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五章 四个疯子

白林用了许多时间在那个手稿上,荒废工作不说,连朋友叫去玩都拒绝了。

他在家里闭关两天,和威尔一起把手稿的代码写出来,他就带着这份代码去了科学院。

去的时候是下午的五点,到科学院时正好碰到同事下班。

“白林,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同事看到他有些意外。“怎么,这几天都没看到你,是不是去哪里潇洒了?”

“想到一点东西,来试验一下。”白林没有瞒他。“弘明,你要留下来陪我吗?”

弘明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开朗男人,两人关系比较好,如果有他的帮助或许可以一起去吃宵夜。

听到他的话,弘明没多犹豫。“没问题,正好不知道今晚去哪里消遣,就陪你好了。”

“我那里还有桶泡面,你可以把它当晚餐。”

“不当晚餐,我把它当西餐。”

两人说笑着逆人而上,进了电梯再奔实验室。

白林是原子能学家,弘明刚好是武器专家,有他的帮助速度快了不止一半。

在弘明做千分之一的迷你导弹时,白林把代码写进指甲大的芯片里,到最后完成时,才晚上八点多。

已经饿得肚子叫的弘明把泡面泡了,在等待美味的期间,坐在光洁到变态的桌上瞅着白林。“这颗袖珍导弹比手榴弹的威力还小,就在后院试吧。”

“完事后你要和我一起填坑吗?”白林把一切弄好,走到桌边,把他的泡面拿了过来。

以为他是闻下味道然后帮自己搅拌一下,结果他直接叉起面条吃了起来。

弘明讶异的迅速去抢。“喂喂,这是我的西餐!”

“我的西餐也没吃,你让我先吃两口。”他午饭都没吃,和威尔破解了手稿就直接跑来这里,只会比弘明更饿。

“你也真是的,这个时候来还不吃饭。”弘明咂舌,然后立即提醒。“你吃两口,给我留点。”

白林点头,嗖的吸进去一大口就把泡面桶给他。

弘明几大口快速的吃完,还把汤喝了,就和白林带着袖珍导弹下楼,去后面的空地发射。

这种实验他们以前经常做,只是在试用时他们会在专业的环境下进行,这里勉强算是凑合着吧。

但在他们走出大楼,看到洋洋洒洒的春雨,还是不愿意去专业的环境下试射。因为凡是去那里都会被记录,而且还要有人批准,非常的麻烦,再加上此时两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又是两个意气风发的年青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他们两个是想到一块去了,跑进一间杂物室,把导弹安置在门口。

距离他们可以控制,所以这没什么。

弘明坐在一个拖把上面,看跪在地上忙碌的白林讲:“白林,我刚才看了下你的代码,好像和以往的完全不对路。”

“嗯,是有点差别。”白林把它弄好,拿着发射器退到他身边。“准备好了吗?我要发射了。”

“发吧发吧,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弘明满不在乎,不过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那枚袖珍导弹。

白林也是一样,毕竟这个程序从未实践过,谁也不知道它会发生什么事。

不管发生什么事,总要试过才知道,如果比以往的好,那就是突破,如果失败就再找方法。

早已能接受失败的白林,对这次的发射只抱了一半的希望。他按下发射按钮,吊起心看着它。

袖珍导弹一点反应没有,弘明皱眉。“你是不是没按?”

“我按了。”白林肯定的讲,眼睛死死的盯着它。“再等一下,你看它动了。”

弘明看颤抖的导弹,眉头皱得更紧。这声音好像不对啊。在袖珍导弹颤抖越来越厉害时,他拉起白林就跑。

后面“碰”的爆炸声把他们两人掀翻,但由于这威力小和杂物室的空间大,两人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害,就是耳鸣脑门疼。

弘明在爆炸时抱住了白林,所以他伤得比较重,流了点鼻血加背上被拖把的棍子打中。他从白林身上翻下来,擦了鼻血直骂人。“白林,你这啥玩意儿,耍老子呢。”

他们两个都有着丰富的经验,按理来说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所有弘明才会这么气恼。

被炸懵的白林被他一吼惊醒,大步往外跑的时候大声说:“弘明我有事先走了,下次再请你吃饭!”

“谁他妈要吃你的饭了!”弘明此时非常不爽,看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更不爽了。他忍着疼痛和饥饿,把杂物室收拾好才回去,在途中他还在想明天要怎么解释这事,真是操他们的蛋疼。

白林冲进自己的办公室给威尔打电话,等那边一接通便抢先讲:“威尔,这是颗自杀式导弹!”

