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三章 长官 疼不疼?

杨光等着等着就有点犯困,尤其是被长官搂着,但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所以她不时的猛然睁大眼睛。

靳成锐看她时而低下脑袋,时而瞪大眼的可爱模样,在她耳边讲:“困了就睡一下。”

听到长官的话,杨光浑身一激灵,精神了许多。“不长官,我一点都不困。”她是在执行任务,如果自己表现的太差,长官以后肯定不会带自己。

“大兵,对长官撒谎,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杨光紧闭着嘴不说话,眼睛睁得大大的。

靳成锐绕过她圆腰的手往上移,将她脑袋按自己肩上。“睡你的觉。”然后又加句。“这是命令。”

被他大掌按住脑袋的杨光轻轻挣了下,便放弃的靠他身上。“长官,我就睡一会儿,你到时间叫我。”

“好。”

想长官也不会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杨光闭上眼睛放宽心的睡。

刘猛虎和宋立辉看睡着的女孩,心里疑惑万分。

她不是一向跟猴子似的,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吗?怎么在这种时候还能睡得着?刘猛虎。

原来长官还有这样一面。宋立辉感叹。这也只有杨光才能做到吧?

杨光这次可能是白天睡的原因,总是做梦,又梦到上次的那个梦了:两个看不见脸的人在追她,然后这次她摔了跤撞到腰,疼得她啊的叫出来。

惊跳起来的杨光发现不是梦,腰侧真的在隐隐作痛,但在她疑惑的看长官时,发现周边多了一些青年男人,看样子都是当地居民。

当地居民很少有出去的,除了知识分子,现他们一个个皮肤黝黑,跟知识分子搭不上一点边。

突然明白什么的杨光愤怒的看向长官,嚷嚷的大吼:“你这变态又掐我做什么,不要以为你有钱了不起,老娘不跟你玩了!”说完还踹了他脚,便拉着豆豆哧呼哧呼往外走。

刘猛虎和宋立辉惊讶,怎么刚才还好端端的,一下就爆了呢?

“大哥,要不要我们去把大嫂追回来?”宋立辉称呼改得顺遛。

靳成锐抖了抖被她踢中的腿,心想这小豹子踢得还挺重的,面上却平静的讲:“不用了,我们回去。”

刘猛虎和宋立辉左右看,最后一跺脚提着行李跟上。

杨光咋咋呼呼和豆豆离开火车站,发现还有人跟着她,绕了下圈才钻进车里。

随后没多久靳成锐和刘猛虎、宋立辉也回来了。

靳成锐对韩冬讲:“这里有许多的当地青年,看来是地狱天使的眼线,你们等一下再进去。”

听到他的话劳伦斯问:“杰克和尤里那边怎么样?”

“杰克那里也发现了武装分子,人数还不少,尤里那边暂时没什么动静。”靳成锐隐约觉得这件事没劳伦斯想的那么简单。

劳伦斯也思索起来。

他们一个长官和一个侦探似乎有不解之迷,但在迷没解开之前,一切还是按原计划走。

韩冬等了莫约二十分钟,在匆匆吃了点压缩饼干后,就拿起有点破烂的行李袋下车。

劳伦斯也跟着去了,他们这队人看起来是穷游,其中徐华是*,韩冬是知识家族,劳伦斯更像是法国贵族,不过他是侦探,拿捏不同人的心理还是小菜一碟的。

杨光看他们几个下去,消失在人群里后才看对面的长官,瞅着他的腿小心翼翼的问:“长官,疼不疼?”

靳成锐似笑非笑的问她。“杨光,是不是早想这么骂我了?”

“不,我没有,我保证。”

“一个会说谎骗长官的人,你的保证值多少钱?”

