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5:还算不算数?

莫贝贝一路心神不宁的回到家,谁知道一进门就看到方景逸正坐在客厅里,跟老爸下棋,两个人投入的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她进门一样,倒是老妈端着水果盘从厨房出来,看到她高兴的招呼:“贝贝,回来了?快过来吃水果。”说完之后,放下水果,上前接过莫贝贝的行李,压低了声音埋怨道:“你这孩子,怎么也不跟景逸两个一起回来,自己跑去佳人那里了?幸亏人家景逸懂事,没说什么,下次可不准这样了。”

“妈,我……”莫贝贝一听老妈这语气,头都大了,她瞄了一眼正跟老爸下棋的方景逸,恰巧方狐狸也正朝她这里看过来,眼中的狡黠,看的莫贝贝直起鸡皮疙瘩,她刚想跟老妈好好解释一下她跟方景逸之间不是他们想的那样,结果就被老妈不悦的打断。

“你什么你,还没出嫁呢,就嫌弃我们两个老的了,刚回国还没进家门呢就出去玩,你看看人家景逸,可比你懂事多了,你呀多学着点!”包妈妈说着捏了捏莫贝贝的手,对着她眨眨眼,然后又对着莫骢说:“你也别每次老是拉着景逸下棋了,这孩子刚下飞机呢,不累啊?”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去睡个午觉去,贝贝,替我招呼景逸,景逸,你随意,当自己家,别拘束。”莫骢正骑虎难下呢,一听包妈妈的话立刻放下手中的棋子,伸个懒腰回房间去了。

每次跟这臭小子下棋都讨不到好,现在的年轻人,一点也不懂得尊老!

很快,客厅里就剩下莫贝贝跟方景逸两个人了,莫贝贝没好气的看着方景逸,心里暗自嘀咕,也不知道这只笑面狐狸到底给她爸妈灌了什么*汤,都成了他的同盟,让她觉得自己反倒成了家里多余的人了。

方景逸看着莫贝贝一直杵在门口,挑眉一笑,说道:“站在那里干嘛?过来坐。”这语气,随意的像是在自己家里招呼客人似的,气的莫贝贝越发的牙根痒痒。

“方景逸,这里是我家!”莫贝贝瞪了方景逸一眼,然后气冲冲的走到沙发边坐下,怒声问道:“方景逸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说呢?”方景逸将问题抛给莫贝贝,目光含着玩味的笑意。

“我想,我已经跟你说的足够清楚了,方景逸,我不可能跟你结婚,外面好女人一大把,请你也不要在我这种女人身上浪费大好时光。”莫贝贝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的对方景逸说。

“你这样的女人我觉得就挺好,外面的女人再好,也不如你让我看着顺眼。”方景逸直视着莫贝贝的目光,语气认真。

“你,你脑子被驴踢了吧?”莫贝贝气不打一处来,果然,这个家伙还是贼心不死,她就不明白了,她莫贝贝何德何能,让方景逸脑子进这么大一瓢水。

“……”方景逸听了莫贝贝的话一皱眉,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将到嘴边的话咽下去,接通了电话。

莫贝贝白了方景逸一眼,然后抱着个沙发抱枕,无力的靠在沙发里,与方景逸这只死狐狸打交道可是真累啊。

也不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方景逸脸上笑得像是开了朵花似的,一边接电话还一边不时的给莫贝贝个别有深意的眼神,直看得莫贝贝心里发毛。

方景逸一收线,莫贝贝就忍不住好奇地问:“谁打来的电话啊?”

“怎么,现在就开始查岗了?”方景逸笑得像是偷了腥的猫儿一样,身子前倾,盯紧莫贝贝。

“你,你做什么?”莫贝贝吓得身子向后缩,戒备的看着方景逸,脸红的跟块红布似的,大声说道:“谁查岗了,有病!”

方景逸看着像是只炸毛的小兔子似的莫贝贝,但笑不语,直把莫贝贝看的头皮发麻,快要绷不住了跳脚,才笑了笑说:“逗你玩的。”

说完,不等莫贝贝开口,他站起身子说:“公司里有点事,我要回B市里了。”

莫贝贝一听,顿时像是去掉心头大石似的松了口气,高兴的说:“那你赶紧回去吧赶紧回去吧。”

方景逸看着莫贝贝掩饰不住的雀跃,心里一堵,面上不显,拿起自己的东西,准备告辞。

“景逸这就要走啊?”包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看着方景逸说。

“阿姨,B市那边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得回去了。”方景逸礼貌的对包妈妈解释。

“哦,工作要紧,路上注意安全。”包妈妈脸上难掩惋惜,颇有些不舍,对着还窝在沙发里不动的莫贝贝一皱眉,“贝贝,赶紧去送送景逸。”

这孩子,真是每个眼力劲儿。

莫贝贝嘟了嘟嘴,虽然有些不想动,但是一想到方景逸这就滚回B市去了,觉得就再多忍耐一下,不大情愿的起来去动方景逸。

“景逸,以后多来玩。”都走出门去了,身后还有包妈妈的声音传来,莫贝贝不自觉的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这老妈是有多怕她嫁不出去啊这是!

