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章 看长官被训

杨光醒来的时候,长官已不在身边,摸床板应该起来有一阵了。

长官就不能多休息一下吗?杨光坐起来,刚准备下床门就又被推开。

靳成锐是在门外陪杨父、靳父聊天,给他们汇报了杨光的情况,以及任务上的事情,在听到里面的动静知道她醒来了,就请他们进去,想杨光一定也想见到他们。

杨光正在低头穿鞋子,听到门开就讲:“进来前能不能先敲……”门字还没说出,看到进来的长官和父亲便憋回去了。

“杨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礼貌了?”杨烈坐到她床边,把她糗事说出来。“我记得你只有做错事时,才会敲门。”

“爸爸,到底我是你女儿,还是他是你儿子?没你这样拆人家台的。”杨光瞟了眼长官,把错都怪他身上。

没想杨烈听了她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你是我女儿,成锐也是我儿子,你肚里两个是我亲孙子,我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的。”

杨光:……

她怎么觉得爸爸更喜欢孙子和长官?杨光这下更不喜欢长官了,并默默的想:最好生两个都是儿子,气死长官。

“小杨,你恐怕记错了吧?”靳藤把水果放桌上,笑容满面的讲:“那是我孙子,你外孙,果然是老糊涂了啊。”

杨烈脸气成猪肝色,却又不能说什么。

“杨光啊。”靳藤不理又上火的杨烈,坐到杨光床上就慈爱的叫她。

杨光也赶着殷切的叫人。“爸。”她这么叫的时候还瞅了眼父亲。

靳藤听了她的话,笑得更开心了,对外那种铁血无情作风荡然无存。“杨光,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回军区大院吧,那里人多,方便照顾你。”

“爸,我们现在还能搞定,你们别操心了,等肚子大点我再去军区大院。”一进那里肯定不准这样不准那样,现在她还可以窜一窜,所以还是去海边别墅。

女儿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靳藤、杨烈两人看了看她和靳成锐,没有反对。

“也行,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就打电话给你妈,让她去照顾你。”

“好。”

“医生有没有说什么要注意的?要是有说一定要严格照做,别不当回事。”

“嗯!”

“另外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想吃什么就吃,叫成锐给你弄来。”

正在想爸爸们变啰嗦的杨光,听到这话眼睛唰一亮。“爸,我想吃红烧猪肘子!”

看她这么大反应,一定是之前没吃到。

靳藤和杨烈都看向旁边的靳成锐。

靳藤也没指责他,只讲:“成锐,我记得徐记的红烧猪肘子不错。”

杨烈语重心长的讲:“成锐,我知道你是为杨光好,不过这东西再好要她喜欢吃,吃了才会有效,她不喜欢吃的,硬吃下去也消化不了。”

被他们这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长辈说,靳成锐闷不吭声的记下。

看长官不敢反抗,杨光耀武扬威起来,把自己受到的不公都说出来,然后笑嘻嘻的看长官被父亲们训,那感觉,真是太爽了!

靳藤和杨烈现在可是一心向着杨光,当然心里也知道杨光这孩子不会让自己吃亏,但是管她呢,现在两个宝贝孙子最重要,而且把她哄开心也很容易。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快到了中午,还有事的靳藤和杨烈让她好好休息,就准备走了。

“爸爸,爸,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它们的。”杨光哪会不知道这两只老狐狸总盯着自己肚子看,不过她不介意利用孩子来哗众取宠,反正它们是自己孩子不是吗?做妈的都不开心,它们也别想开心?!

“很开心?”送走靳父和杨父的靳成锐回来,问还在咧嘴笑的女孩。

杨光笑容僵在嘴边,紧张后退。“大、大白天你关什么门,长官,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

靳成锐坐在床边,两手撑在她身侧,对用手捂住眼睛的人儿讲:“知道怕刚才还说得那么起劲?嗯?”

“你信不信我打电话给爸爸!”杨光从手指隙里看他,虚张声势的威胁他。

“我信,前提是你要有个手机。”

“你……!”杨光唰放下手,看到他含笑的脸,又嗖的用手挡住脸。“不准打脸,我还要见人。”

“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了。”

“有!”杨光放下手看到他又立即挡住。“就是上次!”害她屁股疼了几天。

靳成锐想起来了,用力把她的手拿开,看她一幅我没错的脸,那点怒气都没了。“刚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你去昆都士的事我也可以放过你,但是杨光,你是成年人了,不仅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要为它们负责。”靳成锐把她的手压上她腹部。“我知道你对它的到来很意外,也没有做好准备,如果你一开始告诉我,我甚至会同意你打掉它们,因为我也不会是个好父亲。可你既然决定留下它们,就要好好照顾它们,也替我照顾好它们行吗?”