杨光:囧。

“长官,我错了,我不该踢你的,我给你揉揉。”

杨光作势要给他揉,可她还没蹲下就被靳成锐拉起来,手里被塞满食物。

“全体都有,补充体力。”

这次任务他们是开车来的,食物准备的很充分,杨光大块朵颐的时候,看到长官微微变了脸色。

刘猛虎和宋立辉都发现了。

听完劳伦斯的话,靳成锐看向他们几个。“这次交易可能不止一起。”

“什么?”刘猛虎大脑一下没转过来。

靳成锐又说了次。“交易的点可能不止一个,而是几个点同时交易。”

这下大家听懂了,都凝重了脸色。

“红狼,你和烈豹去占领至高点。”靳成锐冷静的迅速做出指令。“虎狼随时待命。”

“是!”

三人低声应下,杨光和宋立辉两人提着行李下车。

刘猛虎把自己的家伙事儿拿出来,检查弹药,然后上膛。

豆豆趴在车里看着走远的两人,咽呜的叫着,在被靳成锐摸了下头后老实下来。

杨光早在到这里的时候,已将四下观察了遍,现在她和宋立辉下车就直接往最高的建筑走去。

他们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与无数人擦肩而过,有时前面有人挡道便绕一点路,总之他们没有让自己慢下脚步,一直到到达车站对面的大酒店。

从侧面走到酒店的后面,杨光在宋立辉的掩护下撬了门,和他一起从少有人走的安全楼梯上去。

杨光绕着楼梯上到二十一层的楼顶,连口气都没喘下,再次撬了天台的门锁。

“报告狼头,我们已经到达位置。”吹着风走到马路那边,杨光一边打开箱子组装野狼,一边向长官汇报。

第一狙击手厉剑不在,现在由她这个第二狙击手顶替,宋立辉是观察手。

本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宋立辉可以留下来和刘猛虎一起进行地面攻击,靳成锐这么做是因为不放心杨光。这个时候他应该把她留在车里哪也不让去,但没有狙击手就相当于少了只眼睛,他不会拿全队的安全来赌。

杨光架起枪,透过十字图标她大体观察了一下这个车站附近的面貌,找到长官他们所在的位置,便瞄准车站的出站口。“报告狼头,已经就位,一切真常。”

“狼头收到,注意安全。”

“收到。”

靳成锐在杨光他们到位后,就联系伊历塞克将军,把有可能出现的事情告诉他,要他做好多方位的准备及后援保障,但没把这事告诉杰克和尤里。

不管是不是如劳伦斯所猜想的那样,他们的任务是守着车站,把地狱天使所交易的货品抢过来。

而在靳成锐跟伊历塞克将军说完话时,韩冬他们就看到十几个人围上到站的火车。

劳伦斯看到他们手上的纹身,对韩冬确定的讲:“要开始了。”

韩冬和厉剑、徐骅、陈航四人唰的起身,拿着行李往入站口走,眼睛直盯着在说话的两方人。

劳伦斯长腿一迈追上他们,轻松的问:“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你们这队吗?”说完他就自己回答。“因为我觉得会在这里交易的可能性要大,虽然出现一点小意外,但还是被我猜中了。”

一边走一边把手伸进行李袋里面韩冬讲:“劳伦斯,你现在可以和我们分开走了,接下来会很乱,我们没法顾及到你。”

“我想我不需要你们担心,待会按你们平常的习惯来。”

“不用待会。”韩冬拿出枪就对着交易的人扫射,子弹“哒哒哒……”的声音接连几分钟都没停过。

厉剑和徐骅、陈航也是一样,他们几乎是和韩冬同一时间开的枪。

那些准备拿枪的人,还没把手伸进衣服里,就抽搐似跳舞般的扭动着倒地,有些后倒掉进轨道里。

这时听到枪声,四面八方都围了人过来,他们*着上衣,手里拿着长管枪,腰上带上一圈弹夹,他们一边前进一边开枪,根本不管中间是不是有人挡着,所幸的是这里的人都习惯枪声,他们反应迅速的趴下或躲在座位底下,竟然奇迹的没有一个无辜人中枪。

对付右边的陈航大喊:“队长,人越来越多了!”

