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八章 强强对决

对韩冬他们来讲,第四层离他们的目标还很远,可对从未有人闯上第四层的地狱天使来讲,他们是个很大的威胁,必须得清理掉。

子弹打在坚固无比的墙壁上,溅出漂亮的火花。

韩冬反应迅速的将武装分子击毙,在枪声四起时大喊:“不要走散了!”

这是在别人的地盘,如果他们散开,就像小日本进了八路军的地道,所以他们必须在一起。

来的这些武装分子从不同的通道围来,韩冬他们在复杂的迷宫里移动,遇到的敌人都不是很多,这对熟悉迷宫内作战的他们来说,还不是挨打的份,可也不轻松。

在他们忙着解决突然窜出的武装分子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出现了。

由于韩冬他们需要躲避敌人的子弹,因此根本不记得什么规律,完全在迷宫里迷失了方向。

刘猛虎一枪把折角处的敌人击毙,巨大的枪声在层层屏障的阻隔下,恐怕稍远一些的人都听不到。他把人干掉,扯着嗓子问身后的韩冬。“队长,接下来怎么走!”

现是刘猛虎打头阵,最后一个是厉剑。让刘猛虎杀人可以,可让他在这乱七八糟的迷宫里带路,他可胜任不了。

抢先一步把跑出来的武装分子干掉,韩冬抽空大吼:“他妈的随便挑条没人的走!”

“是!”刘猛虎收到命令,把枪口调个方向就往前走,高度集中精力的望着前方,一看到人就毫不犹豫的将其击毙。现在是拼谁手速快的时候了。

负责左边的徐骅想,还好刘猛虎不是晨曦,不然非得纠结死不可。

韩冬他们保持阵队,和武装分子打了一阵游击战,终于暂时的得到片刻休息。

在战队的轮流警戒下,他们喝了点水,补充流失掉的水分。

看了下时间的韩冬把水壶收起来,喘息的讲:“我们得继续走,在这里他们比我们更熟悉。”

刘猛虎点头,转出墙壁看到鬼鬼祟祟一闪而过躲进折角处的敌人,拿枪等待的瞄准那个地方,在他探出身时一枪打中他的头。

那人死得惨不忍睹,他正要迈步往外走时,余光看到一个黑影窜过去。刘猛虎立即紧追上去,把他击毙的同时感觉手臂一痛。

刚才这是颗回弹,从墙壁再反射进他手臂里的。刘猛虎觉得不对劲,他靠着墙壁缓缓往外探头,看到另条通道里不断有武装分子朝他们这边跑来。

刘猛虎大惊,三步并做两步跑回去,压着声急切讲:“我们被包围了!”

**

杨光最终没有跟马修去,她最后还是决定留在基地里。

“你想去吗?”劳伦斯站在她身边,看着下面集合的大兵问。

这次和马修一起去的是海豹六队,由杰克带队,还有刚到达这里不久的享利也在其中。

杨光看着杰克他们反问。“你会让我去吗?”

“不会,我答应过靳要看住你直到天亮。”

“杨光,天亮后我和你一起去。”宋立辉靠单脚支撑身体,和她一样趴在阳台上。

杨光点头,在马修下去与杰克汇合时,突然拔腿往下跑。

劳伦斯和宋立辉两人吓了跳,以为她改变主意要去了。

劳伦斯紧追上去,而宋立辉也跟在后面。

杨光迅速下楼,跑上操场看到杰克正带着人往机场方向走,柳足力气大声的叫他。“杰克!杰克!”

杰克和零蛋等人听到声音停下来,转身看她。

跑到他们面前的杨光,停了大约五秒后向他们伸出手。

她手里的兰博刀身在月光下泛着白光,像有生命一样。“这是我十八岁长官送我的刀,它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零蛋看到刀身上的划痕异常惊讶。“这是靳的刀,没想到他还留着。”

“杰克,带着它,替我保护我的战友好吗?”杨光直定的注视杰克,用力握住刀的手伸得笔直。

杰克接过了刀,对隐含期望与希冀的女孩点对。“我会的。”

劳伦斯跑到杨光身边,看到他们六人已经走向飞机场,便粗喘着气讲:“嗨杨,即使你不去,也不能这样跑!”

