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章 我去给你抓鱼

杨光在医院呆了三天,在第四天的时候死活都要出院,医生也说要保持心情愉悦,所以靳成锐在她没闹多久后就同意了。

出院决定在当天下午两点,这是个比较仓促的决定,可没想有人会来接杨光出院。

正金鸡独立收拾东西的杨光,听到门外有人跟王修明说话,杨光大喊:“小明,谁在外面。”

以专业知识和青年学者聊得眉飞色舞的王修明:……

学者对他笑了笑,开门进去。“杨光,你的品味还是这么差。”

进来的男人有点……有点斯文?穿着粉色的衬衫,西裤,皮鞋,还有那幅金边眼镜,看起来和杨光这个大大咧咧的人不在同一个世界,可他熟稔的称呼像是多年的老朋友。

杨光疑惑皱眉。“你是谁?”

“真忘记了?”男人推了推眼镜,笑得几分阴险。“小时我们一起玩过游戏的,嗯,让我想想,那次你好想把别人一辆劳斯莱斯车撞了,你踩着辆儿童单车。”

这事情杨光记忆犹新。那事情是她七岁时发生的,记得那个时候好像是她七岁生日那天,家里来了很多客人,还有许多名贵的礼物。别看那是辆单车,人民币也要上万了。

那个时候有牛逼的玩具当然要拿出来炫耀,所以在赵传奇的哟喝下,太子党们齐聚一堂,其实也不用怎么召唤,来杨光家的就有好几个。与是杨光各种显罢,大院玩腻了要骑车上马路,结果出师不利,出院门没多久就撞人家上百万的车上。

还好开那车的人也是来给她过生日的,说维修费就当生日礼物。杨光当初不干,她的生日礼物怎么能这么轻?后面才知道人家维修费十几万,吓得她再也不敢骑单车了。

可是这个家伙是谁?杨光仔细的回想许久,还是想不起他是谁。“你直接告诉我吧,最近记性不太好。”

“恐怖是没入大小姐你的眼吧?”斯文男拿起床尾的病历看了下。

杨光老脸一红。

“我叫李思泽,这下想起来了没有?”

杨光诚实的摇头。

这时王修明夸张的讲:“杨军医,他是李思泽啊,李思泽!”

“嗯,我是记忆不好,不是耳聋。”

王修明抓狂。“他就是那个二十二岁和美方著名研究团队一起研发出《脑组织DNA细胞复活剂》的医生,李思泽学者!”

在王修明眼里,做为一个医生居然不知道李思泽是谁,一定不是个合格医生。可她确确实实是名医生,让他也敬佩的战地军医,但她为什么能这样!

对王修明的激动,杨光淡淡的哦了声。脑组织DNA细胞复活剂她听说过,它还救了队长的性命。不过她最多就是敬佩、尊敬一下,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

杨光是那种对自己领域的人不太感兴趣,因为她觉得只要专注一件事,总会有所收获,如果像劳伦斯这种她完全陌生的行业,她才会觉得很不可思议。而且,这让一个和美国总统是朋友的她来说,实在没法表现出像王修明这样的反应。

李思泽已经放弃让她想起来了,他扔下病历打量房间问:“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

“那走吧。”

“那个先等等。”杨光又不傻。“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我又不认识你。”

李思泽无奈,拿出手机。“我给你妈妈打电话,证明我不是坏人。”

“不用了。”靳成锐拿着外用药进来,扫了眼房中的男人,对杨光讲:“东西都收拾好了?”

“嗯嗯。”

“那走吧。”靳成锐把药给她提着,就抱起她,拿上简单的行李走。

李思泽看把杨光抱出去的男人,看王修明。“他是谁?”

“杨军医肚子里孩子他爸。”这样说,不知道李学者能不能听明白。

李思泽看了他眼,便收起手机跟上去。

楼下李诚看到出来的靳成锐,下车帮他接行李,又替首长打开车门。

李思泽快步走到车边,挡住要关车门的靳成锐。

靳成锐看杨光。

杨光摊手。

靳成锐常年呆在国外,回国也是呆在军部,几乎没什么朋友,所以只能是杨光的。可杨光真想不起来他是谁。

“我想我应该让杨光想起来。”李思泽打通了杨家的电话,熟络的喊:“伯母,杨光说我是坏人,你给我证明下。”

杨光:……

她才没有说他是坏人。杨光接了手机。“妈……”

杨光喊了句妈就没下文,看太阳低下笑得帅气逼人的李思泽,讪笑的讲:“你好啊,劳斯莱斯先生。”

“那是我爸爸,我现在开兰博基尼。”说着大拇指往后边指。

杨光看了后心想:和你粉色的衬衫一样骚包。“车子真漂亮,对了,你不是一直呆在国外,怎么回来了?”