杨光看着他眼睛,怔怔的点头。

靳成锐亲了她一下。“我先去部队处理点事,晚上来看你。”

“嗯。”

“乖。晚上想吃什么打电话告诉我。”

“可是我没手机。”杨光懦懦的讲。

靳成锐起身给她掖好被子。“我让李诚给你送来。”

“亲上去,亲上去……”趴在门上的一干人等,看到离杨光仅一公分的长官,急得小声叫了出来。

靳成锐侧头看了眼门,在杨光额头上亲了下,便大步朝门走去。

他速度太快,无处可躲的韩冬他们看到打开门黑着脸的长官,个个都贴着墙根站,似乎这样会让他们有安全感一点。

靳成锐扫了眼韩冬、厉剑他们几人,沉声问:“外出条谁批的?”

韩冬被一群非常有义气的兄弟给推出来。他看看都站得远远的徐骅他们,吞口唾沫讲:“报告长官,是指导员批的。”指导员,对不起了!

“嗯。”靳成锐点头,看到他们手里提的东西,向里面挑了挑下颔。“进去吧,别呆太久。”

“是!”

韩冬等几人,目送长官走掉均重重的松了口气,可下一秒便争先恐后的往病房钻。

杨光看到他们就翻身坐起,像哄睡后见到要好的玩伴,精神好得不得了。

“杨光,我们可想死你了!”宋立辉冲在最前面,他放下东西就坐椅上跟杨光诉苦。“你是不知道,我们在战狼快要闷死了,指导员不管我们,副官又忙着训练,他们忙就算了,还不准我们训练,说是修养,真是郁闷死我们了,我们哪里像是要休养的人?”

杨光鄙视他。“让你们在基地呆着都不错了,不然我跟你换?”

“不不不,不行,我又不能生孩子。”宋立辉连连摇头。

他一说到孩子,徐骅等人就不开心了,一个个围坐床边似要开批斗大会。

“杨光,我发现你这人很不够意义,太不够意思了。”徐骅悉数她的罪状。“不把我们当兄弟,不把我们当战友,不把我们当朋友。”

杨光更纳闷。“我怎么就不够意义了?我带着个球还跟你们出任务,给你们动手术堵血管,陪你们同生共死,我可是三条命对你们一条命,你还说我不够义气,不把你们当兄弟、当战友、当朋友!”

徐骅被秒杀,陈航替上。

“阳光,你有喜不同享!”

“同享你个头,它们又不是你的孩子。”

“你让开。”刘猛虎把陈航拉开,坐她身边义正言辞的讲:“阳光,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这样简直是胡来!”

“就是就是。”其他人一致点头。

“我要是胡来,你们觉得我现在会呆在这里?”杨光不觉得她有在胡来,她都注意很多了。

“也对。不对……”

“你一边儿去。”宋立辉把他推开。“杨光,你别以为可以把我们糊弄过去,你得给我们如实交代,这娃是什么时候有了的?”

杨光思考的摸了摸下巴。“你真想知道?”

宋立辉严肃的点头。

精致红润的唇角往上微扬,在他们直觉不好时,杨光困扰的讲:“这孩子又不是我想怀就怀上的,你去问长官要准确点,看是他哪两颗精子这么厉害跑我肚子里来了。”

噗。全体吐血身亡。

杨光伸了伸腿,把床尾的徐骅踹下去。“你们的关心和礼物我都收到了,没什么事就都散了吧。”

“不是阳光,你就不打算解释一下?”徐骅厚脸皮的又坐到床上。他们冒着被关禁闭的风险跑出来,总不能又一无所知的回去。

“我跟你又没发生关系,不用解释。”

徐骅:……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厉剑讲:“阳光,我们都很担心你。”

韩冬也讲:“就是阳光,在基地他们讨论最多的就是你,你说万一要是出个什么事,我们不得内疚一辈子?”

听到他们的话,杨光也沉下脸,不跟他们闹玩了。“一辈子什么的太重了。我是成年人,会为自己做的每个决定负责,你们就别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接着她转移话题。“嗨你们知道吗?我怀了两个!”

“两个是什么意思?”陈航没转过来。

宋立辉打了下他脑袋。“就是双胞胎!”

“啊啊,要生两个魔头啊!”

杨光:……

“小孩最恐怖了!他们动不动就哭,我隔壁家的小孩,我有几次都想掐死他!”陈航那个时候有点怪胎,整天呆在家里,又整天被那小孩吵得要命,所以他对小孩实在友爱不起来。

杨光更加的面无表情了。

她其实……也不怎么喜欢小孩的!

想到这个现实问题,杨光突然有点为后面的自己担心了。

看她不对劲,刘猛虎立即捂住还在叫的陈航嘴巴。

徐骅这个少爷苍白的安慰。“杨光,别担心,也许孩子像他爸爸,你看长官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所以、所以他们肯定不爱哭。”

孩子知道个屁,哭起来只管自己高兴,才不管别人感受。

“杨光,你别听陈航说的,又不是每个小孩都那样。”刘猛虎傻笑的讲:“以前我们村的小孩就是喜欢乱跑,摔一跤都不会哭的。”

乱跑?杨光脸色煞白,想到不久后两个娃一个往西一个往北,她就算跑得再快,也不是这么个跑法。

他们似乎越说越乱,韩冬叫他们都别说了。“杨光,我觉得有个办法不错。”

杨光唰的看向韩冬。队长一定有什么好办法。

韩冬见她如此相信自己,自信无比的讲:“你把他们扔给爹妈,让他们给你带。”

“这个似乎可以有。”杨光认真考虑起来。有两个,这样刚好长官和自己家一个,公平!