飞行员在杰克一踏上直升机时便起飞。

走进里面去的杰克把刀插进大腿的刀鞘里,开始任务部署。

而与此同时候,其它八国派出军队,其中法方只负责空中阵队,其它国家有的派出步兵及装甲车。步兵是一个营的人数,车队是一支,空中阵队也是一样,所以尽管看起来浩浩荡荡,人数却是比这里的武装分子及恐怖分子要少的多,当然,毕竟现在不是以前拼人数的时候了,有着高科技的各*队,对此一役非常有信心、有把握。

当黑鹰直升机到达昆都士上空,杰克他们坐的就不平稳了。

在一阵过山车后,飞行员提醒他们。“杰克,你们得在这里下去。”

看到机门外拖着白烟的火箭弹,杰克让零蛋他们做好准备,然后看向享利。“伙计,你的腿还可以跳伞吗?”

被直指痛处的享利并不生气,他拍拍自己的智能仿生腿轻松的讲:“杰克你放心吧,它现在就是电影版的铁甲威龙。”

“OK,三十秒准备,GOGOGO!”

在一架直升机的掩护下,零蛋和科尔文率先跳下飞机,接着是享利。

杰克在他们都跳下去后,自己跟着跳下,在离地面最近的安全距离将降落伞打开。

月光明亮的天空下飘起白色的蘑菇,在他们离地面近一些的时候用肉眼都能看见。说实话这样的天气不适合飞行及跳伞,可不是所有的不适合就不会有人去做。

零蛋和科尓文拉着伞绳,双腿一碰到地面就解开活动扣,把降落伞脱离出去。他们跑出几步已免被它缠住,便寻找掩体掩护后面的战友。

蹲地向上瞄准的零蛋,看到像烟花发射空中的火箭弹,诅咒一声和科尔文一起跑上楼顶,在上面看到其它屋顶上的许多黑影,他们手里都扛着一个东西。

这些武器都是庞霖提供的,是要他们负责空中安全,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弹药的问题。

零蛋和科尔文背靠背射击,装有消音器的他们在打死好几个武装分子才被发现。

零蛋反手拍了拍科尔文的肩膀,和他分头行动,躲过武装分子打来的子弹。

在他们的搅乱下,马修和享利也快到达地面,不过在离地面大约五十米时亨利的降落伞被打中了,在夜空中燃烧起火焰。

降落伞破坏,享利下降的速度就越来越快,幸好的是他离地面并不是很高。

在越来越快的急速降落下,亨利还未等踩到地面就解掉降落伞飞跑出去。

看他有惊无险,海豹六队的人都笑了。

零蛋调侃的讲:“享利,连老天都给你加油添火了,今晚势必变成第二个兰博啊!”

兰博是电影的勇猛战士,是军中神话。

亨利拍了拍屁股,一点不谦虚的同意。“那当然的,你们给我瞧好了!”说完就将跑下来的武装分子击毙。

这个时候杰克和其他队员都到达地面,空中掩护确认他们安全后开始向外撤离。

街道上的杰克叫人看着马修,便在无线电里讲:“小朋友们,我们得去干大事了,目标市中心大楼,出发!”

听到队开的命令,零蛋他们不念战,一边打一边退,很快将他们甩在身后。

杰克他们没有完全甩掉,因为这里到处都住着武装分子,他们听到枪声就拿起武器冲出来。不过杰克他们最后冲进了大楼,外面那些人没敢追罢了。

看到大楼里的情况,注意后面武装分子的零蛋一转头,直摸脑袋。“队长,这是来到复活节岛了?”

伤口被处理过的马修头上打着一个白色补丁,他望着巨壁陈述的讲:“这是来到了地狱。”

**

庞霖走出房间的时候,刚才那个带靳成锐来的女人,给了他一个薄如指甲比手掌稍大点的玻璃片。

“BOSS,几只小老鼠上来五层了,活捉还是清理?”

“莉莉,这点事情还要来问我吗?”

