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四十章 阳光的色彩(第八卷完)

“什么?”

“我说那人要逃也不会逃上六层,那是庞霖定的界线,有什么麻烦在五层以下处理好,一但把麻烦带上六层,整个安全部门都要受到处罚。”

那就是他们还在这层。

韩冬做了个大胆的决定。“我们分头找,到时用无线电联系。”

“你没发现吗?”马修看向韩冬讲:“如果你们可以无线电,为什么不直接呼叫那个大兵?”说完他冷笑声。“这里所有的外用信号都会被屏蔽。”

听了他的话,韩冬等人都脸色凝重。

没犹豫多久,韩冬看了时间对杰克讲:“杰克,你们先上去找长官,我们留在这里继续找青狼。”

“只能这样了。”杰克同意这个决定,叫零蛋他们把手枪的弹夹给他们。

他们两支特战队用的步枪型号不一样,所以给他们子弹也没用,再者他们上面才是真正的危险。

“我们还有子弹,杰克,你们比我们更需要它们。”韩冬拒绝他们的弹药。战斗还没结束,而他们还要继续前进,现在把子弹给他们,无疑是把性命分给他们。

“只是几个手枪弹夹,韩,我可不想你们转眼就挂了。”

犹豫一阵的韩冬,最后还是接受了。“谢谢。”

“不管气。”杰克突然吐了句别扭的中文,就带着零蛋他们走了。

韩冬把弹夹给徐骅他们,目送他们走远,也带着人往反方向走。

杰克在和他们分开后不久,便想到杨光,拔出刀鞘里的兰博刀,看到上面自己的投影,想韩他们最好能快点找到他的战友。

“等等。”正打算把刀收回去的杰克,看到刀柄处有个图案,他叫住前面的马修和零蛋,往后退一步看墙壁上的刻痕。“零蛋。”

“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杰克把刀给他。

零蛋看到圈中间一个十字的图标立即讲:“这样靳的小癖好,你知道他是第十三个M08Z1狙的使用者吧?”

“别废话,快说重点。”

“它是瞄准器的简易图标,以前靳说它代表希望和死亡。”

“管它什么,跟着它走。”杰克夺回刀,就朝着墙壁上的记号方向走。

**

厉剑追着那名狙击手出去,和他在四层经过一番角逐,说不清是对方逗着他玩,还是他追着那名狙击手打,总之兜兜转转一阵后他听不到那些武装分子乱七八糟的叫喊和说话声。

迷宫一下安静下来,只有他剧烈的喘息和心跳声。

刚才他没有亲眼看到他跑进哪个墙壁,可他直觉那个人就在他的不远处。

厉剑背贴墙壁,深入浅出尽力平息的自己呼吸,然后走到墙壁的另头,缓缓的探出脑袋。

从狭窄的视线里,没有看到人,只看到一截楼梯。他意识到这里是通向第五层的路,就蹲下来用枪瞄准那里。

一下之间,仿佛连空气中的尘埃都停住,厉剑的呼吸声也变得微不可闻。

在久久的僵持中,他听到一阵嘲杂,二十几个人拿着武器哗哗跑下楼梯,叫骂着什么走进迷宫里。

这些人是去对付徐骅他们的。厉剑担心战友,却也没法以一人之力把他们全部解决,所以他没有动作,等着他们跑过去。

就在这时,那人可能是算定他不会开枪,竟然大摇大罢的走了出来,他和那些人点了下头,便拿着狙上了楼梯。

厉剑瞅着那个可能还没二十岁的青年,恨得牙痒。

他在那些武装分子都走后,立即追上去,跑到楼梯时看到个落在后面的武装分子,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送他去见了上帝。

