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四章 小心宠过头

杨光刚把碗里的面吃完,一条鱼就带着晶莹的水珠飞上阳台,然后落在地上乱跳。

看鱼个头还不小,够他们吃一顿的了。

杨光把最后片牛肉塞嘴里,又喝了口汤就去捉鱼。

鱼很滑,而且这家伙还很有活力,杨光捉了好一阵才将它逮住,还没来得及高兴,它便从双手中挣脱跳海了。

杨光看它重回大海傻了眼,旁边的李思泽笑得前俯后仰,一点面儿都不给她。

“长官……”杨光叫住游回来的男人,扭捏的讲:“鱼、鱼又掉下去了。”

从下往上看,映着水光的脸红扑扑的,微皱的眉头还带着几分懊恼。靳成锐宠溺的讲:“没事,我再去抓。”

刚才那鱼被靳成锐摔在地上,差不多去了半条命,现在它重回水里也没别的鱼儿灵活,被靳成锐再次逮着扔回阳台便歇菜了,拍打着尾巴在地板上无力的挣扎。

“杨光,把绳子扔下来。”

阳台和海面是差不多五六米高的悬崖,另外还有一条不算路的小路,因此房产商绝对没想到买屋送天然鱼池这点,不然价格还得往上涨。

“好。”听到长官的话,杨光确定鱼没那个力气再跳,大声应着走去阳台的中间,准备把绳子扔下去就见李思泽这贱人在笑,手里还拿着攀登绳。

“杨光,你说没有这个,他能不能上得来?”

杨光眼睛一眯,笑了起来。“李少,一根绳子可不是长官的命,他想上来的办法有很多。”说完一腿扫向他下盘,在他连忙后退时迅速夺过他手里的绳,还多送了他一腿。

李思泽被踩了脚,疼得直抽气,见她耀武扬威的冲自己挑衅,只能揉着被踢的地方一瘸一拐的坐椅子上。她刚才这一腿绝对是抱负!抱负!

抓着绳子爬上来的靳成锐看李思泽,关心问:“李先生,你哪里不舒服吗?”

“哦没有,我是看这里风景不错,坐下来好好欣赏欣赏下。”李思泽推了推眼镜,说的极其自然。

杨光甩了他眼,把浴巾给长官就进去给他找衣服。寻思着下次要动手应该打腿以上、头以下,这样就看不出端倪来了。

“嗯,那你慢慢欣赏。”靳成锐看了眼跑飞快的女孩,捡起地上的鱼跟着进去。

坐在外面晒太阳看风景的李思泽,通过刚才的事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前的大家小姐变了很多,多到让他以为不是同一个人。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真是让人费解。

靳成锐很有效率的做了顿丰盛的晚餐,杨光吃的很满意,但李思泽明显吃的不多。

杨光直勾勾的盯着他。他这是置疑自己的品味。

李思泽起初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后明白了就解释。“我一直吃的这么少。”

“哼。”谁信。

“真没骗你,脑组的研究把我的胃整骄贵了,一餐只能吃这么多,剩下的营养都是靠注射摄取。”

听到他这话,杨光皱起眉来。“没办法医治吗?”

“没有。不过没事,注射摄取的非常稳定,不会造成其它的影响。”李思泽没把这当回事。做为一名研究人员,是不会拒绝科技带来的好处的,只要能正常的维持身体的一切机能,就属于没事。

“你应该找个贤内助,这样你可以少吃多餐。”杨光则觉得,营养就是从动植物中自然摄取的,科技带来会有什么潜在的问题。

“这个提议我不太认同。”李思泽看旁边的靳成锐。“说不定谁给谁做呢。”

杨光:……

靳成锐不在意。“她现在不方便。”这是给足她面子了。

杨光反而心虚。以前她方便的时候,也没煮多少次。“你们聊,我去洗碗。”

“你去帮李先生收拾客房。”

正伸手去捡碗的杨光,想说我洗了碗再去,便见长官幽深的眼睛看着自己,略迟疑就咚咚上了楼。

李思泽靠椅背上,看跑上楼的杨光,提醒的讲:“小心宠过头。”

“能有个人给你宠也是件不错的事。”

“物极必反,别以后爬你头上。”

“她还没这个能耐。”

杨光抱着被子下来,在下楼梯的时候速度慢了许多。

看到她小心翼翼下楼的靳成锐,大步上去夺过她手里的被子让她上楼。

“长官,我可以的。”上去她就什么不用做了,杨光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靳成锐哄小孩子似的讲:“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杨光看了看大厅的李思泽,犹豫下点头。我去休息了,李思泽那家伙不就可以大肆说她的坏话了?杨光左想右想,觉得不妥,在快到二楼时叫住下去的男人。“长官,你也早点上来休息。”

