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四章 踩三轮车的女孩

满头大汗的她在又前进些时,看到路边有辆拉货的三轮车,柳足力气带着宋立辉冲过去,把他扔进货车后面就把三轮车劫走。

这个货用三轮车手柄旁边有个大铃铛,一晃动它就响,“叮咚叮咚”的隔老远就能听到。

有了它,街道上的市民唰唰的让开路,杨光一个劲的咬牙猛蹬,面孔狰狞像要去争世界冠军似的拼命。

而坐在后面的宋立辉把零散追上来的武装分子打死,直到看不见他们才反头去看蹬车的女孩。“红狼,你行吗?”

“没问题!”杨光崩紧脸,在骑出街道上了柏油路时轻松了些,但他们刚才耽误了许多时间,错过了第一个汇合点。

“狼头狼头,我们赶不上汇合点!”杨光喘气如雷,咆哮的大吼,引来路上许多开豪车的人的注目。

靳成锐那边的武装分子更是像疯狗一样追着他们,无法停下来等,可他们会错开汇合点,那就代表他们遇到了麻烦。

看后面紧追不舍的几辆车,靳成锐跟她说了一个新的汇合点,便对刘猛虎他们讲:“我们得慢一点,红狼他们跟不上。”

此话一出,坐在车后门边的劳伦斯让位,往外移了移的厉剑看向刘猛虎,在他点头后用力打开门。

拿着机枪的刘猛虎,在门刚打开一道口时就射击,把后面那些隔老远枪法又不好的武装分子打个措手不及。

后面车上的武装分子前十几秒被打得满脸血,等反应过来子弹便像雨点一样打向他们。

战狼这边的车速慢了下来,与武装分子的距离拉近,这十分危险,却也不是不可以这么做。

现在战狼有刘猛虎、徐骅、陈航、韩冬四人火力掩护,厉剑左手架着狙,把最前面一辆车的轮胎打暴。

高速行驰的车猛得往一边倾斜,如蛇似的在路上滑行。

沉着的厉剑又一枪打爆另一个轮胎,使车不受控制的翻到路边。

可这还没完。

武装分子的第一辆车翻了,第二辆车紧随其后,超过它就又紧咬着不放,并且他们还拿出了火箭弹。

看到那个像绿色橄榄球的东西,刘猛虎扔下机枪,拿起车里的巴雷特对着那个发射手,“砰!”的一声将他打得跳出车子。

在他们热战时,靳成锐不时的看时间,眉宇微微蹙着。

而豆豆围着里面的三个箱子转,嗷呜的叫,时而看看靳成锐,时而用嘴去顶它。

靳成锐既要指挥这里,又要担心无法汇合的另外两个兵,没有发现豆豆的异常。

他在把武装分子甩掉,快到原定的第二汇合点时问杨光:“红狼,你们还要多久。”

“能准时赶上!”此时杨光还在卖力的踩。

韩冬他们把那些武装分子压制住后,便坐下来进行短暂的休息,在车子停到第二汇合点,正要拧开水壶喝水时,就远远的听到“叮咚叮咚”的声音,像乡下系在牛脖子上的铃铛。

仰着脖子喝水的韩冬,眼睛看着传来声音的方向,在看到渐渐出现视线的三轮车,以及清晰看到人后一口水喷了出来,呛得他咳嗽不止。

同时戒备的厉剑和刘猛虎他们也是傻掉眼了。

那个站起来踩着三轮车,迎着春风向他们前来的人,是他们高傲、高贵、高调的狼花么?她不是开着宝马和飞机的那种*吗?怎么突然变成乡村小媳妇了。

杨光在他们跌破眼镜时,拼命蹬到离车大约十几米的地方,大喊了句:“烈豹中枪了!”就迅速下车去看后面的宋立辉。

宋立辉还清醒着,只是车里淌了大滩血,看着十分吓人。

杨光爬上车把他拖下来。

这时听到战友受伤的韩冬他们都跑过来帮她。

“把他侧过来!”杨光用袖子擦了下额头上的汗,一边告诉他们要怎么做,一边从医药包里拿出止血贴用牙咬开。

宋立辉的伤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子弹留在体内,得回去才能取。

干了好几年军医的杨光,熟练的帮他包扎好,松口气看到他们都围着自己,便咧嘴露出两排白牙来。

她脸上沾了尘土和血迹,看起来脏污不堪,可这笑却还是一如两年前,那么单纯、干净和三分傻气。看到她这笑的韩冬他们都放下心来,仿佛看到了路边盛开的小花,没有惊心动魄的美,却让人十分喜爱,赏心悦目。

她还能笑得出来,靳成锐可一点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他把地上的女孩拉起来,打算抱她去车上。

杨光确实是没法站起来了,刚才一直蹬三轮车,而且还大多是上陂路,此时歇了这口气就双腿发软。

“汪汪!”“汪汪汪……”

在靳成锐要走去车子的时候,豆豆吠叫的咬住他的裤子。

杨光看它反应疑惑的问长官。“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被刘猛虎扶着的宋立辉也疑惑。

靳成锐和韩冬他们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的眼睛都在武装分子的身上,没注意身后发生了什么。

双手揣在口袋的劳伦斯,看着像疯了似的豆豆讲:“它刚才一直围着箱子转,似乎在哪里发现了什么。”

“它有什么反应?”杨光不得不重视起来,因为豆豆快要把长官的裤子咬破了。

劳伦斯仔细回想。“很急切,撩一下箱子,就对靳叫一声。”

杨光和宋立辉脸色大变,马上大喊:“汤姆快下车!”

