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七章 有病得治

“那是因为我情商比你高。”虽然一碰到长官就什么都不管用。“劳伦斯,我知道你在英国随心所欲惯了,一个吻也可以很容易要到,但别忘记了我可不是法国人,刚才你应该谢谢我没有给你一巴掌,而是给你分析。”

“如果不搞明白我会一直想着这事。”他就像有强迫症,恨不得把他碰到的所有结都解开。“杨,趁着靳不在我一定要证实下。”

看凑近的劳伦斯,杨光刚要一脚把他踹飞,就见他被人拽开了。

宋立辉黑着脸凶神恶煞的讲:“劳伦斯,趁着长官不在我要好好教训你!”说完就一拳打他脸上。

杨光在他还要打时拦住他。“辉辉,你怎么来了?”

“担心你呗。”宋立辉扔开劳伦斯,捂着屁股一瘸一拐走到椅前,嘶哈嘶哈的抽气坐下来。

劳伦斯被打一拳很生气,可他又不好拿一个伤员怎么样,只得不爽的窝角落里。

杨光安置好宋立辉,就去看劳伦斯。

劳伦斯脖子一仰,扭头不给她看。

“劳伦斯你别蹬鼻子上脸,单刚才你那行为,足够被我们战狼所有战友一人一拳。”宋立辉看他不配合,对他放狠话。“要是长官在,一定会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杨光让宋立辉别说了,蹲劳伦斯面前软言细语的讲:“劳伦斯,很多事就是这样,你追求到结果反而失去一开始的美好,如同学校里的初恋,在老师与环境的影响下,你会觉得那些青涩的感情其实才是最纯粹的。”

杨光觉得现在的劳伦斯就是个对感情迷茫的大男孩,她这个“过来”人有必要好好开导开导他。

“我初中时看上一个女同学。”劳伦斯平声静气的讲。

“嗯,后来呢?”

“一个星期后我们上床了。”

杨光:……

宋立辉:……

想了想的杨光,拍他肩膀郑重的讲:“劳伦斯,你还是把精力都放在案件上吧!”

“他们行动了!”劳伦斯突然起身,望着黑暗中起飞的直升机

杨光疑惑这个时候起飞的人是去探路,还是去支援长官。

“大步队要出发了。”宋立辉也站了起来,看到跑出宿舍的大兵,和一排排装甲车。

“现在是凌晨两点,无阻碍去到昆都士,是凌晨的五点。”劳伦斯看了下时间,分析的讲:“两个小时是预留时间,也以防行动提前。”

这个时候伊历塞克出来,看着下面的士兵讲:“不会提前,没有等到其它八*队,我们不会提前一秒。”

“伊历塞克将军,要是其中一国半途退出,你要怎么办?他们是为了你们才去拖延时间的!”杨光激动的话有些失方寸。

不过伊历塞克没有在意,她没有冲过来抓着他的衣服撒泼已经是好事了。“如果发生这样的事,特战队会去接应靳准将,你放心,我们不会丢下任何一名士兵和友军。”

但她的这种假设是不成立的,在战场上失信,以后他国需要帮助时,没有谁会伸出援手。

“报告将军!”这时一名士兵喘气如雷的跑上来,大声的讲:“本部来了一架直升机,上面有个自称是马修的人要见您。”

马修?伊历塞克想到前不久威尔的电话,立马跟着他去。

杨光和劳伦斯还有宋立辉也跟上。

机场里两个大兵已经把人押了过来,大兵向伊历塞克敬礼,把人带到旁边零件室的房间里。

马修头上的伤被简单的处理了下,一看就是应付性的,但这种伤对他来说不会造成什么影响,顶多就是有只眼睛睁不太开。

伊历塞克背着手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最后他停下来看头发上还粘着血块的马修讲:“听说你有话想要跟我说?”

“对。”马修抬头,用半合的眼睛看他们几个人,嘲讽的讲:“伊历塞克将军,怎么你这里什么杂碎都有。”

杨光是个女的,宋立辉还捂着屁股,劳伦斯是个“斯文”的法国人,他这个生来与死亡同行的人,根本没把他们瞧见眼里。

杨光也不气,有些粗暴的住他头发,用手扒他受伤的眼帘。“我们这些杂碎能救你的命,小子,别太狂了。”

扒开的眼睛很疼,但他终于能正常的看人了。马修嚣张的笑,一点不客气的讲:“不用你救,我也一样能活。”他说完看向旁边的伊历塞克。“我们来做笔交易怎么样?”

“我不喜欢跟别人做交易,尤其是和敌人。”伊历塞克直接拒绝。

“所以你就不顾那些士兵的性命?”

他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

伊历塞克沉着脸半响,挑了挑下巴。“你说说看。”

“地狱天使大楼的秘密。”

“那个根本不存在。”伊历塞克听说过,但他并不相信。

“信不信随你,反正我可以等,等到你的人有去无回时,你自然就会相信。”马修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

伊历塞克还在犹疑,杨光蹙眉。“那栋大楼有什么秘密?”

