如说是在散步,大概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在一颗梧桐树下,看到了夙皇那明黄色的身影。

“皇上,北宫家主到了。”朱储跪在地上,一脸恭敬。

夙皇这才慢慢转身,看到北宫弑,平和的脸上立刻展露出笑容,完全不像是刚死了儿子。

“皇上,找老夫有事?”北宫弑拱了拱拳,随意问道。

看着北宫弑,夙皇脸上的笑容慢慢加深,过了许久他才开口,“北宫家主,朕这些年忘了一件事。”

一件很重要的事,差点就要被忽略了的事。

“何事?”北宫弑平静问道,挑了挑眉头,夙皇忘记什么,问他?

夙皇灭有立刻回答,目光看了一眼旁边的朱储,朱储立刻会意,慢慢走远。

“家主儿子呢?朕只知道你儿子叫北宫昊天,可从来没见过他。”当年只是奇怪,后来一直不见北宫昊天,他也就逐渐忘却。

再到后来,突然间,北宫弑多了个孙子,可这个儿子,从没有出现过。

北宫弑在夙皇说到第一句话的时候,神情微微僵了一下,在夙皇发现以前,又恢复原样。

“他从小不在家,皇上自然是不曾见过,只是……”北宫弑突然直视着皇帝的目光,沉声问道:“皇上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情来?”

夙皇从来不关心这些,今天怎么突然关心了起来?

“突然想到便问了,家主也知道,展儿突然就这么没了,朕想的也比较多。”这个问题他早该问了,北宫昊天,是否真的存在。

北宫离夜又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北宫家族的血脉?

北宫弑看着夙皇,低头沉默,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蠕了蠕嘴皮,轻轻吐出五个字,“他已经死了。”

死了?

夙皇大惊,北宫昊天死了,北宫离夜是怎么回事,还能生出北宫离夜吗?

“皇上,这些都是老夫的家事!”北宫弑目光阴沉的看着夙皇,脸上神情明显就是不悦。

你自己死了儿子,问老子儿子干嘛!老子儿子找你惹你了!

夙皇这才收起惊讶的表情,一阵轻笑,化解周围沉重的气氛。

“只是突然问问,没别的意思。”死了,北宫昊天,当初听说他天赋很好,才会送出北宫家族去修习。

北宫弑重重哼了一声,扫视了一眼夙皇,语气低沉到了极点。

“没什么事,老夫就告退了。”说着,北宫弑就转身离开,眼中熊熊烈火,绝对能烧死一个人。

一道圣旨下来,只是问他这些,他皇帝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老子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折腾!

还没走两步,夙皇极具威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不知道北宫少主有没有回来,或者传书信回来,跟家主说日月殿的事情。”死在日月殿的是一个皇子!

这个人还是他儿子,岂能这么随随便便就算了,他一定要查清楚!

北宫弑停下步伐,转身看向夙皇,这才是他找自己来的重点吧,想看看这件事情和夜儿有没有关系。

“夜儿从不传书信这些,老夫也听说,事情发生的时候,四国的皇子少主已经离开日月殿,皇上要查雅王殿下为什么会死,怕是找错人了。”北宫弑暗暗一声轻哼。

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想问什么,你儿子死跟老子孙子有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你有什么证据!?

夙琉展这样死了正好,还省得想着怎么解决他。

北宫家族,岂是他能够妄动的!

夙皇脸色越来越阴沉,四周温度越来越低,可北宫弑站在原地,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如此,不送。”夙皇摆了摆手,转身背对着北宫弑。

北宫弑见皇帝恼怒,也没有多留,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眼,脸上划过一丝疑惑。

皇帝找他,大可以在宫殿,为什么选择这么个地方?

北宫弑的身影走远,直到最后在朱储的带领下消失不见,夙皇才慢慢转身,大手放在梧桐树的树干上。

“是与不是?”冰冷无情的四个字响起。

四周依旧是空无一人,但是在他的话问完以后,带着几分傲然的笑声响起。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了,天龙国皇帝陛下,你能忍受一个神化级别的人,留在这世上吗?”声音宛若潮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响起在每个角落。

无法看透声音主人在什么地方,也不能断定他是不是就在附近。

“神化!这不可能!”夙皇惊呆了,这是他本能的反应。

北宫弑,神化!

这怎么可能,北宫弑若是神化,他怎么还会如此冷静,甚至还留在帝都,神化级别,风启大陆绝无仅有,即便欧阳圣也不曾达到!

