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贝贝墨白番外003

莫贝贝被送进医院的时候,感冒已经转为肺炎,情况十分不好,整个人烧的迷迷糊糊的拉着方景逸说着胡话:“大白,别离开我,我错了,我什么都改,别离开我,呜呜……”

方景逸被莫贝贝的话刺得心里烦躁,可是看着莫贝贝病歪歪的模样又不忍心将她丢开,只能耐着性子一遍遍的安抚着说:“我不走,不离开你,再也不离开,不丢下你一个人。”

一边安抚一边在心里懊悔,那天他真该将厉墨白这个狗东西给手脚打断,彻底废了的。

不过,要真的这么做了,恐怕这个女人一醒来,就会找自己拼命吧?

活了二十八年,方景逸头一回体会到了什么叫挫败,这场战役,他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三振出局了。

在方景逸衣不解带的精心照料下,莫贝贝的病情总算稳住,三天后,烧退了,整个人虽然憔悴了一圈,但是脱离危险了,方景逸也得以松了一口气。

莫贝贝醒来,脑子还有些混沌,身体绵软无力,感觉到有人在周围,她费力的睁开眼,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眼中溢出惊喜,沙哑着嗓子喊:“大白……”

只是,这份惊喜,还没有维持两秒,就在她彻底看清楚眼前的人的时候,脸上的惊喜,彻底僵掉。

“怎么,看到我就这么失望?”方景逸一眼就看穿莫贝贝的心思,嘴角向上勾了勾。

莫贝贝看着面前的男人,觉得他虽然笑着,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给她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这是哪里?”错开方景逸的目光,莫贝贝打量了一下四周,问道。

“医院。”方景逸看出莫贝贝的躲闪,也不点破,眸色一闪又恢复如常,语气带了几分调侃:“莫贝贝,这次我可是救了你的命,你说,你该怎么谢我?”

莫贝贝愣愣的看着方景逸,脑袋有点疼,隐约记起了些什么,她感冒了,想着在床上躺一会就好,谁知道后来烧的越来越厉害,她想打电话给厉墨白的,可是一想起她跟方景逸的事情,就怎么也拨不出去,后来,后来她昏迷的时候感觉有人来了,以为是厉墨白,可是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方景逸。

“谢谢你。”莫贝贝看着方景逸,艰涩的吐出三个字,闭上眼睛,掩住眼里的失望。

方景逸将莫贝贝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不如以身相许如何?现在算起来,我们两个在一起,再好不过了。”

“谁要跟你在一起?方景逸,你想都别想!”莫贝贝生气的瞪着方景逸的笑脸,说道。

“不然,你还想嫁给我谁?厉墨白?”方景逸笑得越发欠扁,“据我所知,你在烧的神志不清的时候,人家厉二少可是带着心上人回国见家长,准备订婚去了,也亏得你,发着高烧还对他念念不忘的。”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面对方景逸的嘲弄,莫贝贝像是吞了黄连一样的苦,她早该知道,不能心存奢望的,尤其是现在,她根本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肮脏。

“这年头好人难做啊。”方景逸凉凉的感慨了一句,然后突然低头,俯视着莫贝贝说:“我说过的话,依然有效,莫大小姐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就好了。”

“你……”莫贝贝是真的看不懂方景逸这个人,知道他说的是相敬如冰那回事,忍不住问道:“难道你就不怕我只是利用你而已?”

“能被利用,说明还是有存在的价值的不是么?”方景逸似笑非笑的看着莫贝贝。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是方家需要莫家的支持,想要跟明诚搭上线,可是,我不觉得你堂堂的方家大少,需要这么的委屈自己。”莫贝贝警惕的看着方景逸,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丝的蛛丝马迹来。

“我对莫大小姐你情有独钟,怎么会委屈?”方景逸一片深情如许。

莫贝贝笑了,“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明显的,她是不相信方景逸的话,不是她看轻自己,而是现在的她,除了有一个莫家大小姐的身份,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她不觉得,方景逸会为了这个身份,这么的委屈自己,一定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总之,方景逸这个人,不得不防。

“能逗莫大小姐一笑,就算是个笑话,也值了!”方景逸越发的深情款款,看着莫贝贝的笑颜,面色温柔如水。

莫贝贝脸上的笑容一下僵掉,尴尬起来,抿着唇不说话。

跟方景逸这种人,话不投机半句多,她真怕再跟他聊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跳到他挖好的坑里去了。

方景逸端详了一会莫贝贝的脸,看着她表情僵硬的面部像是要抽筋似的,有些索然无味的站直了身子,耸耸肩。

没了方景逸的压迫,莫贝贝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再看方景逸,心想果然这个家伙是故意捉弄自己的。

