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六章 情商比你高

杨光转头看床上被自己弄到一半的宋立辉,梗着脖子点头。“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去完成我该做的。”

她鲜少认错,这次破天荒的被他唬住,当然这当中的责任居多。

让自己保持冷静,给宋立辉快速利落换完药后,杨光问劳伦斯。“劳伦斯,你有看到我长官吗?”

劳伦斯靠在门边,抱手臂看她,身材高挑的他穿着薄大衣,在这种大家都恨不得光膀子的气温下,他的穿着真的很变态,可又不见他出汗,真是变态到令人发指。

“没有。”他有点冷淡,像是在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说话。

杨光皱眉。“那你知道他可能会在哪里吗?”

“知道。”劳伦斯还是没有表情,像第一次见面怀疑他们是凶手一样,一字一句都透着疏离,让人难以亲近。

这样的劳伦斯不仅杨光陌生,就连宋立辉都坐了起来。“劳伦斯,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

劳伦斯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尤其是在看到杨光眼里急切的不安时,他困扰的讲:“确实碰到了个事,很棘手。”

“或许你可以说出来听听,我们一起解决。”劳伦斯跟着他们这么久,他们早把他当朋友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杨光一直沉默,她直定定的看着劳伦斯,似要从他身上看出朵花来。

劳伦斯咳嗽了声,想靳成锐那家伙真会给他找事干。

两个小时前,靳成锐来找他,说要他帮个忙:

“靳,有什么事你就说,只要是我能帮到你的。”劳伦斯非常感谢他愿望相信自己,让自己参与进如此另人振奋的事件当中,虽然这有可能会让自己付出性命,但是他一点都不担心,因此他是真的愿意帮助他。

“帮我看着杨光。”

“什么?”

“庞霖一得到所有的部件,就会用最快的速度组装好,不能保证他会等到明天才采取行动。”靳成锐没有隐瞒。“我得去拖住他。”

“听起来你似乎很了解他?”劳伦斯犀利的问:“伊历塞克将军要你说的事,就是这件事吧?”

靳成锐没避讳。“我确实认识庞霖。劳伦斯,无论如何不准她离开基地,至少在下一个天亮前,别让她离开。”

他说完就走,劳伦斯对他背影担忧的讲:“靳,这会很危险,你我都知道庞霖不是个友好的家伙,他知道你的身份,可不会请你喝茶。”

“他会请我喝茶,在这里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他。”

回忆到此,劳伦斯看着对面的女孩心里没底。他很少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才会采取现在这种冷漠的方式,好迎接她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杨,我知道靳在哪里,他在做什么,同样我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对她忐忑不安,劳伦斯没有表现出多为难,甚至他条理清晰,经过慎重的考虑和分析后,他决定把事情告诉她。“靳和韩他们去找庞霖了,他叫我今晚看着你。”

努力让自己挺直脊背的杨光,在听到这话是时提着的心猛然下沉,如掉进深冬广袤的海水里,冰冷刺骨、慌乱无望。她挣扎着让自己冷静,却反而浑身发抖,只有死死咬着牙才能不让自己咆哮。

劳伦斯以为她会像只豹子一样暴发出来,他在想像自己将要承受的后果,甚至做好跟她打一架的准备,可结果出乎他意料。

杨光没有愤怒自己被抛弃,也没有像担心丈夫安危而泣不成声的女人,她很安静,如一只斗败的野兽,现在只想回洞穴里舔舐伤口。

劳伦斯和宋立辉都担心她会出什么状况。

见她往外走,劳伦斯拉住她。“杨,不管是不是靳嘱托过,我都不会让你去。”

“劳伦斯,我不会去,你不用担心。”杨光挥开他的手,一路平静的往外走。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沉进山后,它的余晖如少女脸上的胭脂,漂亮得让人眷念。

杨光眷念是因为一个想法,她觉得白天是安全的,才想让它慢点走,可转念一想,或许黑暗对战狼来说才更安全,便迈动步子穿过若大的操场,看到走来的尤里还叫了他声。

尤里现在是瞎忙,他脚步匆匆想给自己找点事做,听到杨光的声音才迅速停下。“噢杨,你的战友他怎么样?”

“他很好,估计明天就能下地了。”杨光想到汤姆,皱着眉问:“不知道汤姆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被送回国了,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尤里转头望了下,想起些事往宿舍楼跑。“要吃饭了,你快去吧。”

这么快就要吃晚饭了吗?看到许多大兵涌向食堂,杨光想到给自己打掩护的长官和战友,没了吃饭的心思。

她径直回到长官的宿舍,打开门看到摇着尾巴向自己跑来的豆豆。

豆豆很亲呢的围着她腿转,不时用头去蹭。

杨光摸了摸豆豆的头,望着远方讲:“豆豆我现在不能陪你玩,你去医务室找辉辉。”

“嗷呜……”豆豆低叫了声,接着张大嘴伸出粉红的舌头打了个哈欠,抬头看了下杨光便从门缝中钻进去,趴在床下把脑袋搁自己的前腿上,两只乌黑的眼睛瞅着门外的杨光。

杨光也随它,进了宿舍就躺在床上,摸着肚子望着天花板出神。

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必须舍弃一些东西,此时她不是一个可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杨光,而是孕育着一个生命的母亲,尽管她对它的到来十分意外,也没有做好准备,但它既然来了自己就得对它负责。

想到今后可能还要牺牲的更多,杨光忍不住徘徊和反思。她是不是太依靠长官了?