北宫弑怎么可能会达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可能,是的确不可思议,但他目前的确是神化,晋升的时间,已经不是一日半日。”神化,风启大陆灵气稀薄,出现这样的等级,可以说是奇迹。

除非是得到某种契机,其它东西的辅助,不然不能达到这个等级。

“你们想怎么做?”夙皇逐渐冷静下来,神化,神化!

晋升已经不是一日半日,那是多长时间了,北宫家族中,究竟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情,今天要不是把北宫弑叫来确认,是不是永远不知道他已经神化了!

夙皇不敢想象,神化是一个多高的高度,风启大陆都不曾出现一个,北宫弑如今到了,换做十几年前,他绝对会高兴不已,现在却高兴不起来。

早知道如此,他又何必做那么多,弄成今天这个局面!

周围没有再响起声音,不知道人已经走了,还是不愿回答夙皇这个问题。

梧桐树下,只有夙皇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阴沉的目光,好像是有了某种决定。

北宫弑回到北宫家中,还在想着刚才的事,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夙皇从不会关心他儿子的问题,今天怎么会突然问起。

还没走进自己的院门,远远就看到北宫奇站在门口,像是在等着他。

“家主?”北宫奇恭敬看着北宫弑,神情有些紧张。

北宫弑迟疑了一会,才缓缓开口,“北宫奇,夙皇刚刚问了老夫的儿子,你说,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了?”

北宫奇全身微微一僵,脸上的微笑一下子也没保持住,换上惊讶和错愕。

“夙皇怎么会突然问?”北宫奇也有点愣神,这件事来的太突然。

北宫弑没有回答,是啊,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这么多年,他不关心这些,也不觉得奇怪过,今天突然提起,还是那么个地方。

两人站在门口,没有走进去的意思,护卫走过,还以为是北宫弑在吩咐北宫奇做什么,也不曾奇怪。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沉默的北宫弑突然开口。

“等夜儿到了巅峰宗师,就把事情告诉她。”说完,他大步走进院子。

北宫奇站在原地,神情怔怔,叠在腹部的双手紧握成拳。

这件事,最终还是要告诉夜儿了。

地麟国位于风启大陆东边,沿岸靠海,地麟国的东部,距离海岸更是近。

可偌大的地麟国东部,出土神品之物,东部那么大,谁又知道神品之物具体在什么地方。

然而,就在距离神品之物出土的半个月前,地麟国东部海面的一座孤岛上,天地出现异动,五彩霞光披在荒岛之上。

一向寂静无人的孤岛,披上这一层迷人霞光,宛若坠入尘世的仙子,身穿五彩霞衣,站在辽阔的海洋上,绽放她迷人的姿态。

海水照应,波光粼粼,方圆百米都映着霞光,这片海域,变得璀璨耀眼!

随着霞光的披洒,前来寻找神品之物的人,也逐渐靠拢。

望着百里之外,倒影在海上的霞光,所有人的目光变得灼热。

终于,神品之物终于是要出世了!

他们迫切想要去百里外的小岛,先到者先得,先到者机会越大,谁不想掌握着几率极小的机会。

放眼看去,来人的人也密密麻麻,至少有上千人那么多,风启大陆各个地方,都有人前来,即便有些人不知道神品之物出世,看到这天地异象,他们也要前来查看一番。

天龙国,地麟国,玄凤国,精卫国,日月殿,以及各个地方的小的势力家族,难得的齐聚首。

若不是这件神品之物,又怎么能让这么多人,难得的齐聚一堂!

神品之物出世,伴随着五彩霞光!

这又是让人激动不已的事,何等神品,才能在出世前的半个月,就有五彩霞光这样的天地异象,肯定不会是普通的神品之物啊!

但神品之物远在百里之外,他们就算想要去得到,也要先做一件事,造船!

不造船怎么在海上行走,他们又怎么能去孤岛。

可即便这么一件极小的事情,也能引起风波,有些人就是不想好好的,非得引起一些动静,他们才会甘心。

“把他们的东西,给本少爷抢过来!”轻狂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一阵猖狂讥笑。

海边的一处丛林中,原本有一队人在这里建造着自己的船只,结果突然闯进来一批人,二话不说,直接就要抢他们东西。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不过二十几岁的男人,只见他神情得意,看着自己的人抢东西,他莫名的就会有快感。

这个人,正是当初日月殿,被日月殿护法之一,月兮取消名额,赶出主殿的易木。

“是!”易木带来的人,听到他的吩咐,直接开抢。

还在造船的一行人,警惕看着围上来的二三十个人,脸上神情一片阴沉。

谁遇上这么光明正大抢劫的事情,心情都不会好,更何况到这里来的,都是一些实力比较强大家族和势力。

他们又怎么甘心这么被人抢了去,人家冲上来,他们当然要反击。

可当易木的实力暴露在他们面前,抵挡的人傻眼了。

宗师!高级宗师!