接到他电话的威尔在练琴,还好这几天他心神不宁的总是走神,才听到了白林的电话。

看到他的来电,威尔有些意外,因为他们很少电话联系,都是以文件的形式交谈。

他疑惑的接通电话,还未开口就听到他的话,被震在原地。

顿时他都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跟地狱天使的人合作,这一切的问题都有了答案,可现在不是松气的时候,相反这口气提得更紧。

“白,你听好了,现在中方和美方都被这颗导弹搞得焦头烂额,你必须找你的人际圈最大的那个,告诉他这件事。”威尔迅速冷静下来,他知道的比白林要多,因此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他怕单凭自己无法在短时间内说服美方,所以要他也参与进来。

威尔这么想没错,只是事情远比他想的还要严重许多。

“我马上去做。”白林即使知道的有限,但单从这颗自杀导弹上可以判定,这件事非同小可。

他挂了电话在通讯记录里找号码,找来找去他竟然找到了国防部副部长的电话。这是他在一个聚会和他有一面之缘,偶然下相互交换联系方式。

这联系方式交换的时候也就是礼貌,他这个小人物打过去,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他。

然后事情如他所想,并不这么顺利。电话打过去是他的助手接的,说是副部队正在和人聊天,没空。

助手说得委婉,他不好说什么,想了想便问了几个人,得到副部长的住址就开车直接去门口堵人。

副部长叫昊正豪,五十多岁,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同时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白林忍着饥饿在他的门前等了两小时,才远远看到两束刺眼的灯光打向这边。

“您先等一等。”司机兼保镖的男人看到门前的人,阻止要下车的昊正豪,自己开车门先下去。

昊正豪也下了车,对司机讲:“你下去吧,我认识他。”

司机打量了下白林,可能觉得他斯斯文文不像是恶人,才慢慢的退开,站在昊正豪后面。

“昊副部长,我是白林。”白林站起来介绍自已。

“白博士,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昊正豪开门进去,对里面偏头。“进来坐下聊吧。”

“不用了昊副部长,我说完就走。”对他的详装不知,白林只想快点把事情搞定。

他是科研人员,是个比程序员还要不懂人情事故的人,怎么玩得过政治人物的昊正豪?

他越急切,昊正豪就越不如他意,甚至让他无法反驳。“你不觉得让一个刚应酬完回来的老人站在这里陪你聊天,是件很不礼貌的事吗?”

“抱歉昊副部长,我真有很急的事,是关于阿富汗的事情!”白林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进去陪他坐会儿,他觉得阿富汗这三个字应该能让他重视。

这次他又错了。阿富汗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个什么重大事件,可对天天观注那里的国防副部长并不觉得什么,那里天天出事,也天天犯事,他一听到这个词就头疼,心情越加不好,不过他能做到这位上,自然隐藏的很好,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还是那么可亲,心里却恨不得他快滚蛋。

“白博士,这些是政府和我们国防部的事,你只要专心搞你的研究就行了,其余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这几天阿富汗情势确实很严峻,九军集结,这是几十年来没有过的事情,昊正豪也有事儿忙,现在又这么晚了,哪还有空听他在这里扯。

“我就是为这事来的!”白林解释的讲:“我刚实践了地狱天使的导弹设计程序,发现那是一颗自杀式导弹,这程序极为严密,不是亲身试验根本发现不了。昊副部长,如果那颗导弹引爆,整个阿富汗都将陷入混乱,不仅是当地的市民,还有军队,他们都不能幸免!”

听到他的话,昊正豪微微一顿。“你是怎么知道这颗导弹及地狱天使的?”武装分子拥有一颗导弹,还是化武导弹,他做为一个副部长不可能不知道,但这事绝对不可能泄漏出去。

“昊副部长,当下应该是通知阿富汗驻军,要他们快点阻止这场劫难,或是马上退出那里!”

“阻止,你要怎么阻止?那颗导弹随时可能发射,谁知道地狱天使在什么时候用它?至于退出,即使军队可以快速的撤离,那么那里几千万的市民要怎么办?我们去是为那里的市民提供安全,希望阿方政府重新掌权,建立有效的制度体系……”昊正豪摇了摇头。“白博士,我跟你说这些也没用,你还是快回去好好搞你的科研吧。”他说完就进了房。

被关在门外的白林有些丧气,他刚才确实没有想到这些事情,而这事也远没有他看起那么简单。

司机看他开车离开,回到车上后打了个电话。

靳藤接到这个电话时正为阿富汗局势搞得不能眠,正在情报室里坐着发呆呢。

“嗯,我知道了。”靳藤挂掉电话,在桌下踢了脚对面快要睡着的杨烈。

杨烈弹跳的惊醒,疑惑的看他。“你有想法了?”

“没有。”

“那你踢个屁,让我睡会,老人家了,不睡不行。”杨烈说完抱着手臂侧身,打算先睡下再说。

靳藤站了起来,把桌上的地图翻得哗啦响。“老东西快起来,我们有事干了。”

“你才老东西,我比你小!”

“得,小东西这行了吧?”