原以为和他在一起后,自己对他的感情会渐渐变淡,此时她才发现现在的她,比以前更渴望和长官在一起,恨不得把自己绑他身上才好。

杨光有时觉得自己的感情太可怕,她总是在极力的克制着,也渐渐的因为他而失去越来越多的个性,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被长官哄一哄就好。这样的她,恐怕连赵传奇都不认识了吧?

一时间杨光想了许多,可能是担心的原因,她总是让自己想些其它的东西,不去想长官他们。

劳伦斯在食堂里等了会儿,见她没来吃饭给她装了些吃的,敲门进去就看到一人一犬。一个躺尸床上,一只躺尸地上。

“杨,你得起来吃饭。”劳伦斯把饭盒放桌上,走到床边叫两眼呆滞无神的女孩。

杨光眼帘一动,看了劳伦斯会儿才起来。“劳伦斯,我们去找伊历塞克将军,去请求他出兵。”

“你先把饭吃了。”

“我吃了饭你就带我去?”

劳伦斯把饭拿给她,坐到椅子上反问她。“我不带你去,你就不会去吗?”

“当然不会。”杨光说的坚定。她才不要坐在这里什么事也不干,要真这样她会被闷死。

杨光在刚才决定了!即使不能和长官他们一起冲锋陷阵、同生共死,她也可以做他们的大后方,为他们做点什么。

迅速的吃完饭,杨光不管劳伦斯是不是去,她直接出了宿舍,走去指挥室时被两个大兵拦住了。

没有将军的召唤,他们不可以随便进入,靳准将除外。

劳伦斯礼貌让大兵帮他们通报一声,两人才得已进入总指挥室。

总指挥室的伊历塞克看到他们,跟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便问杨光。“你要不要和你父亲聊聊?”

杨光一怔,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听到父亲的声音。她犹豫不定,想去接又不想去接。她从小到大都没做过什么出阁的事,这次父亲他们肯定操碎了心。

“杨?”劳伦斯摧她。他觉得她应该接这通电话。看得出来她和他父亲的关系很好,如果有她父亲的劝说,说不定她能够老实一点。说实话,她让他很担心,现在是想为他们做点什么,那接下来呢?

听到劳伦斯的话,杨光又看还伸着手等自己的伊历塞克将军,迟疑的走过去。“爸爸。”

杨烈是通过专门的线路给伊历塞克将军打电话的,没有激动的言词,只是平静的告诉他那是颗自杀式导弹,好像在说那是颗手榴弹似的。

听到这句话的伊历塞克顿了顿,便说我知道了。

中方通知美方,是善意的提醒,也是给予一道无形的压力。

而伊历塞克的从容,一是因为已经知晓,二是不管那是颗什么导弹,他要做的依旧是不让它爆炸,所以他只是表示知道了,并感谢他的提醒,刚好这个时候杨光他们进来,做个顺水人情。

听到她的声音,杨烈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尽可能和蔼的讲:“杨光,现在那边有点乱,你要听成锐的话。”

“我知道了爸爸。”

“嗯,好好照顾孩子,以后你会发现现在舍弃的,和你将来得到的是那样渺小,别太意气用事,这是战场,不是军区大院。”

“嗯!”杨光如果说之前还有犹豫,此时她坚定下来了。她担心长官和战友,同样的也有许多人在担心她。这个时候父亲给伊历塞克将军打电话,总不可能是聊天吧?他这么忙还要想着她这个不让他消停的女儿,怪不得他白头发越来越多了。

“爸爸你放心吧,我会听话的。”挂了电话,杨光冷静下来,她对伊历塞克将军讲明来意,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帮助,却不想被他直接拒绝。

“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一切都早已部署完毕,现在抽走人员会打乱整个行动计划。”

**

靳成锐跟着阿尔曼到达昆都士时刚好天黑,这个城市是危险的,同时它也是安全的,它是个矛盾体,世代生存这里的居民便在这种环境里战战兢兢的生活着,没有什么不妥,但也没什么值得赞美的。

阿尔曼听从命令的把车停在混乱的街道上,向走过的青年男人打了声招呼。

这里的男人大多都是三三两两一起,手里拿着枪,他们和人吵架时像暴徒,和妇人聊天时像保卫者,在这里只有天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什么身份。

