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九章 我爸爸是农民工

韩冬听到刘猛虎我们被包围的话,站起来看周围六个通道,他没有多想,冷静的讲出行动计划。

“全部戴上防毒面具,虎狼,准备向中间投放烟雾弹!”韩冬靠在块石壁上,拿出颗手榴弹。

现在他们的位置是一个圆,这里是最糟糕的位置,同时也是最好的位置。

被包围的韩冬他们没有采取突围,而是将敌人吸引进来,然后将他们一举消灭。

靠在墙壁上的几人凝神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均握紧了手里的枪,在韩冬高举的手用力挥下时,同时展开战斗。

烟雾弹翻滚的落到地上,白色浓密的烟雾瞬间散开,弥漫这个圆形空间的同时也快速往各个通道里蔓延。

往一个通道丢了颗手榴弹的韩冬向另一边开枪,和四位战友各守一方,将外面的敌人击毙。

武装分子被这些烟薰得根本睁不开眼睛,而进入呼吸道的更让他们痛苦不堪,所以在受到敌方的打击时只能胡乱扫射。

打了没多久,继续往这边增缓的武装分子大喊捂上鼻子嘴巴,又大吼大叫的摧他们开枪。

韩冬他们固然占了优势,可面对不断向这边涌来的敌人,他们还是显得非常被动,不一会儿厉剑和刘猛虎便负伤。

转出身对通道里黑影开枪的刘猛虎,在干掉一个人时被躲在那人身后的敌人打了枪,子弹钻进他的肩膀里。从子弹位置来看,这群“瞎”了眼的武装分子是想打他的头,可惜碰上刘猛虎这个高个子了。

中弹的刘猛虎连眉都没皱下,他抬起枪就把那人打得飞起来。

闷重的落地声,接着又是脚步声,刘猛虎只有持续不断的将浓烟中的黑影打倒,以保证他这方的安全。

厉剑是被快要挤满通道的敌人给伤着的。他的不是突击步枪,不能做到“哒哒哒……”一通扫,在还未开战时他就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他让一个武装分子走近些才将他击毙,去拿他的枪时被跑进来的四个武装分子按着打。

枪声似乎就在耳边,感觉无数凌厉的风柱向他射来,钻进地里的滚烫家伙掀起地皮和碎石飞溅。

迅速捡起敌人的枪往外滚的厉剑被一颗乱飞的子弹打中,他没有停留的猛力往外滑,翻过身在子弹追上自己的前一刻,对着他们狠狠的扣住板机,直到他们全部倒下才松手。

厉剑把人全部解决,撑着地面退回去时还捡了夹子弹。

热战持续了十多分钟,烟雾弹也散得差不多了。韩冬看还在不断跑进通道,并猛烈开枪的武装分子大声讲:“汇报情况!”

“完好!”陈航。

“完好!”徐骅。

“可以战斗!”厉剑。

“可以战斗!”刘猛虎。

韩冬也喊了句。“完好!”

听到他们报告的刘猛虎乐呵起来。“黄鼠狼,灰狼,你们两个太幸运了!上帝一定是你们的爸爸。”

“我也这么觉得,要是有手机我一定买彩票!”陈航在枪声的回荡下高声大喊:“不过上帝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是农民工!”

“先消停一下男孩们,敌人越来越多,我们得突围了。”韩冬不时往自己的这个通道开枪,对他们几个讲:“节省弹药,往我这边退。”

听到他的话,徐骅和厉剑他们四人,同时往他的方向后退。

韩冬在他们快到自己身边时,往通道里扔了颗手榴弹,就拿枪跑在前面。

他们一路前进,前面两个后面两个的边跑边打。

枪法快到在看见敌人的那刻,子弹就已向他们飞去,可无论他们多快,被七八人堵着的通道里,都是难以前行的。

韩冬他们并没有跑出多远,应该是两条通道左右,就被前方的敌人堵了。

在前后夹击的前形下,最前面的韩冬被一颗子弹打中胸口,巨大的冲力将他打翻在地。

这是把M08Z1狙,破坏力仅次于巴雷特,但它却是世界排名第一的狙击枪,世界上仅十三人能够驾驭得了它。不对,现在有十四个了,除非今天死一个。

跟在韩冬身后的厉剑在战友的掩护下,立即把他拖回来,在徐骅他们前后阵守下拉开他的衣服。

韩冬脸色不太好,不知是因为头上的原因还是胸口的原因。

要说徐骅和陈航是有上帝眷顾,那么韩冬一定是那个倒霉蛋。

M08Z1狙的子弹穿过了防弹背心,深深的钻进肉里面。厉剑不知道它钻得有多深,只能拿出止血贴堵住他血流不止的伤口,在替他包扎时紧张的问他:“队长你还好吗?”

子弹打中的是心脏位置,据厉剑目测它应该偏上了些,可血止不住,很快就把白色的止血贴染红。

厉剑身上的血,韩冬的血,还有敌人的血,他们这群人看起来真的很吓人,尤其是他们还被堵在通道中间,前面有个手持M08Z1狙的狙击手,后有一群杂碎,想不糟糕都不行。

庞霖故意给靳成锐看到的就是这幕,莉莉也是觉得战斗已经结束,才来问庞霖要怎么处置他们的。

“我没事,我很好。”韩冬抓住厉剑的衣服,眼睛死死的望着他。“去干掉那个狙击手!”