“灰狼、青狼去抢东西!”韩冬拿着把UMP45冲锋枪,不断将冲上来的敌人击毙,在他说完指令时被几个从保安室冲出来的武装分子打得跳到长椅后面。

现在接头人和交易方的人都被战狼打死,其它旅客或跑开或趴在地上,现在那三只特制的行李箱就倒在那堆尸体上面。

听到队长话的徐骅和厉剑两人跑去拿箱子,两人各守一方。

在枪不断蹦出弹壳与火花中,韩冬大声的问陈航:“黄鼠狼,劳伦斯哪里去了?!”开打的时候他还在,现在一下就不见了。

“不知道啊。”陈航也大声的吼回去,打完一个弹夹时嘶吼:“换弹。”

韩冬立即侧身,挡着他不断后退。

陈航两秒换弹完毕,转身继续加入战斗。

在陈航和韩冬两人刻不容缓的持续开枪时,跳过检查匣门的厉剑和徐骅正要去拿箱子,被站台上前后跑来的武装分子打得满地滚。

厉剑和徐骅也是各自负责一方,他们不停换位置,寻找掩体,但他们做这些都是要让自己离那些箱子更近些。

子弹“啪啪啪”打在混泥土的墙壁上,溅出许多火花和碎石。

躲在一个石柱后面的厉剑被打得无法反击,可他们必须争分夺秒的拿箱子走人,因为这里的武装分子只会越来越多。

厉剑深呼吸,从被自己击毙的武装分子身边捡了把枪,将它从上方扔出去就地一滚,窜进那堆尸体当中拿他们当掩体。

这些武装分子不同塔班利,他们没有宗教信仰,就像是一些训练有素的大兵,他们的任务就是保证交易的安全,因此在他们看到厉剑快要拿到箱子时,十来把枪口都对着那堆尸体,“噼里啪啦”一阵猛打。

紧趴贴服地上的厉剑没被子弹打中,倒是快被溅起的碎肉给埋了。

这时徐骅暂时将他这边的人抑制住,探出石柱朝厉剑那边的人扫射。

厉剑趁着徐骅掩护的当,拿起身边的两个箱子,要再去拿另一个时踩着血肉滑了跤,重重的摔进血水里,不小心把边上的那个箱给踹了下去。

“青狼别管了,快回来!”徐骅这边的敌人又补上了,他一个人负责左右两边,难以分身乏术。

厉剑把两个箱子踹进检票口那里,拿起枪把一夹子弹打完换上新的弹夹时,枪卡壳了。刚才他装弹的时候就看到上面沾了些血,因为时间紧迫他没来得及擦。

枪没法用,厉剑掏出手枪射击,同时在死掉的武装分子身上摸到把枪,可这时敌人离他不过十几米的距离。

厉剑看了下掉下去的箱子,开枪反击的同时用力往检票匣方向滚,在子弹的追逐下留下一路血迹的爬进石柱后。

“青狼你没事吧!”徐骅和厉剑隔着一个柱子,他不放心的大声问他。

“我没事!”厉剑用尼龙带和环扣把两个箱套一起,再把它挂身上。

离他只有三四米远的韩冬,看到还在不断增加的武装分子大吼:“撤!”“灰狼、青狼进来!”

在亡命般的奔跑、射击、嘶吼中,他们四人迂回的往第二出口攻进。

当所有武装分子都去追韩冬他们时,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人从火车下面往前爬,将掉落在车轨里的箱子捡起来,便贴着墙壁往后走。

一直屏息趴在天台边上的杨光,在看到出口的旁边拥出一些人,迅速调转枪口就看到跑出来的韩冬他们,就开枪将他们后面的人击毙。

拿观察镜的宋立辉看到下面的情景,向长官汇报了也拿枪加入战斗。

靳成锐往后看,叫司机倒车,在快到韩冬他们的位置时打开车门。

刘猛虎架起勃朗宁机枪,在市民远离纷争的让开路下,对着韩冬他们后面的武装分不停歇射击。

在巨大的枪声和密集子弹的掩护下,韩冬和徐骅、厉剑、陈航先后跑上车。

这期间车一直没有停,只是倒退的相较缓慢。

等他们上来,靳成锐大声的问:“劳伦斯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他一下就不见了。”韩冬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像被风扇吹了半小时,干涩难忍。

“狼头,人越来越多了,好像还有塔班利的恐怖分子!”刘猛虎急切的说完,发现他刚才打出去的已经是最后一颗子弹,便大吼唤弹。

韩冬和徐骅他们迅速的爬起来接替他的位置。

靳成锐看外面渐渐聚拢的人,沉声讲:“走!”