这话够明显了吧?我这可是*裸的勾引啊。

靳成锐还寻思着她是不是那意思,就见她害羞的跑掉了。

“左手边第一间,自己去收拾。”靳成锐没打算给他铺床,把被子给李思泽就去收碗。

李思泽拿着被子去房间时讲:“为了你的性福生活,我认为你应该马上上去。”

“她需要这几分钟。”靳成锐没急,端着碗进厨房,用正常的速度把碗洗完。

靳成锐还是要比李思泽了解杨光,这是毋庸置疑的。

从靳成锐收拾好上去,她还没从浴室出来就知道。

别看他夫人平时和战友什么话都说,以前和赵传奇他们也玩得疯,可骨子里还是继承了她母亲的名门闺秀。说出来谁也不信,不过靳成锐也没让谁信,他知道就好。

在房间里看了会儿电视,那个磨蹭了快半个小时的人儿才回来。

靳成锐看着她讲:“杨光,我们结婚有小半年了吧?”怎还跟没结婚之前似的。

杨光傲娇的一扬下巴。“那又怎么样。”

“过来。”

过去就过去。杨光一点不畏惧,走过去就坐床边擦头,在感到长官靠过来后撞了他一下。“去洗澡。”

“之前洗过了,你忘了?”靳成锐从后面抱住她,在她脖子上重重的亲了口。“快点把头发擦汗,别着凉了。”

“那快把你的手拿出去。”杨光想一毛巾抽过去。

靳成锐理所当然的讲:“我是在摸我女儿。”

“滚!”

结果靳成锐当然是没滚,她给滚床上去了。

自回部队就没怎么好好亲热的两人,这次难得休假还不*?不过杨光虽然已经过了风险期,靳成锐要了一次后也没敢太折腾她。

反到是杨光突然来了兴致,于是本来压抑着的靳成锐把她折腾到后半夜才放过她。

可当第二天太阳爬出海平线,金色的光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时,靳成锐神清气爽的起床,另一个睡得天昏地暗。

这就是差别,也是不自量力的后果。

靳成锐下去的时候,李思泽已经起来了,他坐在沙发上看书,听到动静抬头看楼梯上的靳成锐,在没有看到杨光后意味深长的讲:“看来昨晚很激烈。”

靳成锐没做回应,走进厨房的时候问他有没有忌口的。

“一般你们能吃的,我都能吃。”李思泽放下书,跟着走进厨房。“要帮忙吗?”

“不用。”

“我昨晚忘记告诉你们,我约的时间是早上十点。”李思泽尽量说明白些。“研究院的时间观念很重。”

那些精密仪器数量有限,要用它们的人必须提前排好时间,如果自己不能准时到,就会被下一个人占了去。

意思是不能迟到。靳成锐看了下时间。“你现在说了也不迟。”

对他如此自信的话,李思泽便不再管他,回到原来的位置后看外面的阳光。

“李少,昨晚睡得还好吗?”杨光精神还算不错,至少她可以下床。

李思泽听到声音没有回头,继续看还带着露水的绿叶。“杨光,我在想一个人可以为了另一个人,能改变到什么程度。”

“你是说我吗?”杨光没跟他玩捉迷藏,坐到沙发上就讲:“不能算改变,只是从前自己不知道的一面被激发出来而已,就像你的研究,充满无数的不可能。”

“你说的没错,就像当初那个被我列入危害物的真菌。”

“结果呢?”

李思泽看向脸若桃花的女孩,轻松的讲:“它成为了脑组成功的最大突破点。”“我有什么问题吗?”

在他说得眉飞色舞时,杨光一直在打量他。

听到他的话,杨光建议他。“我觉得你应该换个助理。”

“嗯?”

“他连你都照顾不好,还能干什么?”

“这是我自己原因。”李思泽对他的助理没什么不满。

杨光哼了哼,站起身往厨房走。

现在的杨光肚子还不是很大,穿稍微宽松一点的衣服就看不出来。此时她这两声哼哼,配上她漂亮的脸蛋出色的气质,那感觉是把人鄙视到土里去了。

李思泽心里不是味儿,想为自己的助理说两句好话,可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杨光哼哼两句,留下李思泽在那儿郁闷,就去长官那里偷笑了。

“你又做什么好事了?”看她笑得灿烂,靳成锐想她肯定和李思泽较量了番,并且取得了胜利。

杨光不告诉他,偷吃了片培根就问:“长官,如果我说李诚坏话,你会怎么做?”

“相信你长官的眼光,能用的都是不错的,偶尔有些毛病问题也不大。”靳成锐拍了下她再次伸出的爪子,洗了手给她捏了块。“你是不是说李思泽助理的坏话了?”