必须把他干掉,不然他们所有人都会被他干掉。

厉剑重重点头,大喊:“黄鼠狼!用力按住它!”说完拿起身边M82A狙就出去。

撤下来的陈航又拿出纱布和新的止血贴,死死的按住韩冬胸口,脸色凛然紧崩,紧闭着嘴怕一出声就暴露自己的慌乱。

他不惧牺牲,他就是怕战友在自己身边死掉。

厉剑和最前面的徐骅换了位置。

在那人的枪口对着徐骅移动时,厉剑左手架起狙对着他的方向就是一枪。

他这一枪有点泄愤和掩护徐骅的意思,所以没有打中是很正常的。

对方的狙击手看了下头顶墙壁的弹痕,想了下便往后退。

厉剑再次转出去,看到原来的位置已经没有人,就将贴墙蹲着的武装分子击毙,追了上去。

前方障碍解决,徐骅让刘猛虎背着韩冬,他和陈航各负责一头移动起来。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战斗,他们的弹药已损耗了四分之三,现在别说是上到顶部去帮助长官,他们还能撑多久都是个未知数,因此他们不得不节省弹药,和武装分子们玩起了捉迷藏。

在徐骅他们移动起来时,杰克他们在马修的带领下,上到了第三层。

他们在这里受到了伏击,脚步慢了下来。

看到不时出现的武装分子,马修在尸体旁边捡了把枪,对着天花板的花纹断裂处笑了下,便狠狠的扣下板机,直将一夹子弹打完才停下。

杰克听到身后的枪声,反头看他对天花板射击,在上面落下一些玻璃碎片时明白了过来,默认的同意他持有那把枪。

看着他笑的莉莉,在屏幕显示出一片雪花点后,对身后的人讲:“把人都派下去。”

杰克他们把冲出来的人干掉,在马修的带领下,很快上到第四层,看到倒在路上的体尸,他们越发加快了脚步。

可他们在途中看到许多血迹,在到第五层时却一星半点都没有。

杰克看楼梯讲:“他们一定还在四楼。”

零蛋和科尔文还有享利都举起了枪。“我们折回去。”

看他们准备回去,马修事不关已的讲:“我只知道正确的路,你们要乱跑我可不奉陪。”

他们再折返,等待他们不仅是复杂的迷宫,还有可能是敌人猛烈的攻击。但他们来这里,不就是营救友军的吗?

杰克决定下来,对前面的马修讲:“我们能搞定。”然后看向零蛋他们。“伙计们,我们得走回头路。”

看他们走进迷宫里面,马修切了声。连命都没了,还救什么人?

马修不懂,去危险重重的地方救战友,很有可能牺牲,但他们最多丢掉性命,而如果他们不去救,丢掉的将会更多。

徐骅他们没有和武装分子捉多久的迷藏,因为韩冬流下的血迹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既然躲不掉,那他们索性停下来。

感到队长的血流进自己衣服的刘猛虎,轻手轻脚的把韩冬放下就用力按住他伤口,浓眉紧紧聚拢,满脸掩盖不住的担忧。“队长,你可千万要撑住!很快就天亮了!”

现在是四点五十四分,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零六分,一个小时,在这里哪怕是后面的六分钟都难以坚持。

韩冬哪会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单以他们所剩不多的弹药,就无法支撑他们到天亮。但他绝对不会把这种事说出来。永远不要去想后面的事,能坚持一分钟就拼尽全力去坚守,这是他们在接受地狱周训练时,战狼最高指挥官告诉他们的。

所以他不会放弃,他这个队长也不能放弃。

韩冬用力的深呼了口气,咬字清晰的讲:“我没事,你快去帮他们!”

听到他的话,阵守前、后方的徐骅和陈航反头看了他下,打得更狠了。

被他推开的刘猛虎,执拗坐起来,大力的抓住他手按在染红许多纱布和止血贴的伤口上,便拿起自己的巴雷特走去徐骅那边。

徐骅是后面,许多武装分子寻着血迹往这边追来。

可陈航的前面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们此时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每一颗子弹都打进敌人的身体里,让敌人堆积的尸体成为他们的掩体。

子弹“嗖嗖嗖”的不断从枪口倾泄出去,金黄色的弹壳在脚边落了一地。

在枪声持续五六分钟后,徐骅放下步枪掏出手枪射击,大喊:“我快没有子弹了!”

“用我的。”韩冬把自己的枪踢给他,又把身上的最后一个弹夹扔给陈航。

徐骅抓起地上的枪,努力压制离他们又近了许多的敌人。

陈航这个时候也刚好打完所有子弹,他压下身子捡起弹夹换上,坐起来便被一颗子弹贴着头皮擦过。头顶一阵火辣辣的疼,他没有去摸,而是让敌人疼得更火辣辣。

很快,他们的子弹再次打完,只有一个人的陈航,手枪根本不能缓解他的饥渴,所以他反手拿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

这是他身上杀伤力最大的武器了,一定要发挥它强大无比的威力!