厉剑小心谨慎刚踏进第五层的门,便被一颗子弹打得缩回脚,等了几秒后他滚进门里,靠在墙壁后面,动了动握着枪的手,以顷刻之势转出去对着刚才射来子弹的方向就是一枪。

那个人被自己打得缩回头,厉剑弯着腰放轻脚步迅速转移位置,想要跑到他的左边将其击毙。

可他跑,对方也跑。两人都想将对方干掉,但却不会轻易让自己暴露出去,于是他们不断移动,且速度一点不慢。

因为狙的原因,厉剑努力想与他保持平衡,然后出击,对方则想跑到他的前面给予打击,偏偏他们两人的奔跑速度不相上下,好几分钟过去硬是谁也没开枪。

他们两人中间不是隔着一块墙壁,就是方位不对,有时瞄准的厉剑刚扣下板机,对方就跑进墙壁后面去了,子弹打在坚固的墙壁上再“当当”的来回弹跳。

而那名狙击手也是一样,他跳到厉剑前面一道墙壁开枪,子弹也总是被中间的墙壁挡了去,不然就是他跑到了死角。

在部队里大兵们都觉得狙击手不累,整天趴在那里不动,可动起来也是累死个人的。

厉剑和他追逐了二十分钟,体力不支,靠墙壁上大口喘息。他休息的同时还要注意那个人可能会在什么地方,他是不是已经瞄准自己,这感觉真他妈不爽。

粗喘几口气的厉剑屏住呼吸,听到自己的剧烈心跳,感到那人从左前方向他围来。

其实他什么都听不到,能听到唯一的声音就是自己咚咚的心跳,他只是感觉到有这个可能。

厉剑一向都相信自己的感觉,他缓步往后退,抽空在墙壁上画了个记号以便自己离开,就扶着墙壁的边沿,让自己慢慢转过去。

事实正如他所想。

他转过去时看到那人一截衣角,在他刚要迈步跑时,那人猛的退回来。厉剑缩回的太急,一不小心撞到了头。他这一撞可不轻,马上就见了血,脑袋也有点晕。

这个时候绝对不是跟那人正面对峙的时候,他捂住脑袋就往后面的通道跑。

现在是他躲敌方,两人又是一场拉锯,像猫捉老鼠似的。

厉剑跑了会儿,在头上不流血后慢下脚步,看到那人还在后面一点,便横穿过一块墙壁,跑出障碍物的瞬间用枪对准他。

对方看到他出现视线,也举起了枪。

他们几乎是同时停下,同时瞄准对方,只是厉剑的枪口在上,他的在下。

看对自己相互追了大半天的人,两人僵持着只顾着喘息,没有谁先说话。

厉剑似会聚光的眼睛冷冷看着对方,扣在板机上的手臂如拉满弓的手,充满暴力,随时会将目标置于死地。

拿着M08Z1狙的青年也不弱,脸色紧崩无一丝怯意,他平静的讲:“我们都不会放下枪是吗?”

“是。”

“所以我们要比谁速度快是吗?”

“是。”厉剑再次给出简短明确的答案。

青年有趣的问:“要数一二三吗?”

“随你。”

“那么,一……二……三!”

他们之间像有个君之约,青年没有使诈在一或二时开枪,厉剑也没有,但在三字一出口时他们不分先后用力扣下板机。

两颗子弹在空中交集后,迅速、凶猛的打进对方身体,两人一前一后同时倒地。

杰克带人跟着隔三差五的标记,找到倒在地上的厉剑时,差点以为他死了。

他走过去确认青年没有生命迹象,就折回去看厉剑。

厉剑那枪是正中青年的心脏,他的是腹部。

被M08Z1狙打一枪的厉剑,被它的力道冲倒,他好像感觉不到疼,躺在地上看天花板,只想躺着好好休息一下,根本没去管他应该拿东西堵一堵的伤口。

零蛋和科尔文紧张的跑到厉剑身边,看到他转动的眼睛还吓了跳,以为他诈尸了,最后在他撑着地坐起来才惊醒,迅速拿出急救包给他包扎。

“青狼!”在他们扶着厉剑准备走时,韩冬他们也找了过来。

他们在和杰克分开后不久,也看到厉剑留下的记号,不过他们没有杰克快,转了个圈才找到这里。

“队长。”厉剑看到他以及他身后的战友,有些激动。

韩冬点头,没有多说的要徐骅去扶他。

零蛋看到他们来要人,便把厉剑交给他们的队员。

“还有二十分钟天亮,我们要快点。”杰克看了下时间,准备马上走。“马修?”