“近期在这里有个研究,然后听说你怀孕了营养跟不上,伯母让我给你想想办法。”

“我妈就是瞎操心,你一个搞研究的又不是营养师,来管我这事不是大材小用吗?”

“说不定你肚子里就有个未来将军,怎么能是大材小用?”李思泽看向靳成锐。“靳大少,你说是不是?”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李先生,你要上车吗?”靳成锐看了下他的手。

“正有这想法。”

杨光让出位置。“你的车要做美容吗?”是指日光浴。

“我助理会把它开回去。”

“我们住海边。”有点远。

“他能找到地方。”

对她这跳跃的思维模式,也只有他们这些太子党才听得明白。

确定是小时候玩伴,杨光往里面坐了些。

靳成锐对他的到来没有欢迎,也没有拒绝。他绕到车的另边,坐杨光身边就对李诚讲:“去海边。”

“是。”李诚应下,看了眼无人光顾的副座,想即使后面够宽敞,我也是个司机,但你们也可以来个人坐前面的。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

车子开出热闹的市区,李思泽仍能找到话题,一直跟杨光聊着小时候的事。

他是情商很高的学者,不卖弄自己的学识,不跟杨光聊关于医学的,所以杨光愿意接他的话,因此靳成锐倒像是多出来的那个。

“对了杨光,赵传奇呢?”李思泽疑惑的看她。“他从小粘你粘得紧,都说你是他媳妇呢,没想到你最后嫁给了靳大少。”

靳成锐看着路面,面无表情的脸色不作回应。

杨光耸肩。“那是小时候。现在他是少校了,在快反当连长,最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样。”

“他是因为你才去当的兵吧?”

聊着聊着,杨光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李少,你想干嘛明说。”

李思泽笑了笑,眼镜片上闪过一道白光。“杨光,别这么见外,叫我思泽吧。”

杨光很想说我跟你不熟,就小时撞了你爸的车。可念在长辈的关系上,她这话也是不能这么说的。

“还生上气了,怎么跟小时候一样任性。”李思泽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他这次来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把这个小霸王收了的,对方是真心还是假意?

小时候的杨光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公主,这让喜欢安静的李思泽实在不怎么喜欢她,对她的感觉一直是骄纵、任性、顽劣的军家小姐,没人敢欺负她,更没人敢打她。所以在听说除了赵传奇愿意供着她外,另外还有人敢娶她,他就特意过来看看的。

杨光当然知道自己的小时候有多糟糕,可谁没有个不堪回首的童年呢?“李少,我要是生气就把你踹下去了,不停车。”

“好吧我不说,我知道你一定做得出来。”

这个李思泽就是来找她茬的。杨光闭上嘴,寻思着怎么把他给赶走。坚决不能让他破坏自己和长官的感情!

一直没说话的靳成锐,在他们两个偃旗息鼓后,对杨光讲:“还有一段距离,要是困了就休息一下。”

“这样太失礼了。”杨光瞟了眼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李思泽。

李思泽不在意。“杨光你睡吧,再失礼的事我都见过。”

她想咬他。杨光重重偏头,便靠长官怀里怎么恩爱怎么来。你这个该死的闷骚男,我才不会让你的计谋得逞!

靳成锐对她难得的温训也很满意,对李思泽的存在不那么在意了。

看到他的第一眼,靳成锐就嗅出他与杨光、赵传奇他们是同一种人,所以对他没什么好感。有这两个够他操心的了,再来一个他得忙死。不过看样子,他是杨光和赵传奇这类人当中的另一类,反骨。

因此放着他也没事,刚好可以给夫人解决营养这个大问题。

车后气氛诡异,李诚把车开到海边别墅,帮忙把行李提进去便恭敬的讲:“首长,您出去前给我电话。”

靳成锐颔首,在他离开后把杨光放沙发上。“李先生,你先坐,我去烧水。”

“我不渴靳大少,坐下来聊会吧。”

“叫杨光陪你聊。”

靳成锐说完去了厨房,他把烧水器插上电,就想着晚上给她做什么。现在可不是他和杨光两个人,现在是一家四口,不对,还要加上那个李思泽。

李思泽看他真去了厨房,惊讶的坐下,不可思议的讲:“杨光,你男人真不错。”

意思就是你居然能嫁这样的男人。

杨光高傲的扬起小下巴。“我杨光找的人还会差。”“李少,你呢?还没有人要吗?”

“我这么差哪会有人要。”李思泽说出她的潜台词。“我是没打算结婚了,所以趁着没失业前多存点钱,二十八岁后去环游世界。”

“别担心,李叔会帮你安排个大美女的。”

“不需要多美,只要能拿得出手就行。”

“我说你这么谦虚也没人给你发好人卡,何必呢。”杨光跟他扯不下去。现在她可是长官夫人,说话要说点实际的,不能满嘴没一句真话。

李思泽靠沙发上,打量室内的装潢。“这里环境不错,就是太偏,以后你一个人住这里不太安全。”

“李少,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军医。”

“是战地军医。”杨光得瑟的讲:“我看过的尸体比你看过的药都要多,而且我只要坚守十分钟,武装直升机就能赶到,你说的完全不是事儿。”

这里离市区有点远,但它刚好是在基地的中间,因此以战狼的速度,十分钟完全能够赶到这里。

所以,他妈的谁敢在这里犯事,直接打死丢海里!