这么年轻的一个人,竟然会在高级宗师的实力!

易木看到他们错愕的神态,抬起下巴仰起头,得意至极。

“如何,现在要把东西让出来了吗?”就凭他们,还想和他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一行人迟疑了一会,只能放下手中的东西,稍稍后退,不敢在阻拦。

高级宗师,绝不是他们的实力能够当下来的,如此年轻的高级宗师,可见他的天赋!

这些人要是知道,易木天赋的确算是可以,可他的现在的实力,不过是通过修炼秘术得来,会不会还有这么惊讶和震撼。

易木是高级宗师,他修炼了日月殿的秘术,提升到此,但是日后无论他再怎么修炼,实力不会再精进一分,或许得到某个契机精进,也不能再踏入神化半步。

也许他实力是提升了,可某种意义上,他已经和废了没什么差异。

此时的易木还不知情,沉醉在自己的实力之中,以自己的实力当土匪,抢夺着被人的东西。

易木得意洋洋看着自己的人,把所有东西抬走,再看了一眼对面领头的人,青光之力横扫而过,重重打在那人身上。

“噗!”对面的男人口吐鲜血,愤怒看着易木。

“主子!”男人身边的人急忙将他扶住,愤怒看着得意离去的易木。

怒火滔滔,他们就没有见过如此可耻的人,已经抢走了他们的东西,还要伤他们主子!

“先别追上去,你们打不过。”男人隐忍着怒火,没有人受此屈辱,还能冷静,只是对方是高级宗师,他让手下去报仇,也是找死。

“可是……”

“这是命令!”

“是!”

主子有令,其他人只能忍气吞声,把他扶到一旁,拿出一颗紫元丹给他服下。

站在不远处的少年,一袭白衣,衣服上的图案,就像是衣服水墨画,是一株栩栩如生的竹子,放眼看去,墨竹太过逼真,仿佛都能闻到一股淡淡墨香。

墨丝用一根黑色发带发绑束,随意披散在肩上,绝世无双的容颜,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几分冰冷的气息,透着疏离,让人不甘随意靠近,双眸一片清澄,不参半点杂质,红唇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少年看到这一幕,眸光只是微微闪动,神情没有任何变化,然后当做没看到似的,继续往前走去。

坐在一旁忿忿不平的一行人,看到走来的少年,顿时看傻了眼。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子!

他们见过的绝世美女也有,可和他一比较,就变得黯然失色!

少年从他们面前走过,看了看不远处,稍稍扭头看了一眼刚刚被抢的人,他停下了脚步。

“请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见过灵师四家的队伍?”玫瑰红唇轻启,熟悉的容颜,这个少年,正是离夜!

离夜一人到了地麟国,却不见纳兰清羽,可想,他应该是离开四国了。

看的有些入神的几个人,见这绝美的少年在他们面前停下来,有点措手不及。

“啊,这个……公子,可不可以再重新说一次?”其中一个人走出来微笑问道,刚刚实在是没听清楚。

离夜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十几个人,一阵无语。

“灵师四家的队伍,各位有没有见过?”耐着性子,离夜再问了一次。

几个人微微一怔,看到离夜神情微变,他是灵师四家的人?

灵师四家风启大陆只有一家,尽管在风启大陆并没有什么名声和威望,可这一年的沉寂,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换做以前问灵师四家,未必会有人知道,但现在却总有那么一两个人知道。

灵师四家的突然减少活动,就在他们最盛世的时期,却在风启大陆消失了踪影,不管是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觉得疑惑。

可他们在风启大陆的名声,比以前要大上很多,最盛世的时候,没有加大自己的威望,却突然平静,对于这么一股势力,谁都会好奇。

“不曾。”为首男人简洁回答。

他们刚到这里,就开始准备船只,哪里有见过什么人,唯一见过一队人,还是来抢他们东西的。

把他们造船的东西全部抢走,现在只能再重新准备。

离夜微微颔首,继续往前走去,稍稍叹息一声。

她找了半天也没看到灵师四家的人,几个月前她送消息回去,是让爷爷叫灵师四家的人来,他们应该早到了才对。

看着少年离开,众人才稍稍回神,看向为首的男人。

“主子,灵师四家有这么个人?”这也太美了,女人都没他好看!