马修在看死掉的青年。

零蛋疑惑的问:“马修,你认识他?”

马修踢了脚青年的尸体,转身走向他们。“不认识,听说是一个接替我的家伙,还以为有多了不起。”

大兵们默哀的看了眼青年,便跟着他继续前进。

杰克在上去的途中叫马修想办法给他们弄好了信号,然后叫了救援,说这里需要一架直升机。

彻夜未眠的杨光听到伊历塞克调动直升机,就如惊弓之鸟般的紧张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伊历塞克看到她和宋立辉还有劳伦斯三人,皱了皱眉,但还是告诉他们现在的情况。“已经做好最后进攻准备,你们不用担心。”

“伊历塞克将军,你刚才要派出一支直升机是怎么回事?”杨光一点都不被他忽悠,不管是不是逾越她都要问到结果。

望着她会儿的伊历塞克讲:“他们需要救援,你若想去就马上准备一下,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是!”杨光敬了个礼,拔腿就跑去医务室。

宋立辉也匆匆向伊历塞克将军敬礼,然后跟在杨光身后。

劳伦斯看看跑远的女孩,又看灰蒙蒙的天空。已经要天亮了,他这算是任务完成了吧?

杨光这次没有带武器,在包里塞了各种药物及血浆,便和宋立辉登上刚好要起飞的黑鹰直升机。

劳伦斯也想去,在被告知他去也没用还占位置后,被留在基地陪豆豆了。

“宋立辉。”劳伦斯站在直升机外,衣服被旋翼刮起的风吹起,他视若无睹的叫女孩身边的大兵,郑重的提醒他。“照顾好杨知道吗?你可以挂掉她都不准伤根头发。”

宋立辉没犹豫的点头。

杨光板起脸讲:“劳伦斯,你的比方一点不让人喜欢。”说完碰的关上门。

这支空中救援队,除了杨光这架直升机,另外还有三架,可以说伊历塞克将军是十分重视这次救援的,不然在这么混乱的时期,有两架都不错了。

杨光的这支直升机里除了她和宋立辉,另外还有两个军医,以前都没见过的。不过穿上军装就是同道中人,更何况还是戴着战地军医臂章的,那就更容易熟络了。

“这位战士,你的伤好了吗?”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军医问宋立辉。

在部队里能呆到这个年纪,都是很厉害的了。

宋立辉动了动还有点疼的屁股,唰唰摇头。“都好的差不多了,不信你问我们的军医。”

杨光实话实说。“好的差不多了,给我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宋立辉笑得有点尴尬了。

中年军医点头。“我叫艾德华,这位是我的助手,叫梅。”

“您好,我叫杨光,这位是我的战友,宋立辉……”

双方介绍完后,便聊得更愉快了,直到太阳从云后升起,他们才停止。

杨光眯起眼睛看似乎离自己很近的太阳,又看了下时间。“还有三分钟七点。”

也看着窗外的艾德华,视线一转看到脚下的大地,凝重的讲:“看来我们有的事做了。”

杨光闻言低头,看到升腾的浓烟,着火的街道和楼房,心里猛然一沉。“提前了吗?”

还未等宋立辉拿出望远镜,飞机就哗的下沉。被甩起来的杨光紧紧抓住安全绳。她是一直抓着的,宋立辉可就没这么幸运,他径直滚到了下面。

这时机舱响起飞行员的声音。“你们抓好扶稳,这里稍微有点混乱。”

他还没说完,直升机又猛然往一边甩。

贴在玻璃上的杨光想:如果很混乱会是什么样子?

“辉辉,你快点上来。”杨光在直升机稍微平缓时,叫被绳子缠住的宋立辉。

把宋立辉缠住的是速降绳,它不知道怎么散开的,可能是上一批用的大兵没来得及把它收好。

他听到杨光的话也不管它了,抓住安全绳走到杨光身边,刚要坐下就被重重甩在窗户上。

在梅的大叫下,杨光用力拉住要被风吸出去的宋立辉。

刚才那颗火箭弹从直升机的这边穿到那边,也不知它怎么没爆炸,总之直升机是多了两道门,瞬间把里面体积小的东西吸走。

后舱里一片混乱,梅吓得惨叫,被艾德华抓住躲在破掉的口后面。

紧紧抓住宋立辉的杨光用力大吼。“还要多久才到地面!”