听她这么说,李思泽上下打量她,有些意外。“杨光,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变聪明了。”

“我本来就不蠢。”

“不蠢会和赵传奇他们比谁干的坏事多?而且还让杨父听到。”李思泽看了眼她身后。

“那是意外,谁没有个意外呢。”

“都干了些什么坏事,说来听听。”靳成锐把杯子放李思泽和她面前,便坐对面看她。

杨光在心里把李思泽骂了通,就笑嘻嘻的讲:“都是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没什么好说的。”然后详装好奇的问:“李少,你打算怎么帮我?食补还是药补?”

“这个不好说,我要带你去做次详细检查,看你是缺少哪种营养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

“又要检查?刚才在医院你怎么不说?”

“那个医院没有这样的设备,我得带你去研究院。”

“我怎么感觉像你要把我解剖似的。”

李思泽略低头,镜片闪过一道白光,微笑的讲:“我倒是可以把你解剖,将孩子取出来放在培育管里长大,这样你就不用受分娩之苦了。”

杨光打了个寒颤。“不、不用,我想它们还是呆在我肚子里比较好。”

“李先生,这次回国是做哪方面的研究。”靳成锐抿了口茶,看向年轻的学者。

“关于细胞这类的。”

“有没有想过将脑组织DNA细胞复活剂的技术引进国内?”

靳成锐说这话时很淡然,似在问能不能帮我在美国代购一点东西。

李思泽拿起茶杯,无奈的讲:“可能十年后吧。”

“只要十年?”

“嗯。”“美方觉得这十年里,他们可以研究成功更出色的技术。”

他在闲聊这种事,杨光动了动受伤的腿,就抱着杯子喝茶。现在她不管这些事,一心养胎。

“美方不会一直走在前面,医术、科技,总会被一些后起之秀取代。”靳成锐平静的讲:“李先生,你的合同快到期了吧?”

原本看着杯里茶叶的李思泽有些意外,看着他缓缓点了下头。“还有三年。实际我这次回来是来考察的,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就会一直留下来。”

准确一点讲是来这里做个项目,寻找一些优秀可以成为朋友的人,不然他就算有心回来也没用武之地,还不如留在美国和那些人折腾。

“嗯,希望你能如愿。”

“谢谢,我也这么希望的。”

他们再聊下去,是不是要成为好朋友了?杨光渐渐有了危机感,一等他们说完就喊:“长官,我饿了。”得把他们快点分开,分开!

“想吃什么?”靳成锐放了茶杯问她。

杨光对走向厨房的靳成锐报了一长串的菜名。

靳成锐打开冰箱,看着里面的食材告诉她不好的消息。“鱼和芹菜没有。”

“那有什么要什么。”

李思泽讲:“鱼含丰富的蛋白质,芹菜含胡萝卜素,鱼可以天天都做,芹菜隔天一次就好。”

有了李思泽这句话,以后的鱼是必不可少的了。杨光没觉得不好,反而有些高兴。因为她喜欢吃长官煮的鱼,就是长官嫌它麻烦,不怎么愿意做,这下她可以吃个饱了!

靳成锐一听到鱼是个不错的东西,又看天色还早,就给她煮了碗牛肉面。“先吃着。”

“嗯?”她一个人吃吗?杨光瞅着色香味俱全的面,想这大碗是不是都是她的?她不想给李思泽!

“我去给你抓鱼。”

“嗯!”杨光惊讶过后猛点头,伸长脖子看边往里走边脱衣服的长官,觉得他帅呆了。

李思泽挑了挑眉,对傻掉的女人讲:“你前世一定拯救了银河系,才让你嫁个这么好的男人。”

杨光嘿嘿的笑。“我上世没有拯救银河系,就是帮助了上帝。”

下水捉鱼这是特战队员唯之生存的必须技能之一,所以在鱼多到可以跳起来的海里,抓一两条鱼是非常容易的事。

杨光特别想看他为自己抓鱼,直接捧着碗跟上去。

后面一望无际的大海,正被太阳照射得波光粼粼,看起来真是美极了。

靳成锐看到她和李思泽,没有说什么,把攀登绳固定好就跳进海里。

坐在椅子上吃着面条儿的杨光,见他像跳水运动员似的钻进水里,脑袋里顿时想起了那句:上天、入地、下海。

李思泽把她的下巴合上。“快点吃面,要干掉了。”

“干掉也不给你吃。”

李思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