又在医院里打了几天针,莫贝贝彻底好了,期间包妈妈给她打过几次电话,生病的事也因为方景逸的配合,瞒住了,只是包妈妈听说方景逸还没回国,估摸着日子差不多了,就让莫贝贝跟方景逸两个一起回国,并再三拜托方景逸一定要照顾好莫贝贝,让一边的莫贝贝十分气恼,觉得自己像是个没有自理能力的白痴一样。

“我妈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她就是喜欢瞎操心。”挂断电话之后,莫贝贝有些讪讪的对方景逸解释,“你去忙你的事情就好了,我自己能回去。”

“我跟你一起回去。”方景逸的态度难得的强势,“既然答应了阿姨,就要信守承诺,我可不喜欢阴奉阳违。”说完,还别有深意的看了莫贝贝一眼,显然是对莫贝贝这种利用完他就丢的态度十分有意见。

“那我订机票。”莫贝贝深吸一口气,好吧,就再忍他一次,谁让她有把柄在这个家伙手上呢。

“不用,机票秘书已经给我订好了,到时候你只要打包跟我上飞机好了。”

“……”机票都订好了?这分明是早有预谋!莫贝贝刚想反对,就被方景逸轻飘飘的一句:“不用感谢我的细心,我只是不想跟你一起挤经济舱罢了。”

莫贝贝突然之间觉得无话可说。这些日子跟方景逸的数次交锋下来,莫贝贝深刻的认识到,跟这个男人讲道理什么的太不现实,他总有无数种方法说辞让你不得不认同他的做法,所以,她现在也懒得跟他在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上浪费口水跟精力了,大不了就是上飞机后自己脑袋一蒙,睡一路好了,索性,她又不吃亏。

她不信方景逸敢把她怎么样!

果然,事实也如同莫贝贝所料,方景逸的确是不敢把她怎么样,两个人坐在特等舱里,风平浪静的过了一路,莫贝贝睡她的大觉,方景逸看他的文件,两个人就像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只是莫贝贝做梦也没有想到,下了飞机,过来接机的竟然是厉墨白,看着眼前的男人,莫贝贝几度认为,是她出现了幻觉,要不就是领错了情。

“你真的是过来接我的?”莫贝贝已经是第三遍问这个问题。

“不要以为我乐意,不过是我大嫂没时间,我大哥让我替她跑一趟而已。”厉墨白看着莫贝贝憔悴的小脸,冷着脸说。

“原来是这样。”莫贝贝心里有点儿失落,想起昨天沈佳人打电话说要来接机的事,知道沈佳人这是故意想要给她制造机会,可是再一看厉墨白的脸色,脚步也踌躇起来,自从发生了跟方景逸的事情之后,她现在根本没有勇气跟厉墨白两个同行。

想到方景逸,莫贝贝突然发觉身边少了个人,回头去找的时候,却发现方景逸跟秘书两个取了行李正过来,看到她跟厉墨白站在一起,嘴角一勾,上前说道:“既然厉二少这么不情愿,还是我来做这个护花使者好了,包阿姨刚才打电话过来说做了我最爱吃的地锅鸡,我反正也顺路,干脆就好人做到底,不劳烦厉二少打架了。”

厉墨白看到方景逸拖着莫贝贝的行李箱的时候,脸色就异常难看,再听方景逸这样一说,拳头都不自觉的捏紧了,恨不得一拳打散方景逸脸上的笑。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走?”知道方景逸最擅长的就是耍嘴皮子,厉墨白直接忽视这个人的存在,对着莫贝贝发号施令。

“哦!”莫贝贝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然后跟小媳妇儿似的乖巧的跟着厉墨白准备离开。

“贝贝,你真要跟他走?你难道忘了……”方景逸看着莫贝贝,意味深长的开口。

果然,莫贝贝的腿像是被灌了铅一样,迈不动了。她心虚的看着厉墨白,咬着嘴唇,一脸犹豫,她想跟厉墨白离开,就算知道厉墨白根本不是心甘情愿的来接她的,可是她现在有理由这么做么?

“不是说给孩子带了礼物回来?我大嫂可是在家巴巴的等着呢。”厉墨白看了一眼停滞不前的莫贝贝,一脸不悦的催促。

“哦,好的好的。”有了理由,莫贝贝的脚步迈的飞快,生怕厉墨白将她丢下似的。

“方总……”方景逸的秘书方强看着莫贝贝的背影,有些恨恨的,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翻脸无情?真替他们方总不值。

“不要紧,来日方长。”方景逸对着秘书摆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那方总现在去哪里?”方强请示。

“当然是去包阿姨那,吃我的地锅鸡,总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两头不落好!”方景逸笑笑,没事人似的离开。

方强紧跟着方景逸,心想,您老可真是心宽,人家好脸色都没给一个,随便招招手,你精心伺候了十来天的女人想也不想的就丢下你私奔了,这时候了您还有心情吃什么地锅鸡!也不怕鸡没吃到,胡一嘴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