汤姆一直呆在车上,没有把车熄火,这是方便随时上路。

他在后视镜中看到大声向他喊的人,心里有疑惑,担心武装分子还会追上来,但他直觉出了什么重要的事,便推开车门下去,还没走出多远就被一股巨大的气流和热浪冲飞。

杨光那句快跑还在嘴中没说出口,那车就“碰”的声四分五烈,黄色的火球唰的爆开,气流甚至扫过他们这里,使头发微微曲卷。

看到被炸飞的汤姆,韩冬和刘猛虎他们在爆炸停止后冲上去,把摔在岩石地上的汤姆翻过来。

汤姆还没死,可他浑身烧伤,一条腿从大腿根被炸断,嘴里不断的吐着血。

杨光挣扎的下地想要跑过去看他,却被长官紧紧的抱住,急得直跳脚。

靳成锐把她放到地上,一只手紧抱住她腰,一只手调到了和杰克、尤里的频道。“这里是狼头,杰克、尤里收到请回答。”

无线电里一阵静默,不时有“嗞嗞”的干扰声音。

大约隔了十几秒才响起杰克喘息的声音。“杰克收到,我们已经拿到了箱子,正在撤离!”

“把箱子扔掉。”

“啥?”

劳伦斯让靳成锐停了下。“我刚才检查过三个箱子,发现它们的重量有一点点差别,我想其中有一个或者有两个是我们要的东西。”

他习惯追求极致,这一点点差别若不因为他是劳伦斯,也不会发现这点。

“这里没有我们要的东西。”靳成锐看着劳伦斯,对杰克讲:“把它们绑一起,扔到没人的地方,快!”

里面的炸弹应该是从下车交易就开始启动,如果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它会在没爆炸之前就被拆除。

听到他的话,杰克仅迟疑了一秒,就立即让零蛋照做。

零蛋深信不疑,用尼龙绳将三个箱子绑一起就扔得远远的。还好他们这里是在荒郊野外,不用特意找地方。

把箱子扔掉,杰克带着他们四人继续走,在跑出大约半公里时,后面传来咚的下如地震般的声音及震动。

反头看的杰克怔了怔,大骂。“这个庞霖太他妈阴险了!”

靳成锐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又沉了分,他即刻再三的呼叫尤里。

尤里迟迟没有回复,杰克也担心起来。“靳,我这里离他那里近,我带人过去找他们。”

“嗯。”

“你们怎么样?”

靳成锐望向不远处的韩冬他们,冷静的讲:“残了一个。”

“注意安全,先送他回去。”

“嗯,有尤里的消息马上告诉我。”

“没问题。”

靳成锐切断跟杰克的通话,才带着女孩走去韩冬那里,对他们讲:“抬着他,我们换条路走。”

在往小路撤离时,靳成锐联系了基地,要求派出救援。

等待救援的战狼没有停下来休息,而在这途中靳成锐都是背着杨光的,直到走过崎岖不平的山路才把她放下来。

杨光臊的要死,一被放下就跑去看汤姆,在看到他的样子时,胸口像憋了股气,她无法发泄出来,因为她什么也帮不上。

靳成锐把她叫回来,拉住她的手再没松开过,直到直升机的到来。

带着兄弟跑下直升机的梅森看到汤姆的样子,操骂了句就让部下快点把他抬上去。

等汤姆上去后,韩冬带着宋立辉他们迅速登机,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直升机在地面停留没有两分钟,就又飞上高空。

坐在机舱里的靳成锐没有闲下来,还在继续呼叫尤里,终于在长长的沉默中听到他的呻吟。

尤里没有杰克那么幸运,他的箱子比靳成锐的还要提前引爆,那时他正带着一个兄弟朝拿箱子的两人汇合,在离他们大约五六米远时被爆炸的气浪冲飞,埋在了石头底下。

短暂的昏迷,在慢慢恢复意识听到靳成锐的声音,他才费力的挣开眼睛,从黄土和碎石里爬起来,告诉他这里的情况。“我这里很糟糕,真是糟糕极了,我看到了一只手,可我不知道它应该是谁的。”尤里把手指插进头发里,颤抖着唇真的很想哭。

靳成锐停顿了下,接着沉声讲:“尤里,我知道这很糟糕,但现在你必须得冷静下来,能做到吗?”