莉莉看了眼旁边的靳成锐,意有所指的讲:“我以为他们会特殊些。”

“清理掉。”庞霖看了眼显示出的画面,把电脑给她便进了专属电梯。

刚才电脑上的面画是韩冬他们,看情形多数负伤,场面非常血腥。

靳成锐脸色未变,走进四面都是镜子的电梯,黑沉的眼睛平静无澜,像神秘的大海,又似深渊。

他变得比以前更懂得如何隐藏自己,就如同以前那个有着优异成绩及家庭的小男孩,可以那么自然的低下他骄傲的脑袋。庞霖看着镜子里挺拔与自己不相上下的男人,有些烦恼的讲:“最近越来越多的老鼠跑进来,清理部门都已经向我提出增人申请了。”

“确实得多增加些。”靳成锐说得淡然又自信。“还有档案部门,最好能找到他们的家人,已免尸体无人认领。”

“十比一如何?”

“他们无坚不摧。”

“你还是这么自信。”电梯门打开,庞霖走了出去。“不过很多时候光靠自信是不够的。”

这里是大楼的天台,上面有个钢化玻璃搭建的棚子,里面种了许多绿色植物,漂亮得像私人别墅。要知道在这气候天然高的地区,绿色已是一种奢侈的东西。

走进天台的靳成锐,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璀璨的星空和风景宜人的绿色植物,而是那枚银色的巨型导弹。

在这生机盎然的天台上,它就像个道具,一个艺术家把它置身在天地间又溶合得无比自然的震憾之作,若是这里来一个孩子,一定会爬到上面去玩耍,游客来了会兴奋的跟它合照。

庞霖似乎对它也很满意,自豪的讲:“左轮式手枪、沙漠飞鹰、5。mm毫米突击步枪,排行第一的狙击枪以及铁血将军巴雷特,我用过的武器可以堆满一个房间,十年前我从没想过我会拥有一件这么大的武器,还是我亲手一点点把它做成的。你想过这么一天吗?可以用它拥有一个国家,可以用它威胁任何一个国家。”

“我想过。”靳成锐走近导弹,抚摸它光滑冰冷的尾翼,然后看向庞霖。“无论是中方的空中投放还是美方的远程导弹,只要我决定摧毁这里,你和你这栋大楼都会消失。”

“你不会这么做的,这里是阿富汗最繁华的一个城市,你想要上千万市民同我陪葬吗?”

“如果你所制造的破坏率重过这城市,我为何不能这么做?”靳成锐绕着导弹走,和他一人站一边。

发现他在四处看的庞霖笑起来,像是想到了件有趣的事。“成锐,你想在这里找到什么?噢,我想起来了,几年前你在这里把一伙人的导弹给拆了,还定位他们的位置让美军的歼灭机把他们炸上天,因此获得了美方总统亲自颁发的荣誉勋章?”

“不得不说,你那次干的实在是太漂亮了,可惜我比他们有钱也比他们聪明。告诉你也没关系,楼下任何一台电脑都连接了发射系统,意思就是只要我想,它随时随刻会飞向空中,方圆千里都可以是它的目标。”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在我眼里你和他们一样蠢!”话未落音,靳成锐便撑着尾翼迅猛踢去。

庞霖后退躲过他的攻击,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笑。“要打架是吗?这个我可很久没玩过了,避免让你失望,你先跟他们玩玩如何?”

六个肌肉结实皮肤黝黑,起码有两百斤重的壮汉不知何时出现天台,呈半圆围向靳成锐。

靳成锐虽然高大,可他毕竟不是外国人,肌肉恰当好处的多,倒三角身材不多不少黄金比例。就单力量方面来预算,对方的人数重量压都能将他压死。

对于这点靳成锐不可能不知道,不过他脸上还是一惯的冷,面无表情,沉着的神情让人以为在这场打斗中他必胜无疑。

凝神看着将自己包围的敌人,靳成锐谨慎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缓慢移动脚拉满弓,摆出防御与进攻的姿势。