“嗯嗯。这样就什么事都解决了。”陈航觉得这办法太机智了。

看他们都高兴了,厉剑皱眉。“如果这样,孩子第一次开口说话,第一次叫妈妈和爸爸,你和长官就不能听到了。”

厉剑的声音很稳,他说这样感性的话很有代入感。

杨光几乎一下就想到那样的场面,才露出的笑脸又萎了下去。

“以后的事以后再想,阳光这离生还有好几个月呢,想那么远做什么。”刘猛虎不觉得这是个大烦恼,便把这事揭过去。

其他人都跟着附和,开始说阿富汗的事。

杨光在听到那颗导弹原来是自杀式导弹时,冒一头冷汗。

如果长官没有阻止那个庞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当时九国联军,加上当地居民,岂止是尸横遍野能形容?真是光想想都能让人崩紧皮,寒毛炸起。

“那个庞霖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人简直是疯了。

韩冬摇头。“这件事庞霖并不知情,据说是那块芯片的问题。”

杨光不太明白他说的。

“庞霖从一个武科学家(武器科研学家)手里买的导弹系统程序,但他不知道这位武科学家对阿富汗的局势很是观注,所以这位武科学家写了套自杀程序给他,目的是想把武装分子及恐怖杀了,他是想让阿富汗浴火重生吧。”

威尔父亲真敢想。不过这事要是没有被披露出来,驻守阿方的军队没有联盟,战狼没有参与,这事真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地狱天使及塔利班除掉,但同时还有千千万万的无辜市民。

这事真不好说是对是错,只希望美方在威尔父亲的这个档案上能写的稍微漂亮些。

杨光感叹,通常都是那些不起眼的人,那些看起来没多重要的小事,往往最后能改变世界,能造成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对了,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怀孕的?”

在满怀激情讨论着国家大事的几人,突然听到她这么问,都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

陈航摸头。“杨光,听指导员说,我们这次都立了大功,要升衔呢。”

“别跟我扯这些,快说,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转移话题失败,大家都非常默契的看向韩冬。

韩冬暗骂了句,咳嗽声,很镇定平静的讲:“是劳伦斯告诉我的。”

“劳伦斯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吗?”杨光听到是他没意外,然后问他。“队长,劳伦斯是回法国了吗?”

“没有,他去美国了。”

这时陈航好奇的问。“杨光,你说劳伦斯去美国做什么?”

“他去美国我怎么知道。倒是队长,你把我的秘密散布出去,你说怎么办吧。”

这是问罪不成反被问?

韩冬瞪了他们几个一眼,便讲:“你说怎么办吧。”

“我要吃红烧猪肘子!”

众几个异口同声。“我们去帮你买。”

韩冬等人给长官夫人买了猪肘子,陪她心满意足的吃完,又陪她聊天消化了才走。

“杨光。”临走前,韩冬叫准备睡觉的女孩,哦不对,是夫人。

杨光打了个哈欠看他们。“还有事儿?”

韩冬看厉剑他们几个,有些儿难为情的讲:“我们的外出条指导员没批,等会儿长官回来帮我们说说好话呗。”

“就这事?”杨光拉上被子,闭上眼睛。“长官才不会无聊的去向指导员证实,要办你们早就把你们吼回去了。”

不得不说,还是杨光最懂他们的长官。

战战兢兢、忐忐忑忑回到基地的几人,果然没受到处罚,并且方班长还给他们的晚餐加了菜,所以这次外出风波算是有惊无险。

大块吃肉的陈航,一边吃还一边问:“怎么没看到长官来吃呢?”

周斌带了人去搞新人选拔,所以食堂里的人不多,一眼就能把人看完。

“我们回来的时候不是遇到长官的车了?那时我们怕削都没打招呼。”宋立辉说这话时压底了声,怕不远处的指导员听见。

朗睿瞧了他们下,装作没听见,吃完走人。他们那点心思能逃过他的眼睛,他就不叫指导员了。不过事儿也没什么大错,睁只眼闭只眼便过去了,他还有事忙着呢。

靳成锐回部队处理了军功这方面的事情,毕竟他可以不在乎,属于部下的荣耀他却不能不重视。这是他们用性命换来的,所以想尽快的落实到每个人身上,不然他不会这么快回基地。

把文件签完,让朗睿去处理剩下的事,靳成锐开车回去帝都,绕去徐记买了红烧猪肘子,又塞了会儿车,到医院时都晚上八点了。

靳成锐看她睡着,轻轻打开门,走到床边小声的叫她。“杨光……”

“我要!我闻到味儿了!”

靳成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