男人摇摇头,他也不知道,他们又不是天龙国的人,哪里知道那么多。

只是……

“这个少年身上明明没有灵力浮动,却给人一种压迫。”男人沉声说道,看着离夜离开的方向。

那是一种气势,与生俱来的气势,举手投足间,尽显无疑!

他在找灵师四家,会是什么人?

离夜沿着海岸,一直在寻找,每每遇到一队人,都是在做着同一件事情,造船。

找了大半天,依旧没有灵师四家的踪迹,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最后离夜干脆不找了,站在海边,再过半个月,神品之物就会出世,到时候总能看到灵师四家的人,再一起会合好了。

白衣少年双手负在身后,遥看着远处闪烁出的五彩霞光,嘴角笑意加深。

清羽离开的时候说过,神品之物出世,肯定会发生天地异象,具体是什么视情况而定。

五彩霞光,不知道会是什么东西?

忙碌着的人,看着站在海边的少年,一阵腹诽。

人家都在忙着造船,这少年怎么还有时间看风景,难不成想要在什么时候,混上他们的船?

等过几天上船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这个少年,不能让他混上船。

小子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好看能饭吃吗?

夕阳照耀在海面,海水染上了一层金红色,粼粼波光,煞是好看!

少年站在海边,夕阳落在在身上,仿佛为他镀上一层金色华光,华光在他身体上流转照耀,海风掀起衣角,发丝伴随着衣袂飞舞,这一幕,美的让人窒息!

大海,夕阳,少年,连成一片,就像从画纸上飘下来的一样。

时不时腹诽的一群人,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沉醉了。

单单只是个背影,已经如此美了!

“那个易木算什么东西,大哥,凭什么让他抢走我们的地方,他是高级宗师又怎么样!”

愤怒的吼声响起,把所有沉醉中的人,硬生生唤醒。

那如画的美景,宛若玻璃碎裂一般,偏偏坠落,一直站着不同的人,听到暴喝的声音,终于转身。

当那绝世风华的容颜落入眼帘,金色霞光折射在那弹指可破,白皙似雪的脸颊山,众人再一次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美!

双手忍不住抚上胸口,众人都看傻眼了,太美!

“非白,你打不过他的,就算我们几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另外一道身影传来,透着稳重。

十几个人大步走过,脸上都是一阵愤怒,被人抢了地盘,他们怎么样也高兴不起来。

熟悉身影映入眼帘,离夜脸上扬起笑容,笑容折射着霞光,看上去是那般耀眼,落下的夕阳在她身后,光芒万丈!

紧接着四周就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海岸几十米外,在造船的人看到这一幕,不是手上的东西掉了,就是手里东西,被掰成了两半,走路的人直接摔倒在地,场面滑稽无比。

“罗刹不是还在吗?这小子,才多长时间不见,他居然都是初级宗师了!”蓝非白瞪了一眼身边的人,深深的受到了伤害。

初级宗师,想当初他们和罗刹的实力差多,可才一段时间不见,就差多了!

“我打不过。”罗刹自觉回答。

高级宗师和初级宗师中间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他也打不过。

“要不是那易木一出现就偷袭墨白,我们四个人联手,不一定会输!”蓝非白更加气愤了,他们好不容易找个地方休息,结果什么易木就带着人过来抢!

这年头高级宗师也当土匪,妈的,还真是憋屈!

“被抢走了,再抢回来不就行了。”轻狂霸道的声音传来,是那样的熟悉,十几个人猛地停下脚步,神情激动。

他们转身看向神声音传来的方向,当那一抹白衣映入眼帘,他们内心是激昂的。

离夜看到他们错愕的表情,无奈摇头,大步走过来。

“找了你们半天,不打算找了还就遇到了。”离夜一阵无奈,她都打算在这里等着他们来,结果是来了,可时间上早了。

貌似还被抢了东西,抢东西的人,又是易木。

“离夜!”蓝非白最先回神,激动地看着离夜,他终于来了!

蓝非曰脸上的表情明显也是激动,但却忍了下来,大步走过去,双眼中露出光亮。

“离夜。”他们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她终于来了。

“主子。”罗刹稍稍俯身,刚硬的轮廓,在看到离夜的一刻,也变得激动不已。

离夜笑着问道:“你们来几天了?”