方景逸跟包妈妈依依惜别之后,走出方家,慢步走向自己的车子,身后跟着老大不情愿,磨磨蹭蹭的莫贝贝,他都已经最大限度的放慢脚步,身后的女人却仍旧有本事跟他一直保持两米的距离,真是……

别扭的可爱极了!

方景逸打开车门,上车之前突然转头看着像送瘟神一样的莫贝贝,好笑的问:“就这么巴不得我离开?”

“是呀是呀。”莫贝贝也不隐瞒,直截了当的说。

方景逸轻笑一声,突然表情一变,问道:“贝贝,你有没有什么事要跟我说的?”

“啊?”莫贝贝心虚而又警惕的看了方景逸一眼,说道:“什么事?哦,一路顺风,好走不送!”

方景逸微微皱眉看着莫贝贝,莫贝贝越发的心虚了,不耐烦的问:“不是说有急事要处理吗?还不快走!”

方景逸看着绷不下去的莫贝贝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上了车离开了。

莫贝贝看着方景逸离开,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长舒一口气,总算将这只狐狸给送走了!

哈哈,没想到真是天助我也,这下宴会那天,佳人要是问起来,她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方景逸是有事情脱不开身才不出席的。

转眼到了宴会那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包妈妈神色就有些不对劲儿,好几次看着莫贝贝都是欲言又止的,弄得莫贝贝心里毛毛的,忍不住问:“妈,怎么了?”

包妈妈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眼中有些黯然,在一边的莫骢叹了一口气,说道:“贝贝,佳人早上打电话过来说,这次宴会,这次宴会上厉墨白那小子准备在宴会上求婚,让你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莫贝贝的脸色瞬间惨白,看着担忧的父母,扯了扯嘴角,一副满不在乎的笑着说:“这很好啊,他跟林静两个同居这么久了,也该定下来了。”

“贝贝。”包妈妈看着莫贝贝强颜欢笑的模样,上前握住她的手,一脸担忧。

“妈,我没事,我们走吧,这样的日子,去晚了不好。”莫贝贝说着,挽着包妈妈的胳膊,亲热的出门。

“这孩子,唉!”莫骢又怎么会看不出女儿心里难受,只是这感情的事,他又替孩子做不了主,不然就是将厉墨白那小子打断腿也要跟她女儿绑在一起。

可惜了这一对小儿女了。

虽然一路上莫贝贝不断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要自己沉住气,可是当车子停在会场门口,看着完全将宴会当成订婚宴规格布置的宴会现场,她心里的城墙一下子全塌陷了,有种要拔腿而逃的冲动。

他,从今天开始就要正式属于别的女人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任何立场阻止。

下车后,莫贝贝紧紧的挽着老妈的胳膊,每往前走一步,腿脚就软一分,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

这个订婚宴会的布置,一看就是用了心的,一路走来,她听人说这是厉墨白亲手布置的,心里更是难受的要命,那个沉默冷酷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浪漫的一面。

“妈,我……”眼看着前面厉墨白在那里招呼宾客,向他们看来,莫贝贝退却了,她终究是没有勇气,不能像沈佳人那般勇敢,亲眼见证这一切。

只是莫贝贝想好的借口还没有说出来,眼前就晃过来一道人影,她一抬头,就看到方景逸对她笑得山花般灿烂。

从来没有一刻,莫贝贝觉得方景逸笑得这么好看过。

方景逸跟包妈妈莫骢打过招呼之后,看着有些呆傻的看着自己的莫贝贝,调侃道:“怎么,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莫贝贝回过神来,不解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她分明没有跟他说佳人邀请他参加宴会的事,怎么这个家伙会出现在这里?

“当然是受邀前来。”方景逸说着,晃了晃手里的邀请函。

包妈妈跟莫骢一看方景逸来了,立刻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走之前还再三叮嘱方景逸帮她照顾莫贝贝,方景逸当然是欣然领命。

“方景逸,你以前对我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等父母走远了,莫贝贝看着方景逸,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