空中的风非常大,杨光快要拉不住宋立辉了,并且被他堵住的破口渐渐有裂开的趋势。

“正在紧急降落。”飞行员的声音还是很镇定,因为他们在前面并未感到什么,只觉得机身被撞了下,而硬件设施牛逼的黑鹰直升机各项参数都正常,他们有信心把医务人员安全送到地面。

杨光急死个人,用脚抵住舱壁死死拽着宋立辉。

整个屁股被吸在外面的宋立辉想要她松手,可他刚张嘴就被对面的风一路灌到肚子,怎么也吐不出个字。

艾德华想去帮她,可他过不去,而他的助手还是刚进来三个月的新人,他得看着被吓得哇啦啦叫的梅。

手已经失去知觉的杨光,在看到不远的地面时有了希望,心里不断想着快到地面快到地面。

但这时飞行员为了躲避一颗飞来的火箭弹,机身往宋立辉这边猛偏,将他彻底的甩了出去,杨光也差点跟着一并甩出。

“辉辉!”杨光看他飞出去,张大的嘴被风吹得干涩,仿佛连心跳都被它压制住了。

没有给她多余的时间悲伤,接踵而至的火箭弹打中了尾翼,飞行员在想尽一切办法无果后,关闭了机上的各顶设备,这次他们终于紧急的大声讲:“我们正在撞毁!”

直升机在不断下坠,杨光和艾德华还有梅滚到驾驶室的隔板前。

失重、慌乱、恐惧等等,一时间在机上几人身上交集。

艾德华看到从窗户外迅速闪过的山峰,抱住了旁边的杨光。

看到那架直升机坠毁,空中的另外两架直升机其中一架的队长,向基地报告。“这里是黑鹰1366,黑鹰1356和载着军医的1365坠毁。”

指挥室的伊历塞克双手摸头,他沉默了会儿讲:“确认伤亡。”

“1365坠毁时离地面只有六百英尺,面地平坦……”

“1366,你只要告诉我里面是否还有生命迹象。”

“我确定里面还有生命迹象,请求陆面支援。”

“装甲车队正在前往该地,1366,立即在那里建立防线。”

“明白。”

人不断往下坠,风像刀子一样刮着脸颊,俯冲的眩晕让人胸口非常难受,连呼吸都变得紧张。

杨光看着颠簸越来越远的天空,想到了父母以及两位哥哥,还有赵传奇,然后便是长官和肚子里的小家伙。回想起来,她这辈子干过最轰轰烈烈的一件事,就是把长官追到手,让她遗憾的是没有看到小家伙的出世,她未感受过比子弹更疼的痛楚是什么滋味,它便要和自己一起离开这个世界,想想她还真是个糟糕的母亲。

离地面越近,压迫感就越大,被艾德华抱住的杨光很意外,在他手摸上自己肚子时,她猛然明白了什么。

撞击碰然而至,杨光被抛起又猛得往后靠,摔在地上后又被抛起,持续的震动让她意识模糊,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清醒什么时候是昏迷,直到最后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1365直升机,它像头优雅的大鲸鱼,以一种享受的姿态滑过天空,旋转的叶片打到周围的建筑,使它发生一些侧翻再而撞击地面。这是飞行员的功劳,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使它还以一种平缓的姿态,朝着一个十字路口的地面擦去。

下面打得正火热的武装分子及军队,听到身后的巨响都反头看,在看到是架直升机坠毁后,都异常兴奋的往那里聚集。

大兵看到武装分子往那里跑,也立即追上去。

准备速降的1366快反队员,用枪机扫射跑在前面的武装分子,掩护其他战友下到地面后便收起枪,让直升机飞高。

快反队员一下到地面便被武装分子包围,他们挡在直升机前阻止敌人的靠近。

耳边噼里啪啦的枪声,让杨光以为在做梦,梦到电影里的无数战士在嘶吼打杀。为什么她会觉得像在做梦?因为她从未见如此吵闹的战斗,即使是在蒂瓦都没有。

她所执行的任务都是隐瞒的、安静的,比如在睡梦中将目标杀掉,用装着消音器的枪把敌人干掉,怎么会上演千军万马?