尤里深吸口气,点头。“我想我能。”

“好的,现在你告诉我你的位置在哪里,身边还有多少人。”

尤里把位置告诉他,在说到还有多少人时他环顾四周,一个没有。然后猛然想起什么,大声的说:“还有一个!”他疯了般的跑去自己刚才的位置,在周围到处找到处挖,一边喊另位战友的名字。

靳成锐听到他疯癫般的话,联系了杰克,告诉他尤里的位置,然后也告诉了梅森。

梅森让飞行员前往该地方,在那里一并把杰克和尤里带上。

尤里折损了两名战友,这两名战友最后收集起来的遗体只有书包那么大,另名和他在一起的还活着,但是晕了过去,具体情况要回去检查才知道。

在飞机上尤里抱住脑袋,两眼无神的看着脚下荒凉光秃的山岩。

杰克和靳成锐看着他,都没有说话,只在回到基地时提醒他。“尤里,任务还没有结束。”

要报的仇,要了的怨,他们还有机会清算。

尤里看向他们,点了点头。“嗯,我没事,不要担心。”

“那就好。”杰克拍他肩膀,叫来两个三角洲的队员。“陪你们队长去宿舍。”

尤里摇头。“还有一个箱子在他们手里,我想到这事就睡不着。”

睡不着的岂止是他一个!

听到这话的靳成锐和劳伦斯立即往指挥室走。

以现场爆炸的情况来看,尤里手里的两个都爆炸了,那么地狱天使拿走的那个就是真正的货品。

伊历塞克已经知道这次行动的大概情况,对牺牲的两个大兵很痛惜,他在看到匆匆忙忙走来的两人时,只告诉了他们一句:“明早七点,九军集结。”

这样就是说,联盟达成。

听到这话,靳成锐和劳伦斯没有多说,点头示意明白就准备离开。

“靳准将。”伊历塞克叫住这个年青的将领。

靳成锐转过身看他。“将军您还有事?”

伊历塞克看着他的眼睛讲:“你没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靳成锐目光坚定的直视他。

对视一阵的伊历塞克点头。“你们走吧,去休息一下。”

和靳成锐一起离开指挥室的劳伦斯,在他大步流星走去医务室时,疑惑想伊历塞克要他说的是什么事?

医务室杨光正在为宋立辉手术,脸上是从容自信的恬静。

快步走到门外的靳成锐看到她,原本有些浮躁的心平静下来,静看着玻璃门后直接在病床上为其手术的女孩。

杨光相对轻松的把宋立辉的子弹取出来,给他用了止血剂、细胞增活剂等特效药就搞定了。

她的事情干完,可以该干嘛就干嘛去,但却苦了宋立辉,他因为是伤着右边屁股的侧面,此时他只能侧躺着,一时半会还好,躺个几小时那可真是要人命。

不过等她出来,韩冬他们就轮流进去陪他,也不至于让他无聊。

杨光洗了手,看到外面的长官,就笑嘻嘻的出去同他一起回宿舍。

靳成锐没有说责备的话,在她进房后讲:“去洗个澡。”

“长官,我刚才踩那三轮车是不是特拉风?”杨光想活跃一下气氛,故意挑着无关紧要的说。

可她不知,只要是与她有关的,都不是无关紧要的。

“什么都别想,先去洗个热水澡。”

“嗯。”杨光确实累了,尤其是出了身汗,浑身不舒服。她没想太多,找出衣服就去浴室把自己收拾好。

如果说靳成锐之前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答应让她跟着,现在他是决计不会再让她去干这么危险的事了。

要是刚才受伤的不是宋立辉,而是她要怎么办?她现在身上综合太多因素,他不能也不敢再让她这么乱来。

但决定是决定,他没有表现出来,这对他来说是很容易做到的事。

靳成锐有意隐藏,杨光是怎么也发现不了异常的,就像现在,她正享受他细致的服务,幸福的飘飘然。

躺床上的杨光,枕在他大腿上,在长官给自己擦头时想起前世的一些事,就大着胆子好奇的问:“长官,你在美国除了是海豹队一员,还有其它身份吗?”

靳成锐停了下,不着痕迹的用手指给她梳头。“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好奇。”前世她无意中好像听到,他在美国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父亲他们似乎也有意隐瞒,直到后面渐渐明朗起来,长官回军区大院的次数才变得多起来。

“别瞎琢磨,有空多想想你女儿。”靳成锐避而不答,把她的头发擦干就讲:“坐一会儿再睡。”

杨光直勾勾的望着他,他走到哪里就看到哪里。

也去洗了个澡的靳成锐穿好衣服,见她还噘着嘴,一脸的我不高兴,便坐到床边摸她头。“头发干了,可以睡了。”

“长官……”

靳成锐亲了她下,截断她的话,在不轻不重的吻了她会儿才抵着她额头讲:“回去告诉你,现在给我睡觉,嗯?”

“嗯!”杨光被哄高兴了,笑嘻嘻的主动亲了他下。

靳成锐给她盖好被子,坐在椅上看着女孩,深邃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他坐了许久,在天快黑时才起身走出宿舍。

有些事,该去面对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