杨光咬住肉,口齿不清的讲:“这你都知道。”

瞧她粉嫩的舌头还把手指上的油渍舔掉,靳成锐惩罚性扣住她下颌来了记深吻。

杨光被吻得气喘吁吁,觉得吃块肉太亏了。

外面还有人,靳成锐吻了会儿便放过她,又亲了亲她柔软的唇。“早安杨光。”

“长官早安。”

杨光他们刚吃了早餐,准备出去的时候,别墅来客人了。

听到院门外的引擎声,杨光笃定的讲:“李少,你的助理来了。”

“你正好可以和他见一见。”李思泽站在门边等她锁好门。

杨光无所谓,趁长官去开车,和他一起走出花园,看到停在门外边惹眼的银色豪车,说得肯定。“你一定是所以研究学者里最高调张扬的一个。”

“就凭我的车?”

“还有你粉色的衬衣。”

“我应该带你去看看他们的私生活。”李思泽看着下车的助理讲:“他比我高调多了,不是吗?”

从兰博基尼车上下来的是一个美国男孩,应该也是二十多岁左右,一头金黄的头发和得体的西装。

杨光咂舌。“我觉得你才应该是他助理。”

“我记得你之前要我换掉他的。”

“我现在越发觉得你应该换掉他。”

“还是那个理由?”

“当然。”

这时助理走过来,向杨光点了下头,就焦急对李思泽说什么。

他用的是纯正的英文,说得有点急和快,而且都是些陌生名词,杨光听得不是很懂,大约是哪个研究人员发现了什么东西,正等着他回去继续实验等等。

“李少,他不会说中文吗?”杨光打量助理,对他还是蛮有好感的。

李少点头,让他先上车才说。“他会说中文。”

“那他这是想干嘛?”

“各种显罢,坦白点说对你有好感。”

“那你得告诉他,我是两个孩子他妈。”听到他的话杨光还挺意外的,在她意识里自己比他大,还挺着个大胆子。但从心里上来说,她还是挺开心自己有这种魅力。

李思泽听到身后的引擎声让开路,不太乐观的讲:“我想他不会在意的。”

“他不在意恐怕不行。”杨光瞅着车里的长官,笑得异常灿烂。“我觉得长官弄死他的机率要大点。”

联合公约里,除非配偶死亡才可以另行婚约。

这次李思泽意见和她一致。

“李少,你要是有事就先跟你的金毛助理先走,我们随后就来。”杨光转去副驾位时对李思泽讲。

李思泽跟着坐进他们的车后位,无所谓的讲:“一个小发现,我先陪你们做了检查再去。”

这是他们领域的事,而李思泽是这个领域的精英,他都不在意,杨光自然不好说什么,只是在检查时加快了脚步,想让他早点把自己的事弄完,毕竟有个团队在等着他呢。

李思泽说不着急就不着急,一路跟她聊天,每道检查工序都做的很详细,在拿到结果后就第一时间与那些专业人士分析。

杨光做完所有的检查,和长官在外面等消息,开始有空感叹这里的设备。

“长官,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帝都还有这样一栋研究院。”杨光抬头往上看,看到楼中玻璃隔板后的蓝色天空。“这里就像一栋科技怪物。”

“这里大概只有美方的十分之一。”滑开的银灰色门里,李思泽拿着检查结果出来,向左边示意。“美方的科技是世界之最不是说说而已,你们在电影或新闻媒体了解到的,不过是些皮毛。”

杨光和靳成锐跟着他走,有点儿不太高兴。“这里也不是中方的核心战场。”

“知道俄方的殖民卫星一号吗?那是俄方间谍从美方弄过去的,可惜他们偷的是个未完成品,所以才会发生那次的惨局,而真正的殖民卫星一号早已完成,就是三个月前的太空一号。你们以为那是太空探索,实际是殖民行动。”李思泽打开一间办公室的门,请他们进去。“美方的超前技术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我们得接受现实杨光。”

“好吧,这些事情又不关我的事,我们还是来谈谈结果吧。”杨光暗想:你谈我也不懂。

“你的检查结果良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食补就可以满足。”李思泽坐到办公桌后,拿出笔和纸。“我帮你把需要摄取的食物种类写下来,这些要经常多吃,其它没有什么特别的注意事项。”

打量办公室的杨光,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讲:“李少,你是不是根本没有打算留在中国?”

“你觉得呢?”李思泽写完后把纸给靳成锐。

“是我问你,不要总是来反问我。”长官跟她来这招,他也来,有完没完。

在李思泽要开口时,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听了会儿,淡淡的“嗯”了声便挂掉,然后看向一定要得到答应的大小姐讲:“我回来抱有的期望就不大,定了个最低标准。”

“什么标准?”

“让我看到希望。”李思泽说完起身,穿上挂在衣架上的白袍。“我想现在他们给了我这样东西。”“你们自便,我去看看他们给了我什么惊喜。”

杨光听到他这话,欣喜大声的说:“李思泽,欢迎你留下。”

已经走出门外的李思泽推了推眼镜笑起来,接过助理送来的资料一边看一边走,并雷厉风行的讲:“以后早上的九点、三点、以及晚上九点,给我准备三明治加牛奶,中午十二点和晚上六点准备正餐。”

“啊?”

“你要是做的不合格,我就换掉你。”

“不要啊教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