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贝贝与墨白002

002

“啊——”一大清早,方景逸就被高亢的女声魔音穿脑,就在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的时候,腰上一疼,身子不受控制的跌下床。

“莫贝贝,你发什么疯!”方景逸摔了个狼狈,没好气的瞪着始作俑者吼了一嗓子。

任谁在美梦中突然被惊吓袭击,还以这么不雅的姿势被踢到床下,都会生气的吧,更何况方景逸一项最注重自己的形象,他也是有起床气的好伐!

“方景逸,你这个流氓!禽兽!人面兽心的东西!你,你猪狗不如,混蛋!不要脸!”莫贝贝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方景逸,破口大骂起来。

方景逸虽然知道平时莫贝贝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是伪装的,但是还是第一次看到莫贝贝这副炸毛的模样,看着她紧紧揪着被子缩在床头一角,瞪着自己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了的模样,突然觉得异常生动,比往常那副做作的大家闺秀模样不知道顺眼了多少倍,被骂了竟然也不生气,反而坐在地上看着莫贝贝笑了起来,歪着脑袋说:“嗯,不错,还有什么新鲜词儿,接着骂,小爷我听着。”

“你——你这个无赖!”莫贝贝没想到方景逸被自己骂的狗血淋头了,竟然还这么一副笑眯眯的欠扁模样,气的浑身的血液都要逆流起来了,噎了半天,好不容易吐出句无赖来,在莫贝贝看来,方景逸可不就是个无赖么?

“莫大小姐,昨天晚上是你在酒吧喝醉酒差点被美国佬给强行拉到宾馆去开房,我好心好意的英雄救美,又被你酒后乱性,你不感激我也就罢了,反而倒打一耙,哎呀,这好人真是做不得啊!”方景逸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你,你胡说!”莫贝贝梗着脖子瞪着方景逸,回想起酒吧的事情来,已经是心虚气弱,但是看到方景逸只穿了一条内裤,想着自己此刻被子下的身子也衣不蔽体,莫贝贝又涌上怒起来,“说的好听!谁知道那人是不是你买通的?方景逸,你要真是英雄救美,就不会明知道我喝醉酒还对我,对我这样,你这分明就是趁人之危,你个伪君子!你卑鄙!”

“嗯,我是伪君子,我卑鄙,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死死抱着我不让我离开的,连睡觉都不肯放开我,还主动扯我衣服,对我又摸又蹭的,我也只不过是被逼无奈,不得已的配合了你一下而已。”方景逸说完,看了一眼莫贝贝胸口的位置,吓得莫贝贝将被子又搂紧了些,才欠扁的补充了一句:“也不想想,你这种身材,小爷我要吃下去,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

“方景逸!你去死!”莫贝贝这次真的是被气死了,顺势抓起床上的手机就朝着方景逸砸过去。

方景逸一把接住砸向自己面额的凶器,刚想再撩拨几下这只炸毛的母狮子,就听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目光玩味,嘴角邪恶的向上翘了翘,看了一眼莫贝贝,将手机丢在莫贝贝面前,“喏,你心上人的电话。”

说完,便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

莫贝贝一听是厉墨白的电话,激动的一把抓过手机,刚想接起来,却听到方景逸那个杀千刀的说:“婚都离了,还打什么电话?莫贝贝,你说,要是让厉墨白知道,我们两个昨天晚上睡在一起,他会是什么反应?”

莫贝贝的手机一下子掉在床上,眼神晦暗下来,直到铃声完毕,电话也没有接通,背对着莫贝贝穿衣服的方景逸慢条斯理的扣好腰带,嘴角一深,眼中全是得逞的微光。

莫贝贝不知道,他可是明明白白,昨天晚上他半夜等莫贝贝睡熟了之后起来,不经意的发现院子外面有个人站在那里,也正是因为这样,让他原本打算离开的念头歇了,在这里留到天亮。

方景逸一想到厉墨白此刻掉进醋缸里的鬼样,就忍不住心情大好,刚想再调侃莫贝贝几句,一回头发现莫贝贝正坐在那里默默的掉眼泪,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

刚才还满是精神头,恨不得对他扒皮抽筋喝血的女人,此刻竟然灰败的全无生机,让方景逸觉得无比碍眼。

“莫贝贝,你至于么?你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离过婚,还生过孩子,不过是跟我睡了一个晚上,我都还没哭天抹泪的要你负责,你怎么倒先哭上了?”方景逸一边说,一边拿了纸巾递给莫贝贝,虽然是安慰的话,但是从方景逸的嘴里说出来,真是无比欠揍。

“你说得对,我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莫贝贝自嘲的一笑,然后吸了吸鼻子,冷冷的看了一眼方景逸:“你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以,昨天晚上的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不要想拿这件事做文章,现在,你可以滚了!”

莫贝贝颇有些咬牙切齿。

“这才是我认识的莫贝贝嘛,你放心,昨天晚上的事,我不会乱说的,更不会用这种事来逼迫你,我方景逸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不至于这么没风度!”方景逸看着莫贝贝的眼睛,说道。

莫贝贝狐疑的回视着方景逸,在思索着他话里的可信度,但是方景逸这个人,不管什么时候,什么事,都是一副笑面,隐藏的太深,她根本看不透这个男人!

“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莫贝贝不放心的又加上一句。

“你放一万个心,这种事我压根不会放在心上,希望你莫大小姐,也跟我一样,别放在心上!”方景逸玩味的看了莫贝贝一眼,然后笑了笑,推门出去。

莫贝贝死死的瞪了方景逸的背影一眼,心里恨不得将这个家伙推倒刀山火海中,她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

莫贝贝!你这个蠢猪,怎么会引狼入室?现在这样,你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厉墨白?