他的一声令下,车子不再倒退,改为前进。

豆豆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人山人海,突然对着一个方吠叫。

靳成锐往豆豆叫的方向看,见到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人,马上催促。“汤姆再快一点,往左边靠!”

汤姆是快反部队的,技术不是一般的牛逼,在人挤人混乱无比的火车站前,左钻右窜的他竟然不用停。

车里的人被甩过来又甩过去,豆豆更是被挤得嗷呜叫,但幸好前进的很快。

看到劳伦斯,靳成锐把碎了一半的玻璃敲掉,对他喊。“劳伦斯,快上车!”

正在急走的劳伦斯听到声音,看到他,就拨开人群跑向他们。

韩冬和徐骅一把将劳伦斯拉上车就将车门关上,从窗户里对死追不放的武装分子开枪。

这时靳成锐才让红狼和烈豹撤退,在原方案一的下个路口汇合。

“红狼、烈豹收到。”

杨光收起枪,和宋立辉往下走。

在下楼的时候他们碰到了往上跑的武装分子,避免正面冲突他们躲进一个房间,等他们火急火燎的过去才继续走。

从他们刚才抱怨的话中,应该是来这里找老大看要怎么办的。

杨光想不知道怎么办,那就凉拌呗,结果真的凉拌了。

她先是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接着一个黑影从头顶压下来,摔在她的腿边,有什么东西像西瓜似的四分五裂。

看到脚边一名武装分子的尸体,杨光不敢抬头,和宋立辉拔腿就跑。

尼妈,这些人太变态了!

他们在酒店的后面往左边跑,不时在一些巷口里和外面路口的武装分子干起来。

杨光和宋立辉一个负责上面一个负责下面,像打游击战似的跑过巷口将敌人击毙便接着跑,途中鲜少有停过,因为他们都会在敌人抬起枪之前将其干掉。

一路畅通无阻,击敌没十个也有八个,但这种幸运没有一直跟着他们。

在快要跑进人山人海的主街道时,宋立辉弹跳的摔在杨光脚边。

他右边屁股中了枪,血瞬间晕开染红白灰色的水泥地面。

看到他中枪的枪光,将那名躲在石柱后面的武装分子爆头,抓住宋立辉的衣领就往旁边拖。

宋立辉在被拖进屋后时还在向敌人开枪,直到离开巷口才挣扎的起来。

杨光扶着他往前跑,喘息的问。“你还好吗?”

“不是很疼。”宋立辉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一手拿枪一手捂着屁股。

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突围出去和长官汇合,杨光看一路尾随的血迹咬牙没去管它,想至少他不怎么疼。

跑出后巷,杨光和宋立辉没有吓到多少行人,看到他们的无辜市民都主动让路,只有一些商家的货品沾到宋立辉的血大叫起来,甚至有些人要拉住他们声讨什么,大概是看他们只是一个带着伤员的女人,才会如此做。

杨光用力的推开他们,在无数伸长的手中强行突围。

宋立辉也是一样,一脸凶神恶煞的拿枪恐吓他们。若是在平常他们是绝不会这么做的,但是碰到这些市民他们不敢掉以轻心,不凶点一定会被他们拉住。

扶着宋立辉的杨光跑了大概十来分钟,说是跑不如说是快步走。她走了两百多米,实在难以前行,不管是路況还是体力。

满头大汗的她在又前进些时,看到路边有辆拉货的三轮车,柳足力气带着宋立辉冲过去,把他扔进货车后面就把三轮车劫走。

上一章
下一章