杨光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头上尘封弥漫的黄色天空,突然天空上多了个人头?!

宋立辉以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被吹出去,以为自己死定的他在被高高抛起来时,看到腿上还缠着那根速降绳,他顿时觉得老天实在是太爱戴他了。

他没有高兴太久,在第二次被荡起来时往上翻腰,努力够着脚上粗大的速降绳,但未等他往上爬就感到直升机在下降,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他紧紧抓住绳子,像荡秋千般看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地面,在快要撞击时他用军刀割断脚上的速降绳跳到地面。

他摔的不轻,不过他相信他比机上的所有人都要好。

把腿上的救命绳解开,宋立辉顾不得屁股疼、腿疼、手疼,一瘸一拐的就往坠机地点跑,捡起把武装分子的枪一路从后方杀到直升机,然后扔了枪往上爬,朝机舱里面看,刚好和醒来的杨光来了个大眼对小眼。

“上天保佑上天保佑。”

“保佑你个头,快来把我弄出去!”杨光看到宋立辉也是一愣,在他说话后就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要他快点来帮忙,然后不断的叫艾德华的名字。

艾德华一直没有应答,倒是梅在座位底下呻吟了句。

“杨光,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宋立辉轻手轻脚爬进机舱里,把横在她头上的长椅拿开,还有她腹部的手。

杨光仔细感受了下,摇头。实际挤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她全身都快没感觉了,只是从清晰的思维判断,她觉得她的问题不大。

见她摇头,宋立辉才动手去抱她。

被他拉起来的杨光问他。“艾德华怎么样?”

宋立辉看眼她身下满脸尘土、嘴角流血、眼球翻白的艾德华,如实告诉她。“他不太好,你先出去我才能救他。”

杨光在宋立辉把自己放到门槛上时,反头看了眼里面的艾德华,镇定的讲:“不用管我,先去救梅。”

她看起来似乎是真的没事,宋立辉让她下去就转身去救座位底下的梅。

杨光准备下去时,看到不远处的景象,以为自己到了远古世纪,那个争夺天下的时候。

“医生!医生!快下来!”驾驶室的门边靠着一个大兵,看制服是个飞行员。

杨光听到他的话立下来,双腿一着地就往前扑,还好她反应快双手撑着地,没让自己摔着。

看到她小腿上大片的血,飞行员拿着自己的枪爬向她,把她扶起来。“你还好吗?”

不好,手掌一片火辣辣的疼。杨光摇摇头坐起来,右手摸了摸肚子,确定它没事才有空关心他。“你搭档呢?”

“哦,他在里面。”他说完顿了顿便唰的哭起来。“他可能需要睡一下,睡一下。”

杨光被他这一哭,想到里面的艾德华也想哭。可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嗨大兵,你别吵着他,转过来我看看你哪里需要打补丁的。”杨光把他的脑袋转向自己,看他伤了几处的脸,和他刚才一直垂着右手。

“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你的右手骨折了。”

“噢……噢这个没事。”

“你能侧身吗?”

“当然,这很简单。”“啊——”

杨光在飞机旁边捡了几块比较直的铁片,用绑带将飞行员的手臂固定就讲:“把你的枪给我,如果你左手也是神枪手就算了。”

大兵颤抖的把枪给她,带着哭腔的讲:“给你,给你。”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烈豹,梅怎么样?”

“他被卡住了。”宋立辉把座位抬起来,对底下的梅讲:“你能自己爬出来吗?”

哭得喊妈妈的梅使劲摇头。“我腿被卡住了,动不了!”