“喝啊!”凝视许久,第一个壮汉率先发动攻击,窜起身一个猛虎下山朝他扑去。

靳成锐连连后退几步,在别人以为他要跌倒时,突然向后弯腰,扣住壮汉的手臂借力将他重重掀翻地上。

庞霖听到“碰!”一声闷重的碰撞声,在花盘花栽的泥土叶片四处飞溅时站到边上,抱手臂看戏般的看他搏斗。

一人动,全体动。剩下的五个壮汉没有丝毫惧意的扑上去,扬起碗大的拳头朝他砸去。

凶狠的拳头在空中带着虎虎风声,可想而知要是被它揍一拳不死也半残。

被五人同时袭击的靳成锐连站定的机会都没有,在迎面飞来一个拳头时,长腿就势扫向他下盘。

这些人也不是只管攻击的莽夫,现一见他动作便知他想干什么的壮汉连忙扎稳马步,但哪想靳成锐两手制住他拳头,与之前一般柔中带钢的将他“嗖”的狠狠甩地上。

撂倒这人时,靳成锐感到背后扫来的劲风,迅速低头躲过壮汉的攻击就一腿将他踢到树架上。

他干脆利落的几招,将六人快、准、狠的放倒。

而六个壮汉一想自己连他的皮都没蹭到,顿时老羞成怒,一个个配合默契的一齐进攻,招招狠辣不留余地。

庞霖以前是做这行的,用的人当然不像那些财大气粗的门外汉,他挑选的人不仅人高马大,身手也是经过专门训练的。换而言之,他带在身边的人都是拿得出手的。

不过……靳成锐也比以前进步了许多。庞霖在一边看着激烈的打斗场面,一边寻找他的破绽。

靳成锐在六人的围攻下鲜少被攻击到,就在他更狠更致命的将一个打中自已的壮汉的头狠撞地上时,看到旁边的庞霖,意识到他不能再浪费体力,就越发狠了起来,招招直击人体各个要害部位,几乎一拳就将人打晕再也站不起来。

当他把所有人都摆平,锋利的视线扫向自己时,庞霖解开了西装外套上的扣子,把衣服脱下来。“成锐,你的格斗技术是队里最好的一个,现在的你似乎比之前更要出色。”是已经到了可怕的地步。这六个人都是他精心挑选的手下,说实话他也没有百分之百赢他的把握,但比比又如何?胜利始终都是他的。

庞霖从来都是个喜欢背后操控的人,很少亲自上战,不过能走到今天这步的怎会没两下子?靳成锐握了握拳,没有任何轻敌。

当庞霖身形一晃向他跑来时,靳成锐侧身闪过他的拳头。

庞霖身手很快,可能是他习惯掌控全局的原因,他总是以一种势在必行的姿态攻击。

靳成锐不断后退,当他把一个大花缸踢破时出拳击中他腹部。

庞霖闷哼了声,在他想将自己摔地时用力撞向他,鼓起青筋的拳头咂向他太阳穴。

带着风声的拳头直压头部,喘息混浊的靳成锐曲腿撞击他脊背同时侧头,躲过他的致命一击。

“碰”的一声,咂进混泥土的拳头发出巨响,地面出现像蜘蛛网一样的裂痕。

庞霖一击失败,正当他要再次攻击时却已失了机会。

顷刻翻身调转位置的靳成锐,曲起手肘以雷霆之势猛击他后背。

清脆的骨头迸裂声让庞霖低吼出来,他仅缓了下便又立即还击,忍着背部剧痛迎接靳成锐似铁拳铁腿一般的狠厉攻击。

庞霖虽然受了伤,可他动作一点不慢,力道也未减弱。

两人一时之间难分胜负,反而将天台上的花花草草弄死大片。

最后靳成锐一个高跳高踢攻向庞霖时,被他抓住飞踢过去的腿,和他一同摔到葡萄架子上面。

刚开始靳成锐和那六个壮汉打,算是一出华丽优雅的表演,后面与庞霖打时算是精彩纷呈,现在嘛……

现在就像两头疯牛,唯一目标就是弄死对方,不管是用掐还是用砖头咂。

靳成锐死死掐住他脖子,在他快要挣脱出来时一头狠狠磕下去。

两个人都撞得头破血流。

紧紧抓住他手臂想要将他手掰开的庞霖,被他撞得差点窒息过去,等缓过来他看额上淌着血的靳成锐,最后一搏的松开只手用尽全力的挥出去。

靳成锐被迎面来的拳头打个正着,痛得他反射性松开手往后退。

从他手下解脱出来的庞霖大口呼吸,深深的喘了几下才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对流鼻血的靳成锐轻嘲的讲:“你这么拼命又有什么用?依旧改变不了结局。”他往后退,拿出了手机。

“忘记告诉你,我的手机和我的电脑是同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