“那里是座迷宫,所有进去的人没有人带路,都会被困死里面。听说过地狱天使不远的尸体处理厂吗?那里百分之二十的尸体都是从大楼里清扫出来的。”马修不介意再告诉他们一些。“塔利班从位居第一的组织被迫和地狱天使齐名,你们觉得塔利班会甘心?可是不甘心他们又能怎么样?他们连第三层的大楼都上不去,连BOSS放的屁都闻不到,除了窝囊的憋着还能做什么?”

迷宫?吃人的大楼!杨光猛然想起前世听说过的谣言。那个时候以为是前辈吓唬他们的,没想到真有这样一栋楼。

杨光看向伊历塞克,迟疑的讲:“伊历塞克将军,我觉得他说的可能是真的。”这件事她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再者她相信没用,这里有筹码和马修做交易的只有伊历塞克将军。

听到她的话,伊历塞克看了看马修,又看杨光,深思熟虑的点头。“你的条件是什么?”

“自由和一张绿卡。”

啥?弄了这么久,他想要的就是移民美国?

杨光和劳伦斯还有宋立辉的下巴都掉地上。

伊历塞克抱着手臂想了许久,提了一点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但前面十年你会被特工看着,如果你表现的好可以适当的减少年数,在此期间你不得无辜失踪,除非你意外死亡。”

“没问题。”马修答应的爽快,似乎只要让他入驻美国,其它什么事都不重要。

杨光急切的问:“你现在可以说了吧?关于那栋大楼的事。”

“那栋大楼共计二十一层,只有十层以上才有人,十层以下只有定期清理”垃圾“的清洁人员。”马修站起来,把铐在一起的双手伸出,在伊历塞克示意开锁后接着讲:“那个迷宫十分复杂,我无法手绘下来,必须得亲自去。”

亲自去……

杨光纠结起来。她能不能跟马修一起去?

**

玻璃墙后面是皎洁的月亮,无数星星点缀着它和夜空,坐在离玻璃墙五米左右的男人穿着考研的西装,里面穿着浅蓝条纹的衬衫,头发稍显凌乱,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儿奢华却又带点与世不恭的态度。

房间有很大,六百坪的空间,摆设洁简,让人觉得这个孤独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会不会很无聊?

不,他才不会无聊,庞霖是个永远都不会无聊的人,他习惯坐在高处操控别人的生死,这是他一直以来都嗜爱的事情。

对比无法让人忽视的庞霖,靳成锐要显得内敛沉稳些,冷峻的脸似刀锋般,有种不怒自威的慑人气势。

作战军靴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踢踏清脆的声响,如行走在华丽的琴键上,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是首死亡进行曲。

看到他,庞霖示意桌前的椅子。

靳成锐拉开椅子如王者般坐定,锐利的眼睛直面看着嘴边擒着抹笑的庞霖,冰冷而又和平的讲:“我从没想过,我们还会再见面。”

“我也一样。”庞霖起身给他倒了杯茶,纯熟的动作和随性的理所当然,有点像服务员,又像是多年的老友。他把茶杯放到他面前,声音不住上扬。“是不是很意外?”

“是有一点。”靳成锐拿起杯子喝了口,想到什么的轻笑了声。“我意外你会疯狂到这个地步。”

“你可以把它当成是人格扭曲。”

“我可以给你介绍最好的医生。”

庞霖没有生气,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敲着桌面看他,眼里充满算计和审视。“我当初说过,人生不过是场游戏,有些人成为别人的棋子,而有些人却能把别人变成棋子。成锐,你是哪一种?”

“我哪种都不是。”靳成锐十指交叉,以一种油盐不进的姿态对峙着他。现在的庞霖和以前已经大不一样,即使一样他也劝说不了,他就是一个疯狂到极致的人,没有谁可以阻挡他,劝说他结束这些事是根本不可能的。

“你不愿意承认,我就来替你回答好了。成锐,你不过是被国家操控的棋子罢了,它以一种命令式的口吻叫你去冒险,以一种不容抗拒的态度看着你的人一个个倒下,却不会给他们该有的荣誉和身份,它就是这么无情无义,而你却还在为它服务,进来这栋大楼来和我谈判。”

“不管它如何对我们,它如何不堪,它始终是我的祖国,如同打骂你的父母,教育孩子飞翔的雄鹰。”靳成锐平静的讲:“还有我不是来找你谈判的,你没有想要的,我没有能给的。庞霖,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病到什么程度。”

庞霖一顿后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容并不让人讨厌。

“靳成锐,你还是这么直接,让我怀疑以前那个人是不是你,那个说着一个又一个谎言,无尽痛苦呻吟的大男孩,你该不会觉得穿上这套装军,就可以掩盖你肮脏不堪的过去了吧?”