宋立辉放了手,趴地上看他。“梅,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出去叫人。”

“你一定要回来啊!”梅对他背影大喊,然后又忍不住哭起来。

杨光看到跳下来的宋立辉,紧张问:“艾德华……”

“艾德华死了,隔板断裂,铁片插进了他肺里。”宋立辉安慰她。“别太难过,我先去找人救梅。”

“或许我可以帮你。”擦掉鼻涕的飞行员举手。

宋立辉打量他,不太信任的问:“你能行吗?”

“我还有左手,它虽然不是神枪手,但一定是只大力手。”

“那好吧,跟我进来。”宋立辉往里偏头,又跳进直升机里。

**

靳成锐在庞霖要按下手指时,抬起了手。“庞霖,把手机扔掉。”

庞霖停下手,缓缓看向他手里枪,又看他冷峻的脸,然后有几丝顽皮的偏头。“我用十块钱,赌你不敢开枪。”

“买钱纸的钱都不够。”

“那就二十吧。”

“庞霖,把手机扔掉。”靳成锐动了动枪,直指他眉心。“我不喜欢说废话。”

庞霖回忆的讲:“我记得你以前就是这样,别人问你第三遍时,连老大都会吼回去。”“不过可惜,我从来不会听谁的话。”

靳成锐枪口一晃,在他头边打了枪,子弹擦着他头发打进后边的墙壁里。

眼都没眨下的庞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和额中。“要打就打这里。”然后举起手里的手机。“没有我的瞳孔和指纹,你拿到它也没用,而一到时间导弹会定时发射,这里的安全系统会将非组织人员清理掉,靳成锐,现在不是靠武力或是靠枪的时代,现在是靠科技的时代。”

“是机械就会出现故障,只有拳头不会!”靳成锐退出弹夹把枪咂向他,就一个回旋踢,在他伸手挡开后连接攻击,将他逼至墙壁时蓄满力的拳直击他腹部。

庞霖抓住他的手反转,要将他手打折的瞬间见一道白光滑来连忙后退。

靳成锐长腿一扫,将他拌倒就去夺他的手机。

庞霖摔倒的时候丢了手机,现在他看到靳成锐去抢便往前爬几步率先捡起手机。

拖住他双腿的靳成锐扑过去按住他,军刀就插在他喉咙边。

用力从他手中抢过手机的靳成锐,强制掰开他的手指,将它死死按在手机屏幕上。

庞霖不是个善类,也是个练子家,可想而知靳成锐要控制他,并拿到指纹一点不轻松。

许久没被人这么不客气对待的庞霖愤怒的吼:“爱丽丝!”

靳成锐一拳打歪他的脑袋,正压住他头要扒开他眼帘时,看到一个从门口进来的机械人。

爱丽丝是个美丽的名字,但这个机械人可一点不美丽,像铁甲战士的它甚至还有八块腹肌。

看到他,和庞霖扭打的靳成锐拔出军刀扎进他手掌,在他痛苦低喘时愈加用力的拉开他眼帘,将手机放到他脸下。

手机嘀的声解开锁,靳成锐拔出军刀想往后面跑,被庞霖拖住了腿。

眼见爱丽丝迅速逼近,被庞霖困住的靳成锐抛起军刀,按住他翻过身再接住,以雷霆之势双手压着刀柄,刺破他阻当的双手,狠狠插进他心脏。

血,喷涌出来,靳成锐往边上滚躲过爱丽丝的袭击,跑进植物茂密的天台后边。

他一边跑一边进入地狱天使的控制系统,将后台所有的系统通通都关闭掉。

地狱天使的系统何其大,靳成锐在关闭掉以今天时间命名的程序时,就被爱丽丝一拳打得滚出老远。

靳成锐撞断许多小树,最后被一个大陶罐挡了下来。

倒趴在地的靳成锐吐了口血,他想还好杨光不在,不然自己肯定又毁形象了。

擦掉嘴边的血,靳成锐看到步步逼近的爱丽丝,拿出了手枪。

手枪对这家伙肯定没用,靳成锐也不会蠢到用它来打爱丽丝。

“爱丽丝是吗?”靳成锐拿枪对着它,站了起来,在它持续走近,离自己不过一臂之隔时猛然调转枪口,砰砰两枪打在手机上。

手机发出嗞嗞的电花,握着铁拳的爱丽丝便一直维持这个动作,像个彪悍的模型。

庞霖这么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当然会把地狱天使的芯片安装在他手机上,以便他随时随地的操控这个庞大的系统。靳成锐一开始不太敢确定这个想法,也是在刚才他死都不毁掉手机,才让他突然想到的。