靳成锐没有阻止他和朋友说话,随意的像是和他来这里旅游。

“阿尔曼,我需要一处人少的地方。”靳成锐看了下到处走动的美方士兵和持枪的武装分子,让他换条路。

阿尔曼合作的带他们去了个偏僻小路,在他要那些大兵各自行动后提醒的讲:“这里是BOSS的地盘,你们是逃不出去的。”而且没有专人带路,他也永远别想离开。

“这是我的问题,你的问题是带路。”靳成锐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

阿尔曼看了他眼,便不再说什么的带他去组织。

组织是一栋巨大的混泥土大楼,它在这片建筑矮小的土房中,像个披着铠甲的将军,低下所有的人都要向它臣服。

它是地狱天使的核心,像这样的地方本该是层层防御,但这里只有几个站岗的,他们皮肤黝黑,手里端着冲锋枪,好像有些无聊的在楼下走来走去。

大楼周围五十米内是禁区,五十米外行人熙熙攘攘,看起来并没什么特殊。

阿尔曼要进去时,站岗的人问候了他一声,看起来他在这里还有点地位。

靳成锐没有拔枪,昂首阔步的他无一丝惧意,平步跟着阿尔曼走进大楼。

大楼里很干净,光洁的地面像被打磨得光滑的鹅卵石表面,人走在地上居然还会显示出倒影。

靳成锐扫了眼四周,跟着他走。

这里有许多石壁,高高耸立的它们有点像复活节岛的石像,不过靳成锐觉得它们更像俄罗斯方块。

阿尔曼走了许久才走到一个楼梯前,上去的时候告诉他。“我只能带你到第三层,再上去我没有权限。”

“你可以通知你的BOSS,就说我要见他。”靳成锐打量陌生的地方,沉着的好似来审查的领导。

阿尔曼心说你是个什么东西,可身后还被一把枪抵着,他只能打电话。

他这电话是直接打给庞霖的。在这里有很多规矩,但又没有那么多规矩,比如说真有急事需要直找BOSS,可以直接联系,但如果这件事弱智到幼儿园学生都会处理,那么他一定会被扔进笼子喂野兽。

“BOSS,这里有个人想要见您。”电话接通,阿尔曼据实以报,他看了眼无所畏惧的男人,示意他说名字。

靳成锐下颔微扬,言简意赅吐出三字。“靳成锐。”

阿尔曼本来在想别嚣张,到时让你饿死这里再来收尸,就听到BOSS的话,顿时心里愈加的疑惑。“BOSS让你在这里等着,他会派人下来接你。”

“你要去哪里。”

“回去准备工作。”都是因为他,他的假期浪费了大半天。

靳成锐手枪一转,看都没看他眼,直接将期击毙。

阿尔曼倒趴在楼梯上,脑袋下方溢出滩血。

在靳成锐收起枪正准备走时,三层里面便走出一个女人。

女人很漂亮,金色的大波浪卷和雪白的皮肤,看起来像个洋娃娃。

靳成锐锋利的眼睛扫了眼她手上的纹身,跟着她往上走。

女人也不多话,只是视线过多的在他身上来回扫,可能是在猜这个人是谁,明明穿着中方的军装,却可以进来这里去见BOSS。

不知道走了多久,女人在一扇巨大的雕花门前停下,对里面伸手示意。“BOSS就在里面,你可以进去找他。”

靳成锐推开厚重的大门,逆着光,步伐坚定从容的进去,看到里面的男人时平静讲:“我们又见面了,庞霖。”

**

被伊历塞克将军拒绝的杨光,没有再三肯求,也没有闹,她只是呆在指挥室外不肯走。

这是人家的地盘,她闹也没用,而且伊历塞克将军也没有做错,一切以大局为重,她闹也是无理取闹,丢战狼的脸。可让她去睡大觉,这又不是她的风格。

劳伦斯几经劝说无果后,去给她拿了床被子,免得她着凉。

杨光不冷,但还是接受劳伦斯的好意。

“杨,你呆在这里没有意义。”劳伦斯坐在她旁边的地上,同她一样望着天空上的月亮。

“劳伦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固执什么,我明白在这里等多久都不会让伊历塞克将军改变主意,因为他不是我的父亲们。”所以自然不会心疼她。

劳伦斯后脑勺抵在墙壁上,洞察一切的讲:“你是觉得呆在这里,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行动的进程,你想听到有关靳的只言片语。”

“我有时真好奇,为什么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因为我聪明。”

“真不害臊。”

劳伦斯笑容僵在嘴边。其实他有时觉得自己真是笨得可以,在一些很简单的事情上总是想不通,比如说面前这个无比勇敢的战士。“杨,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杨光反头看他十分困扰的样,立即讲:“劳伦斯你说。”

“你能不能亲我一下?”

“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

“那就是你说错了。”

劳伦斯坐了起来,看着她眼睛认真的讲:“我也没有说错!”

看他无比严肃的样子,杨光咧嘴露出两排白牙来。“劳伦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的困扰,但我不会亲你,因为我们都是优秀的对方,两个相互欣赏的人亲吻百分之百不会讨厌,百分之十没什么特别的,而百分之九十会产生感觉,所以我不会这么做。”

“怎么好像你才是聪明的那个。”

“那是因为我情商比你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