靳成锐面色沉静的看着他,薄唇紧抿。

庞霖似乎以此为乐,以一种高姿态批评他的过去。“那个时候的你就像只掉进泥水里的小鸟,在那里扑通扑通的挣扎求生,你觉得这是祖国对你的磨练,实际不过是他们恰好需要你这样的人为它所用而已。”

“那么你现在呢。”

“什么?”

“你现在又能好到哪里去。庞霖,你是所有人里最优秀的,但你处处锋芒毕露,就如同现在,召惹这么多敌人对你并没有好处。”靳成锐没有被他激怒,从容淡然的应对。“你已经控制了大半个阿富汗,甚至所有国家都有你的势力,为什么还要走这么一步?”

“因为我想知道,我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庞霖扬起唇角,意气风发的讲:“这就是为什么我和你们一样身份,却能低看着你们在泥里挣扎,而我却可以拥有权力及地位。”

“别忘记最后是谁把你救出来的。”

“那又如何?难道你要抛弃你的战友吗?”庞霖理所当然的说完,站起了身。“叙旧就到此为止吧成锐,我想你一定非常想知道那颗导弹在哪里,我现在可以带你去参观。”

**

窝在黑暗里的陈航仰头看星空,问旁边的韩冬。“队长,你说要是杨光知道了,她会不会炸起来?”

“我觉得不会。”徐骅接道。“这是美军基地,她炸不起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说真的。”陈航是真的挺担心杨光的。以她脾气,要把基地炸了也不是不可能。

刘猛虎疑惑的讲:“辉辉不来还可以理解,为什么长官连阳光也不带?”

“长官自有长官的安排,你们少胡乱猜。准备一下,五分钟后行动。”韩冬打断他们的话,看着那栋大楼讲:“这次我们没有资料,不知道这栋大楼结构,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敌人,大家都把皮崩紧了,一切按计划行事。”

“是!”

此时是凌晨一点,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大楼周围几个站岗的武装分子在走动。

厉剑和徐骅架枪,把那几个人放倒掩护韩冬、刘猛虎及陈航进入大楼后,也紧跟了上去。

从马路上穿过,进入到大门的徐骅跨过倒在门口的尸体,在看到里面的布置时皱眉。“队长,还按计划行事吗?”

韩冬仰头看这些巨石屏障,决定讲:“一起行动,注意别走散了。”

一看到这里的布局,韩冬便知道这是个迷宫。他们的室内训练室里也有个迷宫,但很显然这两个不在同一级别,不过庆幸的是他们在迷宫里战斗过,这让他们有了一定的经验。

韩冬带头走在前面,从一个通道到多个通道,最后路越来越多,而挡在他们面前的则是从地下竖到楼顶的巨大混泥土墙壁,他们无法从上面去窥视整个迷宫,只有从纵横交错的通道里找到正确的路。

可这栋大楼全层有一千五百平,想要在如此大的空间里找到正确的路,谈何容易?

韩冬在出现的路越来越多时,心里就已经没了底,他清楚白明自己遇到了怎样的难题,但他脸色镇定,目光坚定,没有露出一丝怯意的往前走,终于在三十分钟后他们看到一个通向二楼的阶梯。

握紧枪走到二楼门边,韩冬向对面的徐骅打手势,在三、二、一后,陈航和厉剑率先进入二楼,他和徐骅紧随其后,刘猛虎负责后方,见他们都安全进入,便倒退着进去。

打量和下面差不多的布局,韩冬握拳让他们聚拢,看着厚厚的墙壁讲:“看样子这里没有人守卫,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但我们得想个办法穿越这个迷宫。”

“这里的墙壁都十分坚固,破坏它们肯定行不通,也不可能有示意图,即使有示意图我们一时半会也破解不了。”陈航思索的讲:“我们沿途做标记?”

这是个最原始的方法,确也是最好的办法,至少目前为止没有什么方法比它更出色了。

小队人员一致同意,陈航便拿了军刀,每走一个路口就在上面做了个简单的标记。

有这种标记就轻松了些,在上去第三层时他们发现,这个楼梯不仅是正反,有时会在左右,所以他们不能靠感觉往某个方向走,这可让他们浪费了不少时间。

眼看就快要到三点钟了,他们还只上到第四层。

这四层用了他们两个小时,消耗的体力如经历过一场大型战役。

韩冬看气喘吁吁的大家,没有停下来休息,因为他们原本计划在两点时上到楼顶,配合长官将导弹装置破坏,现在他们已经晚了一个小时,可却还只在四层,所以他们没有时间休息,必须尽快赶去接应长官。

但在他们以为找到这个迷宫的规律时,他们又遇到了一件让他们寒毛竖立的事。

“队长,队长!”陈航跑到这里又跑到那边,再三检查几条路口的石壁,都在上面看到自己留下的标记后惊慌的叫韩冬。“队长,不是这些石块会移动,就是我们迷路了!”

而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