收起枪,靳成锐看到天台下面已经打了起来,就大步走进电梯,未看一眼地上的庞霖。

他下到刚才那一楼,看到慌乱跑出来的莉莉,平静的讲:“你BOSS在上面。”

整栋大楼都瘫痪,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莉莉看他走掉,挣扎了下便去楼上,问BOSS看现在要怎么办。

走下楼的靳成锐打开耳麦,在恢复信号的无线电里呼叫韩冬他们。“这里是狼头,任务结束,准备撤离。”

“饿狼收到,正在撤离。”

听到长官的声音,韩冬一愣后立即回答,然后带着厉剑他们和杰克他们一起往下跑。

走进被太阳普照的区域,韩冬他们恍如隔世,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因为……

战斗还没结束!

看到个倒在脚边的大兵,零蛋把他扶起就用力的摇他,大声问:“嗨伙计!不是还没到七点吗?怎么这里成世界大战了?!”

那个德方大兵吐了口血,断续的吐了三字。“不……知……道!”说完便挂了。

零蛋把人丢开,拿起枪把朝他们打的武装分子击毙。

这时靳成锐出来,扫了眼外面混乱的一幕,雷厉风行的讲:“五点钟方向推进。”

“是!”

韩冬他们几个伤兵残将的唯靳成锐是从。

零蛋看看靳成锐又看看杰克。

杰克便对他们说:“保护友军。”

“是!”

五点钟是撤离的方向,在这样的混战情况下,空中救援是别想了,瞧瞧那些坠毁的直升机,和在直升机周围拉开防线的大兵们,所以靳成锐他们得自行撤离。

韩冬看到不时倒下的大兵们,大声的问靳成锐。“狼头,我们现在撤离吗?”

“明白你的任务是什么大兵。”靳成锐没有停下脚步,不时的解决几个冲上来的武装分子。

这时陈航惊讶的讲:“狼头,那个好像是红狼!”

大家都看向直升机旁边忙着救助伤员的女孩。

“狼头狼头,我们的任务不是完成了吗?!”韩冬看到改变方向的靳成锐,追在后面故意大喊。

靳成锐面无表情,严肃的扔下句:“这是新的任务。”

在靳成锐走近时,杨光正压住一个血管破掉在飙血的大兵伤口。“快点拿把钳子给我!梅,给他吊包血浆!”

“军医这里又有名伤员!”

“杨军医你快来看看,他好像不行了!”

“噢上帝,你的手掉了!”

“军医!军医……”

直升机周边,美军与各*队建立了坚固的防线,大兵们在知道这里有军医后,都把伤员往里面抬。

杨光在无数叫喊声中,大声对手底下的伤员讲:“大兵,我已经把你的血管打结了,你再坚持会儿,直升机会把你送回家的。”说完就叫人把他抬走,把下一个伤员抬上来。

这里大多都是枪伤,各种枪伤,包括重机枪,杨光能做的就是给他们止血,包扎好伤口,然后把他丢上车,回基地里再进行手术。

可即使是这样看似简单的事情,却存在许许多多的问题,一些致命问题。

杨光看到被抬来放在自己面前的伤员,握住他的手,对还坚持着没有死掉的大兵讲:“我给你再多药品都没用,你愿意把它们让给别人吗?”

腰部淌血的大兵用力点头。

他整个腹部似都被打烂,殷红的血像从破碎的泡沫中溢出来。

那个大兵紧紧握住她的手,张口喘息的用力讲:“医生,帮帮我,帮帮我!”

“我还要忙着救人,你找别人帮忙。”杨光挥手,叫来下一个。

被抬走的大兵还在茫然的叫着:帮帮我,帮帮我。

“梅,把这位伤员吊上血浆!”杨光把伤员的断手用纱布紧紧缠住,在血瞬间染红白色的布时大喊。“烈豹,药箱!快去把艾德华的药箱找出来!”