陈航拔掉安全栓,就一手握着手榴弹,一手拿着手枪打死几个跑最前面的,同时他挪动身体往尸体堆那里爬。

这时徐骅也已打完步枪里的子弹,他把这边交给刘猛虎,跑去支援陈航,见他躲进尸体堆后正打算把手榴弹扔出去的当,看到折角后倒下个武装分子立即大喊:“黄鼠狼……!”

徐骅刚喊出陈航的名字,陈航手里的手榴弹便已经脱手,不过他在要丢时也看到前边发生的异况,所以使出的劲在半道收了许多,原本应该以一道漂亮弧线飞向远处的墙壁再落进折角的手榴弹,顿时像泄气的气球落在他与武装分子的中间。

手榴弹一脱手的陈航唰的往回滚,然后抱住头。

“碰”的一声,爆炸声在四面是墙壁的空间里,显得非常巨大。

抱住头的陈航没被弹壳伤到,倒是快被炸飞的碎肉埋了。

徐骅和他没多远,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把身上恶心的东西弄掉走到陈航身边时,把一个跑出来的武装分子击毙,便看到杰克他们从折角处走出来。

杰克举着枪,对惊喜的徐骅他们讲:“嗨姑娘们,英雄来了。”

徐骅刚想说话,就听到刘猛虎大喊没子弹了,立即吼回去。“再坚持三秒!”然后看杰克他们,示意他们这些英雄只有三秒的时间。

零蛋和科尔文他们不用杰克下令,早跑去刘猛虎的位置代替他,将他换下来。

刘猛虎退到后面,发现韩冬的体温在降低,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着急的讲:“我们得快点把队长送出去!”

“杰克,你们可以叫架直升机吗?”徐骅问杰克。

这个时候零蛋和科尔文把敌人解决掉,扛着枪走来。

零蛋噗笑。“你以为这是叫出租车啊,外面到处都是炮弹手,没有直升机群掩护很难靠近这里。”

他这说的是实话,可刘猛虎他们听了不怎么高兴。他只是在说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请求,如果不快点把队长送出去,他会随时死在这里。

零蛋就是嘴欠,不然他也不会到现在还只是个大头兵,每次别人想升他都要再三考虑,一考虑就没了下文。

杰克忙讲:“空中救援暂时没那么快到,不过我们可以救韩。”他说完把享利叫过来,从他的包里哪出500CC的血浆。“万能血,先给你们队长挂上,然后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

血浆只能为韩冬拖延一点时间,但总比没有要好。

徐骅立即给韩冬挂上,就把血浆袋给刘猛虎,自己背着韩冬。

杰克让他们走中间,他和自己的战友负责前后安全。

在离开那个地方没多久,徐骅停了下来。“青狼,青狼去追那个狙击手了!”

“我们一边走一边找。”杰克让他继续走。

他们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出去,更不知道从何处找起。

徐骅点头同意,在前进的时候仔细听周边的声音,企图找到厉剑。

可他们很快就发现一个问题,他们转不出去了。

“杰克,你们刚才是跟着我们的记号进来的吗?”陈航看到墙壁上的记号问他们。

“我们有人带路。”

“他知道怎么走迷宫?那他现在人呢?”

杰克点头。“他胆小,留在楼梯那里等我们。”

“没想到你们这些臭大兵也喜欢背地里说人坏话。”从他们隔壁的隔壁传来的声音。

马修走进他们的通道,挑了挑下巴嫌弃的讲:“走吧,你们想在这里看着他死掉吗?”

徐骅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刘猛虎手里的血浆,发现它快要吊完了。

杰克也看了下,立即带着他们过去。

马修为什么会进来,纯粹是觉得他们这么笨肯定会出不来,就好心进来找他们罢了。

要找他们很容易,跟着尸体和血迹走,刚才杰克他们也是这么干的。

有了马修的带路,他们大约又转了三分钟,终于看到了楼梯,和躺在楼梯上的尸体。

徐骅问杰克。“你干的?”

杰克摇头,看马修。

马修也摇头。“我进来的时候他们还在楼上。”

那就只能是厉剑干的。

徐骅和杰克他们都想到这点,立即往楼上跑。

他们进入第五层,在里面到处找,大声叫,都没有看到或发现什么。

这里的通道很干净,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所以找起来有点麻烦。

他们在五楼转了将近三十分钟都没找到后,不得不停下来重新想一想,看有什么新的思路或方法。

在这期间唯一值得高兴的是,韩冬的血止住了,渐渐恢复体力的他让徐骅放他下来。

“队长,你可以吗?”徐骅还扶着他的手,怕他站不住。

韩冬脸色很苍白,不过他觉得自己能战斗了。“有没有可能,他追着那个人去上面的楼层了?”

这不是不可能。

这么久没找到人的杰克决定继续上去。

马修叫住他们。“不会在六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