莫贝贝冲进浴室,拿冷水直接淋在自己的身上,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的斑斑吻痕,眼泪又刷刷的落下来。

这下,真的不可能了。

方景逸一出了莫贝贝住的院子,就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当那人的第二拳头要落下来的时候,方景逸才看清楚了袭击自己的人,咧着流血的嘴角笑得痛快,“厉二少跟人打招呼的方式还真特别。”

厉墨白懒得跟方景逸废话,身手揪住方景逸的衣领,目光凶狠:“姓方的,离她远点,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如果我不呢?”方景逸冷笑一声,好脾气的问。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厉墨白霸道的说。

“厉二少未免太自信过头了。”方景逸一下推开厉墨白的身子,故意扯了扯自己的衬衣,不经意的露出自己胸前的抓痕来。

厉墨白看着方景逸身上的痕迹,眼里露出杀气,拳头不由分说的又朝着方景逸挥舞过去,这个混蛋,竟然敢碰他的女人!

“厉二少,你跟她离婚了,她这两年虽然无数次的想要挽回你的心,可惜,次次都铩羽而归,你也已经佳人在侧,我跟她男未婚,女未嫁,在一起合情合理,谁也不碍着,更何况,她的父母也乐见其成,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的事指手画脚?”方景逸一边跟厉墨白过招,一边看着厉墨白冷笑,句句话戳人心窝子:“我对贝贝是认真的,只要她点头,我立马就可以跟她结婚,你不珍惜她,拿她当草,有的是人懂得珍惜,将她捧在手心里。”

“你去死!”厉墨白怒吼,眼珠子都气的通红,恨不得将方景逸撕了。

“这个恐怕要让厉二少你失望了,我现在惜命的很,这条命还要好好留着,陪着贝贝长命百岁!”方景逸绝对有将人气疯的本事。

厉墨白不想跟方景逸废话,拼尽全力,想要将方景逸好好收拾一下。

只是,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打了半天,各自都心里一惊,彼此都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不过,这也让他们的斗志更高,越发的拼命。

莫贝贝躲在浴室里伤春悲秋的,完全不知道院子外面有两个男人为了她斗得你死我活。

林静在厉墨白的别墅里哄着厉蜜儿睡了后,一直等不到厉墨白回来,还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厉墨白这根木头终于想明白,跟莫贝贝两个人重归于好,两个人酒后乱性,圈圈叉叉的大团圆了,而她也终于可以完成任务,功成身退的好好享受个假期,去印度探险了,谁知道,第二天一早,全看着厉墨白浑身是伤的回来,脸肿了,嘴角也破了,还有一只熊猫眼异常惹人注目。

“这是——被人打了?”林静打量了一会厉墨白,眼中泛起兴奋的光芒,心里却在为莫贝贝暗暗喝彩,贝贝威武霸气!

厉墨白没好气的扫了林静一眼,“他也没得到好!比我更惨!”想着方景逸肿的完全没有重点的脸和那两只黑眼圈,厉墨白脸色又冷了几分,他真的是小瞧了方景逸!虽然早就知道方景逸不简单,但是没想到方景逸身手竟然这么好,跟他差点打成平手。

“厉墨白,你,你竟然打女人?!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林静惊呼。

比他这副模样更惨,那莫贝贝得被打成什么样?

厉墨白像是看白痴似的看了一眼林静,然后回房间去上药去了,他要尽快收拾好自己,不然会吓到蜜儿。

“厉墨白,你个衣冠禽兽,竟然连女人也打,我看错你了!混蛋!我告诉你,我不会再帮你了!我去找贝贝坦白一切,你这辈子就等着孤独终老吧你!”林静以为厉墨白是默认了,气的大叫。

“白痴!”厉墨白不耐烦的瞪了林静一眼,推门进房间去了。

“……”不是贝贝?!林静看着关上的房门,揉了揉脑袋,也对,厉墨白这个家伙虽然冷清了一点,闷骚了一点,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能打女人的,既然不是贝贝,那——方景逸?!

想通了一切之后,林静又将两个人干架的缘由给补脑了个七七八八,然后幸灾乐祸的对着厉墨白嚷嚷:“我早就说什么来着,不作不会死!哈哈,厉墨白,这次你可遇到对手了,方景逸那只狐狸,可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背景深着呢!”

林静又将方景逸的能耐给吹了个天花乱坠,结果房间里的人半点动静也没有,最后,她索然无味的去倒了一杯水给自己,心里将厉墨白这个大闷骚给骂了千万遍。

只是,林静不知道的是,她的话,厉墨白并非完全当成耳旁风,重点的都听得清楚,方家暗中的掌舵人,还有什么疑似神秘势力的幕后老大,果然,不简单呢。

只是不知道他这次找上贝贝,目的是什么?但是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他真的敢伤害贝贝,那么他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头脑发热的跟方景逸打了一架,但是厉墨白现在的脑子却异常清醒,他已经可以判定,方景逸跟莫贝贝昨天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个认知,总算让他的脸色,好了一些。

因为跟厉墨白打了一架,脸上挂了彩,方景逸连着两天都没有联系莫贝贝,等他终于觉得自己的脸可以见人了,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莫贝贝,谁知道,电话响了好几遍都没有人接,起初方景逸还以为是莫贝贝因为那天的事闹别扭不肯接自己的电话,但是一下午,他都心神不宁的,索性直接去了莫贝贝的住处,想着就算是被那个女人骂一顿打一顿,至少能看到她平安无事,也是好的。

只是,等方景逸到了莫贝贝的住处,敲了半天门也没见有人开门,他心里那股不安越发浓重,三两下打开门锁,直接闯了进去,一路寻到莫贝贝的卧室,看到床上躺着的那个陷入昏迷,毫无生气的人的时候,心狠狠一震。

“贝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