“你欠打。”

“行了行了,跟你说正事呢。”靳藤指着阿富汗的昆都市讲:“刚才得到小道消息,庞霖手上的这颗导弹有可能是颗自杀式导弹。”

杨烈戴上眼镜。“哪来的小道消息?”

“昊正豪。刚才白林去找过他。”

他一说这两个名字,杨烈就明白了。昊正豪身边有他们的人,这个白林他也略知一二,上次参加漠河事件的人,没有一个是他们不知道的。

“白林是个不错又有能力的孩子,我愿意相信他的话。”杨烈打开全息,把地狱天使的基地图调出来。

靳藤也看着那张图。“或许我们可以把他找来,看看这颗导弹波及到的范围有多大。”

“没用,这是颗化武导弹,一但爆炸,整个阿方就差不多完蛋了。”

靳藤轻松的讲:“那就让它完蛋好了,刚好把那里的武装分子和恐怖分子都弄死。”

“同样死的还有无辜的市民。”杨烈偏头看靳藤。“别忘记,战狼的小分队还在那里。”

说到这里两人都沉默下来。

靳藤刚才的话就是玩笑,不是真想要导弹爆炸,还世界一个清净,现在他们之所以不说话,也不是因为有自己的人在那里,而是因为靳成锐。

看着前不久得到的情报及照片,杨烈和靳藤两人都看着照片。

“他们还是要碰面了。”杨烈平静的讲:“早知道就不应该让战狼参与进来。”如果他们在将任务交给战狼前知道地狱天使的头是谁,他们绝对不会让战狼的人去。

“没有这么多早知道,小杨,成锐他会没事的,我相信他能搞定这次的事。”

“我是怕他想到不愉快的事。”

靳藤笑着讲:“他现在是孩子他爸了,没有什么事能重要过它。”

**

威尔告诉白林事件有多严重后,打算去找宪兵的指挥官聊聊,如果他愿意合作,他们一定会见他,不管是什么时候。

他在宪兵的重重保护下走出家门,还没坐进车便感到一道劲风向他射来,接着身边的人倒了。

看了眼淌血的大兵,威尔佛若无事般看向前面,镇定自若的讲:“你要是想跟我聊天,可以直接来找我。”

在一阵的静默后,一颗大树后走出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脚步从容,脸色淡漠,他浑身都带着一股自傲,似那些荷枪实弹的大兵是摆设。

马修看着车后的威尔,露出个为难的表情。“威尔,你这样匆匆忙忙是要去哪里呢?”

威尔对身边的大兵挥手,示意他们先把伤员抬进去救治,又让保护自己的人后退。

“你这样天天守着我,不会觉得无聊吗?”威尔关上车门走出去,让身体全都暴露在外。“我想你们BOSS一定是个慢性子人,居然可以容忍你浪费这么多时间。”

“威尔,你这么关心我,会让我误会的。”马修又走近了些,看到他眼里的傲然和蔑视,想他或许再送颗子弹给他,这样他就知道他其实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他轻而易举就能捏死的蚂蚁。“还记得我那天的话吗?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有答案了?”

听到他的话,宪兵队长猜他一定是前几天打伤威尔的人,握着枪的手便往下滑了些,按了板机上的另个按钮。

这个警报装置连接总部,不出三分钟便有地面及空中两队支援赶来。

威尔想起那天的不愉快,冷笑的讲:“马修是吗?如果你有这个时间来跟我耗,为什么不去通知你的BOSS,他很快就要完蛋了呢?”

“不错,比我想像中还要聪明一些,这么几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

“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一点。”威尔抱手臂,悠闲如和老友畅谈。“我还知道你的BOSS已经让人取代你的位置了,是一个比你更年青有为的少年。”“马修,信不信由你,因为你比我更了解你BOSS不是吗?”

“刚夸你,你就让我失望,你觉得我会蠢到受你挑拔?”

“是不是挑拔你可以自己去证实。”

对他自信肯定的话,马修脸色微变,闪过一抹不快。

他在庞霖身边呆了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为人?即使是他最喜欢的部门主管,一但犯错,他都会毫不手软的处罚他,砍手指或剁手,是个真正冷酷无情和心狠手辣的人。他这次被派来美方,早在内部安排了人,就在今天前他便得到有人替代自己的这个消息。

见他沉默,威尔冷嘲热讽的讲:“不过你动作可要快点,再晚就不知道BOSS有没有这个命回答你。”

“呵呵威尔,你真是越来越蠢了。你以为地狱天使是那么好摧毁的?要是这么容易,BOSS不知被暗杀了多少次。”马修突然大笑,如在看一出闹剧。“那里整栋建筑是由费兰克设计,每一层的结构都不一样,只有五星级以上的身份才可以上去楼顶,而不知道怎么上去的人不是被里面的人杀死就会被困死。我再告诉你一件事,至今为止,不管是军部还是塔利班,都没有人成功上去过第三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