“杨!快没有血浆了!”

“去找人抽!记得标清楚血型!”

“好!”

靳成锐走进防线里,见她身边摆满了几十名伤员,而她身上早已沾满血,衣服更是像被血洗过似的,脸上和头发都是点点血迹。

正在给一个疼得嗷嗷叫的大兵打麻药的杨光,突然眼前一暗,抬头正想说同志你挡到我光时,怔怔的定住了。

看到逆着光,头发边沿染着阳光色彩的男人,杨光突然鼻子一酸,慌忙低头给伤员打针,又给他把伤口包好。

“红狼……”直升机里,宋立辉拿着一个药箱出来正想说他找到了,在看到外面的长官及韩冬他们时噤声,然后像兔子似的跑到他们身边,对韩冬他们又摸又抱。“你们终于出来了!”

“嘶,把你的手拿开。”韩冬被他拍了下胸口,脸都煞白了。

宋立辉吓了跳,立即对杨光讲:“红狼,你快来看看饿狼!”

杨光要能看不出他们身体情况,这几年的军医算是白当了。她把手上的伤员搞定,叫不远处的厉剑过来。

已经知道在她手下反抗无效的厉剑没有挣扎,走过去让她瞧。

杨光剪开他的衣服,看到从防弹衣拼间的隙缝中穿透的子弹,皱起眉来。“M08Z1狙。”

厉剑在她给自己处理伤口时讲:“是个比你大的男人。”

“看样子你已经把他解决了,不然真想看看他长什么样。”杨光绑好纱布,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可以起来了。“饿狼,该到你了。”

“我还可以,你先给其他伤员看。”

“我来这里接到的命令是援救你们。”杨光眯起眼睛森森一笑。“饿狼,你不想去医院躺一个月吧?”

厉剑和徐骅他们都做出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韩冬没办法,配合的过去,坐下的时候身体有点晃。这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杨光看了他的伤口惊出一身冷汗,她把最后一包万能血浆给他吊上,就让他们先走。

此时的装甲车到了,大兵们正在把伤员往里面抬。

韩冬看了下装甲车,没有动。“红狼,我们等你。”

杨光抽空看了他们眼,没有说什么。他们要等就等吧。

这场战役一直持续到中午一点,所有大兵及伤员、遗体才被全部运送出去。

杨光他们是最后一批撤离的,在这七个小时中她救治了两百三十四名伤员,同样也看到许多大兵离开这个世界,后据统计,在这次战争中,牺牲了一百三十名大兵,一百三十个家庭需要承受离别的痛楚。

然后这些只是这次战役中牺牲的全部数据吗?不是的,法、英、德、俄四国,同一时间除掉了本国的地狱天使根据点,死亡人数巨大,同时还有其它国家,以及以前为此牺牲的,不计其数。

战争是残酷的,杨光更想说战争是残忍的,没有谁希望发动战争,只是有些时候必须这么做。

最后一辆装甲车离开昆都市,杨光在累晕过去前看到沿途的武装分子尸体,祈求的想:不要再有战争了。

这种双方的杀戮,为之买单的总是那些原本无辜的市民。

可是这种局势她改变不了,国家也改变不了。此次战役双方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改变了什么?不过是阻止一次浩劫,摧毁了地狱天使,以为这些幸存的武装分子就会回家陪家人过日子?

别天真了,他们会被塔利班吸收,成为恐怖分子,继续各种死亡游戏!

------题外话------

第八卷完了,完了嗷,喜欢战争的妹子可以把这里当成是《全文完》,因为战斗就到这里了。

香瓜写到这里是异常激动的,同时又有些难过,尤其是当香瓜写到死亡游戏时,就想到电影里突然出现的片尾字幕,那种既满足又未知,想把导演掐死的心情你可懂?

香瓜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如此激烈的战争场面,按照原本设定,还有一卷生娃及一些小任务就没了,所以想看大片的妹子可以到此为止,反正这里也是“热血完结”!

——

PS:香瓜还是会在下一卷等着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