“十天,当时我们来的时候,还没多少人,我们听了你的,在东部寻找有出现异象的地方,所以很快就找到了。”蓝非曰脸上的激动隐藏了下来,但是语气中的激动,无论如何也隐藏不住。

十天?离夜点点头,那应该挺早的了。

“船已经造好了吗?”十天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蓝非白急忙抢着回答,“这当然了,昨天就造好了,可是今天有个叫易木的把我们休息的地方抢走了不说,还把船一起抢走!”

妈的,当时真想弄死他,要不是大哥拉着他,他肯定揍上去了!

“墨白被他打伤了?”离夜继续问道,刚刚她的是听他们这么说的。

几个人迅速把昏迷的墨白抬到离夜面前,墨白此时脸色苍白,即便是夕阳的霞光映在脸上,都隐藏不住他的虚弱。

离夜低头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颗丹药,递给蓝非白,“把这个给他吃了,等墨白醒来,咱们再去把地方抢回来!”

嚣张张狂的声音响起,铿锵有力,敲击进每个人心中。

“好!”众人神情激动,注视着离夜。

离夜嘴角弧度加深,笑容越发的完美,眼中危险,也越来越冰冷。

易木,高级宗师是吗?

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十几个人一颗心忍不住颤动,他们知道,每每离夜露出这样的笑容,肯定是有人要倒霉了。

尽管知道倒霉的不是他们,他们还是会觉得后背凉风凉风阵阵。

四周的队伍,看到十几个人站在少年面前,恭敬无比,其中他们嘴里的初级宗师,看到那少年,叫他……主子!

心里满满的都是震撼,这少年能让初级宗师叫他主子!

他是什么来头,要不要这么牛叉!

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让一个初级宗师做手下,身边还跟着一大群人,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想到刚他们的腹诽,众人脸上一阵尴尬。

他们还以为这少年会混上他们的船,现在看来,人家根本不用动手,船都造好了,虽然被人抢走,但他不是说要抢回去。

抢回去!抢?

蓝非曰他们就地休息,等待着墨白醒过来,等他醒过来,就是他们反击的时候!

不管是高级宗师还是巅峰宗师,敢抢他们的东西,刚刚只有一个宗师,他们可能还有点忌惮,现在离夜来了,两个宗师还怕他一个不成!

过了一会,墨白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看到陌生的地方,他脸上露出迷茫。

刚刚他是突然觉得一阵剧痛,然后就昏了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什么地方?

“墨白醒了!”蓝非白高兴叫道。

所有人急忙围过去,墨白看到他们激动的模样,慢慢坐起身,脸上一阵茫然。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们怎么都是这种表情?

“看看身上的伤好了没。”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边,蓝墨白一阵惊讶,立刻抬头看去。

白衣少年和几个月前没什么变化,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离夜!”蓝墨白急忙站起身,离夜什么时候来的?

离夜看着蓝墨白动作敏捷,站起的速度,稍稍点头,这么迅速,看起来是没什么事情了。

“没事的话,那就走吧,今晚你们总不想在海边睡一晚上吧。”至于那个易木,他是抢上瘾了吧,抢到她北宫离夜头上来了!

蓝非曰点点头,带着离夜往回走,被抢走的地方,怎么抢走的,他们就怎么抢回来!

一行人寂落的走来,浩荡离开,只是多了一个人,气场完全就不同了。

四周的队伍,看到走在前面的少年,神情变得奇异。

找到这个少年后,其他人好像也变得不一样了!

走出百米,蓝非曰停下脚步,指了指不远处,看着离夜说道:“那就是我们就住的地方。”

离夜囧囧看着四周,只要再走百米就能看到他们,她刚刚没找过来。

“走吧。”她轻咳一声,指了指前面。

所有人迅速带着离夜往前走去,神情莫名的兴奋。

易木还不知道走来的离夜,正舒舒服服躺蓝非曰他们临世搭建的小木棚内,一脸享受。

白衣少年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十几个人,气势滔滔,大步而来。

易木带来的随从,看到有人来了,迅速变得警惕,拿出兵器,警惕看着来人。

“呦,你们还敢回来?”躺着易木扭头,就看到走来的十几个人,脸上露出不屑。

就他们几个,还敢回来,不自量力。

“抢小爷的东西,小爷当然要抢回来,你说呢?”离夜双手抱臂,皮笑肉不笑看着一脸享受的易木,眸光中一片寒霜。

声音中带着几分熟悉,易木脸上划过疑惑,他稍稍坐起身,抬头看去,在看到离夜之时,神情大变,随即脸上表情变得狰狞可怖。

“是你!”是他!他也来了!

------题外话------

吼吼,来晚了,不好意思,大家国庆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